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观云识门派

    “可!”幻月略思,便爽快应下。去送信的二位,一是大弟子林梦琴,一是二弟子姜菱儿,皆是元婴之境,放眼天下,已算得上是“高人”之列。这一路往来,亦是高来高去,却是没什么风险。林素心来求它看顾,不过是为了多上一道保险,以防万一罢了——毕竟谁家的孩子谁家疼不是?幻月答应看顾林梦琴、姜菱儿,则是奔着三大正宗、十二旁门另外的十一个旁门的功法去的——这一机会可说是难得!

    若是它自己,一来寻找不易,二来危险重重,魔鬼之语虽能使人触之即死,降解成为虚无,但本身却是飞蛾,是能被人一巴掌拍死的。幻月精简的,尽量体量小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我和生灵接触不便。你让她们制一个小纱笼,两层细纱隔开,敞着口,将我盛进去……”

    这倒是简单,百花谷中尽是一群女子,最是心灵手巧不过。两个小小的纱笼只是废了一会儿功夫,就做好了:

    细竹篾为骨,内外两层细纱,朦朦胧胧!

    两只飞蛾轻盈的飞了进去。

    林梦琴、姜菱儿分别将各自的纱笼罩住,如香囊一般放在自己的腰间挂好。二人分了信件,便向掌门行礼:“师父,我们走了……”

    林素心嘱咐:“一路小心,莫要横生枝节。”

    “是……”

    二弟子退出去,便即刻出发……

    二人一人寻南,一人向西,分道而行。林梦琴要去的是终南,三大正宗之一的纯阳一脉便在此处繁衍,开枝散叶;十二旁门便有七个旁门在此附近。另外两个正宗一在崆峒,为广成子成道之地,以为祖庭。一脉在蜀,世人皆知峨眉剑法天下甲秀,一柄飞剑千里取人首级,端的厉害不过。而另外的四个旁门,便也在蜀地,虽说是四旁门,但却亦如正宗一般,繁衍出了众多派系、支脉,实力不容小觑。若是说百花谷这一“旁门第一”是走的精英路数,讲究一个宁缺毋滥,那么蜀中的青龙峡、毒龙教、妙玉观、八卦门就是真正的来者不拒了,人数之众,几有十数万。

    林梦琴要拜访的便是纯阳一脉以及阴阳宗、五行宗、净土宗、五台宗、五仙教、四海帮、天机谷。

    姜菱儿则要先去最近的崆峒山,拜会广成一脉,而后转道南下入蜀,拜剑修一脉,而后是四个旁门。

    二人的飞遁之法原理便是利用了体内功诀,拓用于外,经过放样、映射之后,便形成了一片花瓣状的脉络,花瓣的头在前、尾在后,脉络也是前疏后密,花瓣的头处生出离子风,通向细密处,于是便产生了动力——很原始,但却很精致,不过幻月估计发明这一飞行法门的人,也都不知道其中的原理。

    体内、体外的力量相互作用,就如同是两块磁铁相互吸引、排斥一般的作用,使得身体受力,以一种不快、不满的速度,在天空飘悠悠的前进……

    腰袢的纱笼之中,小小的飞蛾很有闲情逸致的探出神束线,通过对离子风的强弱判定,计算、测量飞行速度——

    怎么说呢,速度很一般。也就是一个小时四十公里左右!

    慢且不说,还有一点,就是不能持久。

    如此飞行上一个时辰左右,便需落下云头,休息上半个小时,然后才能继续赶路。体内成阵受到身体经脉的制约,神随气行,经络自然会有极限,身体也会疲惫——这却不是风尘、韩莎那种随意注意,虚空成阵的惬意。如风尘、韩莎一般,随意一个阵法,用离子动力也好磁力也罢,方式多种多样不说,而且只要精神头够足,别说飞上一个时辰了,就是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也都没问题!只是,风尘、韩莎所用的虚空凝点、布阵之法,却又是难如登天,光是凝点一关,就能让无数人为之绝望!

    一个容易,但却会受到身体制约,容易疲劳,不能持久;一个任杏,持久,但学习的门槛却卡死了无数人……

    这本身就是公平的。

    出了百花谷,飞遁一段,便落下云头休息一段——这云头,是货真价实的云头。离子风这种飞行方式,很容易的就因为电离子,吸附、汇聚出一大片的流云……云长三丈许,一丈多宽,笼在身下,形状如略微卷起的祥云图案的扇贝,幻月玩笑说:“熟悉一些的,估计凭着你们的云,就能认识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吧?”

