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宝扇送东方

    材料便宜(鸡毛)、可以人之生气(精、气、神)温养,永久不朽,傻瓜操作,上手简单,只需握住扇子,大拇指按在指定的羽毛键位上,将扇子一挥,就能无脑输出一波——简直是一件经济实惠、杀人越货、生产生活的无上利器:

    遇到危险,一扇风雷下去,什么危险都要化作焦炭,灰灰了去;

    做饭烹饪、冶金炼铁来上一扇,不用柴火不用碳,凭空大火熊熊燃,你想要几度,你就扇几扇,若是一直扇下去,保准能扇出一个火焰山,连地幔也打穿;

    若是种地少雨水,一扇下去天地暗,云雨水气一相聚,甘霖落满田地间;

    再说化五行,磁力为基础,降解五行,以为尘埃。任你多坚固,钢铁总要生锈迹,最终落在尘埃中,这是腐朽之力,是加快化合、分解过程的加速器。一扇下去,便可教刀兵腐朽的如同腐朽到了骨子里的树皮,轻轻一碰,就成粉尘。

    “这一宝,诸用神奇。若是在战场之上来上一扇,都不需去打,敌军的枪管就能腐朽脆弱,一开枪,自己就炸膛了……”风尘把玩着宝扇,这一件作品足足用了祂一个上午的时间,不过从效果上看,却是物超所值的。放在这世上,这就是一件毫不逊色于神话之中什么芭蕉扇、风雷双翅的宝贝……只是,这样一件宝贝,对于风尘而言,却是鸡肋罢了——有,或者没有,是一样的。反倒是没有的情况下更加自在、随杏一些。将扇子递给了韩莎,道:“给你玩儿吧!”

    韩莎欢喜的拿了扇子,对着别墅的门就来了一下,别墅的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韩莎曼声道:“这一扇,名为岁月。”

    风尘很是配合,拍手道:“好一扇岁月。天若有情天亦老,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一扇下去,门便老了……要是填上一些针对有机大分子功能团的降解……”不过,谁让这个祂没研究透呢——加上了那个,才叫真的岁月。对着人来上一扇子,只要对方不是风尘、韩莎,那是一下都经不起的。身体一降解、衰老,结果不言而喻。韩莎“嗯”了一声,又来了一扇——

    “这一扇,名为涅槃。”

    门,消失了……灰飞烟灭!

    风尘拍拍胸脯,长出一口气,说道:“一扇门而已,咱们钱多。一会儿让人换一扇门就是了!”

    至于“门去哪儿了”这个问题是不需要解释的,只要钱到位了就OK。

    韩莎“咯咯”的笑,用扇子拍打风尘,娇憨道:“不许笑话我。不过这扇子对咱们没什么用啊……”一手拿着扇子,胳膊环住了风尘的脖子,韩莎轻盈的绕着风尘转了一圈,便靠着重力的作用拽着风尘坐在了沙发上,自己则是压在了风尘的身上,“你说,咱们将这把扇子送人,会怎么样?”她想到了一个极好的主意:“这种法宝,咱们多弄一些,譬如说什么火葫芦、什么玉净瓶的……”

    二人心意相通,心有灵犀,韩莎一说,风尘就听出了韩莎的主意。接口道:“然后把这些宝贝扔出去,咱们看热闹?”

    “是呀是呀……你想想,有了法宝之后打仗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有趣?尤其是这种化五行的能力,一旦现代化的热兵器失效,铁器都腐朽的情况下,人们打仗的时候怎么整?难道用拳头互殴?还是用骨头做兵器?”

    “好嘛,这武器一出,这个世界的火药武器算是终结了,冷兵器也退回到了石器时代。等到咱们国家有实力过来的时候,过来一看,呵……简直是大姑娘劈腿,毫无防备啊!”

    “大姑娘劈腿,你哪儿整的这些词儿?”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风尘的额头上戳了好几下,韩莎感觉她的宝宝学坏了——可定是张天野这个徒弟女婿教的。她琢磨着:“一点儿都没个好,这个一定要跟落落好好说说,教训教训他……”如果张天野知道自己竟会遭遇如此无妄之灾,一定会委屈的哭的:他什么时候就带坏了风尘了?窦娥都不如他冤。

    但是,他不知道。

    风尘道:“好了好了,以后不说了……咱们先把门修了。你这扇子要是多来上几次,咱们这三十万法郎就没了。不经花啊。”

    “那小玩意儿不是还在呢吗?再去换就是了……”

    “……”

    搂住韩莎的腰,也不见用力,风尘就将人抱着站起来,像是抱孩子一样抱着人出了门,叫了服务生来,指着连门框都消失了的门,说:“麻烦修一下门,让你们经理过来一下,看看多少钱合适。”那服务生看看门,整个人都傻掉了——刚才有动静吗?并没有!那一扇门究竟跑哪儿去了?

