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东方韵的示警

    二人的目的地是上摊——毕竟小肉文还在“连载中”,看了半拉,不上不下的吊着人胃口总是遗憾。且上摊,确是“东方之珠”,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不是他处可以比的。所以,当然是……“怎么也要先把小说看完,咱们又不急!”这是韩莎的原话——风尘理所应当的从善如流。本来就是结婚蜜月,就应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能开心、能高兴、能尽兴就好。

    故而这一路归程,也是不急的——飞行途中若是见了好景色,就落下去看一看、转一转,欣赏一下美景。没有好景色,就也飞上一个小时左右,直接随机降落在县城、城镇之中,亲身体会一下“乡土民情”。只是,体会过一次“乡土民情”,韩莎被人在背后指点“伤风败俗”之后,二人就不再“体验”了……

    至于背后指指点点、风言风语的一群男女老少们,却是受到了风尘的关照,无一例外的长了针眼、口生烂疮,与之接触的人,也都不慎感染!

    一场不致命,却恶心人的疫病蔓延……

    ……

    再临上摊,依然还是住进了友谊国际。叫来服务生,将这些日子的报纸补全了之后,二人便开始补新闻(主要是小说)。美滋滋的将小肉文看完,韩莎用力做出一个扩胸动作,说道:“看着快要大结局了。等完了咱们就先去北极,然后直接登录阿拉斯加,再从阿拉斯加一路南下……也不知道现在的美洲,是一个什么样子。别介比平京还臭,那就太膈应人了。”风尘摩挲一下自己光洁的下巴,说道:“美洲应该还好,要是欧洲的话,肯定臭。他们可没什么洗澡的习惯!”

    韩莎说道:“到时候看看吧……”

    风尘道:“还需要准备一些炊具,锅碗瓢盆什么的。到了那边咱们需要自己做饭……总不能到了吃饭点儿,飞到上摊来吃饭吧?”就算是祂和韩莎有这种能力,也不会这么操作的——为了一顿饭横跨太平洋,这简直台秀了,会遭天谴的。

    韩莎舔了一下嘴唇,一条腿跪在风尘的大腿上,吐气如兰,故意去痒痒风尘的耳垂:“人家很喜欢呢!”

    “你不怕被人看?”风尘笑,韩莎伸出舌头,在风尘的耳垂上舔了一下,腻声道:“看就看呗,又不会少块肉。”

    正在“看”二人的不止一人,而是有四个人。这四个人其中一人在公园的公共长椅上坐着,一个人正挽着一女子的手散步,还有二人,则是在隔了小公园对面的楼上,在客房里面看……被人瞩目、注意,风尘、韩莎自然有所感应。只是这些人并不能够对二人产生丝毫的威胁,所以也就是有所感应,却不会生出预警。这种感觉,就像是很偶然的看到了某个东西,然后就忽略过去了一样。

    对于二人说来,这是可以忽略过去的东西。如果没有被忽略过去,那一定是因为他们有一点儿好奇——

    就像是一个孩童好奇蚂蚁一样的好奇。

    四个人,自以为隐蔽的观察,被风尘、韩莎知道的一清二楚。二人都没有使用阵法进行辅助,只是依靠本身的五感六觉之触,就已经清楚了。韩莎媚眼如丝,说:“我猜,他们今晚就会采取行动。咱们要不要来一个守株待兔?那个和东方韵一起吃饭的女老师似乎……教师play啊……”

    风尘笑,捏了一下韩莎的脸蛋儿,问:“你又有什么怪点子捉弄人呢?”

    韩莎嗔道:“哪有?要说怪点子,谁有你坏?又是长针眼,又是满嘴烂疮的……”说完,就忍不住“吃吃”的掩口笑个不停。风尘“哼”一声,说道:“敢指我家莎莎,背后暗言伤人,嚼舌根,我只是让他们长针眼,生烂疮,已经够手下留情了。若不是想着这年头人大部分都这样,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松放过他们……”

    “人家知道宝宝最好了。”韩莎的声音绵柔、糯糯的,就像是糯米糍一样。风尘的话让她极为受用!

    不过,她还是想要听风尘说“若不是”和“不轻松放过”,便搂着风尘的脖子一个劲儿的问……

    “我不嘴炮,我不是那种嘴炮的人!”风尘正义严词,“如果我不放过他们,肯定就已经做了,这有什么好说的?”

