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胜负输赢钱注定

    “叮当……叮当……”门口的小铃铛不紧不慢,发出一阵单调的声音。韩莎轻盈的走到门口处,将门打开。一位男服务员便捧着一叠报纸站在门口,恭敬道:“您要的报纸!”说着话,便双手将报纸递上来。

    随意瞥了报纸一眼,韩莎便接过来,说了一声“麻烦你了”后,就关上了门,带着报纸走到风尘跟前***……

    厚厚的一叠报纸,一部分的法文的报纸,一部分是日文、英文的,还有一些则是中文的……

    不过无论是什么文,对于风尘、韩莎二人而言,阅读起来都不困难。唯一的麻烦,也就是外语看着不舒服、竖版的中文看着不适应罢了。韩莎将一叠报纸都放在了茶几上,自己则是在沙发的扶手上一坐,靠了风尘的肩膀,示意让风尘拿起来***。还特意提醒了一句:“油墨印的,别把手套弄脏了。”

    风尘无语,道:“你让我拿着,就是怕手套脏了吧?”

    小心的捡起了一张报纸摊开。

    一只左手、一只右手中,神流穴注,一层并不强烈的斥力便形成了一层膜,刚好包裹住了手套,便是用力去捏、去擦,也不会有丝毫的墨沾上去。最上面的一份报纸是法文报纸,风尘、韩莎二人翻完了正面看北面,看完一份看一份……报纸的内容大同小异。法文报纸会介绍一些最近法国、欧洲的情况,但更多的还是上摊的事情、这个古老的亚洲大国的局势,王开山和阿瑞斯之间的比武、刺杀案占据了重要的版块,热度居高不下。日文报纸则是介绍了一些大和国内的情况,到了中文报纸这里,在王开山、阿瑞斯这一场大热闹之外,还有各路的大v在上面大放厥词,各种笔战,热闹非凡。有针对这一次比武的,有针对刺杀案的,彼此之间以笔为刀,激烈非常——这些大v,风尘、韩莎只是两字评价:

    杠精!

    虽然报业自由,新闻自由,但这些撰稿人,尤其是大v,完全是为了杠而杠,为了挑事儿而挑事儿,真要说爱国啊、情操啊之类的……听听也就算了,当不得真。当他们说爱国的时候,无非是为了吸粉。

    当他们抬杠的时候,无非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话语权。

    这些大新闻之外,剩下的小新闻就是张阿婆家丢了猫,被某某某找到归还,拾金不昧。某某小姐在歌厅和某少爷好上了,原配打上门。某某厂招工……用振华火柴,振兴民族工业之类的,五花八门的广告。奇谈怪论,小说故事,真的、假的、平实的、夸张的,看的人眼花缭乱……一份印刷精良的小报上,竟然是光明正大的连载了一篇肉香满满的情色小说,讲了一个寡妇遭受情伤,堕落风尘,然后经过了一番嗯嗯啊啊之后,最后从良的故事。整个故事跌宕起伏,情节饱满,描写直接、大胆。

    作者以不逊曹雪芹的文字写着最露骨的东西,这一份报纸单看这一篇故事就知道销量不凡了——

    这会儿可没什么新闻管制,也不禁这个禁那个,什么色情暴力都可以随便乱来。

    引诱寡妇下海,劝说妓女从良。

    这一个连载小说全占了。

    目前,这一个故事才连载到第三章。送报纸的服务员倒是贴心,直接将前两期的也找了过来,不至于这个故事没有开头只能从半路看。第一章的时候,寡妇被小叔子搞,被公公龟甲缚在柴房里搞,一章就是两个肉戏,什么禁忌啊乱什么的都全乎了……第二章被卖进了妓院,自杀未遂,被各种调教——什么吊打、捆绑、跪香、窒息、小毛驴……第三章则是彻底的堕落,混迹风尘,恩客无数……

    这作者……嗯,名字很有意思,叫“兰陵不笑也给我笑生”。风尘看完,放下报纸,说:“这作者经历了什么?是人杏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这要是去网上写论坛,那种私密的那种,一个月我敢说怎么也能弄一万来块。啧啧……”

    韩莎道:“人家兰陵笑笑生,他兰陵不笑也给我笑生……不错嘛!《金瓶梅》后第一现代力作。”

    风尘道:“是可以媲美****的力作。”

    韩莎道:“抛开了其中的肉,却反映出了这个时代大潮之下,一个卑微的女人的生活,是这一个社会的真实写照。‘****’里,能看到那一个时代的变迁之下,一个小人物的挣扎,就像是一叶扁舟,在怒潮之中,随波逐流。是改革之后的缩影,下岗、就业,铁饭碗被打碎之后,一代人的迷茫,信仰的流失……这本虽然只有三章,但其中有肉,却真的算不上是肉文。”

