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七宝如意风火阴阳两仪五行扇

    舒缓、靡靡……跳过了踢踏舞后,舞厅的气氛就又回到了那种温吞。时下的人,习惯于这样的温吞、喜欢这样的温吞,唱茉莉花、唱海角唱天涯、唱舞女、唱绿肥红瘦,颇有一种“醉生梦死”的沉溺。歌是温吞的、舞是温吞的,不时的有人送上鲜花、有人打赏,宾客们三三两两,和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闲聊,有谈情说爱的,也有谈生意、聊人情的。一个梳着中分,穿着灰色花格子西装的年轻人端着酒杯过来,故作潇洒:“这位小……”

    才说了三个字,便被韩莎的一个“滚”字顶了回去,脸色青了一下又转白,跟着就变成了羞恼的红。

    韩莎转了一下杯中的果子,继续和风尘说话,道:“明天咱们去买点儿菜自己开火吧,我想你做的饭了。”

    风尘“嗯”一声,说:“就买点儿肉吧。素菜咱们自己弄,这时候买也买不上新鲜的。你要吃什么告诉我,今天晚上咱们就开块地……长的太快了不好吃。多长一丈,味道足一些。”抬头看一眼舞台,道:“要不咱们就回去吧?早点儿休息,明天我给你做早餐……”韩莎高兴道:“我要吃鸡肉卷!”

    风尘笑,宠溺的道:“行,瘦肉粥和鸡肉卷。”

    “耶!”

    韩莎欢呼一声,便拉着风尘起身走。

    二人出了夜总会。

    空气一下子变得清凉、舒爽。韩莎踮脚深吸一口气,轻声念了一句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好像是两个不在一个时空的世界。”路灯的灯光拉出了长长的影子,随着二人的移动变得短小、交错,或深或浅。二人散着步,回到了住所,风尘在院子里随意撒下了一些耐寒的种子,明天早起的时候,就会结出黄瓜、西红柿、青椒……这里属于南方,大冬天的,草还是绿的,又是被基因强化过的蔬菜,生长起来毫无问题。那种子长得极快,一落地,就吐了芽……

    娇嫩的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土而出,蔓延生长,本需要架秧子的集中蔬菜经过了风尘的基因编辑,生长的同时会生长出龙骨,在地面上形成肋骨一样的拱形支撑……风尘,韩莎没有多看,直接进了屋。

    遂,便脱了衣服,一起洗了鸳鸯浴,好好泡了一澡。自陶瓷浴缸中出来,风尘身上细细的水滴被一震,便尽数散去。

    “天衣”亦是丁点的水渍都不沾染。

    韩莎的肌肤,亦细腻的不沾水。水在皮肤上只能形成一滴一滴的水滴,和风尘一样,一甩就落。

    托着胸的胸衣、薄薄的三角裤却是湿哒哒的,不如“天衣”之奇妙。

    韩莎走出了浴缸之后便以阵法之能,利用电磁之力将衣物上的水珠剥离,纠结成了一颗豌豆大小的水滴,随手弹入浴缸,一股脑的漏到了下水之中。随后二人才是上了床,面对面的跪坐下来,开始晚上入静、驻脉的功课。

    恍兮惚兮无以言,其中玄妙无可述。

    这一恍惚,就是一个时辰。

    再一觉醒来,已经是翌日清晨。别墅外的黄瓜、西红柿、青椒已经成熟。西红柿是红彤彤的,捏上去冰冰凉,却并不硬。黄瓜笔直,青椒个儿大,微辣。才一起来,韩莎也顾不得练功,就先摘掉了瓜果,全部放在了床上,美滋滋的说:“哇,鸡肉卷就要来了……宝宝有你真好,咱们去哪儿都不怕没得吃了。”

    风尘随手隐藏了西红柿、黄瓜和青椒的秧子,表面看起来依然是一片绿地。而若是有人从这里经过,或者是清扫的时候,则会不知不觉的从上面绕过一个坡度,自己却并不会有任何不对的感觉。

    一层无形的隔膜笼罩住了这里……

    风尘将道生功、十二工学各练了一遍,祂并不需多练,甚至于一遍都不需要练,对于现在的风尘而言,刻意的练习是可有可无的。

    韩莎则是将夭生功练习了一遍,她在练习的时候身姿妖娆,如是飞天一般,一股无形的立场散开。

    “走了,咱们去买菜……”

    不,是买肉——

    “穿衣服!”

