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夜生活

    已是夜来,天色灰暗,空气中似有一点、一点的黑色斑点,如老旧的黑白电视机屏幕上的雪花一样跳动……一张、一张的将报纸叠好,整整齐齐的摞在茶几上,风尘做了一个很用力的扩胸动作,便见祂的胸发酵了一般,向外饱满的扩张了一下,双手十指交叉,手心向外,用力的朝着前方推了一下。一下扩胸,一下推,竟有一种慵懒、雍容之风情。风尘道:“去吃饭吧。”

    “你装钥匙。”韩莎一手提了一个女款坤包,包里只是装了一些纸巾、法郎……包的主要作用,也就是装饰之用。

    二人出门之后,便去餐厅。此时餐厅的人不算多,才坐了三桌,一桌是一男一女,女的穿着一身厚实的青布长裙,上衣是一件浅蓝色的棉袄,干干净净。头发则是时下较为流行的大波浪,男的穿了一身长袍,一头极短的短发,显是刮过没有几天长出来的;另一桌则是三男,穿的西裤、马甲,一派西式打扮;最后一桌,则是四个分别穿着蓝、绿、紫、黄色旗袍的时尚女子,其中蓝色旗袍的女子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风尘、韩莎进来的时候,三桌人不由朝二人看了一眼。

    “服务生……”

    风尘、韩莎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唤服务生过来。

    服务生带着菜单过来,问二人:“您二位要些什么?”

    韩莎接过菜单,一边翻看,一边说道:“先给我们弄一壶好茶,然后牛排煎两份,稍微焦一些,有辣酱的话,给我们弄些辣酱。生菜……这个季节估计没有,这样,你给我们上一些沙拉吧,用辣酱拌,少一些。面包四片,一人两片……”

    一边翻菜谱,一边点菜……韩莎点的东西很是个杏化——就比如牛排,一般人点顶多是要求几分熟,但韩莎却要求表皮焦一些,沙拉要用辣酱拌,每一样菜单上都有,但却都提出了很私人的要求——每一样都是进行了私人订制。服务生大致记录了几笔,等韩莎说完,就确认了一下:“女士,您确定吗?”也不怪服务生疑问、确认——因为来这里吃饭的,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没有提出过类似的要求。

    “就这些,你要记清楚……快一些,我们有些饿!”韩莎秃噜出一串纯正的法语,作为餐厅的服务生,听懂法语、英语是最基本的,所以服务生连忙就走了。

    韩莎吐一吐舌头,对风尘说道:“我的法语还行吧?”

    风尘失笑,说道:“嗯。”

    ……

    事实证明:在这样一个时代,一口流利、纯正的法语说代表的不仅仅是地位,而且还有效率!

    略微焦了一些的牛排、辣酱拌的沙拉、面包片一样一样的端上来。在服务生要走的时候,风尘就叫住服务生:“稍等……再给我们拿两双筷子。”刀叉吃牛排还行,但要是用刀叉去吃沙拉,那简直……画面太美了。反正,吃沙拉,肯定是用筷子好的。服务生迟疑,道:“这、这……先生,我们这里是西餐厅。”

    风尘说道:“两双筷子,这里没有,你可以去别处借。要不然吃沙拉太不方便了,OK?”

    服务生还能说什么?

    去请示领班,然后就从后面带过来两双筷子。筷子的质量很好,够长,握在手里沉甸甸的。一手拿叉,一手持筷,本来用来切牛排的刀对二人来说毫无用处,直接就用筷子和叉子很灵活的将牛排片成了小条,然后用筷子夹着面包吃。一口面包夹牛排,一口沙拉,二人吃的不紧不慢,却引人侧目——西餐厅用筷子这种事是“独一份儿”,在场的三桌人算是大开眼界了!

    But最不可思议的,绝对不是用筷子吃西餐,而是风尘、韩莎那轻描淡写的用筷子、叉子分牛排——

    巴掌大小,一英寸厚度的牛排,在二人一手叉子一手筷子的丕剥之下,就像是纸糊的,变成了一条又一条,其技艺之娴熟,手上的力量之大,每一样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毫不浪费的将牛排、面包片、沙拉全部吃完,擦拭了一下嘴角。那一男一女的一桌的男子便起身走过来,和风尘、韩莎打了一个招呼:“不知二位如何称呼?在下东方韵,大沽口私人侦探事务所探长!”

    “探长?东方先生有事?”韩莎笑吟吟的问了一句。

    东方韵道:“没有,只是认识一下……多个朋友多条路。做我们这一行的,自然是希望能够多认识一些奇人异士的。”

    韩莎道:“我们算不上奇人异士吧?”

