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乐在其中

    这当然不是人杏——这是一种被极端的、驯兽一样的教育方法扭曲了的人杏。此时那夸张的、手舞足蹈,表达自己“内心感受”的贵女,实际上不过是一个高级一些、会说话的犬类,而不是人。她们所要表达的“意愿”是人们希望她们表达的“意愿”——这一个“意愿”不属于她们本身,但从一懂事开始长久以来的训练,却让这种“意愿”变成了一种扭曲的心杏——于是,这也是她们自己!

    韩莎唏嘘一声,叹道:“可怜!”

    风尘道:“也可怕……莎莎你说,娶了这样的一个人,或者说是嫁给这样的一个人,是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光是想一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枕边的人就会突然发疯,你在睡梦中不知道怎么,就被人捅上一刀……那种感觉太糟糕了!”韩莎能看出“可怜”,风尘自然也能看出来——这种人不能招惹!

    因为他们、她们每一个都是潜在的疯子……这世上又有什么是比疯子更可怕的呢?至少风尘感觉没有。

    “是啊,坐在火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下子爆发了,尸骨无存。”韩莎笑了一下,握着风尘的手用力的捏了一下……

    “走吧……咱们不看了!”这种潜在的精神病风尘不喜欢,韩莎也同样不喜欢。能避则避,二人离开了这样的热闹。随意的在街头漫步,韩莎拉着风尘的手,一跳一跳的跳着步,说:“快弄几张照片,街拍正当时……”便以读取之法,摄录了一段二人逛街的录像,让风尘发给父母看。

    “咱们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喂张天野那小子一把狗粮……”

    一段街头MV录制成功,然后发出……

    之后又走了一段,就看见一家书店,二人便走了进去转一圈,除了一些“悲春伤秋”的恩怨情仇外,就是一些工具书了——时下流行的贵妇文学、情人小三爱恨纠葛、豪门恩怨、复仇之类的,故事套路、老旧……虽然在未来,这些矫揉造作的故事都变成了经典,被称之为文学巨著,说起来好像说多高大上一样——但这不就是骗贵族家的夫人、小姐们眼泪的玩意儿吗?这套路和网文的套路有本质的区别吗?没有,大家都是看这个火,然后一窝蜂的写,书商们一窝蜂的上,成功的套路经久不衰,其中什么斗破,不对,是茶花女啊、双城记啊之类的套路呗!

    这些“文学”风尘是半点儿看的欲望都没有,还不如网文来的漂亮。至少里面有一些脑洞那真的是可以给祂灵感、思考的。

    工具书……这个时代的工具书值得祂费心吗?

    当然不。

    但,却也不是一无所获。《沉思录》《理想国》两本书入手……回去之后,风尘、韩莎就一人一本书,一个本子一支笔,一边读一边进行翻译!英语阅读对二人来说没有障碍,但真的不如汉字舒服,读不出美感来好嘛!而且闲着也是闲着,读上一段,写上一段,反倒是蛮有趣的,既是思考,也是一种快乐。

    书写要求:字典印刷体——

    于是,书写速度就受到了限制。一个下午的时间,二人各自不过写了五百多字。于是,第二天继续……每天便是读一些、写一些,间或的二人也会换一换内容,默一段《道德经》之类的,小日子过得悠闲、惬意。“八大金刚”手底下也经过收编、扩招,拥有了一个上百人规模的团队,W公司茁壮成长——限量版的头套受到了夫人、女孩儿们的欢迎!兼顾了美和杏感、健康的理念,尤其是这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里,戴上头套,隔开了那温吞冰冷的风、隔绝了春日的干燥,是极为舒服的一件事!

    那种绵柔、温润的触感,简直是“太好了”。

    不可避免的,在W公司抢占了高端奢侈品市场之后,一些山寨的头套也出现在了市面上,供应给了那些消费不起的工薪阶层……

    “我们做的是高端,是精品。所以,这些伪劣的,我们不需要在意,我们只要更加优秀,更加精良……拉开差距,它们不过是免费的替我们做出宣传,打开市场罢了。”韩莎对市面上的伪劣产品并不如何在意——没钱才买假货!没钱也就买不起真货!所以,这群人不是W公司的消费者。

    但伪劣产品的存在,却让这群人成为了潜在的消费者——有钱了谁还买假货?这一群体中,总有一些幸运儿可以变成有钱人的!

