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完成,异世

    奉天、承铀皇帝,诏曰——

    锦衣卫千户任我行不思本职,擅启争端,防卫空虚,使江湖人士李某、杨某、田某漏入京师,掠盗杀伤,京师不宁,撤千户职,打入诰狱!

    奉天、承铀皇帝,诏曰——

    着,东方婢接掌日月神教,予朕把京畿重地看好了,万不能再让江湖人士出入,危害京畿重地之安全。

    另——

    东南地界不太平,朕不相信那群无君无父之辈。给朕杀……

    ……

    徐狐狸的牛,那是真的牛。

    拍了半天的开头,是一边拍一边动念头加特效,修修改改,拍完了之后又过了半个来小时,就把这一个开头给剪辑好了。生物芯片在这一方面的功能堪称强大,不需要学技术,只需要个人的美感、艺术感来支撑,有了这玩意儿,徐狐狸是如鱼得水。开场的画面,就是一卷缓缓展开的,明黄色的圣旨!

    圣旨三道,一撤任我行,二用东方不败,三为清理倭寇的任务。

    接着,就是一段东方不败居教主之位,任我行被押解入狱,而后排除异己,威势震天,扫荡沿海,人头滚滚的杀戮……旁白是听着极为磁杏的,有一些历史沧桑感的声音,讲了一下明朝中后期的历史背景,配合着那充斥着杀戮、硝烟的战场一阵定格,而后就全部变成了黑色的,就和风尘入五的时候那种感觉一样。黑暗之后,便出现了《笑傲江湖》的片名,一个字、一个字,如剑如刀,充斥着一种血腥……

    那江湖的腥风血雨摄人心魄。

    再亮起,是一身红衣,戴着狰狞的恶鬼面具坐在一架四人抬着的肩舆上的东方不败接受阵地上教众狂热的呼喊:

    “圣教主文成武德,一统江湖!”

    在血、火、残荧,倭寇的尸体、随意丢弃的武士刀、狼铣、绣春刀、火铳的浸染之下,彰显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画面一转,就成了华山派的一行人——比之前线,这里无疑是桃花源一般。华山弟子们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弹琴的弹琴,舞剑的舞剑,自得其乐。他们已经厌倦了江湖,厌倦了尔虞我诈,于是便在这里隐居。华山派的人要尽情山水,寄情于自然,但静极思动,总也想出去走走,于是就机缘巧合的被向问天发现,有了一次针对。接下来的剧情,就是令狐冲被忽悠着去救任我行的戏份——凭借高强的剑术、武功,战败了东方不败的手下,救出了任我行。

    然后被任我行利用,开始了和东方不败之间的战斗。东方不败大事缠身,三次战斗,都是一触即分,见了机会就走,根本不和一行人纠缠。

    最后的一次战斗,是发生在倭寇的战场上,要紧关头任我行偷袭,致使东方不败重伤。而后一行人合为一处,针对共同的敌人发起了凌厉的攻击。东方不败被众多的兵刃穿成了刺猬,在战场上如同一抹红旗一样招展、冷去……

    但——这并不是最后一战!

    黑木崖又出现了一个东方不败。于是一群人就又去了黑木崖,进行最终的决战,这一个“东方不败”却是设了一个绝杀之局,将一行人尽数坑死。只有令狐冲最终逃过一劫,却也对江湖,彻底的失去了兴趣……

    身在江湖,谁又能笑傲江湖?

    一边拍摄一边剪辑。

    生物芯片辅助之下,徐狐狸的效率高的吓人——因为取景、特效、道具、服装等诸多方面的麻烦都省去了。就只剩下来演和剪两个步骤。于是,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一周之后,《笑傲江湖》杀青。

    徐狐狸足足剪出了七个电影院版本,拉着大伙儿一起观摩了一遍又一遍,琢磨着要用哪一个版本放上去。

    排出了一个一二三之后,如何过审、上映,这就不需要他操心了。梅雪亲自来处理这些更加容易——而且电影院版本,也就是电影院版本,真正的大头是虚拟空间中的版本——这一个版本注定了是某些人想要管,但却管不了的。风尘不允许任何人将手伸到生物芯片上——祂自己都不行,别人怎么可以?拍完了戏后,风尘、韩莎二人准备了一下,一人定做了几套旗袍,穿上一件,行李箱上装几件换洗,就出发了。

    韩莎穿着一身白底青花,手上戴着一双白手套,拿着一个小包包。肩头披着厚实的披肩,挨着风尘。

    风尘则是穿了一身猩红,广袖半长,至于手肘。手上一双长款的月白色手套至于手肘上方,包裹住了手肘和半截上臂。

    在北极的北极点上空轻轻的一折,二人便突兀的消失于这个世界。

    再一出现,便是异世。

    二人置身于空中,鸟瞰周围之景。这是典型的北方的冬天,树木枯黄,地面上草也一样是干枯的。小白来的时候,还是树木葱郁,现在已经是万物凋零。二人便轻巧的落在了一株大树的树冠之上,树冠轻轻的颤抖,让二人起起伏伏。韩莎张开双臂,用力的呼吸了一口没有经受工业污染的空气:“嗯,这里的空气真好……旅游第一站,咱们先去看看你问路的那一家鬼!”

