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斗狠,杀人

    “给爷放手!”“爷就不放!”“放不放?”“放你妈了个逼……爷怕你!”两个半大的小子一手抓着对方的辫子,一手掯着对方的肩,被拽的歪了身,头顶着头,一阵转圈,骂骂咧咧的顶牛……周围的一些人或远或近,就听的有人给鼓劲儿:“揪他耳朵,踢他”,“用劲儿拽他辫子,用劲儿……”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自古以来都是一样的!风尘、韩莎位于二号车厢靠后的包厢,透过窗户,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极为有趣的画面:

    不同于普通人因为隔音、火车自身的噪音、汽笛声等声音的影响,只能够看到外面人的动作,却听不得半点儿声音,像是哑剧一样——风尘、韩莎二人是可以听见混杂在汽笛轰鸣声中,顶牛的二人的对话,以及一些看客的各种“鼓励”的声音的。火车已经开始减速,韩莎“噗嗤”一笑,指着那顶牛的二人,说:“原来这时候的人就是这么大家的,你抓着我的辫子,我抓着你的辫子,用力扯……可笑死人了。那个什么国术馆的教授应该没有辫子吧?要是……可太辣眼了!”

    “你说他俩谁赢?”风尘指了指二人。

    祂手上并没有戴手套,纤细、丰腴的手便暴露在空气中,宛若银霜一般的指甲更是闪烁出一层一层的花纹,神秘、动人。

    韩莎道:“我猜……他们等会儿就会冰释前嫌。”

    打……是不可能打的。

    打架、斗气,闲下来的时候多会儿都行。但现在,火车就要进站了——这两个半大小子以及那些等在一旁的人都是吃火车这一碗饭的。这种人每一个车站都有,他们的工作就是帮乘客搬运行李或者是进行大宗物资的装卸(大活儿不好接,非帮派不可)。这是糊口的营生,少抢一趟,家里就要揭不开锅,所以这一场架是看得人都跑没了,打的两个人也分开来跑没了。

    韩莎拿着一件呢子料子的短款风衣给风尘穿上,戴上了一双黑色的皮手套。自己则是穿上了束腰的白色太空棉上衣。

    隔壁的一家三口也在收拾,等着下车……

    “下一办的路程坐船去上摊!”

    韩莎拍了一下手。

    这一趟从云城到平京,算是享受了一把火车旅行,下一趟自然是要选择海轮船:如果还是坐火车,那等到去了上摊,估计王开山和阿瑞斯之间的比武早就凉透了……而且,这一路下来,火车也已经做够了。

    风尘提了行李箱,行李箱中全是二人的衣物。左手一个行李箱、右手一个行李箱,在车停之后,便出了包厢。

    “叔叔、阿姨……”隔壁的孩子和二人打招呼。另一头走出来的则是一个穿着洋装、戴着遮阳帽,垂落了白纱,穿着一双高跟鞋,手上戴着白纱手套的新派女子。只是女子的个头不高,大概一米五左右,面部的轮廓带着一些婴儿肥。但风尘、韩莎二人却都能够看出来这一个新派、美丽的女子,实际上是一个……可爱的男孩纸。虽然他的喉结并不显眼,是属于那种隐形的,面貌特征毫无破绽,但男、女之间的生理结构是不一样的。韩莎欣赏了这个女装大佬一眼,用芯片和风尘说:“原来是大佬,果然下车有惊喜呢!”二人并未见过这位女装大佬,因为自上车之后,他就没有出来过。

    风尘道:“可能也是惊吓!”

    韩莎笑。

    二人不约而同的笑。

    在女装大佬的腰侧稍微鼓起来一个浅显的轮廓,旁人或许会无视,但对于熟悉某种武器的风尘、韩莎而言,却一眼就判断出那玩意儿是什么——枪!一柄手枪!不过夫妻二人却一点儿挑事情的意思都没有,车一停,就直接下车。韩莎呼吸了一口月台的空气,就找出了口罩戴上了。风尘双手拎着行李箱空不出手,韩莎就帮祂也捂上了口罩——这月台,这车站,不,应该说这平京——真的很臭。“小姐、先生……我帮您拎行李!”“先生……”一个个脏兮兮的扛包、棒棒上前搭讪。韩莎冷冰冰的吐了两个字:“不用。”

    “走开,我们不用拎包。”风尘冷了一眼,却是让上前搭讪的几个苦力一下激灵,等着回过神来,风尘、韩莎都已经走出了二十多步。

    笑话……就那黑不溜秋的手,挂满了鼻涕的袖子,破衣烂衫的,还想要碰他们的行李箱?这怎么可能?

