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毛线头套和魔鬼之语

    “我去——”近距离被这堪称“生化杀器”的恶臭一熏,张天野的嗅觉罢工,但鼻腔内的黏膜却是一阵灼热、刺痛,眼泪婆娑、痛哭流涕。也是他手快,赶紧的将瓶盖重新拧住,从源头上掐断了味道扩散,缓了有三五秒,等那股恶臭被风吹散了,他也缓了过来。眼泪汪汪的扭头看风莎燕和安落:“有你们这样的吗?扔下我一个人躲!”

    刚才抱怨完一句,就听下风口有人大声的疑问……“嘿,哪儿来的臭味儿?这一股风都兜过来了嘿。”“闻着像水臭,真他妈是马桶的管子漏了吧?”“打物业,让物业来看看嘿!”“真臭……咱们换个地方……”

    张天野左顾右盼,做贼心虚,看着没人注意,就直接将矿泉水瓶子丢尽了附近的垃圾箱里毁尸灭迹。

    嗯……这下没人知道味儿是从哪儿来的了。

    用力揉了揉鼻子,苦哈哈道:“哎哟我这鼻子……跟让人打了一拳似的。”三人沿着一条蜿蜒的地砖路出了公园,就近去了一家商店,花了128买了一个不锈钢锅——张天野的嗅觉逐渐恢复,也不那么的呛鼻子了。便提着不锈钢锅,换了一个没人的旮旯,拿着扇子就是一下,不锈钢锅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上面结出了一层橘红色的颗粒,那些颗粒如同受潮了一样迅速扩散,最后整个锅都变得面目全非……张天野用手轻轻一掰,不锈钢锅就被掰下来一块儿。

    酥的就像是酥饼一样。

    张天野“啧啧”有声,将扇子插进了自己的领子里,背在脑后。说道:“真厉害,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这绝对是工业文明的大克星!”

    “你有工夫,就做一下详细的实验。各种的材料都试验一下,真空环境、普通环境、低温环境、干燥、潮湿……”

    “等好儿吧,试验完了我把结果传你。”

    最后一项:火。

    这一个并不方便尝试,只能放在和实验一起进行。三人随意闲逛,风莎燕很有兴致的买了一兜子紫色、红色、黄色、绿色的各种鲜艳色彩的毛线球,还买了针棒。一直见了夕阳的余晖,三人才进了一家不大的烧烤店,点了一桌子的烧烤,吃了一个尽兴之后,风莎燕才和安落、张天野分道扬镳。

    无形的力场圆润,悬浮于九天之上,整个人便以每小时一千多公里的速度回到了基地上空落下。

    Y字形的山谷中七魄、王佳乐正在林间捉迷藏。三只山鸡叽叽喳喳的乱飞乱叫,见了风莎燕后,就都跑了过来。

    “姐姐,你回来了?有没有给我们带好玩儿的东西?”

    “兜子里是什么?”

    “叽叽喳喳……”

    风莎燕打开购物袋给几个小家伙展示了一下,见里面都是一些毛线团后,也都没了兴致。风莎燕笑,柔声说道:“我买了毛线,给你们织头套啊。就像是这样的……”她拿出《时尚圈》的杂志,将里面带着漩涡头套面具的模特展示给十一个小家伙儿——在T台上,越来越多的设计师要求模特戴上类似的头套,遮住面容,是为了观众将注意力集中于模特展示的服装上,而不是容貌上。

    毕竟她们、他们是服装模特,是为了展示服装的。又不是为了展示化妆品的脸模!

    但不可否认——戴上了各种各样的头套的模特,反倒是让人更觉神秘、诱人。反倒是让台下的观众一阵好评。

    正可谓是“歪打正着”。

    “好漂亮,我也要我也要……”

    “都有。”

    风莎燕无语——这有什么好争的?

    夜里,便选了线,一边继续垂钓,体味那一场一场的人生、轮回,一边开始自己的针织大业。“织毛衣”的手工艺她是不缺的,针棒在她手里快速的滑动、跳线、穿插,纺织出弹杏的球面,表面上隆起了一圈由窄到宽的螺旋状,但从里面看去,却又是分外的平坦,就像是方便面一样。风莎燕的手快速、准确,只是一个小时左右,就将第一个头套织完……头套的针法,是内用松紧针、外用花式——面部以螺旋为造型,螺旋的起点就在鼻尖的位置,沿着发际线,头发的部分则是一条一条的棱,形如履带。头套后面包裹发髻的部分,则是被织成了一朵牡丹花的形状。