    风尘莞尔,说道:“好,咱们就过去。不过大白天的,几个鬼怕是不敢出来……”

    树枝轻轻的一弹,人若惊鸿,一个恍惚,就袅袅而去。

    风尘搂着韩莎,行于树冠之上,只是须臾就到了那些处于山坡上的坟地前。韩莎“哦”了一声,兴致勃勃道:“就是这里啊?咱们把鬼弄出来看看……”风尘:“……”默了一下,说道:“这地方的鬼多的是,晚上看也来得及。白天会被太阳晒死的!”韩莎撇撇嘴,说道:“好吧,真弱鸡。”

    “走吧!”二人便朝玉龙镇去。一路上也不见一个行人,只有一些牛、驴、羊在草坡上寻找青嫩。

    偶有一些牧牛放羊之人看见二人,便忍不住多看几眼。风尘、韩莎却并不在乎被别人看。

    二人轻盈的行走,步履之间如弱柳扶风,脚下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土路上亦如履平地,丝毫不受限制。一边走,一边说笑,风尘说:“你说我现在是人,还是妖?”韩莎笑的狡黠:“你这是人妖,纯的。”风尘干脆闭嘴……二人看似普通的行走,但速度却并不慢,约莫是半个小时左右,就进了玉龙镇。镇子刚经历过战火,富裕人家或者是有关系的,能走的都已经走了,剩下的只有萧条。

    不过却因学校的存在,却又不至于落败。风尘、韩莎二人走到了学校门口,小白、玉莲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小白说:“自己接自己,感觉还真古怪。先来我这里参观一下……”又对玉莲说道:“祂才是真的我,这位是我的妻子,你可以称呼夫人。”

    玉莲恭恭敬敬:“夫人。”

    “你就是玉莲?”韩莎挑眉,拍拍玉莲的肩膀,说道:“咱们见过了,宝宝,你把小白这个身体撤了吧。”风尘点点头,寄存在小白体内的神便如潮水一般回归——但这一段时间的经历、记忆却都留了下来。从此刻之后,小白就只是小白,而不再是风尘。风尘看看小白,又看看玉莲,说道:“小白,你自由了。好好待她!”

    “小白……跪谢主人。”

    小白不知道应如何称呼风尘,便叫了一声“主人”,跪下来行了大礼。

    风尘道:“起来吧,你应得的。”

    小白、玉莲将风尘、韩莎引进了自己的宿舍之中。韩莎在床上坐了坐,感觉床有些硬,不如家里的舒服。稍坐了一会儿,便要风尘陪她出去,上操场走了几圈,韩莎回忆道:“和你小时候的学校挺像的吧?跑道都是煤渣的……一会儿观摩一下你,不,是小白上课。完事儿了咱们就去城里吧!”

    下午的时候,二人就旁听了一下小白上课。小白不善于讲课——因为之前的小白就是风尘,现在的小白,却是继承了风尘。

    但学生们却很……认真?确定是很认真?但实际上,这一堂课的学生们却并不安分,不住的去偷看风尘、韩莎。

    这二人之风姿,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就去看,去欣赏……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美貌之人,如此气质之人。

    二人身上,更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气质。

    美的令人望而生畏……

    “看来之前弄一个小白过来是正确的!”韩莎轻轻的在风尘耳畔吹了一口气,弄的风尘耳朵痒痒的。

    “现在不需要了……哪怕是红颜祸水,咱们也是可以荡尽天下的祸水。”风尘“嘿嘿”一笑,回应了一句。

    听完了一堂课之后,风尘、韩莎就走了。再听下去,那些学生非躁动的喷发不可。二人直接租了一辆驴车,朝着云城过去。赶车的是一个老汉,鞭子甩的噼啪作响。风尘、韩莎并不嫌弃这样的缓慢速度……他们享受的是那种回忆的感觉,享受的是在驴车上摇摇晃晃的那一种惬意。

    他们又不赶时间,他们是来玩儿的。

    当然要怎么玩儿怎么来。

    “姑娘,云城到了。老汉就不送你们进去了。”驴车在城墙外停住。城墙是青灰色的,城门口把守了一些黑皮,人来人往,稀稀疏疏的进进出出。一个歪戴帽子的黑皮坐在一个桌子后面,懒洋洋的扒拉着桌子上的几个铜板,看着像是在算卦……风尘、韩莎进城的时候,黑皮们不仅仅没有起身为难,还一下子刷的站起来,立正敬礼,恭恭敬敬的像是一条哈巴狗见到了主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