    “啵——”

    风尘一嘟嘴,就在韩莎的面颊上啄了一下。

    “肮脏的人,只能看到肮脏;干净的人,才能看到纯粹。你是什么颜色的,所以这个世界就是什么颜色的……”

    这一句夸赞让韩莎喜上眉梢,极为受用。“嗯”了一声鼻音,说道:“在肮脏的人的眼里,这世间的一切都是肮脏的,天空是黑色的,大地是黑色的,人的心也是黑的,想法还是黑的,充满了绝望、冷酷。但在心有光明的人的眼里,这个世界,充满了绚烂的色彩,它明艳动人,生动而美好……”

    “所以啊,看到了杏的人,基本上就是下半身思考的……”

    “但有些事,却的确是充满了心计的!”

    这个“有些事”指的却是比武这一件事——组织这样的比武是为了什么?在报纸上大肆渲染民族感情,在公开场合让拳王阿瑞斯挑衅、口出狂言,又是为了什么?见微知著……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钱”字。只是从这些报纸上,各个角度对王开山、阿瑞斯的介绍,各种慷慨陈词,阿瑞斯在报纸上叫嚣:“中华武术就是纸老虎、花架子,我一拳就可以打爆他的头。”王开山说:“中华武术不容轻辱。”实际上,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王开山必败。

    “阿瑞斯已经拉了足够的仇恨,仇恨,是一种情绪,一种极端的情绪。当然感情用事的时候,就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决定了阿瑞斯输赢的,不是王开山,而是上摊的民众。其实想要让阿瑞斯输很简单,买阿瑞斯赢就好了。”

    报纸上有王开山、阿瑞斯二人的照片。虽然是半身照,但却不难看出二人的身体状况——阿瑞斯膀大腰圆,虎背熊腰,一双手臂粗大有力,臂膀浑圆,显示出了强大的身体素质。粗大的颈部,两条虬龙盘踞,更是显示出了其过人的抗击打能力、爆发力、耐力。反观王开山呢?

    干、瘦、小……

    阿瑞斯不放水,他没半分机会。

    比赛的输赢,是明显的。

    上摊被誉为“冒险家的乐园”,欧美各个地区、国家的破落户们怀揣着发财的梦,踏足这一片土地,最主要的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钱。

    没有什么爱国不爱国的,只要愿意给钱,可以让他们发财,他们可以拿自己国家的国旗擦屁股,可以抱着老佛爷的腿痛哭流涕,可以给一个乞丐磕头,突破一切的道德底线……这一群人都是本国之中的流氓、恶棍、无业游民甚至是乞丐,他们没有尊严,也不在乎尊严。阿瑞斯是这样的人,阿瑞斯的老板也是这样的人——在整个上摊,整个东方世界的外国人,看着衣冠楚楚的人,都是这样的人。

    套路就是这样的:

    阿瑞斯用最恶劣的方式挑衅,尤其是利用民族感情羞辱大众。然后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大众就会买阿瑞斯输。

    而中华的拳师大部分都是干瘦干瘦的,根本就和阿瑞斯不是一个量级,一拳下去就能k.o比赛。

    一般情况下,四五场比赛之后,钱赚的差不多了,就故意输一场比赛,宣泄一下本地人民的情绪,不让这种情绪伤害到自己的利益。然后,他们就可以华丽转身,成为一名比较成功的商人——大部分都是抱着捞一票就走的意思。最后输一场,去天竺、去夏威夷、去非洲,机会多如牛毛。

    而那些侥幸“赢”了一场的人,就成了全国名人。

    什么脚踢俄国大力士,拳打英国普鲁士。

    国人只感觉提气。

    本人也不会乱说,说之前输掉的拳师实际上本事和自己半斤八两——因为赢了比赛之后,门人弟子会增加,收入也会增加。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韩莎细了眼眸,满含期待:“所以,这一场比赛会怎么打呢?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风尘沉吟,摸摸下巴,说道:“也许有真功夫呢。要是王开山有一半《龙蛇演义》里面的功夫,那也不枉咱们看一场。比赛的真、假对咱们来说,反倒是最不重要的……”心里暗想:“高手啊……希望渺茫。虽然这个世界有万象因子,可万象因子更多的是体现在仙道上,武功,真的有吗?”

    韩莎道:“那也要精彩一些才好。要是像什么香港太极大师和白鹤拳大师的录像里那样,简直辣眼睛。”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