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不可触及

    这一式分身,便在于镜花水月——只是,风莎燕还在分身之中,融合了天女散花,既是虚幻如真,却也不能轻触……风莎燕道:“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你可要小心了……”诸影皆散,又是一影扑上,盖压而来,极快的一掌劈下,原地的那一个千鹤则是战力不动,虚实难以分辨。张天野一错步,矮身捉刀,去捅千鹤的肋下,另一手则已抓住了位于自己臀后的,形状如同尾巴一样的长长的衣摆——

    作为一名忍者,不知火舞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包括了其胸也伟岸,轻微一动之间的轻颤、一颦一笑、一个眼神、恰到好处的红晕,以及暴露的衣着,那一条狐狸尾巴一样的衣摆都有着不可忽视的用途!

    张天野的这一招并非全力以赴,而是一次试探:

    若是实体,则立刻施以忍法,用火焰掩盖杀招。在刹那间利用长衣摆尾部的利刃来结束战斗!

    若是虚的,自然也就不需要介意了。

    张天野的一下手刀击了个空,这一个千鹤是分身而不是实体!只是一下接触,千鹤的分身就突然如琉璃一般破碎,张天野却在刹那之间失神了……这一个恍惚极为短暂,但在擂台上,却决定了一场比赛的胜负。张天野清醒过来,问:“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风莎燕笑,朝着不知火舞走近几步,说道:“你没注意我刚说的话?”

    张天野问:“哪一句?”

    风莎燕无语,又重复了一遍:“真作假时真亦假,假作真时真亦假。”

    张天野用不知火舞那双无辜的桃花眼看她,都要眨出水来,“我没文化,您老人家说的直接一点儿,太复杂了我听不懂。刚才究竟怎么回事?既然是假的,为什么我一接触,整个人就呆住了?我就感觉当时脑子一片空白,这简直……”

    风莎燕抿唇,笑起来,指着张天野说道:“我的这一分身,只要你一接触,就会触及你的心灵。你能只是呆一下便清醒过来,已经是本身心境不凡了。若是一个没有达到逆反先天、成就婴儿的人来,只是这一下,然后你都可以慢慢抽根烟,脑内剧场过上三百遍,想好了怎么炮制他,然后再慢慢动手。和你这么说吧,凌迟如果是三千刀的话,估摸着怎么也要割上个五六百刀,人才能醒过来……”

    “我艹……这么变态?”张天野惊了。

    “你不是自己个儿体验了一下吗?”

    风莎燕送他个白眼。

    张天野提醒:“这么厉害的玩意儿,你就这么交给我了?”心说:“这玩意儿要是放一些小说里不得是先发下恶毒的毒誓,保证自己不为非作歹,用以害人,然后才传授的绝学吗?你这是对哥们儿多信任啊?”心中感慨着风莎燕的心大,却不知道这种技巧对于风尘而言,不过就是一个“玩意儿”——让人瞬间失神、发呆的手法多的是,也不差这么一个两个,且更加的隐蔽、诡异,让人迷于无形!

    譬如一句话、一缕足音、一声响指……随随便便的一缕声音,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并且还没有这种分身的招摇……

    再譬如色彩、譬如……

    凡人之触感之所及,无论是声、色诸法,皆可一以贯之!

    一出一入,沟通内外。

    ……

    风莎燕道:“不然呢?不想要别学,没人逼着你非学不可。”

    张天野气,指着她叫:“你太气人了。你就把它光溜溜的摆在我的面前,诱惑我,引诱我,勾引我。还说不想学别学——可能么?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为什么不学?看清楚,本人脸上没写傻逼两个字。嘿嘿,我还就学定了……来来来,擂台交给你,你把这招给我多演示几遍,先通个关再说。我好好观摩一下……”张天野直接退出了擂台,进入观战模式,然后将擂台交给了风莎燕。同时,也注意后台——乘着比赛还没有开始,首先就将刚才风尘放分身的过程重新看了一遍!

