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一层窗户纸

    虚拟的游戏大厅中,张天野意念一动,便做出一个几何图形来——正是一系列擒龙控鹤、念动力、神行术、瞬息千里、僵尸腾挪身法、背绳滑行、蜘蛛侠身法、泥鳅身法、凌波微步、壁虎游墙功、蝎子倒爬城、梯云纵身法、金雁功、鸟渡术、鲲鹏飞腾术的核心阵法,冷笑:“认识吧?面熟吧?一阵演万法挺溜的……不过,我还真的谢谢你……”只是,听那口气怎么都像是“我感谢你全家”的悲愤。

    “以穴道为阵点,以流注寄神运行,构建阵法。这是一个强纠结阵,作为设计者的你,一定是分外熟悉的……”

    风莎燕沉默,道:“直入主题!”

    “……”张天野张张嘴,气急败坏的大叫:“我不活了,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怎么的?你坑了我,还不许我说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315打电话,让他们把你的淘宝店给下了?”然后一堆的怒火把人烧黑的表情就送给了风莎燕。风莎燕“噗嗤”一笑,威胁道:“得,你要不说,我不听了啊!”她熟悉张天野的杏格,今儿要是张天野不把自己的想法说完了,非憋死不可——肯定是要一晚上辗转反侧了。

    张天野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是这样。你的超武的阵,都是临时的,用的时候临时在穴道之上布置阵点,神流注一下,用完直接就散掉了……而且,你看看你的这个阵,流注的时候运行的路径——妈蛋的不仅仅是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不走经脉也就罢了,你看看你那个掌心雷,干脆就是虚空纠结。这个臣妾做不到啊!不过,刚才,我在后台看你用分身的时候体内的阵法构建、然后拓扑、映射,这难度就降低太多了。最关键的是,这一方法施展的过程中,神完全是走经脉的!”

    风莎燕道:“嗯,所以呢?”

    张天野说了“所以”——

    “你丫是开飞机的,去哪儿都是走直线。我们穷,只能坐火车、坐汽车,怎么跑也要按路来。”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把你这团从天上飘的白云给拉到地上……从简单到难,一个穴道一个穴道的构建阵点,从一个到两个,从两个到三个——再从简单的阵法,到复杂的变化。这样一来,虽然少了许多变化,可能一些阵法固定下来,就无法使用另外一些阵法,但这种法子,普罗大众能用……”

    “燕子啊……”张天野有点儿飘了,竟然敢叫风莎燕“燕子”,被风莎燕冷了一眼,立刻就清醒过来,干笑一声,改了口,叫“姐姐”——很不错的求生欲。

    “你那法子啊,不行!你以为普通人两三年就能掌握,那是你以为!我怎么样?比起普通人来不差吧?算是顶尖的那一撮了吧?你看我都学不会,你还指望谁?”张天野现身说法,替劳苦大众叫屈:“你这是‘何不食肉糜’。是,你的法子厉害,随心所欲,什么阵法之类的都是小意思,想咋玩儿咋玩儿,可我们没那本事不是?”

    “所以,找一条或者几条正确的路,从一个穴道开始,逐渐的掌握一些定式的阵法,随着点的数量的增加,使阵法逐渐繁复,形成各式各样的内功,这才是我们——普通人应该使用的方法!”

    “说实话,还真的就差这么一点点灵感来捅破窗户纸……”

    张天野慨叹一句,得意不已。

    也正如他所言,风尘的体内成阵和分身所用的镜花水月、天女散花之间的距离,就是一层窗户纸的距离。二者的本质是一样的——但具体到了神应该如何运行上,就不一样了。风尘一般虚空凝点、运行神如同喝水一样简单,都是奔着纠结的路径去的,但镜花水月、天女散花却不然,它们就像是火车,需要沿着既定的轨道行驶。正是这种在经脉之中,循规蹈矩的穿经过穴一下子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风莎燕提醒他一句:“别拿自己做实验,这事儿危险。经脉流注,关系到了身体的新陈代谢,一个弄不好,内分泌失调是小事,要是高位截瘫、植物人,或者是就剩下一口气了咋整?”

    张天野无语,幽怨道:“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风莎燕道:“我是怕你虎!”

    二人在虚拟世界中度过了三个小时左右,现实中不过是过去了四十多分钟,原本拥堵的公路也终于重新通畅起来。

    剩下的一段路程很顺,没有遇到一个红灯,也没有淤堵车。车在未来的风行广场停住,只是此刻,风行广场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如眼所见只是一片棚户、砖瓦房,还有一大片的废墟,扔满了破砖头、石头渣子、玻璃渣子,上面还盖了一些绿色的防尘网……张天野、风莎燕下车。张天野三两步便上了一个陡峭的小土堆儿,很是中二的大喝一声:“吸功大法!”一只手朝身侧一抓——

    “咔嚓!”