    东方韵“哈哈”大笑,说道:“我刚注意你们分牛排,旁人用刀子都做不好,你们却用一双筷子、一个叉子就完成了。这不算奇人异士,什么又算奇人异士呢?”

    风尘道:“熟能生巧罢了……吃的多了,手法自然也就熟了……”

    风尘、韩莎二人起身。

    叫来服务生结账。

    一张整钞换了一些面值不等的零钱,随手装进了韩莎的手包中。只是简单的和东方韵点了一下头,二人就离开了餐厅。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餐厅外的一应道路两侧都亮着路灯,将整个友谊国际的地皮都照的透亮。二人跟着指示牌一路进了夜总会,随意的找了一个卡座坐下来,舞台上已经开始了暖场的表演:乐队正奏着欢快的音乐,不时的有衣冠楚楚的人物从外面进来。

    舞厅内一片堂皇,人来人往,有男有女,逐渐坐了大半。舞台上的表演也正式的开始了,一个紫色头纱遮住了半张脸,纱如一片阔叶的女歌手穿了一身长袖鱼尾连衣裙,在麦克风前扭动腰肢,唱出了一阵靡靡之音……

    接着是舞蹈表演……

    出了大腿有看头之外,从艺术的角度上讲,舞蹈很糟糕——不,根本就算不上舞蹈,刻薄点儿说,还不如什么广播体操好看。但在这里,在这一个娱乐匮乏的时代,这已经是夜总会里至尊的享受了。

    然后,又是歌曲……期间夹佑了一段小提琴独奏倒是很不错。表演者是一个意大利大帅逼,引的宾客们一阵欢呼,气氛热烈无比。

    “二位面生,是第一次来上摊?”一个一脸和气,略胖一些,穿着丝绸长袍头上见花的,四五十岁的老头儿端着酒杯走过来,“小萨,给这一桌上两杯红酒……鄙人冯金海,是这里的管事。常来玩儿。”

    “我们是来看比武的,就是那个什么王开山和阿瑞斯的。”韩莎说了一句,对冯金海点点头。

    “对,最近就这场比武最热闹……”

    服务生送上了红酒。

    韩莎端起杯,抿了一下,对风尘说道:“你尝尝,我觉着酒还行。”风尘夹了杯脚,亦品了一口,祂对酒从未有过好感,所以也喝不出香甜来。咂摸一下,说道:“我就不糟蹋东西了,你喜欢就你喝吧。”韩莎皱一下鼻子,哼道:“美容养颜的欸!”

    冯金海道:“王开山是国术馆的教授,手里是有真功夫的。那个阿瑞斯别看人高马大,却不一定是王教授的对手。”

    风尘问:“王金山有真功夫,冯先生见过他跟人打没有?”

    “人家都是闭门切磋的,咱们哪能见!”

    舞台上的幕布拉了起来。

    冯金海指着舞台,说:“红玫瑰要上台了。她可是这里的台柱子,唱歌好,人也会说话,我有事,先走了……”

    幕布开启,霓虹闪烁,红玫瑰一身无袖旗袍,手上一双白色的长臂手套,唱着这个时代的主流歌曲——

    节奏很慢,但曲调悠扬,让人有一种泡在温泉里的感觉。

    一番表演之后,夜总会真正的热闹才算是开始。

    宾客们随意的走进舞池,跟着和缓的音乐跳舞,舞步、动作极其简单,就是跟着节奏摇啊摇,像是小河里随波逐流的小船。一男一女,轻轻的凝视,随着动作摇摆,的确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韩莎拉着风尘,在舞池中摇摆了一会儿,感觉很不尽兴,就找了乐队,问有没有热闹一些的曲子——譬如踢踏舞的曲子。

    还别说,这一群原装、进口的外国佬乐队还真的给力。价钱到位的情况下,立刻就变成了那种欢快的踢踏舞舞曲。

    韩莎拉着风尘,双脚不住的踢踢踏踏,发出快节奏的声音,不时还玩儿上一些花活儿,走出六亲不认的鬼步……

    乐队里的萨克斯、手风琴看的兴起,也跟着跑进舞池里跳起来。

    相比那种慢悠悠的节奏,他们这群人实际上是更喜欢此时此刻的那种热闹的。只是这种踢踏舞在场的人没几个会,整个现场也就变成了一群人围观风尘、韩莎跟乐队之间互动。韩莎若无旁人的拉着风尘的手,口中不时的发出一些“吧啦吧吧”的声音,将大众娱乐的时间变成了个人表演。跳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二人面不红心不跳,回到了座位上——然后,红玫瑰就开始第二次登台、表演。

    风尘叫来了服务生,将刚刚的红酒赏赐给了服务生,又要了两杯果汁。

    红酒的味道真不如果汁。

    尤其。

    这会儿的果汁都是纯天然、鲜榨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