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巧克力豆,路上

    一条灰蓝色的棉质的运动休闲修身裤,一双紧口的老北京布鞋,一件长袖的白色套头秋衣外罩了件无袖的套头坎肩——坎肩是灰白格子的。一头修理的精致的中短发向后卷去,形成一道道流线,张天野的腿就架在办公桌上,一个劲儿的颤,靠着老板椅,一边儿抖腿,一边儿枕着双手,吹出一串的口哨声。

    调子是《北京的金山上》,旋律很是欢快、激昂。风莎燕推门进来,张天野便放下腿,停了口哨:“你来了?”

    风莎燕道:“我来了。”

    张天野换了一个极有侵略杏的姿态,身体前倾,双手撑住了办公桌,盯着风莎燕:“你不该来!”

    “那我走……”风莎燕迎着他的目光对视,满是玩味。

    张天野被打了一个措不及防,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吐槽道:“你这人……怎么就不按套路出牌啊?你难道不应该说‘可我还是来了’才对嘛!你这样,让我怎么接?会让人很尴尬的好不好?”又坐下来,伸出手招了招:“甭废话,货呢?”风莎燕打开手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扎着口的小袋子——大小就和香囊一样。随手就把小袋子丢给了张天野,问:“钱呢?”

    “劳资都是给你打工的,你他么问我要钱?”张天野一把抓过了小袋子,气急败坏的喷了一句。

    拉开口,朝里面看了一下。一粒粒拇指肚大小的“巧克力豆”堆在里面。

    张天野不得不怀疑:“这……巧克力豆?你没晃点我?”取出了一颗,用大拇指、食指捏住,对着太阳照了照。无论是从手感上还是从视觉上,这都是巧克力豆没跑了。

    风莎燕笑,说道:“可以吃,你尝一尝。的确是巧克力味儿的。”

    “你是魔鬼吗?”

    张天野幽怨了一句,赶紧把巧克力豆塞回了小袋子里,拉紧了口,一阵嘀咕:“落地为安,阿弥陀佛”……之后才道:“一想到里面居然是虫子,再想到广场就靠它们,每一个都价值连城,你哥哥我就算是把心啊肝儿啊肺都卖了,也赔不起,还是算了。巧克力超市就有,你这就算味道再好,也是巧克力,没必要把自己栽进去。”他这话说的就像是一个得道高僧一样——而且也不算装逼,这货还真的是先天真人的境界。一般的高僧大德之类的,还真的比不上。

    “不过我怎么就看着这些巧克力豆发虚呢?你跟我现在就把它们放过去激活,不然我害怕……”

    张天野说了一句,就出了办公室,风莎燕也一起出来。出了公司之后,二人就乘坐电梯下楼。

    “你害怕什么?”风莎燕问了一句。

    “我——”

    张天野无言以对。

    电梯直接下到了车库,张天野开车,风莎燕坐进了副驾驶。一路平稳的行驶出停车场,拐上了主干道,足足跑到了五环,张天野突然叫了一声:“我傻啊,我***真傻!”风莎燕调侃:“哟,难得您老人家有自知之明的一天,终于知道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我特么、你特么会飞,我开毛的车……”

    “老板的飞机是那么好蹭的?”

    风莎燕冷笑。

    张天野理直气壮,大义凛然:“风尘同志,这个我可要批评你了。哥们儿之间,说什么老板下属的,多俗啊?”

    风莎燕“呵呵”,懒得搭理他。

    车在公路上疾驰……

    张天野道:“再次坐进汽车里,有没有一种很怀旧的感觉?”很骚包的摆出了一副自认为很帅的架势,“身边有这么一位绝世大帅比,美貌如花的你,有没有一种初恋的感觉,粉红色弥漫了车厢,心跳如同小鹿乱撞……”

    风莎燕面无表情:“抱歉,太熟了,只是感觉有点儿恶心。”

    “嘿,我这暴脾气!”

    “想单挑还是群殴?先说好,提前预约,我时间紧。所有的正事儿都压我身上了,每天不仅仅要学习、研究,还要……你也知道,我跟莎莎是去蜜月的,总不好蜜月途中,还拿出大量时间做研究,和莎莎说,来,咱们讨论一下物质公式吧,这是我昨天研究的你看看……我傻,也不会这么傻……”

    “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哦,你度蜜月,所以不好在玩儿的时候干正经事儿,所以所有研究的担子就落你身上了……”

    “愚昧的凡人啊……”

    “妈卖批,我警告你缩,再说我蠢,我早晚跟你绝交!”

    “好吧,现在是什么时间?”

