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第二元神

    不止是人,这世上的任何一种生灵的冰冻和解冻,都是有讲究的——那不能是一种渐冻,而是一种快速冻结、快速解冻,颇有一种“趁他不注意”的感觉!对于生灵而言,即便是冬眠的生灵,在一定程度上的低温区间内,都是极其危险的,譬如人在冷冻的过程中,零下六十度往上一些到零度,这一段温度就很危险,会伤害人的身体,致人死亡——可一旦突破了这个温度,一下子零下八九十度了呢?

    只要冻的够快、等到解冻、复活之后,人的身体却连冻伤都不会有。会基本上保持自身的健康状态。

    科学史上,许多身有顽疾,但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无法治疗的病患(有钱的,或者是愿意参与实验,当志愿者的)便选择了人体冷冻这种手段……风尘、韩莎出生、成长的第一世界中,两年前就有一位美国人成功解冻,并且接受了手术。将当时无法治疗的病给治好了——当然,这也是第一例。

    他的身上是否会出现后遗症等问题,又能活多久,这需要更进一步的观察、论证!

    当然了……这和风尘的关系不大。

    他此时要做的,是在尽量使包裹那只蓝色飞蛾的冰层内部温度不提升,只在一个极小的数值之间变换的情况下,成功的将它从冰层中掏出来……然后,就是乘它一个不注意,一个不留神,直接恢复到常温!

    这两个过程,第一个步骤要足够的细心、谨慎,足够的慢;第二个步骤却要足够的迅速,乘着温度还没反应过来,就解冻完毕。不给那些危险的,可以危及生命的温度区间以可乘之机……

    一应操作,就是这么的风骚。

    圆润、笔直的洞一厘米一厘米的探入。厚实的冰层使得温度稳定,操作的难度也降低了许多,与此同时,一条神束线则是不断的小范围内切割,那飞蛾的基因序列被解剖出来一部分,却难以详实。若是想要了解的更加细致,无非就是寄神过去,直接以漏尽神通之手段,掌控它的一切——神经末梢不能直接作用于基因序列,但人体每一时、每一刻产生的电信号信息、来回往复的交流、传递,却间接的阐述了基因!风尘小心翼翼的一丝不苟,韩莎也在一旁看的小心翼翼。

    越是接近,就越是小心……

    已是最后一步了,洞已经打入三米,距离那飞蛾仅仅只有一毫米的薄冰。风尘和韩莎对视一眼,说:“死活就看这一下了!”

    人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祂心念魔鬼之语、业火,自然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一个直径五厘米的,极小范围内做出来的复杂阵法,正包裹住了那只飞蛾,形如女娲之肠,化作黄囊,瞬时间放热、提升温度,温度均匀的提升到了零上,但整个过程却快的不可思议,仅仅只有三秒钟,当风尘心中默数完“一、二、三”后,那飞蛾一下子就活了。

    只是,飞蛾的身上细小的绒毛沾满了水,翅膀也是湿的,无力飞行,就只能用六条腿缓慢的爬行。

    就在飞蛾艰难爬行的时候,风尘的目光便落在它的身上,注意过去……

    朦胧、全新的感官出现了。

    身上的潮湿让它举步维艰,求生的本能让它爬行,但风尘注意过去之后,却放弃了爬行。反倒是停立不动,如同死了一样。风尘以漏尽之法,关注于其身,见其细微,感受信息之交流、传递……这的确是魔鬼之语——或许,它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名字。这一下漏尽,所谓的“业火”也有了一些明悟!

    业火是一种人体的自我降解、瓦解时候,产生出的一种光焰现象。其本质就和一些东西在氧气中燃烧,放光一个道理。

    这种魔鬼之语生活之地气温极低,所以本身为了生存,会分泌出一种极为特殊的化学物质,这一种物质,就是它们和人体一接触,就会让人自燃的原因——但这一种化学物质却并不能对一些低等级的动物有用——譬如蚂蚁、马蜂等昆虫,这种化学物质就没用;再譬如高级一些的鸟类,因为羽毛包被,这些化学物质无法接触皮肤、进入体内,也没多少的危险杏……于是,光溜溜的人,就最容易中招了!

    只是接触一下,这种化学物质就会发挥作用,直接针对于人的自我降解这一程式——人本身没有这种程式,但它一和人接触,就让人有了这种程式。风尘亦只能感慨:自然之大,无奇不有。纵然是世间一切之生命对他而言,并无秘密……但自然造物的神奇,却往往会出人意料!

    这样的一种生物,这样的巧妙,这样的适应环境之后分泌出来的化学物质,简直是……简直是……

    怎么说呢?

