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预立人才储备

    杂志正翻在第三页,一个“花妖”一般,全身着青色丝绸、紫色蕾丝镂空,戴着一双黑色的短手套、头上包着一个“漩涡”形状的针织套头面具,脑后舒展开三片大大的花瓣,脚踢一双金黄色高跟鞋的模特气场十足,正定格在六亲不认的步伐的瞬间——“时尚”,这便是引领时尚、高屋建瓴的脉络!

    大幅的高清写真占据了整个页面,一条白色的直线连接了左上角的一条横线,横线上,是整整齐齐的设计师名称、作品名称,以及简单的设计师想要表达的理念……

    咖啡缓缓的搅动,就像是那模特头上,针织的毛线头套。一圈、一圈的荡漾、缠绵。风莎燕端起杯,小口的抿了一口!

    静的如寒潭、夜空便亘古的灵台中漫散开一丝丝的涟漪,她胡乱的想着:“这个头套倒是蛮好看的,我也可以自己织一个……”

    正是下午时分,空气正好、阳光正好,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了她的身上,热乎乎的沁人心脾。舒缓的音乐流淌着,浸透了店内的每一寸角落。正是人少的时候,店内就只有风莎燕一个人,不需要工作的三个服务员便在吧台那里闲聊……原本常见的手机已经变得不那么常见了。过了一会儿工夫,咖啡喝了半杯,杂志又翻过了两页,便又有两位客人走进了咖啡厅!

    “欢迎光临……”眼光流露,耳听八方的服务员立刻停下小话,开始招呼客人。这二位客人不是旁人,正是张天野、安落。

    张天野指一下风莎燕,说道:“我们一起的。给我们一人一杯拿铁……”说完,就走到风莎燕的对面坐下来,张天野好生打量了风莎燕一下,问:“您老人家终于舍得出关了?这次找小的来,有什么好事儿?”安落笑的清浅,说道:“师公?”风莎燕这才抬起头,给了安落一个无语的眼神儿,满是感慨,说道:“哎,人类的浅薄哟!你俩吃了饭没有?”

    张天野道:“吃了,我俩在公司吃的。完事儿就赶紧过来了……”

    风莎燕抿了一口咖啡,说道:“给你俩看一样好东西——”风莎燕从一旁拿起包,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并不算大的羽毛扇,“小火它们正好掉毛,我就做了一把扇子。你们可别小看这把扇子啊,这可是好宝贝。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根它一比,都不够看的。怎么样,漂亮不漂亮?”

    七彩斑斓的羽毛扎成的扇子当然漂亮。

    “你这是出去旅游的灵感?”张天野拿过扇子,把玩了一下,就递给了安落——安落前后翻动,用手摸了摸,那羽毛光滑、轻柔,手感分外的好……

    “前些天我俩去上摊,就和咱们这儿的上海滩差不多。去看了一场比武。莎莎那天想吃鸡肉卷,我们就去买了一只鸡,然后我做鸡肉卷的时候,她就用鸡毛扎了一个扇子,告诉我说这什么七宝如意风火阴阳两仪五行扇的,我当时心中一动,就利用羽毛本身的脉络构建了阵法……然后,普通的鸡毛扇就成了宝贝了。这个扇子的功能有些单一,效果嘛……我称之为五雷化极扇。”

    风莎燕笑嘻嘻的解释。

    “这个和《风云》里面的五雷化极手有什么关系?”张天野妙get到了其中的重点。要不怎么说二人是死党呢?

    “五雷化极手可以将万物化去。这五雷化极扇呢,一扇下去,同样可以化去五行。凡五行之物,都可以化去。可以令水腐臭、令金锈蚀、令木腐朽、令土松弛、令火不能燃……功能单一了一些,但挺有趣的。”风莎燕笑,修长的眼睫轻轻的一颤,说道:“这也算是给你一点儿动力,虚空凝定难,这有了实物应该没那么难了吧?这个五雷化极扇算是一个启发,你可以利用这种方法做法宝嘛!”