    “……”

    “是风尘玩儿,我研究,这样OK?”风莎燕吐槽:“可这么说话我自己别扭啊。”

    张天野鄙视道:“我鱼唇的欧豆豆唷,你说话是给别人听的,自己跟自己用得着说话么?”然后,就换成了语重心长:“那种自己跟自己自言自语的,实际上都是精神病。只不过轻微一些的不影响生活,也就没人在意了。但严重一点儿的……真的吓人。”张天野做出了一幅害怕的表情。

    “有意思吗?”风莎燕无语,说的好像她不知道自言自语是一种病一样——这个还是她告诉张天野的。

    京城的公路很是拥堵,走了一会儿就塞车了。于是车就停在了路上,张天野送给风莎燕一个白眼:“这运气……你上辈子是姜子牙媳妇儿吧?”

    风莎燕点头,说:“你之前有一句话说的对,咱俩早晚绝交!”

    车停在路上,进不得、退不得,只能等待。

    车内被太阳晒的发热,便摇开了窗户。风莎燕从包中取出口罩戴上,张天野无语道:“我说你至于吗?咱大京城空气质量就这么差?”

    风莎燕回应两个字:“至于!”

    “玩儿一局?”张天野发出邀请,将风莎燕的一缕意识拉进了游戏之中。这是一款格斗、对战游戏,其中的角色既有《拳皇》中的人物,也有武侠中的一些人物,还有一些,则是源自于一些动漫中的主要角色。除此之外,还能够选择自己成为格斗选手……张天野事先声明:“这可不是我利用工作时间搞的啊!”

    风莎燕:……

    “这是我最新的呕心沥血大作,和《三国战纪》那种群战的方式不一样,这款游戏就是一对一的擂台战。”

    张天野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这款游戏:

    战败一位格斗家,可以获得格斗家相应的战斗经验——根据胜利的艰辛程度,获得一定比例的战斗经验。初始时候,第一位格斗家的经验是免费赠送的,但所有人也都只有这么一次选择格斗家的机会。

    依然和《三国战纪》一样,这一款格斗游戏中所有的格斗技巧、格斗经验都是真的,并不只是一款游戏。

    “想好了用哪一个角色没有?不知火舞怎么样?神乐千鹤?玛丽?丽安娜?”张天野一个劲儿的诱导,风莎燕瞥他一眼,说:“说的好像我随便选一个你就能打得过似的……选谁都一样……”

    “我最近也是刻苦修炼的。在给你介绍这一款游戏之前,我都已经打通关N次了,今儿就让你见识见识哥的厉害。上游戏!”

    风莎燕在各个角色上面游弋了一下,心头一动,就选择了自己的初始角色——神乐千鹤。选择完毕之后,眼前的情景一转,就到了擂台上。台下观众的欢呼声如沸腾一般,对面则是衣着暴露的不知火舞,不知火舞一开口,却是张天野的声音:“我的不知火骨流忍术可是已经集大成了。我勒个小乖乖,一会儿让你看看哥究竟长了几只眼。”稍微一动,胸前那蔚为壮观的两件事物就摇了一下……

    这绝对是D吧?风莎燕心中念头一动,“你这算是实力嘲讽吗?”说道:“飘了啊兄弟,看来是应该让你清醒一下了。”

    “我好怕怕呀!”

    伴随着裁判一声“开始”,二人的擂台赛就开始了。

    张天野的不知火舞口中衔扇,身形极快的移动,移形换位之间,偶的一下忍锋喷出一团烈焰,人则在瞬间错开,朝风莎燕的神乐千鹤的视觉死角躲过去。奈何风莎燕的神乐千鹤的掌控者是风莎燕,一身战斗经验远比张天野要丰富,后撤一步,就是一下“我不知道你是谁”,以手平拍,将不知火舞打了出来。再退一步,忽而便有另一个神乐千鹤出现,移形换位之间,真假变化,竟让人分不清楚虚实。

    一个、两个、三个——神乐千鹤的影子增加,一直增加,擂台上渐渐变成了八个神乐千鹤!

    张天野懵,突然停手不打了,问:“这是什么情况?”

    风莎燕也停下了神乐千鹤,说道:“影子啊,没见过?或许,你可以称之为分身……神乐千鹤常规战术,有问题?”

    张天野无语了,说:“你确定你编排的《拳皇》全人物里,神乐千鹤有这一招?”

    风莎燕道:“以前也有,不过你学不会。但这一次,你应该能学会。不信你打完这一场仔细回看一下数据……”因为要力求真实,无论是技巧、经验都要拿到现实中一样有用,所以张天野的游戏所使用的角色模型实际上就是每一个芯片使用者的本身——判定可以、不可以的标准,就是每一个真实的人的身体。

    现实中可以做到,或者基于现实的身体的状态可以做到的,虚拟中能做到,反之就做不到。

    所以,这一招“分身”是真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