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夜半见鬼

    一面镜子由镜框、镜面两个部分构成,玻璃背面镀银,就成了镜面——它们被切割成方形、椭圆形,分出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形状!玻璃、银二者,一个绝缘,一个良导体,并不是什么适合寄神的材料——要寄托神,半导体是最佳的!但,单单是构建阵法,却还是可以的,无论在玻璃上,还是银上,镜框上,都行。

    因为构建阵法,凝点是在表面的,并不在其中。镜子对于凝点之人而言,更多的作用是“坐标”,比之虚空凝点,要容易很多。这便是“有”和“无”的区别!

    镜面之上,一个一个点生成,周围空气中的万象因子富集过来,融入其中,阵法便自然而然的开始运行……

    一股晦涩的波从镜面散开。

    阴阳镜“照死”的一面已经成了。

    有死就有生。

    须臾,“照生”的一面同样完成。

    “搞定了……莎莎你好了没有?”风尘晃了一下手里的“阴阳镜”,说:“以后都可以开个云中子的小号儿了。山寨法宝哪家强,封神阐教找云中子……”顿了一下,才又显摆:“我这镜子,正面一照,可以让人休克,背面一照,可以让人立刻醒来。你看看!”说完,就把镜子扔给了韩莎。

    韩莎随手接住,把玩了一番。用正面照了照自己,惊讶道:“哎呀,我照了都有点儿昏昏欲睡的感觉,挺厉害的。换了背面,却一下子精神……睡不好觉倒是可以用一用。”

    风尘无语道:“你这娘们儿还真傻大胆,这玩意儿也敢拿自己试!”

    “这叫艺高人胆大!”

    韩莎“哼”一声,继续着弄自己的大宝贝儿——那一面大镜子的镜面上,已经如同蜘蛛网一样攀附了一层阵法。随着最后一步的完成,阵法就开始自行铀转起来,韩莎拍拍手,说:“我的也完成了,你试一下。”试一下,当然和刚刚韩莎试阴阳镜一样,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却没什么效果——这东西对二人而言,屁用没有。

    阴阳镜、恐怖异度宣告完成之后,韩莎就把阴阳镜挂在了门口,镜面冲着室内,明显是许进不许出。

    之后,二人便洗洗睡,静过之后,就钻了被窝。至于后半夜,别墅外一阵轻巧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响了几声。门锁的机关“咔嗒”一声轻响,一道黑衣人便轻巧的溜进来,掩上了房门……黑衣人的脸上戴着一个青衣花旦的面具,只是本应是红色的眼影、腮红,却换成了一种诡异、阴森、妖魅的蓝色。于夜色之中看去,更是自然而然的多出了几分可怖——这样的妖魅,比什么骷髅头、长舌鬼之类的恐怖形象更加吓人!

    因为更像人,所以更吓人!

    黑衣人的脚上是一双极为轻巧的布鞋,鞋底都是布的千层底,所以走起路来分外的轻巧。她很是小心的贴墙让她躲过了一劫——避开了阴阳镜,只是被边缘的波影响了一些,感觉有些昏沉,当她贴着墙走出了两米左右的时候,她的对面正好就是那个被韩莎弄成了“恐怖异度”的梳妆台……

    镜子里,身材玲珑,穿着紧身的夜行衣,带着青衣花旦面具的她正在同步的移动,忽然,镜子里的花旦突然对着她笑了一下。

    她没有笑,小心翼翼的没有任何表情,但镜子里的那张脸却笑了——

    一个面具怎么会笑?

    那诡异的笑,让她的心脏猛然一收,像是被人用手用力的攥了一下。浑身都是一冷,脑子里也是瞬间一白。若非严苛的训练让她拥有着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反应,这会儿她一定已经恐惧的尖叫了——但她没有尖叫。口腔中,由面具的嘴部向内延伸出的一截镂空的硬木口塞时刻提醒着她:保持安静,绝对的安静。便是忍不住要叫的时候,牙齿咬在硬木上,亦会将声音憋回去!

    这正是“衔枚”,口中衔枚,自然无声。这一点对于偷盗、杀手而言,尤为重要……她大口的呼吸,再看镜子之后,镜子里的形象已经恢复了原状……

    努力的平复了自己的呼吸、心跳,继续小心翼翼的行动。

    然后,镜子里的面具又对她笑了……

    镜子里黑衣人的背后墙上突然多出了一道影子,一双黑漆漆的手朝着她的脖子掐了过去。那影子似乎是顶戴花翎的轮廓,黑衣人就感觉自己的耳边传来了一阵桀桀怪笑……那道声音的恐怖是从幼年开始,一直根植于骨子里。此时听到,依然浑身颤抖无力,她一下子便软坐在了地上。

    冰凉的地面又让她的思维一清……但这样反复两次诡异、可怖的景象,却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

    “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一晃神,一对饱满的,穿着紫色的镂空花纹胸衣的山峦就填充了眼帘,那声音倒是熟悉的……是韩莎!

