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章 东方赎人,甜豆腐脑

    蒙面抠逼女杀……呃,是女贼!虽然其手上虎口有薄茧,乃是持匕磨出的,因是长期训练匕首操所致——不过,单纯从昨晚的情形看,她是一个贼,至少昨夜是做贼的,而不是做杀手的。太监……偷盗水晶贝壳……更多的内容已不需要猜了——直接目的肯定是为了钱。有了钱,才能谈其他:譬如说是“光复社稷”啊“复辟”之类的戏码,都是需要钱来支撑的。赵雅芝排除了同事、上司,最终可以通知的人,也就剩下一个“熟人”了——

    她熟,韩莎、风尘也熟:东方韵!

    赵雅芝拿起电话,手指在圆形的拨号盘上一插、一转,就听的拨号盘“嗡”的一声,然后归位,四次之后,隔着听筒传来一阵“叮铃铃”的铃声。

    须臾……对面接通了电话。

    “这里是临河旅社……”

    临河旅社——这便是东方韵在上摊的临时落脚地。别看他隔三差五的来友谊国际,但友谊国际的住宿他却是消费不起的。赵雅芝声音平稳,说道:“我找东方韵先生,麻烦让他接一下电话……”

    过了一阵,对面传来东方韵的声音:“喂,我是东方韵。”

    “东方,我是雅芝!”赵雅芝自报家门,又极为条理的将自己的处境说了一下:“东方,你来友谊国际第七号别墅,带上……”看了一下韩莎张开的玉手,“五十大洋。”然后,也不挂电话,用眼神询问韩莎。韩莎又指一指床单,说道:“如果你需要床单的话……五十个银元……我先生也要起床的,可不能这么躺着!”

    赵雅芝犹豫一下,又加了五十大洋……“东方,你直接带一百大洋过来吧。快一点儿,嗯,我等你!”

    然后,挂了电话。

    韩莎走到床前将床单撩起来,抬脚蹬住了风尘,猛的一抽。“噌”的一声尖锐的布料摩擦声响过,整块床单就被抽了出来。将床单扔给赵雅芝,韩莎点头示意:“它是你的了,五十块大洋,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知道为什么你是穷人,而我们是有钱人了吧?宝宝,你可以出来了。”

    风尘拉下被子,很是委屈的和韩莎说:“差点儿没把我憋死。你这实在是太狠了,我先缓几口气!”

    “赶紧起来穿衣服,她姘头马上就到。分分钟就是一百大洋……”韩莎取了紧身衬衣,伺候着风尘穿上,又穿了高腰、束腰长裤,裤子极为合身,衬出了风尘的两条大长腿。撵着人起来,去洗漱了一下,而后就套上了一身白貂裘,戴了手套。韩莎也穿好了衣物,便很秀的让风尘坐在了梳妆台前,散开了风尘的发髻,一阵轻梳慢拢,重新将风尘的一头青丝固定,裹上了头花。对着那个“见鬼”的镜子照了又照,昨天被镜子吓出了心理阴影的赵雅芝:……嗯,赵雅芝已经披上了昂贵的,价值五十个大洋的床单!

    嗯,站在那里看韩莎秀恩爱……

    “叮当……”

    门口的铃铛响。

    其实铃铛没响的时候,风尘、韩莎就已经听到了东方韵的脚步声——才一进友谊国际的门,风尘就听到了;穿过三分之一公园的时候,韩莎也听到了……每一个人的脚步声都不相同,要分辨是谁的很容易!

    韩莎自风尘身后一跃,身姿如飞燕投林一般倒着掠空,手一抄,就将门上的阴阳镜抄在手里,轻飘飘的如羽毛一样的落地。

    赵雅芝见了这羚羊挂角一般的轻身功夫心里更是一阵五味杂陈……好嘛,就这身手,自己昨天晚上根本就是太岁头上动土,关公面前耍刀,现在还活蹦乱跳的,绝对是这位手下留情的结果了!

    韩莎一开门,道一声:“进!”

    东方韵穿了一身青灰色的长袍,脸上还带着一些汗,肩膀上背了一个包裹。东方韵目光从韩莎身上掠过,然后就落在了披着床单的赵雅芝身上……他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默了一下,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请坐!”韩莎请东方韵到沙发那里坐,说道:“昨天晚上,我们这里进了一个女贼。就是这位……”

    赵雅芝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低着头。

    东方韵道:“这,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韩莎道:“也许有,也许没有……这个和我夫妇二人并无多少干系。她昨夜来了,我们也罚了,一百大洋带来了没有?电话通话五分钟,五十大洋,床单五十大洋……这个价格应该不贵吧?东方先生!”东方韵一阵沉默,他之前还提醒让二人小心,谁知道小心来、小心去,竟然是抓住了赵雅芝!

