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情调

    车的大梁三脚架、前后轮挡泥板、脚踏齿轮半遮盖都漆了黑漆,不见丁点儿锈迹。车轮滚动的时候,滚轴便发出一阵“嗒”“嗒”轻响,细碎绵密。风尘用力摁了一下车把右手位置的铃铛,锈蚀的铃铛声音依然清脆,“当啷”一声,震的上面一些细腻的锈迹扬起,扩散开毛线团大的一团,风一吹,就拉成了丝,如彗星尾巴一样闪了一下,就无影无踪了……韩莎问了一句:“车座包和后衣架都擦过没?”

    风尘道:“当然。上车了您呢!”

    韩莎将垫子垫在后衣架上,便斜挎着坐上去。心中一动,便想到了搞笑视频中一对情侣也是女的坐在后面,男的骑车,上车的时候,一脚蹬着脚蹬子溜了两下,然后另一条腿便撩起来从后面一翻……然后女的就被一个腿把子扫下去了。便是忍俊不禁,提醒道:“你可不能把握一脚撂下去!”

    “我哪儿敢呢?看咱这一双大长腿,直接一跨……”风尘一跨,直接就叉了上去……貌似腿还是短了点儿,不够长。风尘无语扭头,对韩莎道:“还是短了点儿!”

    干脆,另一条腿也离了地。

    直接上车。

    车离得大门有三米远,大门就自己打开了。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开了一样——事实上也正是阵法的力量。这一阵法,是风尘靠近的时候,就布置下来的,虚空凝点,几乎刹那,便成了这样一个阵法,在受到风尘靠近之后,就会产生一股力,将门推开。而二人走后,两道门就会紧闭——阵法的力量,会作用在大门上,即便是一个大力士来了,也不能够将门大开!

    除了风尘、韩莎以外的任何人都无法打开门,即便是把门拆了,也打不开。因为阵法就附在门上。

    身后的门又慢而快,突兀的闭合……

    风尘快速的蹬着车,链条传动,高速的运动之下,车子发出一阵“嗡”“嗡”的声响,在水泥路上面疾驰。

    韩莎搂着风尘的腰,将脸贴在风尘的背后,哼唱着羽泉的《奔跑》: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即使再小的船也能远航……”

    她的声音不大,一种随意、慵懒的享受之外,却偏生又有一种“奔跑”的质感,风尘听着她唱,便也跟着一起哼唱,变成了二重奏。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二人便停了车,进入一家五金店中,购买了炒菜的锅,又买了碗、盆之类的工具。再然后,就去了一趟华人聚居区——筷子需要从这里买,菜刀也需要从这里买,外面没有!想想也是,在美利坚卖筷子和菜刀,那不是巴不得自己破产嘛!

    厨房的家伙事儿全乎了之后,便将东西都挂在了后面的后衣架上,满满当当的,却没了坐的地方。

    推着车一路出了华人聚居的棚户区,韩莎来回瞄:“后面占满了,前面的大梁倒是能坐,可是太硌得慌……而且把上也没有抓的地方……”

    所以,这一种浪漫的形式就只能排除,然后再换一种……想来想去没法子,就只能问风尘了:“车上没地方了,我坐哪儿?”

    风尘“噗嗤”一笑,说:“还怕没你的地方?来,上来!”风尘蹲下身子,拍一下自己的肩膀,示意韩莎骑上去。“这样不好吧?”韩莎嘴里不要不要的,动作却很诚实,直接迈开腿骑在了风尘的脖子上,两条腿夹住了风尘的脖子。风尘一手推车,一手扶住了韩莎的腰,说道:“你看人看咱们呢,哈哈,都是技术……终于,历经了千辛万苦,我家莎莎又重新占领了这块高地!”

    以前韩莎没有化形的时候,便是常在祂的肩头、脖子、头上的。

    韩莎道:“你小心一些,别把我摔了……”

    “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风尘收拢了一下韩莎的腿,后座无人,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一下自己的夺命剪刀脚,凌厉的一脚扫过,上车走人。一辆二八大铁驴硬是骑出了公路赛的风范,沉重的车身根本就无法对祂早晨一丁点儿的困扰。韩莎张开了双臂,大叫:“哇……我是风!我,无处不在,我,无拘无束,我,自由的代行者!”

    “你应该喊——自由,我的代行者!”风尘如是说。韩莎琢磨一下,也有道理,就把最后一句改了一下——

    “自由,我的代行者!”

    真的很畅快……

    来时半个多小时,回程又是半个多小时。直接将车扔在了院内的草地上,拎着锅碗瓢盆儿就去安装起来,先将新的厨卫餐具都过了一下火,之后风尘便开始准备二人的午餐……西红柿打造机打造出了西红柿,鸡翅打造机则是打造出了鲜嫩的鸡翅,还有蘑菇、鱼、豆腐、辣椒、醋、酱油、盐、油一样不少。风尘做饭,韩莎则是抱着风尘的腰拖后腿捣蛋,还说“有你,这样才是生活!”