    百花之中,牡丹最贵,也最雍容。

    她撑开头套,套在自己的头上。头套不松不紧的贴合了皮肤,将脑后盘了发髻,用头套的牡丹花箍住,再收紧了下面的口子,在发髻根部缠绕一下、打结。

    粗糙的毛线带着弹杏,网孔疏漏,丝毫没有窒息感。

    视野有一些细微的影响,却并不大。

    眼睛通过毛线、毛线之间形成的孔洞,可以很好的吸收外界的光线,将外面的情形看清楚……

    唯一的缺憾就是有点儿扎……

    她想:“应该上一层里子,最好是选择弹杏好的真丝面料,换成棉的也行……”想着,就把刚刚织好的头套从头上取下来。又开始加工第二个头套——这一次的头套,面部换成了五角星的形状,第三个则是一圈一圈的太阳花的图案……加工完三个头套后,便停了垂钓,静了一番,便去睡了。

    翌日下午,头套的款式、数量已经增加到了十四个,达到了除去父母之外,人手一个的数量。

    伽罗瓦飘过来找她,说:“我想,我已经可以胜任数学的研究工作了。”

    风莎燕问:“你已经了解完了?”

    “是的!”

    “真不愧是天才……”风莎燕感慨了一句。

    而伽罗瓦的“天才”一般的学习数学的速度,的的确确就是等同于他的阅读速度的。只是用了二十四个小时左右,他就完成了自己的数学水平升级,将他短暂的生命之后的数学成就纳于胸怀。风莎燕便停下手头的事情,带着他,将他介绍给了研究天团们,至于未来他们如何研究,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远在“第二世界”,风尘、韩莎二人在一条裂口边缘落下身形!

    韩莎一身雪白的紧身棉衣,戴着一副毛茸茸的耳罩,捂着棉布口罩。风吹的睫毛一阵颤抖,她眯着眼,朝着裂缝看下去,只能看到底下细细的一条线。

    “宝宝你说咱们今天会不会又白跑啊?”韩莎说了一句,然后就大叫了一声:“山崩了,地陷了,轰隆隆……”

    说山崩,山就崩……处于陡坡之上的雪垮塌、滑落,大块大块的俯冲下去,扬起了大片的雪雾。那当真是天塌地陷一般的景象,宛如是世界末日一般。风尘拉住韩莎的手,一起去看那雪崩的场景,一直等平静下来,这才说:“这里亏得没人,要是有人,还不一下子就都给埋了!”

    韩莎很是不在乎,说:“反正能来这儿的除了不是人的,就不是好人。那些个探险家啊冒险者啊什么的,都是什么玩意儿,是吧?”

    “这倒也是……”

    二人一跃而下,这大裂谷的深度有六千多米,落下去后风尘便轻车熟路的带着韩莎一路搜寻,进入到了一个冰洞之中。

    这里的地形、结构在下来之前就用神束线简单的探查、解剖过。所以风尘对这里哪儿有洞、哪儿能走,有一个基本的概念。一团雷光亮起来,将周围黑黢黢的冰洞照的明亮,像是置身于水晶宫一般。这里没有风,空气阴冷、干燥,雷光在二人身前的三尺处无声无息,距离始终不远不近。忽然,一个蓝色的光点出现在视野中,风尘不仅停步,韩莎也跟着停步。那蓝色的光点在冰层之中,显得有些模糊!

    但形状上,却像是一只飞蛾的形状……韩莎指着蓝色的光点,问风尘:“宝宝,那个是不是就是魔鬼之语?”

    “不确定!”风尘盯着那光点,嘱咐韩莎:“你到我身后,小心一些。我看看那个光点究竟是什么……”

    神束线张开,笔直的神束线在风尘的控制之下,开始精细的作图,划出一道道的参考线,确定一个又一个的交点、中心点、端点,经过一连串的复杂操作之后,一个阵法终于形成。在面对冰层冻结之中,那极有可能是魔鬼之语的小虫子的时候,风尘充满了小心、谨慎——那一份小心,既有一些是小心魔鬼之语那种力量,又有一份小心,则是小心在融开冰层的时候伤害到魔鬼之语……

    昆虫毕竟是娇弱的——谁又能知道,除了这一只魔鬼之语外,是否还能够遇到其它的魔鬼之语呢?

    冰……在融化。一个仅仅一寸直径的圆形孔洞缓慢的凹陷下去,融化出来的水一点一点的滴落,却流下来至于半途,就变成了一条隆起的水痕,下面的点鼓起来一些,新的水则是在不断的流下。

    风尘小心翼翼的融化路径内的冰,但祂通过阵法制造出来的温度却并不高,并且尽量的只是保持刚刚好可以融化冰,却并不会因为冰的导热,让里面的那个蓝色的光点受到温度的影响,导致某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万一温度上来了,但却被隔绝在冰川中,一下子窒息死掉了怎么办?

    肠子都会悔青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