    姜菱儿言道:“是,每一个宗门的飞遁之法都不一样。若是见了一道光线过空,那一般就是剑修一脉的剑仙的飞遁法;若是云气似棉花一般,成为一团,周围善而不聚,那多半就是终南纯阳一脉了;广成一脉的飞遁法施展出来,云似大日,形状圆润,周围却有一层七色光圈……诺,便和太阳的光圈一样……”

    幻月讶然,说道:“还真有看云识宗门啊……”

    姜菱儿道:“这都是门中常识!”

    又落在了一片树荫下,姜菱儿将包裹中的垫子拿出来放在地上,坐下来恢复力气,荒野之中并无人烟,姜菱儿一个元婴修为的高手,自然也不会害怕什么野兽。便很安心的等着经脉之中那种疲惫感减退,一边和腰间的飞蛾说话。“差不多还有二百里就到了,估计一会儿要找一家客栈落脚,吃一些东西,然后休息一晚。”幻月道:“二百里,差不多两个多时辰。”休息了一阵后,便继续上路……

    截至太阳偏西了五十多度,还差四十度就要“白日依山尽”的时候,姜菱儿就到了肃州城。

    遥遥落下云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佩剑,将面纱也整理了一下,便随着出入的人流进了城。这一时代,大街上出现女子的情况是极少的——但毫无疑问,大街上出现的女子都惹不得……能出现在大街上的,要么是世家贵族的小姐、夫人,要么是烟花之地被人包去的女子(身份固然低贱,但人脉、能量却绝不能小觑),要么就是江湖上的侠女、盗匪,亦或者是如姜菱儿一般的神仙中人——

    总归,都是惹不起的!

    无论哪一种……都可以让不开眼的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故而街上的人乍一见一粉色宫装,蒙着面纱的女子,第一时间就求生欲极强的低下头看自己的脚,自然自觉的远离了一些,让开道路。姜菱儿习以为常,不以为意,便直接寻了一家客栈!

    上了二楼,在一开着窗的,被屏风隔断开的桌子上坐下来,便招来店小二:“小二,给我来一份米饭,再来两道素菜……”

    小二低着头,姿态恭敬:“您要吃些什么素菜?”

    “看着弄吧!”

    等了一阵子后,小二就上了饭菜。两个菜一个是炒蘑菇,一个是豆芽菜,再便是一小碗黄橙橙的,被颠成了团子的小米饭。

    小米饭的香味闻起来诱人,姜菱儿拿了筷子,将筋道的小米饭团子夹成了小块,一边在心里和幻月说:“这米饭很好吃的,可筋道呢。先夹成了小块儿,然后弄一些汤料泡着吃……”便又让小二上了一碗汤——只是简单的半碗水添了香油、满满当当的飘了一层葱花,加了一些醋和酱油,色泽看起来呈半透明的黄棕色。

    小块的小米饭团泡进去,一口一个,糯糯的,味道美得很。幻月则是要了一颗豆芽补充自己的营养。

    一只小小的飞蛾的食量并不大……

    它轻盈的飞出了纱笼,落在干净的桌面上,开始进食。强大的口器将一颗豆芽从头到根研磨粉碎,吃进了肚子。心里却想着:“是有很久没吃土豆糕了……中午的时候换换口味。”这一个念头跨越了一个世界后,便落在了风尘的心底——这本就是祂产生的念头,只是念头延迟了一些……就在这时,一楼的大堂当中进来一白衣人,浑身白的胜雪,身形单薄、孤傲,一头黑发披散着,面目也是苍白的,一双手,同样是苍白的……但他的手却很修长、灵巧,右手的五根手指上,有一些若隐若现的细茧——

    这是一只握剑的手。

    因常年握剑、使剑,手上会生出茧子,而这些茧子会被打磨,然后替换,逐渐的皮肤会变成一种又棉柔、又厚实、有力的样子。并且在手指和手指之间,相并的地方,形成一些细腻的,不影响灵活的细茧。

    他的左手提着一把剑,剑鞘是黑色的,剑柄也是黑色的。“啪”的一声,剑放在了桌上,男子道:“半斤羊肉,一碟炒豆芽,还要一块嫩豆腐,一碗清水!”

    当然不是“半斤牛肉”——即便是牛肉,也不可能当众喊出来。半斤羊肉上了桌后,白衣男子就开始进食。

    他将羊肉撕开,成为一小条一小条的,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不急不躁。吃完了羊肉之后,才又去碰豆芽,然后是豆腐,最后才喝完了一碗清水——他的所有动作、步骤都是规规矩矩的,有一种极为自然的法度。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一样一样的吃,只有吃完了一样,才去吃另一样。吃饭要不徐不疾,细嚼慢咽,心无旁骛——人生来就要吃饭,吃饭是用来维持生命的。所以这是一件庄重无比的事,需要一心一意的去对待!他吃完了饭,将一串铜钱数出了三十三个给了小二结账,然后却不走,就那么坐在那里……

    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