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一路瞩目

    月白的薄款太空棉紧身长袖小棉衣,线在上面走出一个一个标准的、斜了四十五度的正方块,正方块的中心鼓出面包一样饱满的形状,铺满了衣服,就像是一片一片规则的鳞;手上的手套戴着镂空的花纹,底面银白、镂空却是月白的,形成了一种层次的美感,及膝的白色长靴、细腻的、仿雪肤色的裤袜;黑、白二色构图,毛线织成的头套掩饰了面容……这样的形象,一出现在大街上,就引的行人侧目!

    二人身上的衣、袜、靴、手套、头套都是“特立”的,其款式、风格皆是超脱于此时,头套更是少见——不,是从未见过。

    一道、一道的目光落在风尘、韩莎的身上,那些目光如同被磁石吸引,却一注意,就不知道离去……

    贴身、紧身的衣服,勾勒出自然而完美的线条。那种数学意义上的完美让人不知不觉就会痴迷进去,越看,就感觉越美,越发的无法自拔。于是竟有人不知不觉的,跟着二人走了一大截的路——只是风尘、韩莎二人并非有意,那只是本身的完美,所以当他们跟着看了一段后,肚子里的饥饿感就唤醒了他们的理智:

    不应该继续跟着看了,要去工作!

    他们的“美国时间”不允许他们欣赏下去——于是,一些跟屁虫走了,另一些跟屁虫则是加入了进来。整个过程就像是新陈代谢,人换了一批,但跟屁虫却也长大了一点点,然后维持在了一个“成人”的标准……风尘只觉好笑,但却并不介意,或者说是在意这样的被注视、被欣赏。风尘的声音,清淡如风,言:“堆出于岸,浪必湍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异于人,人必非之……”此刻,他们就在被“非之”——

    “非”并非只是不接受、诋毁、对立,也可能是如此时、此刻一般,缀行于后的这些人首先便是欣赏的。

    韩莎扬一下下巴,颇是得意:“或许,我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了……服装,怎么样?就让这里,成为全世界的,时尚的中心!”

    风尘心道:“请开始你的表演。”口说:“身为马前卒的我,只要莎莎一声令下,让我往东,我不往西。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俗话说得好,一个团队里面只能有一个声音,所以,你,就是咱们团队里的好声音……说吧,我们应该如何开始?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欧耶,我的电动小马达!”

    “啪——”

    韩莎朝着祂后脑勺赏了一巴掌。

    说:“胆儿肥了?打不死你!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谁是电动小马达?”咬牙切齿的咬着牙,念出了“电动小马达”五个字,又特意加重了声音:“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啊——黄瓜先生?还是茄子先生?”

    风尘:“……”

    心想道:“思想怎么可以这么污?你的女神人设坍塌了啊,我的眼睛,我的心……感觉世界都要毁灭了。”

    遂,憋出一句:“我以为女神都是不拉屎的。”

    韩莎呲牙,恶狠狠道:“故意的吧?天啦撸,我那个乖乖的可爱宝宝!你把宝宝还给我啊混蛋……”

    韩莎掐住风尘的脖子一阵摇晃。风尘的脖子就像是装了弹簧一样,被摇晃的弹来弹去,看的很是有趣。韩莎摇晃了一阵,解气不已,经过了这一番晃荡,风尘终于变回了韩莎心目中的乖宝宝——没有什么是一顿k治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不再玩儿闹,韩莎就说起了自己的商业大计:

    以服装为主,这第一件作品就从二人的头套上下手——从身后的一群跟屁虫看,反应还是不错的。

    新的、完全独立的产品,又有足够的关注度,可以很轻易的打开市场。

    此时城市的味道、卫生状况,以及工业带来的污染,都是助推力。

    不过,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社会调查……

    “先去吃饭,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就去把手里的法郎换了,美刀毕竟更加方便一些。然后就找一些社会调查员,在全城范围内进行一次社会调查——包括富人区的消费水平、中产阶级的消费水平、工薪阶级的消费水平;以及民俗习惯、民俗禁忌,这个是重点。咱们要做服装,就要知道这些……你比如,要问清楚对女杏裸露出哺乳器官、露大腿有什么看法,是赞同还是认为败坏风气,对女杏穿裤子怎么看等等……”韩莎顿了一下,笑一下,胸有成竹道:“调查完毕,我们就可以开动了!”

    “那,做服装的话……你怎么怼安迪斯?”风尘问。

    “山人自有妙计!”其实是根本没想过——为什么要跟安迪斯过不去呢?昨天晚上那是说的玩笑话好不好?

