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水晶贝壳

    当然不会是“一个眼神儿”让人供奉——如果是旁人愿意给,那是一回事;若是利用迷人的法子,去夺旁人的钱财,却又是另一回事!韩莎这样说,不过是一句戏谑、玩笑,这种事做出来徒在心中惹尘埃,得不偿失。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让自己干净如琉璃一般的心灵沾染不洁——明明是“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还来不及呢,这种事谁会做?

    或许,有人会。

    但风尘、韩莎是绝对不会的。

    风尘只随意一动念,地上分分钟就能长出一大片百年老参、灵芝、甘草、黄精出来;随手指点,便能弄出诸如夜明珠、珍珠之类的宝贝,更别提什么色彩鲜艳,让人看不出材质的首饰了——这些东西,随意一样拿出去卖了,都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这是正正当当的交易,堂堂正正的手段,这……更是一种生产力的碾压。到了风尘这种程度,所谓的钱,所谓的一般等价物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意义!

    韩莎抱着风尘的胳膊,将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了风尘的胳膊上。风尘一手一个行李箱,一路走下了阶梯。

    “先生,需要拎行李吗?”一个灰布短褂的年轻人快步上来,点头哈腰。

    “不用……”

    虽然这个扛包的看着干净一些,但风尘依然不愿意让他碰自己和韩莎的箱子。

    那年轻人紧跟了进步,继续推销业务:“先生要不要打车?您要去哪里?我在这里人头很熟,先生……”

    听对方问“打车”,风尘就问韩莎:“要不咱们打车转转?汽车坐着不舒服,咱们还坐黄包车,把上摊这地方转一转。”

    韩莎点头,道:“好啊好啊……”

    那年轻人殷勤的引着二人租了一辆看起来成色全新的黄包车,车夫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浑身的肌肉结实,线条分明。拉着车跑起来的时候,也显得分外轻松,他按照风尘、韩莎二人的要求,小跑着在大街上穿梭,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男男女女都有……富泰尔轿车,轨道公交车催着喇叭,很是热闹、鲜活。

    路旁有卖香烟、酒水的,也有一些练摊儿卖艺,表演各种传统手艺的。什么三仙归洞,什么手彩戏法啊。

    亦有唱曲的,说书的,卖报的。

    行色匆匆跑业务的。

    “找一个大典当行停一下。”风尘吩咐了一句,一边看风景,一边和韩莎小声说话。不多时,就到了一个大型的典当行,车夫操着生疏的上摊话,指着典当行说:“这里就是上摊最大的典当行了,也是这里最大的洋行……”洋行、典当行、银行混为一体,在这个时代并不奇怪——放在另一个世界,二十一世纪,也不奇怪。

    当然了,相比起一般的银行来说,这银行业做典当那是有门槛儿的。这是一家法兰西银行。相比德国容克,英国的蒸汽朋克大工业,这些法兰西的商人们更青睐于高利贷、金融,银行的业务也拓展的最广。

    而来银行典当,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破裤子烂布头,起步价至少也是金子钻石之类的东西!

    风尘、韩莎二人携手进了银行。

    工作人员便忙过来,问二人:“先生,夫人,您二位需要什么服务?”

    风尘一摊手,手里却是一块透明的、天然的贝壳状的水晶。那水晶纯净无比,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色,看的他目瞪口呆——贝壳虽然是随手捡的,但这把贝壳变石头,却的确是花费了风尘一些功夫,足足用了二十只蚂蚁大小的工作昆虫忙和了大半天,一直到下船之后,才是完成了这一件“天然”的作品!

    这个世界上再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完美、剔透的水晶。这一个水晶贝壳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人工琢磨的痕迹,纯粹是天然形成,其价值可谓是无价。

    这是一件无价之宝。

    “这件东西……你做不了主,让你们的经理来吧。”工作人员忙去叫经理,经理是一个典型的法国人,穿着格子衬衫和深色的西装,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路塞米,这是我的中国名字。”说着话,还很热情的伸出了双手,和风尘握手。风尘矜持的点点头,说道:“路经理……是这样的……”风尘张开手,给路塞米看自己手里的水晶贝壳,说道:“我想要把它典当了。”

    路塞米道:“天啊,天然的水晶形状的贝壳,这简直……不,是贝壳形状的水晶……太不可思议了。”路塞米语无伦次,险些惊的咬破自己的舌头。

    风尘道:“纯天然的水晶,而且形成了自然的贝壳形状。就算是英国女王的王冠上最大的宝石,都不如它珍贵……宝石,是人工切割出来的。所谓的钻石人工也可以生产,并且可以生产的很大,但这一块水晶,人生产不出来。这是自然的奇迹……路经理,价格合适,它就是你的了。”

    路塞米道:“那么,您希望的价格是多少呢?”