    她只是穿着胸衣、内裤,袒着白皙、细腻而匀称的身体,用一只胳膊支撑在墙上,居高临下的审视黑衣人。黑衣人不说话,戴上面具的她无法说话,韩莎凝视良久,便揭了她的面具,面具下是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女人的脸,有一些成熟的韵味。面具带出的口塞还沾染了一些口水,韩莎道:“现在可以说了!”

    “说什么?”女人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争取时间。韩莎看着她的眼睛,笑的玩味:“别想着跑,落在姐姐手里,你跑不了……”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女子扯了一下嘴角,说完这句话之后却并未立刻动弹,而是稍微延迟了那么几秒钟,才骤然发动。

    她一脚踢韩莎的小腹,身体则已经蜷缩,准备借机翻滚到门口处。

    只是脚一出,就被抓住了。

    韩莎抓住她的脚踝一拽,将整个人都拽倒,同时一脚贴着地一蹬,正好蹬在了女人的双腿之间,女人的脸色瞬间青白,青筋暴起,挣扎着想要佝偻身体,蜷缩起来,却不防备韩莎的那只脚一抬,朝前一步,再一蹬——然后,女子就被一股大力从胸部向上,给碾压的平坦。韩莎的脚跟在她的下巴上一顶,然后脚掌向下一崩,使脚面和腿平行,啪的一下就盖在了女子的脸上!

    这一连串的打击可为够狠。一抓一蹬击会阴,再一碾一盖,脚就压在了人的脸上,将女人的头重重的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别说动了……女人的鼻子都因为被脚心压住,鼻孔受到压迫,减少了三分之二的通风面积而呼吸困难,额头上的五根脚趾更是如同钢钉一样,让人挣扎不能。至于脚后跟,则是压住了女子的嘴巴……

    韩莎“嘿嘿”一笑,玩味道:“你倒是跑啊?我说了你跑不了,你就是跑不了!”扭头警告了风尘一句:“躲被子里,把头蒙住不许看。”

    “有什么不能看的,好像我稀罕似的……”嘀咕了一句,身体却很诚实。很是老实的按照韩莎的要求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韩莎也不松自己的脚丫,右手在女人的夜行衣上一抓、一撕,就听一阵“刺啦”“刺啦”的裂帛声……貌似光听音效比看还要刺激!分分钟女子就变成了白斩鸡,身上不着寸缕。韩莎打量了一下女子的身材:常年的训练让她的腰稍微有些粗,胸部也有一点儿下垂,但胳膊和腿却特别结实,嗯,也粗了一些……

    并不科学的训练方法使得她的肌肉鼓起,而并不是如同风尘、韩莎那种圆润。韩莎细了眸子,松开了脚,居高临下的俯视女子:“现在可以说说了,刚才你看到了什么?就是那个镜子里……”

    “我看到……”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能回答的问题,而且这个女人也被韩莎刚才收拾她的手段吓到了——太***的狠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作为一个好女,同样也不能吃眼前亏啊。

    于是,她就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刚才在镜子里面看到的东西说了一遍。韩莎一边听一边点头,琢磨了一会儿,自得道:“嗯,看来这镜子做的还成。”

    还得意的指一指梳妆台上的镜子,告诉女子:“这镜子,我做的。你很幸运,是第一个见证奇迹的人。”她蹲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女子的表情,“只是,大半夜的,你吵了我们睡觉,这怎么说?你知不知道,扰人清梦,如杀人父母……”女子是懵逼的,心说:“扰人清梦如杀人父母,有这个说法吗?”

    不过,小心的看看韩莎,她还是认了——这句话肯定是有的,以前或许没有,但从现在开始,这句话就有了。

    女子道:“是我的错。”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韩莎搓搓手,颇是兴奋。指着墙角:“你给我站在那里,对着墙,双手举高,脚踮起来……”然后,韩莎就从屋子里翻出来一捆麻绳,走到了女子身后:“你说巧不巧,屋子里居然有麻绳。这绳子的艺术啊,早就想要尝试一下了……”麻绳在女子的脖子上一套。粗糙的麻绳上,一根根尖锐的麻纤维和皮肤一接触,就刺的皮肤生疼,女子浑身都在轻轻的颤抖。

    韩莎的声音则如恶魔……“别动哦,不乖的话……”

    一句威胁,虽然没说“不乖”会怎么样。

    但女子神奇的不动了。

    刚刚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感动不感动?

    是感动,还是不敢动?

    这是一个问题。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