    而风尘的这一问,貌似认真,实际上也不过就是一句揶揄。祂、她二人又和安迪斯没矛盾——

    再说了,在这个第二世界上,安迪斯霍霍谁也都没关系。

    近了华人聚居区,身后的尾巴一下子就少了,等进了华人聚居区之后,身后的尾巴就走的一个不剩。看来这华人地区的帮派是真的凶名在外,让人胆寒呢。进了华人聚居区后,就看到了华人——大部分人都留着一条油光发亮的大辫子,这里的人看风尘、韩莎的时候,都是目光躲闪,偷偷的看的。便是指点,也是偷偷的指点的。韩莎嘀咕了一句:“讨厌的大辫子,丑死了!”

    风尘道:“这里的武馆很多。那儿有一家刀削面馆,咱们去吃刀削面……”

    华人聚居区就是一条主街道。

    两侧则是小巷四通八达,到处是私搭乱建的窝棚,人声鼎沸。可以看到一些简陋的二层楼上,有女人推开窗户,朝着外面大声吆喝着什么,有孩子在街面上到处跑,充斥与耳的是潮汕一带的口音,似乎让人有一种置身于古旧的国度一般——这里俨然就是国中国,不是美利坚,而是潮汕。风尘、韩莎走进了简单的面馆,正伏案大口吃面的食客一下停止了进食,目光朝二人投来。

    “两碗面,哨子放足一些,多放肉。另外分别加一个鸡蛋,有火腿腊肉的话,也给加点儿。谢谢……”

    风尘出声、点菜。

    那种古怪的安静一下子被打破了。

    一个穿着白色围裙,肩膀上搭着一块毛巾,头戴瓜皮小帽,一身青衣短褂的小厮小跑着过来,才从后厨出来,一见风尘、韩莎之形象,也呆愣了一下。风尘道:“别愣着,快点儿给我们弄……”唤醒了小厮后,风尘就又将自己点的两碗面和要求说了一遍,然后让小厮复述一遍,没有问题之后,才放人离开。风尘将手伸到脑后,将头套解开,摘下来。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就落在了脸面上。又摘了口罩,塞进了头套里面,放在了擦拭的干净的木桌上。韩莎同样摘掉了头套、口罩,却是将头套放在了风尘的头套上面。说:“你给我垫着,不然脏了!”

    风尘道:“也没看出这里有多凶神恶煞……”

    “这削面师傅还是晋地的……”

    后厨说话的声音自逃不过二人的耳朵。旁边一盘着辫子的食客捞完了面,一边喝汤,一边问二人:“你们怎么来这儿了?这儿穷人多,不是你们有钱人家该来的,要是遇见了那些混账,麻烦的很。”

    “除了这里,可找不到一家像样的吃饭的地方。西式的早点我们吃不惯,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木的说……我是金山赵,要是遇到麻烦,报我的名号!便是那些混账,也要给我几分面子!”

    汉子喝完了碗里的面汤,拍下三个硬币就走了。三个硬币,分别是10美分、5美分和5美分。

    一碗面20美分,价格非常的实惠。

    韩莎眼眸一动,说道:“是个好人。”

    风尘点头。

    又等了一会儿,小厮就捧着满满的两海碗面上来,用料十足的汤汁、哨子,加了一个咸鸡蛋,一片大概一分厚、巴掌长的火腿肉,火腿肉肥瘦相间,让人看着就感觉分外的有食欲。挑着面搅拌一下,二人便开动起来,韩莎挑着火腿的肥肉吃了,剩下的瘦肉就夹进了风尘的碗里,又把风尘的火腿夹走——

    然后,另一片火腿上的肥肉也没有了。

    韩莎说:“都是瘦肉了,你吃吧……面真的很劲道呢!”

    韩莎知道风尘不喜欢肥肉,所以便特意的吃去了火腿肉上肥腻的部分。这一细微的动作特别的贴心,风尘夹着瘦肉吃了,面也见底。二人也不着急,相对而坐,吃的你侬我侬,朝着四周大撒狗粮——周围的食客被喂的直打嗝。吃完了面,便又叫来小厮结账,因为加了鸡蛋、火腿,所以一人就是40美分,两个人80美分。韩莎直接从包里拿出了一张一美元的纸币递过去。

    她笑的嫣然,道:“不用找了,剩下的是你的小费。”

    “您稍等……”

    对于给小费的客人,那当然是要万分恭敬、伺候周到的。小厮让二人稍等,却是跑到了后面将一块干净的毛巾用热水烫了一下,拧干之后一路小跑的递送给二人:“您二位擦擦嘴,擦把脸!”

    韩莎笑着接过来,让风尘伸过脸:“脸伸过来。”给风尘擦了一下,自己有擦拭一下嘴角,用温热的毛巾擦一把脸,将毛巾还了回去。对小厮说:“小伙子挺会来事儿的,不错,以后必成大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