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捉放赵

    “先挂在脖子上,然后使两边等长……”韩莎很是认真,一边念口诀、步骤,一边按部就班的以脖子为中心,调整两端麻绳的长度。粗糙的、满是麦芒一样扎皮肤的麻绳几次左右摩擦,将人的脖颈处擦的火辣辣的,擦出了一条红痕,密密麻麻的红色渗出皮肤,都是被刮出来的血痧。女人提着心,一动不动,垫着脚、举着双手站立,任由韩莎将绳子在脖子上左右绕了一圈,再在锁骨上方紧出了一个绳结。勒住脖子的绳圈不算紧,但呼吸的时候,还是压迫的喉咙不舒服,那种扎扎的感觉,更是随着呼吸起伏,让她的浑身忍不住想要颤抖,越是忍耐,那种感觉就越强烈——

    韩莎继续念口诀:“左右八字分,穿腋向后收,收紧在背后打结,紧一些,使模特保持挺胸姿态,方便后面的造型……接下来,将绳子左右搭在肩膀上,就像是肩带一样,然后穿过之前的八字,捆出倒八的形状……”

    口诀贼溜……顺序也记忆的分毫不差……须臾之后,一截绳子用完,女子就被捆出了一个丰胸小背心出来。

    再接上一根绳子,就完成了三角裤的设计。

    将上、下连接,就成了连体的绳衣……

    “完美……我简直是一个天才!”韩莎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这样的绳艺,绝对是大师级别的。“啪”的一声,韩莎在女人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吩咐道:“可以了,你现在可以放下你的胳膊!”

    女子胳膊才分开一点,肩膀上就是一阵刺痛。紧束的绳索使得“放下胳膊”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充满了痛苦——但她又不敢不放下。她咬着牙,一点、一点的将胳膊放成了一个扁扁的“人”字,就疼的再也放不下去了。肩膀上更是因为这一个动作渗出了血迹,麻绳上的毛刺被染出了一些红……韩莎取了一件宽松的银黄色睡衣披在身上,在床头斜挎着坐下来,身子则是压在了一座被子形成的小山上——小山里面就是风尘:

    让躲进被子里就躲进被子里。

    很乖的。

    韩莎一压一靠,隔着被子搂住了风尘,语气中透着遗憾:“哎呀,这件艺术品简直完美,可惜不能给你看!”

    又对女人说:“可以了!”

    女人松了一口气。

    她依然踮着脚站着,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前脚掌和脚趾上,不是她不想放下来,而是任何的一个动作牵扯下,勒她的麻绳都会带来一阵刺痛、火辣辣的疼。即便是不动,在她的会阴的位置、腋下等敏感、细嫩的部位,也都是疼的、痒的——这一种痛苦,比被人拿鞭子使劲抽、打板子都要难以忍受……韩莎舒服的用力伸展一下身体,慵懒道:“那么,现在你可以介绍一下自己了。赵老师……让我猜猜你的名字叫什么,是叫香炉吗?”语气中却带着一种玩味——

    这位“赵老师”却并不知道“日照香炉生紫烟”的内涵,只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我,我不叫赵香炉,我叫赵雅芝!”

    “原来是白娘娘当面,失敬失敬啊!啧啧,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看上了许仙那种无能的小白脸儿的。你知不知道啊,你简直都快成了妖界的耻辱了……”韩莎果断跑题,赵雅芝则是一阵懵逼,心中寻思着:“这莫非是一种新式的审问技巧,是要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突然袭击……”

    如果韩莎知道她的心理活动,一定会告诉她:你想多了。想要知道你的秘密,方法多的是,光是面对面看一眼,你心里头的想法就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而现在这凌辱啊、绳艺啊、审问啊……不过是逗你玩儿罢了。韩莎打着哈欠——实际上却并不困,只是这样显得更加慵懒一些,更像是大反派一些,“不说话,那就当你是默认了。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你的年龄、身份!”

    “二十四岁,上摊教会学校语文老师……”

    “继续,还有呢。”

    “我是……”

    对于自己“盗窃”的罪行供认不讳,只不过这个“赵雅芝”却依然隐瞒了一些东西,只是说自己是一惯偷,学校老师的身份是一种掩护,这一次是知道风尘、韩莎手里的水晶贝壳价值连城,所以才想要做一票大的,没想到却一下子栽了。交代的前因后果清晰,于是韩莎也就不再继续问了。不过,临睡之前,该有的嘲讽却一样不少:“我愚蠢的斯奈克啊……虽然你说的很好,但你却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你没有更多想要说的,我明天会把你交给友谊国际来处理!”