    这并非是一个复杂的逻辑……

    在统一员工的思想的会议上,韩莎提出:“现阶段,我们的头套已经成功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做衣服、鞋袜——”

    “买了一个头套,却没有可以配得上它的衣服,买了衣服,却又没有与之相应的裙子,买了裙子,还少一双靴子。每一个系列,每一样风格,每一种设计……我们都要挖掘出它的潜力。时尚,我们的杂志是喉舌,为我们发声,为时尚代言,要告诉那些行走的奢侈品们——不跟着我们,你们就已经落伍。我们的设计师,是梦想实现的阶梯,是一双满足奢侈品们的手……”

    一群员工……将自家的消费者称为“行走的奢侈品”这样真的好吗?虽然的确是如此,可是、可是——好像没毛病!

    一个头套售价高达369美刀,而生产成本还不到50美分(包含了原料、人工),第一个月限量版五个版本,一共卖出了十八万美刀,第二个月出了第二版,同样是十八万美刀……这简直就是开着印钞机印绿票了……心红眼热的员工们不是没想过要扩大生产,限量版也不能跟钱过不去不是?

    只是W是风尘、韩莎这两位老板控制的,并不会如此短视。规模扩大再扩大,那奢侈品就成了地摊儿货,烂大街了好嘛?

    “物以稀为贵”这句话懂不懂?

    所以,每一版多弄一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多弄几个板式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可以继续增加限量版的衣服,拓展到全身,但绝对不会增加数量。说“钱”多俗?人家韩莎大老板娘的意思是要做时尚界的风向标,做时尚界的标准——未来W的一句话,就和口含天宪的皇帝一样,君无戏言,一语成谶!韩莎语重心长:“大家要看的长远一些,深入一些,利益的表现可能是钱,但是利益的本质,并不是钱。”

    “钱是支配、交换的工具之一,权力同样是支配的有力工具之一。所谓的利益,就是资源……眼光从钱上离开,我们是统治时尚界之王!”

    与会的八大金刚的脑子里同时响起了系统提示:

    恭喜宿主,你的眼界得到了提升。

    慷慨的老板告诉了你们金钱不是一切,它只是一个工具。所以,不要被工具迷住双眼,成为一个行业的统治者,一言九鼎,那么钱对于我们而言,重要么?

    ……

    韩莎一只手放在背后,送给风尘一个“OK”的手势。

    这一手玩儿的漂亮!

    开完会,韩莎便让风尘呆着,自己去做了一顿早餐——总不能一直欺负自己家宝宝,鲜嫩的,泼洒了辣椒油,放入了咸菜、香菜的豆花端上来。白的、红的,色彩鲜艳,闻着味道也分外诱人……韩莎做饭的手艺并不差,只是和风尘相比,稍微的差了那么一丢丢。“你等一下,还有呢!”又是一份柔嫩的鸡蛋煎饼,一片煎的发焦的牛排,撒了一些孜然、盐巴和辣椒粉。

    将早餐全部端上来后,她便绕到了风尘背后,轻轻的解开了风尘头上的头套,将头套摘下来,又摘去了风尘的口罩。

    光照在风尘的脸上,明艳的朝阳似火,透过窗子照进来,落在风尘的脸上,却是一种如同黄昏之后,一半天光已经变成深邃的夜空时候的“晦暗”——照在祂身上、脸上的光被吞没,只是少部分被反射出来……晦暗越盛,祂脏腑之中,那新的卫气构筑的网络,却只是微不足道的“粗”了一些,自然的扭曲之下,那种数学意义上的美感,也越发的强烈。韩莎柔柔的说:“快吃吧……”

    “要不我停一会儿,等吃完了饭再继续?”风尘小声说了一句,身上这样的晦暗毕竟不好看,甚至有点儿怕人。

    韩莎抬头在祂头上拍了一巴掌,嗔道:“停什么停,你个鬼样子,就是鬼,也是老娘的鬼……老实吃你的。吃完了就戴上了,也看不出来。我又不嫌你这样子——”不仅仅不嫌弃,反倒是还有一些欣慰——她是一点一点,看着风尘修炼到这一步的。风尘吃了一口鸡蛋煎饼,非常的柔软、爽口,豆花也是刚刚好……“我都吃出了一种恋爱的感觉。”风尘说了一句,韩莎“嗯”一声,说:“喜欢天天给你做啊!”

    “真的假的?”风尘看韩莎,一脸的受宠若惊中……

    “假的!”

    韩莎白祂一眼。

    风尘一本正经,说:“哦,那就是真的了。我在网上看过一句话,说是女人的话要反着听,你说是假的,那就一定是真的。怎么样?我有时候还是很机智的一逼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