    流注、映射、拓扑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在他意识中呈现出来,这一招一下子就变得毫无奥秘。

    也明白了风莎燕和他说的“能学会”是为什么了——相比较虚空凝点、体内凝点之类的,这一种手法无疑简单了数十倍。

    这是一种利用人体本身的经脉、穴道,在体内形成阵法,然后利用拓扑、映射的方法将阵法挪移出身体之外进行控制、使用的手段。神是随着气在经脉中铀行,穿宫过穴的——映射则是在体外的,这种现象,就像是“量子纠结”,但却又有本质的不同。但无论如何,这也给苦逼的张天野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眼看着一休哥已经能飞天遁地,随意的凝点布阵,他这个比梅雪更早接触、更早学的,却卡在那里不上不下,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

    这一种手法,是一种思维方式——他完全可以根据这一方法,将之拓展,形成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体系,而且是一种更加“平民化”的体系,对人的资质要求不那么变态,更加适合大众的体系——什么飞天遁地、什么分身、什么雷霆火焰等等的各种手段,都是可以用这种方法实现的。

    缺点无非是经脉、穴道的局限,以及这样的流注方式可能会存在隐患,危害健康,比之凝点运神更为危险。

    正想着,风莎燕和游戏人物的第一战就开始了。她第一个对决的人物是拉尔夫,开始之后,简单一下分身,一接触,真身上去照着脑门一巴掌,战斗结束!

    第二个人罗伯特、第三个人不知火舞、第四个人Ki、第五个……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是一招一个,就这样一直打到了最终的关底——看着风莎燕一招一个,一口气走到了最后的张天野使坏开了个后门儿,直接大蛇、雅典娜、卢卡尔、阿修等一系列最强的人物同时登场,擂台也被替换成了血红色的地狱——头顶没有天空,地上是被岩浆蒸腾,从而变得干枯的大地,给人一种沉重的心理压力!

    张天野盯着数据,问了一句:“行吗?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加了料的总关。我保证你是第一个面对这种情况的!”

    风莎燕吸一口气,无语道:“你个坑货,这么多你让我怎么打?他们同时开大,我连躲的地方都没有。我只是用的千鹤的身体……”

    “真没的打?”张天野很是怀疑。地狱之中,风莎燕却已不再说话,千鹤裸露在外的皮肤变成了黑色,黑的如铁一样,身处于地狱,竟然显得比周围的那些大反派还要狰狞、可怕。风莎燕的脖颈处,虬龙如张翅,形如眼镜蛇一般。与此同时,千鹤的双眼也变得淡漠、无情,已进入了入五之境——那一道身影,就像是电,瞬息之间以最快的速度移动出一条直线,一道霹雳同时形成,如影随形。

    湛蓝色的闪电形状如一柄裂天的长刀劈过,其中的核心则是一种妖异的粉红色……直面这一击的卢卡尔做出格挡的动作。

    千鹤近身,抬起一脚重重的戳在卢卡尔的腹部,另一只脚则是如斧头一样自上而下,去劈卢卡尔的面门,与此同时,一道扩散开的黑波荡漾扩散、荡漾一圈,就扩散一圈,朝着千鹤的身体荡漾过来。千鹤快速的变劈为踩,直立在卢卡尔的头顶,然后一屈膝,另一条腿在卢卡尔的背后一蹬,竟以这样一种古怪的方式躲过了攻击。

    但也仅仅是躲过了黑色的波……

    黑波一过,卢卡尔直接被分解无形,千鹤的身体则是被一大团雷光吞噬。雷光是橘红色的,悬浮在空中,表面上电蛇飞窜!

    “不用打了……”风莎燕说了一句,就退出了游戏。千鹤在雷光中并没有死,但却也被困住不能动弹——只要时间足够,无法呼吸的千鹤必然死亡。所以她说“不用打了”!相比风莎燕、风尘,千鹤的身体过于脆弱,亦有许多的能力,是千鹤使用不出来的。譬如虚实变换之道、譬如夭生功第十五、十六层,都无法使用——因为生物芯片无法去度量风尘身上的那种境界!

    如果可以使用天夭戮阴刀,这些所谓的大反派连一个照面都支撑不下来。

    张天野咋舌:“乖乖,就这你还干掉了一个卢卡尔?”

    风莎燕道:“他运气不好,个头大,是个好盾牌!”

    “这么说,如果他能挡住黑粒子,那么你……”

    “那样我能多弄死几个……”

    张天野心里嘀咕了两个字:“变态!”之后,便将自己之前根据风莎燕的分身方法,想到的体系说了一下,“我是这么想的,你这种变态咱比不了,所以踏踏实实的为人民服务,做人民可以使用的超武——我都想好了,从简单到复杂,照着小说里的境界分,分别是:一阳初动之境、两仪境、三极境、六合境、十二元辰境、二十四诸天境、三十六地煞境、七十二天罡境、一百单八境、三百六十五周天境、天外境……怎么样?”

    风莎燕问:“这些都是什么?指的穴道?”

    张天野纠正了一下,说道:“确切的说,是特定的位置穴道形成的阵点——是固定阵点。通过长久的注意、意守,使特定的穴道形成阵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