    韩莎:“……”

    过了一会儿……“宝宝你不爱我了,都不和我说……”

    又过了一会儿……“你就说嘛……”

    风尘:“……”

    “风先生、韩女士……”将傍晚的时候,东方韵便来拜访。此时风尘、韩莎二人正在别墅前的小草坪上随意的打闹,风尘、韩莎停下来动作,风尘道:“东方探长。”东方韵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风兄,你们二位要小心一些,才一进这里,你们就被盯上了,不是一伙儿人。都是为了宝贝来的。”

    “多谢东方兄提醒!”风尘道谢,拱拱手。又道:“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没什么大碍的。他们要来便来吧。”

    “这把枪你们拿着防身,是德国勃朗宁!”东方韵以一个极为隐蔽的方式,将一柄沉甸甸的手枪塞给了风尘。

    “这个好意我们收下了……”风尘并没有拒绝这一好意。芯片中和韩莎意念传讯:“那,咱们就对他媳妇温柔点儿?东方韵的人挺不错的,知恩图报——知道过来给咱们报讯。要是换成普通人,还真的发现不了这些,这等于是救命了……”而且,光是报信,实际上也是有着极大的风险的:

    被人发现乱刀砍死在街头上都是轻的。

    风尘收了枪,东方韵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还依然有些抱歉,低声说:“本来应把宝扇交于风兄的,只是我之前就将宝扇交给了组织,已经不属于我个人,无权处置。即便要征得组织同意,也非一时可成,远水难解近火……只能送一把枪了。枪里面的子弹是满的,若是遇到了危险……”

    东方韵情真意切——情是真的,意也是真的。这一点风尘、韩莎二人都能感觉的出来。只是二人不知道,这东方韵竟然还是有组织的人。

    不过……君子之交淡如水,不该打听的也不要瞎打听,风尘、韩莎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去探究东方韵的组织。

    既然东方韵这样一个人愿意将宝扇交给组织,那说明这个组织一定也是一个不错的组织——没有这样一份道义的认同感,东方韵会上缴吗?

    不会!

    宝扇在手的东方韵可以说是无敌的。

    任何组织都不能胁迫他。

    不过既然说起了宝扇,风尘倒是又有了一个较为好玩儿的想法——“房间里不是有个镜子吗?咱们费点儿力,弄个阴阳镜出来怎么样?正面照生,北面照死。晚上的时候就挂房里,看看谁跑进来……”

    “这个有意思……咱们一会儿吃完饭就干……”

    风尘和东方韵说:“正好是饭点儿,咱们去吃饭吧。莎莎,你锁一下门。”韩莎锁了门,一行三人就去餐厅吃饭。

    饭后回来,风尘、韩莎都能感知到房间内有被翻动过的痕迹。虽然翻动之人已经很小心的进行了复原——但这种复原,在风尘的眼中却是分外明显的。一丝一毫的不同,简直多如牛毛。东方韵告辞之后,风尘就带着一种审视和比较,检查了一下房间——超常规bug,诸如祂本就可以看到的足印之类普通人无法看到的痕迹外,单纯的以一个凡人的视角来看,那翻动之人也是极不专业的!

    被祂一共发现了十三处漏洞,其中特别明显的漏洞有十一处。再和自己训练出来的那群鬼比较一下,只能说……

    “不专业啊!”

    抱着胳膊感慨了一句,摇摇头,便开始针对镜子做文章——二人一人一个镜子,韩莎占用了大的梳妆镜,圆形的镜子就安装在梳妆台上,形成了一个整体。镜框上花纹饱满,在最上方还有爱神丘比特这个小屁孩儿的浮雕。她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儿,便有了计较:“有了,宝宝,我要做一个吓死人不偿命的镜子。不如,就叫它——恐怖异度怎么样?”

    风尘坐在沙发上,把玩儿着手里巴掌大小的小圆镜,无力吐槽……就扔给祂一面小镜子,大镜子却自己霸占了。

    祂说:“恐怖异度啊,挺好的……哎,你这个好像是那个什么鬼片里面的镜子吧?我记得人照着镜子不住的扭头,甩头发,最后把头甩没了。是这个吧?”

    “没错,就是这个……你说可怕不可怕?当那群小贼进来之后,突然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背后有一个白衣女鬼,阴气森森的飘在背后,始终跟着他……或者是突然低头的时候,镜子里自己的脑袋掉了,他越想越恐怖,但镜子却始终能戳中他最恐怖的那一点,针对心灵薄弱处入手……霍霍。我的目标,就是吓死他们!吓不死,也让他们疯掉,最不济也要让他们后半辈子再也不敢照镜子!”

    “够狠,那我这个镜子就守门吧。哎,我果然还是太仁慈了……”但想一想,为了自己睡个安稳觉,而不是被一惊一乍的惊醒过来,这样的仁慈还是值得的。

    阴阳镜……走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