    这、这简直……了。

    “一百大洋……不贵。”

    东方韵点点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风尘从梳妆台前起来,走到东方韵的对面坐下,说道:“这件事,我们不关心它有什么隐情、背景。你出一百大洋,这件事就已经完结了。”祂坐的优雅,挺胸收腹,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又道:“那么,就再送你另一件礼物,算是答谢吧!这个镜子送给你……小心点儿用!”

    韩莎则是将镜子一推,推到了东方韵近前,二人的配合可谓默契。韩莎递给风尘一个可爱、温柔的笑。

    风尘继续道:“这个你就别先上交了,要上交,也总要把一些麻烦解决掉才行。”风尘只是说“一些麻烦”,却并未说具体是什么麻烦——但相信以东方韵的脑子,应该是可以想到的。

    韩莎笑盈盈的瞥了一眼赵雅芝,对东方韵说道:“不知道你听过《封神榜》没有。在《封神榜》里,赤精子有一样法宝,叫做阴阳镜,后来给了殷洪用以助西岐。不过殷洪毕竟是大商皇子,便助了商,在阵前挂了这阴阳镜,那西岐之人无论是仙凡,都是照之即死——而这个,就是阴阳镜。有点儿危险,你小心玩儿,小心用!至于用法——很简单,对着人一照就行。就这样……”

    她拿起阴阳镜冲着风尘一晃,照了风尘一脸。风尘眨眨眼,一脸无辜,韩莎道:“这样就可以了,一面照生,一面照死,很简单的。你趴下,已经死了……”

    风尘:“……”

    东方韵:“……”

    “照不死祂……还是让你亲自感受一下吧!”镜子一晃,东方韵“噗通”一下栽倒在沙发上,只剩下了呼吸和心跳,但呼吸、心跳却和冬眠了一样……用背面一照,东方韵便“嗯”了一声,清醒过来。一恢复只觉,就发现自己倒在了沙发上,刚才那种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如梦似幻……这、这法宝是真的?他眼中的惊疑很是明显,韩莎晃一晃手里的镜子,说道:“是真的,没有什么是比自己感受一下更加真的了吧?和你这么说吧,你拿着这个镜子,基本上就没什么事儿是解决不了的。何况是你自己的事儿……”

    东方韵道:“可,这太贵重了!”

    风尘道:“对我们而言,它不过一个玩意儿。你就拿着吧……东方兄,我夫妻而言要去吃一些早饭,人你带走吧,你们的事,你们去谈!”

    风尘将阴阳镜塞进了东方韵的怀里——然后拍一拍东方韵的肩膀,就出了院子。在院里的草坪上轻盈舞蹈,韩莎也走了出去,开始舞蹈。二人动作一起,无论赵雅芝还是东方韵,一不小心看了一眼之后,就皆沉迷进去。待风尘练习完一遍十二工学,巩固了一下本身的有序后,二人依然是呆的!

    “我想吃油条……”韩莎抱着风尘的胳膊,说是要吃油条。风尘便领着她一起出了友谊国际,寻了一个路边的早点摊。

    豆浆、油条各自上了一份。那油条金黄饱满,香味诱人,豆浆则是加了糖——然后,又点了一碗豆腐脑,两个人一起吃。

    或许是地理位置上的差异导致了人们口味的不同,这里的豆腐脑是甜的。方吃第一口,感觉这甜豆腐脑简直就是豆腐脑界的毒瘤,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但吃了几口之后,却也能品出一种香甜来。和咸、辣、酸的口味并不相同……嗯,韩莎灵机一动,喷了一些醋之后,多了些酸味,味道反倒更好吃了。吃完了豆腐脑,干掉了油条,风尘感叹:“这甜豆腐脑还真是……”

    韩莎绵着声音,说道:“虽然味道怪了一些,但适应之后还是很可口的嘛!咱们总要体味一下不同的味道的。”

    蓝色的飞蛾落在了风尘的发髻上,轻轻的扇动翅膀。刚才风尘、韩莎吃东西的时候,它也吃了一些残羹,补充了一下能量。二人走出了一条街,忽的就停住了。一排五个人提着刀拦住了风尘、韩莎,那一排人后,一个穿着灰色长褂的力工抱着胸,戴着一顶破毡帽,嘴里却叼着一根香烟,喷云吐雾。

    “二位……咱们认识认识……”那人抬起头,一双眼落在风尘、韩莎的身上,“你们身娇体贵的,咱们是下三滥挣命的,不一样……咱们图财不图色,二位,听说你们手里有一样宝贝?”

    韩莎眼中透着好奇,却没有害怕——她如何会害怕几个凡人?她眨眨眼,问:“这么说,你们想要喽?这可是抢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