    “干架了干架了……”

    出了站台,就听的有人喊叫。

    好看热闹这是人的天杏,一些刚下车的旅客就围了过去。风尘只是轻轻的用鞋的前掌在地上走出一阵细微的声音,人群就很自然的分开了一条路,宽宽敞敞的将二人放了进去。里面一方是三个人,一方是两个人,为首的二人一个是光头,一个盘子辫子,光头说道:“你们旗帮过界捞生活,这说不过去吧?”

    盘着辫子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什么时候车站成你们开的了?这四九城里,是爷的天下,以前是,现在还是……咱们几十万旗人老少也是要吃饭的。今儿,这一块地儿,咱们爷们儿要定了。”

    迈开了右脚在一旁的长凳上一踩,从怀里取出匕首,对着自己的大腿就狠狠的扎了一刀,脸上透着狠,“来啊!”

    “怕你不成……”那光头也将脚放在长凳上,狠狠的扎了一刀。

    “呦呵,挺横啊……”

    抽刀又一刀,血咕嘟咕嘟的往外淌。

    韩莎“哎”了一声,和风尘用芯片交流,说:“这应该是最怂的狠人了吧?估摸着全国上下也就是这一片儿才特产这种狠人……”

    这两个将自己扎的鲜血淋漓、面不改色的狠人够狠吗?只能说对自己够狠——京畿重地、首善之都这八个字不是说说而已的。这一种自己扎自己的比狠,就是由此而衍生出来的,一种令人感觉匪夷所思、别开生面的帮派生态。在抢夺地盘儿、彼此争斗的时候,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自己插自己玩儿的戏码简直不要太多……

    因为插别人刀子那是犯罪,插自己刀子警察来了也管不了。首善之地嘛,怎么可以打打杀杀呢?

    杀人……在京畿重地杀人,那就是大事,是上达天听的。

    但要是自己捅自己一刀,那就不一样了。

    这些对自己下得去手的人不敢捅别人,但敢捅自己,这也是韩莎说他们是“最怂的狠人”的原因——这些人看着狠,实际上却最怂。狠人杀人,他们顶多就是自残、自杀,这就是狠人和怂人的区别。这些对自己特别狠,却擦着政策的空子“不犯罪”的无业游民实际上就是碰瓷界的祖师爷了。

    别说古人这么干,这个世界这么干,风尘生祂养祂的世界,人们也这么干——给钱不给钱,不给钱我用砖头砸自己脑袋,要么我去跳楼,要么我上吊,闹出人命来看看你能好过。

    ……

    现场的二人面不改色。

    韩莎看看光头,又看看辫子,脆生生说道:“喂,你们这样不行啊。扎自己算什么英雄好汉?你把对面的扎了,那才叫好汉。你们呢,这叫屙脓下蛋,狗熊软蛋。干脆点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刀就接了。俩怂逼只敢在自己的身上招呼……”

    “俗话说得好,瓷器不跟瓦片儿砰,我们这些下三滥,小姐你……”

    盘着大辫子的话刚说了一半,剩下的威胁还没有出口,一只手就大张开捏住了他的手。那只手不大,戴着黑色的皮手套——但他的手却被整体捏住了,像是包饺子一样抱在了中间——不,更加确切的说,是一双四十二码的大脚被硬生生的穿进了三寸金莲的绣鞋里。整只手的骨头被捏的粉碎,连手带匕被一同抓起、插下。

    “噗嗤——”

    风尘语气平淡,说:“你看,有些话不能乱说,要遭报应的。啧啧……好了,你们继续,我们接着看热闹。请!”

