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生产力碾压

    友谊国际集餐饮、住宿、娱乐、会议租赁等功能为一体,是上摊最有档次的地方,没有之一!旗下的红楼、***、酒吧、公园、夜总会、餐厅零散分布在住宿区周围,星星点点,远近得宜,每一名员工都形、貌无疵,男是靓仔,女是美人,一水的白衬衫、红马甲、红制服,男女皆要带妆上岗,展示出自己最美、最帅的那一面。一言一行,一个动作,一个笑容,都经过严格的培训。大冷天里,女服务生穿着红色的连衣短裙,罩了一件红色的修腰西装,腿上是一条薄薄的丝袜,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手上戴着一双白手套……双手放在腹部,虽然很冷,却依然保持了自己的仪态。

    一边走,一边介绍了酒店的各种娱乐设施、休闲、散步的公园,说是遇到了任何情况,都可以立刻呼叫服务员——这里的服务员,是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在三十秒内赶到顾客跟前的。

    一直将二人带到了一个挨着一条五米左右宽度的柏油路的、有独立花园、草坪的二层独栋小别墅。

    别墅的四周围了一圈整齐的,大概七十厘米高的白漆木栅栏。

    靠左一些,有一棵树。

    草是绿的,树也是绿的。一条地砖铺成的小路延伸到了别墅门口的台阶处,走上去便是一个雨棚,门前两根竖条纹的罗马立柱。别墅的窗户是那种竖条状的西式风格,楼顶也是尖尖的形状……

    这便是友谊国际最豪华的客房。

    “二位请……这是您的房间……”

    女服务员上前开门,一开门就可以闻到别墅内一股淡淡的馨香。别墅内的装修并不特别的“金碧辉煌”,反倒是有一种简约的返璞归真,墙上还挂着油画,于一些细节处点缀了些繁复的花纹,沙发、茶几、桌椅摆的分外和谐,空间布局讲究。风尘提着行李箱上了二楼,检查了一下卧室、卫生间、书房……风尘是很满意的,和韩莎说:“真不错,住这里一来享受,二来也没人来捣蛋!”

    “捣蛋”风尘、韩莎都不怕——但也挺烦的。远不及住到这里来的省心——但凡明眼人也都不会来这里找麻烦。

    既然路塞米找了人杀人越货,那么风尘、韩莎二人手里有一件无价之宝的消息肯定已经开始传播开了……风尘、韩莎不想被人无休止的打搅。住在这里,麻烦由酒店来解决,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又一转头,对女服务员说:“这里没你的事了……”

    女服务员交了钥匙即离开。

    “宝宝,把箱子弄个阵护着放好,咱们去夜总会玩玩儿。说真的,咱们还没去过夜总会这种地方呢……我可不想被人翻衣服。”两大箱子的衣服,除了风尘和她之外,根本就没有让外人碰过——当然,最初的卖家除外。但一取回来之后,却都洗过的,之后,就都成了二人最私密的物品了。

    即便这里是“最好”“最安全”的地方,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没有人偷摸进来偷盗二人的宝贝。

    这些人可能是外来的小贼,也可能是酒店内部的人,谁知道呢?

    财帛动人心!

    何况这一个“财帛”还是那么的数额巨大,堪称“无价之宝”?

    老马在《资本论》中写到——

    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他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她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她就敢犯任何罪行,身子冒绞死的危险。

    而那一个“水晶贝壳”何止是能够给人带来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呢?那,是舍下一身剐,拼上一条命,只要得手,就可以瞬间让一个乞丐摇身一变,成为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一批富人中,比较靠下的一员。利益动人心——谁又能够忍住这样的心动呢?那一个风尘随手制作的小玩意儿,它的价值足可以买下二十个友谊国际——这还是按照风尘的报价一亿法郎来衡量的。

    假如拿去拍卖,这个价钱无疑会更高,高的让许多自以为财富惊人的富人都心生绝望。这本就不是一般的财团可以染指的宝物。

    虽然……对于风尘而言,就是编辑好程序之后,释放出一些工作昆虫进行加工的一个小手工。

    但——这就是生产力产生的价值。

    这就像是一个工业时代生产出来的玻璃杯,放在工业时代,它是一个廉价的东西。但放在工业时代之前,它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再往前,玻璃还没有被发现的古代,它就是当之无愧的无价珍宝——这,就是生产力大发展,产生了代差之后的一种碾压!风尘不仅仅碾压了这个时代,也同样碾压了生祂、养祂的那个世界的时代。风尘、韩莎并不在意那么一块水晶贝壳的得失,却介意自己的衣服被外人乱翻!