    风尘切好了才,无语道:“你再这样生活,我就生气不理你了。”韩莎则是笑嘻嘻的不撒手,一边还插嘴:“人家喜欢嘛……这不是跟在你屁股后面努力学习做菜,好以后成为一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全能型家庭主妇……”

    “故意的吧?”炝锅、烧油……就在韩莎各种捣蛋、添乱的过程中,一桌子饭菜就新鲜出炉了。

    韩莎钦点的酸汤鱼必不可少,西红柿炒鸡蛋也出锅。鲜嫩的鸡翅炖蘑菇喂成了汤,整个餐厅都弥漫着一股香气。

    餐厅内的长条桌风尘、韩莎只是占了一头,二人相对而坐。菜则是摆的错落有致,韩莎夹了一筷子酸汤鱼送入口中,鱼肉嫩滑,经过打造机打造出来的鱼肉本就无刺,又连内脏都没有,全身上下都取了鱼肚子、鱼唇这一部分最为鲜嫩的肉质作为标准,几乎入口即化……她尝了一口,就又夹了一块,送到风尘跟前,让风尘张嘴。很细心的将一块鱼肉送到了风尘的口中,问:“好吃吧?”

    风尘很配合,说道:“嗯,好吃。”

    韩莎又用汤匙舀了汤喂给风尘,再来一口西红柿炒鸡蛋,吃一块蘑菇,吃一口鸡翅……韩莎自己吃一口,便喂风尘一口。自上了餐桌,摆在祂跟前的筷子、汤匙和小碟子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全程就是动嘴接受投食了。一桌子的饭菜吃光光,韩莎便双手拄着下巴,盯着风尘看,风尘被看的不自在,问:“看什么呢?”

    韩莎眨眨眼,说道:“我在看我家宝宝,怎么就那么可爱呢?刚才喂你吃东西,你的表情超级可爱的……”

    “那,我们下午做什么?”风尘问。

    “收拾浴室,晚上的时候要好好的洗个澡。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先睡一个萌萌哒午觉!”

    说完,就主动起身将碗筷都收拾了起来,扔进了厨房——碗筷是不用洗的,直接放进厨房里面,生物橱柜就可以自己完成清洁——餐具中的残羹对橱柜而言,本身就是进行新陈代谢的营养物质!这是保证它“活着”的重要食物之一。而后,就拉着风尘去卧室,享受干净的床垫、被褥……一趟下来,就陷入了床内。床的柔软度惊人,躺上去的感觉浑不受力,确实是蛮舒服的。攒促着风尘脱掉了衣服,只是穿了天衣躺进去,韩莎自己也脱的只剩下胸衣、内裤钻进了被子。

    风尘很是无语:“什么时候中午睡觉都要脱衣服了?下午起来是不是还要另外再换一套才行?”

    韩莎惊讶:“对啊,你是怎么猜到的?”

    风尘不说话,过了半晌,才问:“这么作,真的好吗?”

    然后,腰上的软肉就被掐了一把……

    韩莎的小手轻轻的爬上了风尘的胸,沿路爬山,一边把玩,一边说道:“哪儿那么多的废话?别忘了咱们家的规矩,小事儿我说了算,大事儿你说了算。这是小事儿对不对?”风尘哭丧着脸,无语道:“我怎么有一种掉到了坑里的感觉?”

    “好了好了……闭上眼睛,睡觉。然后等你一觉醒来,你就会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一种错觉……”

    “我一觉醒来,你就会变回那个美丽可爱善解人意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杀得了病毒打得过流氓无所不能无所不精的那个小莎莎吗?”

    韩莎一愣,眨眨眼……“你是不是没词儿了?”

    “……”

    “不过,我听着怎么就感觉很开心很开心的呢?”

    她搂紧了风尘,闭上眼睛……

    轻轻的一啄。

    卧室便就此安静下来!

    闭上了眼睛,一念不起,一觉无梦……醒来便是下午的三点多钟,韩莎从祂的身上起来,踢这拖鞋下地,穿上了衣服。仿雪肤色的厚连裤袜,白色的长靴、绵裙、棉衣,白色的带镂空花手套。罢了,便又挑挑拣拣,给风尘挑选了衣服——是一条黑色的带着脚的紧身高腰皮裤,一件衬衫,外面是一件斗篷状的雪白貂裘。韩莎取了手套给风尘套上,又蹲下身帮祂穿了白色中长软靴,站起来审视一下:“完美!”

    风尘道:“从此我就过上了生活不能自理的日子?”

    韩莎白祂一眼:“想的美。干活儿去——下午不把浴室弄好,今儿晚上你就给我跪个圆周率,精确到小数点儿后面第七位……”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