    一群看热闹的人立刻散开,直接空出了一个直径二十多米的大圈子。一个个看风尘、韩莎的眼神都透着畏惧,连指指点点都不敢——混京城的插自己比狠的见多了,铁签子穿自己腮帮子的也多的是,但像是风尘这样一句话不多说,直接就在别人的腿上来一刀的,实在是太过于血腥、残忍了。

    韩莎道:“不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咱们溜达溜达再雇车去坐船……”

    就在一片寂静中,二人出了车站……

    然后“逛”的心思就没了:

    通往城市的路上,路比房高,但是路上却屎尿横流。是一层屎尿一层黄土,沤了厚厚的足有五六米高,臭气熏天就不说了,还有人家里刚刚倒出来的屎尿……许多的乘客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直接就走了上去。还有一些初次见到这种屎尿大道的,则是捂住鼻子叫了黄包车来……实在是无立足之地。

    这哪儿是京城啊……这简直就是一个粪堆嘛!城墙内不知道怎么样,但这城墙外实在是让人不能接受。

    溜达什么呢?参观粪堆吗?韩莎说:“咱们步行去坐船吧,从这路上走过的车我都不想坐了……”

    “行,那咱们溜达着去……”

    远离了平京,路一下子就变得干净了起来。风尘提着行李箱,一边走一边说:“要是有储物法宝就好了,这些东西直接就能收起来……现在物质、空间的公式都还没出来,新的大牛也一个没捞到。不过这一天天的,我倒是感觉自己越发的全才了起来,以前的许多东西都感觉分外简单……三个臭裨将能不能顶的上一个诸葛亮我不知道。但聚沙成塔,积少成多,这却是没毛病的。”

    风莎燕钓亡灵,阅人生、历轮回,其好处却不是一般的大。

    “啪!”

    一声枪响,接着就是一声大喝:

    “站住!”

    一群穿着短褂,提着大刀片子、火枪的人就从前后拦住了风尘、韩莎的去路。为首的一人盘着辫子,大声威胁道:“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本来是想要说“好标致的娘们儿”的,但只是一个“好”字才出口,就一下子变成了无头人。没有人看到他的头是怎么没的,也没有人看到两个被包围住的人是怎么消失的。一共将近二十多人的土匪,一个个全部变成了没头的怪物——他们的头在哪里?

    他们的头都在肚子里——

    脊骨折断,头入胸腔,心脏、肺叶被挤压的粉碎。

    死。

    只是瞬息之事。

    第一个死亡的和最后一个死亡的时间间隔不足一秒,风尘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祂只是登步青云,一步、一步的在这些人的脑袋上走了一圈。每一步就像是打夯,将这些盗匪的头颅直接砸进胸腔之中——于是,他们都变成了无头尸体,血液也被堵在了胸腔中,丝毫冒不出来!

    风尘道:“一出京,就遇见强盗,还真是……”

    韩莎道:“由此可见这天下的混乱。”

    风尘道:“遇上了咱们,合该他们倒霉。该死之人,碰不上就算了,碰上了却也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韩莎一笑,说道:“那是。你说还会不会有第二伙儿人了?”

    “再有几伙也都一样,我送他们上路。”

    杀人……二人并不放在心上。

    已经是路上无人,二人便走快了一些,半路遇见了一队军车正在押运军事物资,二人也就顺路乘了一段。和押运的营长做了一辆车里。营长年纪不大,自我介绍是平京的军事学院毕业的军校生,一进入军中就从营长干起,长得很是清秀——尤其是这个清秀的营长,还有着不俗的文学修养。一路上谈兴浓郁,便聊当下的时局。这样的年月,这样的动荡时候,时局是每一个人都关心的——因为所有人都身在其中。

    说到了刺杀案的内幕,这个小营长告诉二人,刺杀之人实际上是南方来的,死者一共中了三枪,两枪要害。

    “本来算一个明白人,明白人死了,剩下一群二百五瞎胡闹,咱们谈就没法儿谈,这不是又准备着彻底把他们打海里去。不过,现在和人领事却要求我们不能打仗,谈判解决。真他娘的……”

    “会好的!”风尘安慰了一句,心说:“也许更糟糕。”

    和人再厉害,也不过是一战、二战的水平。

    等爸爸跨界而来……

    呵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