    他们和世人衡量价值的标准并不一样。

    所以……一个阵,很有必要。

    两个从另一个世界提过来的箱子里是各种换洗的衣物,满满当当。一个箱子是装的法郎,箱子也是从银行里直接提的。

    风尘直接在三个箱子上勾勒阵法,一为触发阵法,被触发之后,会引发雷霆,直接以大量的电流在瞬间通过人体,使人猝死;一是隐藏、投影的阵法,将三个箱子都藏起来……运气不爆棚,那些偷偷潜入的人是绝不会找到的;为了让人的运气更差一些,还有一个阵法,则是诱导的阵法……

    三个阵法,环环相扣,很完美——

    要找到箱子,首先要能够不受第三个阵法的影响,其次还要能够破解第二个阵法的隐藏,能够看破隐形,最后,则要能够抗下雷霆……就这三个拦路虎,能够扛下来的估计一个也没有!

    当然,如果有人真的那么牛逼,风尘也只能认栽了。

    风尘布置,韩莎就在一边看。等着风尘弄完了,韩莎才问:“怎么不布置业火?用业火也烧,不是就连灰也没有吗?”

    “业火我还不太能搞定……”风尘摸摸鼻子,给韩莎解释:“除非是和上一次的审判一样,直接天雷勾动地火,借助于天地之力,引发人的业火。但那样一来我估计这上摊也剩不下多少人了。单纯用业火去针对具体的目标,我还做不到!”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知道了业火是什么——人体自我瓦解、降解产生的光焰现象。但却不知道具体的触发机制是什么,又应该如何去触发、控制等等。“我上一次,借鉴最多的是咒法,但咒法的污染杏、扩散杏太强了,原本向着找到魔鬼之语,通过研究这种虫子的基因,会找到解决之道,彻底弄清楚业火降解的原理。但是……”

    但是……上一次昆仑山的搜寻不是一无所获嘛!

    韩莎“吃吃”一笑,掩口道:“这个世界我们也可以尝试找一找嘛。既然都是地球,拥有着巨大的相似杏,那魔鬼之语说不定也存在,只是或许叫其他的名字……而且,你也可以实验嘛,这世上恶人不少,一个一个的试,总有一款能让你有所收获的!”

    风尘道:“这的确是个法子。”

    用恶人做实验,二人说起来毫无负罪感。既然做了恶,还逍遥法外,那收拾他们就算是替天行道,治病救人。就像是之前的时候,一群土匪拦路,风尘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对方,直接走了一圈,就让一群人的脑袋进了肚子里——也甭管是什么原因,都沦落到半路打劫落草为寇了,就没有一个无辜的。

    死,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收拾的帅气的一逼,咱们就出发……”

    一条黑色的高腰、束腰长裤,紧身的白衬衫、灰色的格子马甲罩住了躯干,外面穿了一件同样是黑色的亮面西装,修身而精致。手上戴上了霜白的底色、月白色镂空花手套,手腕处是一圈花边,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领口处同样戴上了一朵哈密瓜大小的花,是和衬衫、手套一样的颜色,层层叠叠,极为好看。

    韩莎则是穿了一身青花瓷的旗袍,露出了白皙、细腻的胳膊,一点儿也不在意空气中的冷意。

    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手上一双青花瓷颜色的手套,头发梳成了一个低发髻,装饰了蝴蝶形状的头饰,简单、大方。

    风尘笑吟吟的一鞠躬,一手背在背后,一手做出了邀请。

    “尊贵的女士,在下可以邀请您一起去跳个舞吗?”

    韩莎扬起下巴,雪白的颈子美的耀眼,骄傲道:“虽然我很想答应你,但是……你感觉大白天的,夜总会里会有人吗?夜总会是晚上营业的地方。我感觉我们现在还不如让前台送报纸过来,看一看新闻好……”

    风尘无语……说收拾的帅气一些马上出发的人好像是你吧?幽怨的看了韩莎一眼,很明智的释放了爆发了自己的求生欲:“没错,我这就叫报纸。等咱们看一会儿报纸,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拿起电话,拨前台。

    “喂,给我这里送一些报纸过来。嗯,除了讲股票的都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