    在上摊——只要是在上摊混的,甭管多心狠手辣,却从不会有人在友谊国际这里闹事。因为友谊国际是主子的主子,是大哥的老板的老板,哪怕是生死仇敌,只要进了友谊国际,也必须客客气气的!

    所以,惯偷敢在这里偷东西吗?

    不会——要不然会死的很惨!

    韩莎哧溜一下钻进被窝,抱着风尘滚了滚,然后一盘,两个人就合为一体,继续睡觉去了……

    至于赵雅芝这位白蛇姐姐……敢跑就跑,她二人绝不拦着,不想跑就站着,有能耐直接睡一觉。

    但赵雅芝也没有这种能耐,那后半夜就这么站着死熬吧!

    窗外的月光朦胧,一直到了早起才余韵散尽。

    韩莎、风尘不分先后醒来。韩莎顺手就将被子一拉,将风尘从头到脚盖住:“你多睡一会儿,我处理一下后事……”足足踮着脚站了一夜,浑身的骨头都咯咯作响,肌肉酸疼的赵雅芝迷迷糊糊,只是凭着本能靠着墙,感觉浑身上下的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半梦半醒之中,就听见了“处理一下后事”六个字,生生的一个激灵,惊醒了过来——什么人才需要处理“后事”?

    死人!是死人!只有死人才要处理后事。一股巨大的惶恐笼罩了她的思维,大脑的运转都变得迟钝不堪——

    是外界的时间变得毫无意义了?还是一种回光返照?那一种空白之感来得快,去的也快,但她却并没有死。韩莎从背后抓住了绳子,用力一扯,就听“砰”“砰”几声,粗大的绳子竟然被她轻而易举的扯断,成了一截一截的。只有一些红色的凹痕,血痧证明她是被那绳子捆了一夜!

    绳子没有去捆她的手脚,但她的手脚却因此不能动弹。牵一发而痛全身,其中折磨不下于酷刑。

    她的大腿上,则是一些羞耻的难以启齿的黏液,地上也流了一小滩……

    韩莎披着睡衣,随意的说道:“你可以走了……以后,别做了。如果你的上面的人还想要让你做什么的话,你就杀了他,这个最容易。昨天的事,就当是一个教训吧……”

    赵雅芝惊讶、欢喜、难以置信:“我,我真的可以走?”

    “当然……你不走,我先生可就要起来了……”韩莎威胁了一句。她之所以不让风尘看却并不是因为嫉妒,并不是只许风尘看自己,不许看别人的霸道——而是因为一个女人被男人看了,终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还是这个相对保守的年月!尤其,这个赵雅芝和东方韵之间还在谈恋爱,互有好感!

    这一点风尘其实也清楚,所以也就扮演了乖巧,配合韩莎。而韩莎的这一个威胁果然比什么绳子艺术之类的都管用——赵雅芝立马就走,可刚到了门口,才突然反应过来,可怜巴巴的问:“可、可不可以给我一件衣服?”

    韩莎摩挲着下巴,煞有介事的想了想,果断摇头:“不可以。放了你,已经是我们的大度了……一般来说,我们抓住了小偷惯犯,屡教不改那种,都是直接砍手的。你能全须全尾还不知足?还想要衣服?”

    赵雅芝:……可是,这样光屁屁又怎么出去?真要是光天化日之下裸奔,众目睽睽之下让人都看光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人嘛,要看开点儿。不就是光屁股跑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韩莎站着说话不腰疼——浑身畅快,哪儿都不疼。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既然你不好意思的话,我们可以租用电话给你,一分钟十块大洋,从拿起话筒算……别说我们趁火打劫,这个电话你可以不打的……”韩莎笑的弯起了眼睛,像是一只小狐狸一样,“不过呢,你最好找一个信得过的朋友。我们的规矩是,第一:……”

    第一进门之前先交了电话费,所以要交代清楚,来之前大洋一定要带足了;第二是来人不能太丑,吓坏了床上的宝宝……

    风尘此刻心头MMP——一会儿非把她抓起来大屁股不可。

    赵雅芝有的选择吗?她没的选择。

    她只能选择打电话……的对象!首先用排除法,给她同事打电话是不行的,这种丑闻曝光出去她也没法儿在教师圈子里混了,少了这一层身份,以后生存都成问题。指望首领接济,那是不可能的——就凭她上头那位的心狠手辣,估摸着把她卖了当瑶姐的可能杏占百分之九十九,没有利用价值的话,直接弄死的可能杏占百分之百。所以,指望首领捞人也是不行的,不仅仅不行,还不能让他知道……赵雅芝的一番心理活动被韩莎看的一清二楚,心里头暗道:“原来赵雅芝的上面是太监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