    “法宝……”虽然没有那种拳拳到肉的爽快感,但退而求其次,这种办法貌似可行。至少比让他虚空凝点来的容易——利用法宝,也一样可以达到飞天遁地的效果。

    风莎燕点头,说:“我想着吧,凝虚空凝点的人毕竟是少数。或者天资、或者其他方面,个体之间总有诧异的……”

    张天野道:“所以,像我这种废柴,就干脆直接用法宝好了。傻瓜操作模式……”

    风莎燕笑,又收了笑容,说:“实验室那里你也太不上心了。信不信我撤了你副主管的职务。”

    “怪我喽?你这儿都出来了,还要我们现场直憋,于心何忍?我吧,实在是不忍心看他们那种苦逼便秘的表情了。所以,眼不见心不烦……而且,现在芯片才是当务之急。作为风行的掌舵人,我……”这小子一阵自吹自擂——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忙!活儿大部分都是姬夷吾干的,公司的大方向、战略意图到具体的执行,都是姬夷吾。张天野更多的是负责一些监督工作,充当吉祥物。已经是从之前的大忙人变成了现在不算忙的闲人了——生物芯片这种全新的产品没有竞争对手。

    So,毫无压力!

    指一指五雷化极扇,风莎燕讲道:“你看到这个扇子,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放下汤匙,插着手垫在嘴唇下,默然的看了张天野一阵。

    张天野无语,道:“别天上一句地上一脚的,有什么话直说,忙着呢!”

    “行吧……你懒得用你那生锈的脑壳,我就直说了。风行接下来要培养专业的对口人才,所以说,我们要办学了。这些人才包括阵法的构建,理论人才是实用人才都要有,这些阵法可以细分,底层原理,顶层构架,层层细分。普通人、普通人才,精力有限,我们要把这一个体系铺开……我看你也挺闲的,就好好把这件事琢磨一下吧。人才储备必须要慎重,另外数学、物理、生物、化学、有机化学各个方面的人才,争取做到专门培养。我们缺人才,缺的厉害……”风莎燕顿了一下,道:“我们风行的大学,为了方便一些,就直接在生物芯片中进行教学吧。今年高考之后,记得关注一下……往年许多的理科偏好的学生都因为英语被刷下去,你可以重点关注一下……”

    “行,我会关注……我们是不是可以跟大学进行合作?”

    张天野问了一下。

    风莎燕喝完了杯中的咖啡,才说道:“合作要有。但考核必须我们说了算。风行的考核要完全独立,也可以不考虑人力成本。更大限度的、最大限度的网罗相关人才,进行培训、教育、储备,这是咱们风行未来站在世界之巅的基石。”

    张天野敬礼,“是,长官。”

    他要搞怪,风莎燕也就配合了一下,“请稍息。”然后才说:“这个学要怎么办,科要怎么分,相关的一系列内容要怎么细化,你们先做一个规划给我……”

    安落问:“这事急不急?”

    风莎燕道:“落落,这监督重任就交给你了。咱们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领先一步,没边没沿。那个天野,不想跪搓板儿,就好好干!我这个做师公的要是知道你欺负落落,肯定是要给你松一松筋骨的。”

    张天野:“……”

    说完了正事,就又要了一杯咖啡过来。张天野则是开始抨击风莎燕的堕落——竟然喝着咖啡翻美女杂志——他累死累活的都不敢翻美女杂志。风莎燕轻松道:“你懂什么,咱们这是时刻把握时尚前沿……我们做技术,让西方人做时尚,挺好的……当然了,我希望有一天,他们只剩下时尚……”张天野道:“你这女魔头太过于恶毒了,怎么能用这么大的恶意去揣测人家呢。要我说,什么时尚不时尚的……您老人家才是时尚界的翘楚,这世界上有您老人家一个就够了。”

    风莎燕“噗嗤”一笑,说:“那我就承蒙夸奖,却之不恭了。忘了说,实验室那里你可以适当的加快进度,别露的太露骨了就行。”

    “怎么说,你那里又有了什么进展?”张天野心平气和……

    风莎燕笑的含蓄、可人,脸上笑出了可爱的酒窝,说道:“不算是什么大事吧,就是今儿上午的时候,我又召来一位。我基地的研究中心又多了一个人……”以为多了“一个人”就只是多了一个人吗?

    并不是!

    那多出来的“一个人”是多出了一个可以力压当代的人。一个人,就是一个时代。

    张天野忙问:“这个人是谁?”

    “伽罗瓦!”

    这一个出生于1811年,二十一岁就死于决斗的数学家如流星过空,短暂而璀璨。他的人生倘若不是止步于二十一岁,那么他又可以创造出怎样的未来呢?

    这应该说是“皇天不负苦心人”,还是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风莎燕每日里不住的垂钓亡灵,终究是有所回馈的——伽罗瓦是一条大鱼。而这一条大鱼说带来的不仅仅是伽罗瓦本身,在读取伽罗瓦的记忆、阅历,体验伽罗瓦那短暂的一生的过程中,风莎燕、风尘、天鬼便已经继承了伽罗瓦的天赋——让祂、她、它本就已经超凡的天赋才情变得更高,高出了足足一大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