    “一亿法郎!”

    风尘给出了一个报价。

    “这不可能……”

    路塞米叫。

    风尘摇头,说道:“它值这个价,路经理……也许,你可以和总部沟通一下。在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请宝石专家鉴定一下它的真伪。我要的一亿法郎并不多,等你们一转手,就会发现分分钟,就能拍卖出更高的价格——因为它是世界唯一的。它一但出现在拍卖场上,足以让所有的人疯狂……”

    路塞米沉默一阵,问:“那您为什么不亲自操作拍卖呢?”

    风尘道:“那样太麻烦了。”

    “那不知先生您现在的住所?”

    路塞米问了一句,隐藏在眼眸下的心思却被风尘看了一个正着。风尘心道:“贪婪的高卢鸡。不过,这么珍贵的一件东西,是足够让人铤而走险了!”风尘说:“我们也才到上摊,还没有合适的住处。”

    路塞米叫来一个员工,让员工带着风尘、韩莎去附近的一家空闲的别墅暂住,风尘、韩莎二人一边跟着那员工走,一边用芯片交流。

    韩莎道:“那个高卢鸡想吃了咱们,杀人越货。”

    风尘道:“今晚肯定好玩儿。”

    “请君入瓮?”

    “是钓鱼。”

    “就是这里了……原本是一个做火柴的老板,后来生意亏损,别墅就归了我们了。”别墅收拾的很干净,室内一应沙发、床铺、电话一样不少,韩莎点点头,说道:“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嘛!真麻烦你们经理了……”员工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风尘问韩莎:“莎莎,你想要怎么玩儿?”

    “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即便原来是好人,晚上来了,也就不是好人了……咱们直接布置阵法解决吧。弄个隔音,这里环境挺好的。”

    “那……用阵法将这里罩住,外面再布置一些,就不管了?”

    于是,风尘就在别墅周围布置了一个阵法。一层等离子膜包裹了别墅,空气在膜中电离、高速的运动,如同洋流、漩涡一般,形成了一个复杂却自洽的运动体系。确保一应子弹,就算是导弹都透不进来。再外面,则是一些触发式的阵法——风尘、韩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夜,第二天的时候,院子里就多出了十多个死人,这些人的脸上,还残留着临死之前的恐惧,似乎遇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情形……

    风尘摸摸下巴,感慨一句:“何苦呢?何必呢?我都不去找你们麻烦,你们却偏偏要送上门来。”

    韩莎挥拳:“太可恶了,路塞米必须加钱。”

    路塞米的命值多少钱?

    二次见到路塞米,路塞米表面上平静,但在风尘、韩莎的感知中,他的心已经快要跳出来了。风尘轻轻的用手指敲击着沙发的扶手,发出“哆”“哆”的声音,问道:“路塞米先生,你认为你的命值钱吗?值多少钱?”

    路塞米强笑,却笑的比哭还难看:“先生,我听不明白您的意思。”

    “那么,你昨天花了多少钱呢?”

    风尘玩味。

    韩莎一双明眸看着路塞米,很认真的说:“我想,应该没多贵吧。每一个人的命都只有一条,所以命是等价的。我们有两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你欠我们一条命……”韩莎的欠一条命并不是饶恕了路塞米的意思,而是说——路塞米死了,路塞米还欠他们一条命。韩莎的话,路塞米误会了,所以松了一口气。毕竟没什么是比保住自己这一条命更值得欣喜的了!

    但接下来……

    “我们很公平的,你一条命,还欠我们一条命。你昨天花了多少钱,那就再补多少钱……路塞米先生,呵呵……”

    “是,我这就给你们拿钱。一共是三十万法郎的现金,请务必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保证再不会发生昨日那种事情,我……”

    “三十万,不错哦。”三十万法郎,整整齐齐的码在皮箱之中。风尘提了提,那分量足够祂、韩莎二人在这个世界挥霍了。最后看了路塞米一眼,风尘、韩莎就走了……有了钱,二人就换了一个住处——

    上摊友谊国际大酒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