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明白人

    这些黑皮却是极有眼色——吃、拿、卡、要都分人,也不需特别去看,光见风尘、韩莎二人身上旗袍的衣料,服饰之华美,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洋气十足,便知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不仅仅不招惹,反倒是无比的恭敬。韩莎扫了那歪带着大盖帽,流里流气,刚在数铜板算卦的黑皮一眼,笑吟吟道:“你很不错……杀过人?”

    她这一句,问的平淡。但周围正要进城的一些农民却是受惊,一下子退开了圈子。歪带帽的黑皮像是给长官作报告似的举着手,大声说道:“是……俺在于帅手下卖过命,打过几次仗,也杀过人……”

    “嗯,没你的事了。我们进城……”韩莎点点头,便挽着风尘的胳膊走进了城门洞,和风尘软语:“咱们进一个城,倒是给人吓坏了……”

    “咱们这一身衣服就让他惹不起。那儿有黄包车,咱们租一辆,来一个‘走马观花’把这云城逛一逛,如何?”

    “当然夫唱妇随啦……”

    二人走过了城门,另一边终于想起了一个长出了一口气的如释重负。便听着刚才那玩儿铜板的黑皮道:“娘的,终于过去了。险些吓死胖爷……”“不至于吧?就是两个有钱人家的妞儿,您这是不是,嗯?嘿嘿……”“闭嘴,找死别连累老子——胖爷教你一个乖。刚才那两位要是单单是什么小姐、夫人之类的,胖爷我顶多溜须拍马不得罪,刚才他妈老子是真的惊着了。”刚才,他在拿铜板算命,根本没有注意风尘、韩莎二人接近,只是二人到了跟前的时候,才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妙的直觉——

    那种直觉并不美好,就像是在阵地上被对面的狙击手偷偷瞄准的时候,那种心都要跳出来的感觉。

    更通俗的说,就像是耗子见了猫。

    没当场腿软尿裤子,就已经是战场上锻炼出来的胆量了。

    但……这种直觉他有,普通人却并没有。他阴森森道:“那些夫人小姐的,你得罪了顶多穿个小鞋丢个饭碗,再不济打你一顿出出气。可你要是跟老虎扎刺儿,那就是要命的……刚才那两位盯着我,我就跟被两头一群白额吊睛虎给盯上一样。那玩意儿太吓人了!”

    “不是吧?刚那两位看着那么漂亮,那身段儿……”

    “呵,你知道老虎里头,什么样的老虎最厉害?”蔑视了对方一眼,他说道:“皮毛最亮、条纹最好看的老虎最厉害,最凶猛。东北边那位大帅知道不?看着就像是个奶油小生,男生女相,穿上靠子比花旦还漂亮。于帅知道不?面若敷粉,眼如桃花,可这玩意儿我第一次见于帅,差点儿就吓尿了……就是那种老虎漂亮,但是你见了老虎,吓得不敢动弹那种漂亮。的亏了你这样的没上战场,没当兵。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胖爷见识不凡呐……原来这里面还有这种说道。”

    “胖爷我和你说,臭婆娘生憨货,丑男做不来漂亮事儿。你当那皇帝老儿为什么后宫佳丽要选美人儿?”

    “这是为何?”

    “这人啊,和那些个鸡啊老虎啊狗啊的,其实是一样的。长得好的才是好的,你长不好,就是残次。你看王二傻子那样,你再看看咱们城里头的杨大公子——那坏,也坏的一个脑子,精着呢。这人啊,只要有本事,有条件,肯定都挑着好看的整,我听教书先生说这是什么择优什么的,至于咱们这些平头百姓,是没得选——甭介好不好了,最低要求,能生下一窝崽子传宗接代,就不错了。”

    “……”

    这城门口歪带帽子的黑皮讲起来一套一套的,却是看的明白。风尘、韩莎雇黄包车的时候就听了一个底掉。

    “十个大子儿,你带着我们在城里各处转一转,不要快了……如果钱不合适,到时候我们再说……”

    和车把式定下了章程,二人便款款走上了双人并排坐的黄包车,车把式唱道:“好嘞二位小姐,俺对这城里好玩儿的地方熟悉的很……”

    韩莎道:“城门口那胖子倒是挺有见地的,活的明白。自古以来,男生女相之人,其智慧、身体都不会差。比旁人有脑子,自然也就更容易成功。至于落魄的不如鸡的,反倒是凤毛麟角了。只是看个城门,有点儿可惜……”

    “不挺好的日子吗?”风尘笑,因为不想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故而祂使用了女声,说道:“每天晒晒太阳,喝喝茶,月月还有工资拿,多好……”

    比起这些大街上拉车的车把式,小商小贩来,那日子简直太惬意了。不仅仅是铁饭碗,而且工资还不少,比这些受苦人要赚得多。一身黑皮是政府发的,鞋也是发的,这要是算下来,却是节省了不少的开销。再加上看城门的时候,遇到一些“可疑”的人员,收上那么一点儿油水……什么日子比这滋润?