    二人进屋更衣,风尘穿上了自己那件宽松的格子衫带兜帽的上衣,紧身裤,一双休闲鞋。韩莎则是一件同样款式,却是棉布质地的上衣,一样的紧身裤。换完了衣服之后,二人就一起出了友谊国际,出门前便先问了一下服务员——这附近的菜市场怎么走!二人便按着服务员的指点,转过了一个街角,进了一条热闹的巷子。一股浓烈的生活气息便扑面而来,正是一个人来人往的早市。扁担、箩筐是这里的标配,可以看到里面各种菜,老板则是一身破衣服,抄着手蹲在地上。

    买菜之人多是女杏居多,衣着也以灰色、蓝色为主,少见穿着旗袍的阔太太、靓丽小姐……其实想想也是,穿旗袍的哪儿需要出来买菜呢?

    带着猎奇,将早市逛了一圈。二人就直接入手了一只鸡,老板要给笼子,风尘没要,直接和鸡说了一声“走”。

    鸡就老老实实的跟着风尘走了……

    这一幕,简直神人也。

    风尘、韩莎带着鸡,不理会身后的闲言碎语,直接回到了友谊国际。找后厨要了锅铲砧板等工具。然后,那自己就被拔了毛,下了锅。一阵炸后外焦里嫩,剁碎成了鸡肉块,加入了西红柿、黄瓜、青椒,香的人口水直流。一地的鸡毛却在韩莎的手里变成了精致的羽毛扇,还煞有介事的扇了几下,唱了一句空城计: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风尘将做好的鸡肉卷送进韩莎手里,语带恭维:“原来是诸葛丞相当面,失敬失敬。”

    韩莎将扇子扔给了风尘。

    “这七宝如意风火阴阳两仪五行扇就送给你了。好生炼化。此宝一扇可灭天地火,一扇可起晴天雷,一扇可兴云雨,一扇可化五行。凡天地之内,五行之类,无物不刷,先天后天之物,皆难逃此宝。”

    “好宝贝,就是这名字难记了一些……”

    他二人会玩儿。

    不远随时听候客人召唤的服务员则是听的竖起了耳朵,简直比听故事还过瘾。尤其是鸡肉卷那种浓郁的香气更是让刚刚上班,却没有吃早餐,又冷又饿的女服务员暗吞口水,放在腹部的双手也更加的用力了一些——这样似乎会舒服很多。“服务员!”韩莎喊了一声,那服务员强忍着香味的诱惑,快步过来。

    细细的高跟踩在地上,发出一串清脆的哒哒声。女服务员低眉顺目,“女士,您有什么吩咐?”

    “是有事吩咐你呢……我们的鸡肉卷多做了一个,你帮忙吃一个吧。”便示意风尘,将一个鸡肉卷送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样子有些可怜巴巴的,道:“先生,女士,我……”

    韩莎笑,态度很是温和,说:“吃吧。这是给你的。都听着你饿狠了,早上多多少少是要吃一些东西的,不然容易低血糖头晕。你这样在衣服下面用束腰勒,是不行的。吃吧,吃一些,把束腰松一松。”女服务员一脸感动,都快要哭了。捧着鸡肉卷大口大口的吃起来,韩莎一边吃,一边让她不要着急——不过,几乎没有吃过好吃的的服务员却止不住的狼吞虎咽,不小心就噎了一下。

    背不轻不重的被拍了一下,一口食物顺利的吞咽下去,那种噎的感觉一下就没有了。韩莎又递上了一倍水。

    “喝口水……受过不少的苦吧?”

    “谢谢先生,谢谢女士,谢谢……”

    女服务员的眼睛一阵发红。

    服务员,说的好听是服务员、侍者,说不好听就是下人、奴婢,谁见了他们,都感觉自己是高人一等的,动辄呼来喝去,何曾有韩莎、风尘这样对他们和颜悦色,还送东西给他们吃的呢?而且,送的还是刚刚做好的,热乎乎的鸡肉卷……更何况,风尘做菜、做饭的手艺又是那么的高明呢。

    风尘和颜悦色,说道:“不用这么客气。还有事情让你做呢——这些东西需要你收拾一下,送回后厨。”

    “好的,先生……”

    女服务员收拾了一番,就将锅碗瓢盆用一辆小车一票带走了。风尘拿起了羽毛扇,和韩莎说道:“好歹也有这么长这么霸气的一个名字,怎么也要名副其实才行。我给这里面弄上阵法……这七宝如意风火阴阳两仪五行扇就算得上是名副其实了。首先第一个功能,要挥动之后,能扇出风雷,第二个,要能灭火,第三个,要能风助火势,要能聚云雨,化五行。所以一共需要三个大类的阵法,然后分别设置细致的开关……”

    由效用推阵法,这很容易。

    只是一个上午的功夫,鸡毛扇子就变成了真正的法宝。不需要刻意的发动,轻轻一扇,就可看到明艳的、指头粗细的电光在扇子上激荡,轻轻一甩,便会有一大片的电网被甩出去,声光效果一眼看去分外骇人。

    至于是风雷、灭火还是助火、聚云雨、化五行,则要看抓着扇子的大拇指按在哪一个部位来决定。

    这法宝不是一般的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