    一个复杂的化学式传给了韩莎。

    “自然之神奇、瑰丽,还真的出人意料。我纵然能够明白一切细菌、细胞、生命之本质,亦可以随意创造。却也难以想到如此巧妙的东西……就是这个东西,它有极强的侵蚀杏,进入生物体内之后,就会迅速的在人的DNA中反应,然后和这一段DNA组合,生成一种自我降解的程序。当RNA复制了这一段指令之后……”风尘列出了那一段DNA和这种化合物反应的片段,跟韩莎分享自己的收获。魔鬼之语并不是魔鬼——它和世间的生灵一样,都生于天地间。

    只是它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

    只是它分泌出的,用以抵御严寒的物质比起马蜂的毒液来更加的毒一些……也仅此而已了。

    韩莎沉吟一下,笑道:“对咱们而言,这个小东西没什么危险的。”

    “嗯……咱们这一趟的行程,总算是圆满了。”

    魔鬼之语再次爬动。

    一点一点的花费了许多时间,从冰洞中爬出来。它不住的用六条腿相互摩擦,将细小的绒毛上的水渍刮掉,翅膀也在不断的抖动。韩莎一伸手,说:“上来,我给你烘干一下!”她蹲下身来,魔鬼之语就爬上了手。韩莎对风尘温柔一笑:“看人家对你多好,烘干了你打算去哪儿?”

    风尘道:“打个前站。去下一个地球先看看……这一点儿谨慎还是要有的。你说万一要是下个地球没有空气没有水,咱俩贸然过去,活不活了?”顿了一下,指着魔鬼之语说:“而且这个小家伙常年生活在冰川地底,不畏寒冷,常温下也能生存,正好适合探路工作。个体小的好处,就是够隐蔽,目标也小。”

    韩莎眼睛一亮,说道:“嗯呢,这倒是个好主意。那你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吧……你打算叫什么?”

    一看韩莎那小表情,风尘就知道韩莎想要给自己取名字,便道:“听你的。你说叫什么,咱们就叫什么。”

    “那……这个看起来挺像是小说里面的第二元神的。不如就叫第二元神?”

    风尘没意见:“行,就叫第二元神。”

    韩莎眨眨眼,明眸就像是毛葡萄一样,兴致勃勃道:“那你还不跟第二元神互动一下——道友,下一个异界探索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本尊,你放心吧,从此以后,我就是第二元神大人了,嘿嘿……”

    风尘无语,吐槽道:“我傻不傻?自己跟自己演小品呢?这种事儿估计也就周伯通能做得出来……”

    人家周伯通不仅仅自己跟自己左手右手打架,还研发了左右互搏呢——只能说是精神病人欢乐多。

    韩莎说:“人家小说里都这么写的。”

    风尘:“……”

    说话的功夫,第二元神就恢复了活力,身上一阵干爽。它飞起来,直接落在了韩莎的发髻上,像极了一朵头花中的一朵,明艳的蓝色分外可爱。韩莎抱住了风尘的胳膊,说:“就这小身板儿,估计没去北极呢,就让风刮的没影儿了吧?”手指轻轻的伸到后面,逗弄了一下第二元神!风尘无语,说道:“你对我有点儿信心好不好?虽然,第二元神现在还是一只普通的飞蛾,但过一段时间,就不是了……”

    韩莎搂住风尘的胳膊、卖萌:“那是什么?”

    “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飞蛾。你知道,要如何在大风中不被吹走?”风尘一本正经,说道:“很简单啊,让大风变成可以承受的微风不就好了。咱们不就是这么做的嘛……”

    “它这么小,脑子还没针尖大,你确定能够做到?”

    “不能够……但不是所有的事都要用脑子来做的!”

    “……”

    二人再上冰川之上,天地陡然辽阔,皑皑白雪就在脚下,折射出明艳的阳光。天空也是一样蓝的晃眼。

    举目四顾,选了东方,二人便急速的飞掠过去。身下的山峦过去便是沙漠,冬天的沙漠覆盖了雪,又混合了沙,形成了一片片的鱼鳞。从天空看下去,那雪还真的像是一条一条的鱼,一路过了沙漠,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农村……有大片的村子都是空的!便是小白发动的那一场审判,让这里十室九空,几乎成了人间绝域。但无论是来时路过,还是归途路过,风尘都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只是,荒凉了一些。但马匪、教匪却是死的干干净净,尸骸都没有留下。这一片大地前所未有的干净。

    连那裹挟着沙尘的风都是清冽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