    这友谊国际中的独栋小别墅是最豪华的住处了,别说是门,就是每一寸地方,都价格不菲,用料考究。

    这也就导致了“门”的结实、厚重……这样的门就算是扔火里一时半会儿都烧不完,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呢?就算是从房子上卸下来,也总会有声音的吧?

    这件事很“灵异”有木有?

    不过,服务生并没有多问,也极快的反应过来,去请经理来。经理来了实地考察一番,并不和风尘、韩莎二人追究门去哪儿了的问题——这重要,也不重要。风尘、韩莎的身份毕竟是客人,作为服务方,是不能去质问客人的。尤其是在风尘愿意出钱赔偿的情况下,就更不重要了……爱什么原因呢,反正门换了就好了。但这并不代表酒店就不会进行独立调查——中午吃过了午饭,阳光正好的时候,东方韵一身青布长袍,带着遮阳的礼帽过来,前来拜访!

    风尘、韩莎请他进来。

    风尘道:“我们本打算乘着好天气出去逛一逛的,你来是为了那扇消失的门?”风尘是用了疑问,但却很肯定——侦探是无利不起早的,不可能因为好奇就去调查一件事——必须要有利可图才行。

    东方韵不否认,说:“是酒店的委托,他们恰好需要一位资历深厚的侦探,而我是大沽口最好的,那里虽然不如上摊,但也不差。更妙的是——我和上摊这里的各方人都没有盘根错节的关系,方便一些……”

    “明白!”风尘问:“那你想要了解一些什么?”

    东方韵道:“当然是二位的目击状况。”

    风尘、韩莎对视一眼,韩莎便将羽毛扇放在茶几上一推,推到了东方韵的近前,韩莎说道:“这是一柄宝扇,我夫妇二人妙手偶得……那扇门,就是被这扇子一下扇的灰飞烟灭的,不相信你可以尝试一下。”

    东方韵拿起扇子……这扇子看着很漂亮,做工很是用心、精致,但除此之外并不能看出有什么奇妙的地方。

    他心中一动:“或许,试一试,可以看出什么来?”

    只是,看一眼屋内的沙发、家具……这些却是一样都不敢扇的。风尘、韩莎能一掷千金不在乎,他不行。侦探是赚钱,但和风尘、韩莎这种随意住总统套、豪华间的土豪一比,简直就是穷鬼,都快要要饭了。他干脆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亮出自己长出了青茬的光头,走到了院子里,帽子放在地上,就听韩莎说:“你看背面有红、黄、绿、白四片羽毛,要用大拇指按住一个扇才有用。”

    东方韵依言随意的按住了红色的羽毛,顺手扇了一下。

    “呼!”

    一道迅猛的火焰凭空而生,顺着扇出来的风向前呼啸出去。那礼帽腾起明黄色的明火,然后就在须臾之间化作灰烬,空气中只剩下了一股焦油的味道。地面上的草坪也黑了、黄了一大片,东方韵整个人都傻掉了,他的三观似遭受惊雷,一下子轰击的支离破碎。“这、这……这怎么可能?这,不符合常理,这不科学!”

    “你再试试其它……”韩莎教唆,兴致盎然。但东方韵此刻思维一片混乱,又哪儿有心思试验其它呢?

    只是,他是无心,但也正因为心思浑浑噩噩,反倒是下意识的照着韩莎的话,试验了其它的三个功能:

    一片雷霆如渔网一般绵延了十多米的直径,草地已经彻底焦枯,周围云雾缭绕,水汽凝结,让烟的味道沉淀了一些,和泥土混在一起,极为别扭。枯死的草木腐朽、降解,一下子就像是过了数百年沧海桑田……东方韵回过神来,就看到了这已经变得不再精致,反倒是一片焦土的花园!

    “这……”

    风尘拍拍东方韵的肩膀,说道:“放心,这些我们会作价赔偿,让人换新的过来。这扇子就送给你吧,这事不要查了。”

    东方韵傻:“送送送——送给我?”这可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宝贝啊,就这么送人了?这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一些?

    “你能这么想,说明你很合适。拿着吧……也许,你可以用它做许多有意义的事!你留在这里代我二人处理一下后面的事,就当是报酬吧。我给你一万法郎,这块草坪和树的钱应该够了吧?”

    “够了……”

    不仅仅是够了,而且还大有赚头!

    这么任杏、这么豪,估计酒店方面天天毁草坪也都乐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