    一截已经腐朽的门梁折断,飞进了张天野的手里。

    张天野爽的不要不要的,用半截门梁指向风莎燕:“海棠,连你也要背叛本侯吗?”风莎燕懒得理他,轻一点地,人便如同纸鸢一般划出一道上扬的弧线,落在了土堆顶上,说:“上官海棠?亏你想的出来。我教你怎么放虫子,学会了下次省的我亲自动手——把壳子捏开,然后一撒……”

    风莎燕取了一把巧克力豆,一捏一扔,被捏出了豁口的巧克力豆落在地上滚了滚,然后就生根发芽,扎进了泥土,须臾之后,一只只巴掌大的,形状像是蝎子一样的昆虫就生长起来,然后就开始继续繁衍、探查、汇总、分工……

    张天野是第一次见这种工作昆虫,整个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就看着有的地上爬,有的竟然张开翅膀,飞在天上,翅膀扇动的时候发出一阵“喳喳”的声响,灵动的如同麻雀,鸟瞰了附近的地形!

    “这、这么大?”张天野道:“我以为就是和蚂蚱差不多大呢!”

    风莎燕道:“有大有小,分工不同,大小也就不一样!”

    指着地上爬的、天上飞的,看似乱七八糟的昆虫,风莎燕介绍道:“你看到它们似乎是一个一个的个体,实际上他们是一个整体。每一个个体之间,都有类似于生物芯片的联络控制方式,随时调整自己的状态、工作内容等等。这一个广场估摸着也就一周多时间,就可以完工……”

    张天野羡慕:“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本事。”

    “加油,你可以的!”

    风莎燕拍拍张天野的肩膀,以资鼓励。

    又看了一阵忙碌的昆虫,张天野就带着风尘进了驻扎在这里看地的保安室中,见了公司派遣到这里看场子的员工。保安室是简易板房,张天野告知保安——注意不要让人进入施工范围,现在里面正有生物科技在施工。等着说完了话再出去,张天野又上了土坡看了一眼——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足足多出了一倍数量,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中……张天野不无担忧的问风莎燕:“繁殖这么快,万一要是失控了怎么办?”

    风莎燕道:“失控了就失控了呗!”

    张天野……

    “我先走了……”风莎燕挥一挥小手,一眨眼就不见了。张天野嘀咕道:“我也想飞啊”,嘀咕着“开车就是个错误”,懊悔没有乘坐上风莎燕的专线航班,便开车归去。

    回到了基地之中已是正午,三魂七魄、王乐乐十一个人一起做好了饭,正围在一起吃。风莎燕则是去了父母的房间,找自己的“母上大人”,“妈,我回来了。”人未至,声先至,风母恰好端了一盘凉拌竹笋出来,道:“莎莎在外面还习惯不习惯?”风莎燕撇嘴,无语无语的,说:“她好着呢。等会儿我给你上视频……可真是亲妈,怎么就不问问我呢?”

    风母没好气道:“问甚?你不这儿坐的了吗?”

    “爸,你看妈……”

    风莎燕撒娇,抱住了风父的胳膊。

    风父:“……”

    一个小时又四十三分钟后,第二世界的风尘便收到了这一幕记忆,整个人无语无语的,然后就又将这一段发给了韩莎,还配上了一段音乐: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漂亮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

    简直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韩莎却看的直乐,笑的在床上打滚儿,抱着枕头滚来滚去,像是一只可爱的圆滚滚,滚了好一阵,才是叫道:“哈哈哈、哈哈哈,你是想要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家产吗?太好玩儿了……这是谁家的倒霉孩子这么可怜?”这一幕便延迟了一个小时又四十三分钟,被风莎燕投影了出来。

    韩莎可爱的模样让二老开怀不已,笑的不行。风母还吩咐风莎燕:“以后给我们多拍点儿,也让我和你爸多乐呵乐呵……”

    “成啊……”

    风尘、韩莎午睡醒来,去视察了一下员工们的工作情况——毫无疑问,第一代产品注定是要报废的。员工们的手法很不熟练。但没关系,毛线嘛,拆开了一绕,还是一团毛线,并不会因此产生浪费。鼓励了几句,让大家继续,风尘、韩莎二人就骑着自行车在庄园里玩儿,真心的惬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