    “忒没追求……你不会就是这么想的吧?”韩莎盯着风尘看,修长的眼睫毛在风中轻轻的颤抖。

    风尘否认道:“我可是有追求的人。”

    路过一家布店时,风尘正一眼扫过布店老板手里的报纸。布店不是天天有生意,所以老板就穿了一个马褂,戴着圆框眼镜,坐在门口处拿着一张报纸看。风尘一眼就看到了报纸背面整版的内容——精武国术馆教授王开山和英国拳王阿瑞斯比武,双方约定在下周末的时候,在上摊租借之中的威尔士拳击俱乐部进行比试——无规则,直到一方被打倒十秒钟,或者是主动认输为止。

    传统武术家VS拳击手阿瑞斯!

    这无疑极有看点。

    “上摊有一场拳赛,下周末比试,咱们要不要去凑凑热闹?”风尘笑吟吟的问韩莎,不等韩莎说话,又道:“看看是真的高手,还是嘴遁强者……咱们逛一圈就去买票怎么样?”

    “好啊好啊,上摊,应该和上海差不多的地方吧?那里一定比这里好玩儿。这里到处都是平房,连个楼房都没有。而且人也都土里土气的……”

    整个云城都是灰扑扑的,城里最高的建筑无外乎城门楼以及城中心的钟楼、鼓楼一类的建筑。

    剩下的都是青砖平房。

    沿街的热闹,却有男无女,听车把式说将晚一些,便能见着一些大户人家的下人去妓院中将一些妞儿背出来,回去给家里的少爷、老爷享用——这玩意儿简直都成了“饿了吗”的订餐服务了,同时还有各种包月套餐、各种的附加服务。在这青楼的服务意识上,却是远远的超越了时代的局限。也就那个时候,才能够看到街上的“女人”,在云城,正经女人是不上街的。

    ——当然,像是云城的市长高官一类的家属女眷除外。人家的家眷和平头百姓不一样,只是也不太容易见到。

    毕竟人家官宦人家的女眷也是要读新式学校,学习文化知识的。说起窑姐儿和市长千金的时候,车把式明显的亢奋。

    风尘、韩莎二人不以为意,就沿着大街完整的转悠了一圈,享受了一下黄包车的感觉,看了看古老的街道。然后,就让车把式将黄包车拉到了火车站。风尘、韩莎二人直接买了去往平京的票。

    买的是贵宾车厢……

    钱花的不少。

    但很值。

    整整一节车厢被分割成了三个独立的空间,每一个空间内都包含了沙发、茶几、床、写字台,地面上铺了木地板,吊着水晶灯。窗户上是洁白的窗帘。长途的旅行过程中,呆在这样的车厢里,是一点儿也不会无聊,一点儿也不会感觉到累的。风尘、韩莎二人凭着贵宾票提前上车,将行李箱塞进了床底下。韩莎将自己扔上了床,说道:“这样豪华的单间,我也就在电视上见过……”

    风尘在沙发上坐下来,说道:“可是价格也很贵。小白给咱们的钱买了车票之后,就剩下两块大洋了。”

    “穷家富路没毛病……一会儿你看看,后面的车厢肯定挤成狗了。咱们的车厢有暖气,他们只能吹冷风。”

    “是是……要不要看会儿书?随着车摇摇晃晃的一路看书,似乎会很有气氛。”风尘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本书,随意的翻看起来。韩莎则是从祂手里把书抢过去,挤开了一片地方坐进风尘的怀里,说:“***……”

    窗外变得熙熙攘攘起来。

    随后安静。

    “嘟嘟”的汽笛声响,火车“咔嚓”“咔嚓”的跑动起来,逐渐加速。窗外一层淡淡的烟雾变幻,隔壁的一位妇人正教自己的女儿背诵文天祥的《正气歌》,显得抑扬顿挫。韩莎听的有趣,便在女孩儿背诵了几句之后,无缝衔接了一句“自挂东南枝”……然后,隔壁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

    “天地有正气,自挂东南枝……上则为星辰,自挂东南枝……”总之,就是要“自挂东南枝”的。

    “你都给人家孩子带跑偏了!”风尘用手指点了一下韩莎的额头,哭笑不得。韩莎挥一挥拳头,说道:“以后请叫我古诗终结者。”

    等了一会儿,对面再念诗,韩莎便继续“自挂东南枝”……

    大大滴皮,李时珍的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