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第二日

    “污……污……污……勤快的托马斯已经准备好出发了。”风莎燕、韩莎咬耳朵也没避人,张天野又是先天之境界,耳聪目明,二人的小声耳语听的一清二楚。故意压低声音戏谑了一句,送给了风尘一个“原来你是这样的风尘”的眼神——似乎是第一次看清了某人的真面目,简直污出了天际。

    “什么托马斯?就是那个小火车吗?那个不是叫马克斯?”安落一脸萌态,不明所以。风莎燕的话她自也不曾听见。

    而且什么“托马斯”啊“马克斯”的,也记不清楚。

    韩莎掩口偷笑,给自己的徒弟科普……“什么马克斯的,是托马斯。而且重点是前面的三个字,不是小火车……这句话的意思是老司机发车……”嗯,解释到这里也够了——“老司机”的意思安落还是懂的。于是,便将左脚轻轻的一抬、一挪,再踩下去,碾了一下。

    张天野疼的直吸冷气,偏偏被安落威胁:“微笑,你现在可是司仪,我师父的终身大事你要是办砸了……”

    狠!张天野硬挤出一个笑脸……笑的比哭还难看。

    “让我们有请二老……”

    风父、风母把臂出场,二人皆是一身礼服,精心收拾了一番。随着张天野的引导,风尘、韩莎、风莎燕二人便盈盈一拜,鞠躬行礼。

    韩莎给二老上了茶,叫了一声“爸爸”“妈妈”,二老则是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封给了韩莎……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

    韩莎又一一谢过……

    “好,好……”

    风父、风母老怀大慰。

    正儿八经的“婚礼”结束之后,便开始和虚拟空间中的各路宾客互动,接受宾客们的祝福。梅雪的朋友、剧组的主创人员也都表演了一些节目,唱了几首颇为应景的歌儿。徐狐狸则是唱了一首《女儿情》,并不很在调上,却是真心实意。一群无常队员来了一首大合唱,笑闹起哄,特别的热闹。亲朋这里,也一一应付下来,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天色将暗,一天的时间就这样的过去了。婚宴也进入尾声,宾客散去。

    “终于结束了……”

    风尘一个公主抱将韩莎抱起来,便回到了一号洞窟之中。当二人进入洞窟的那一刻,洞窟内的色彩就变成了古香古色的红。

    红烛朦胧,是最为温馨、细致的婚房。

    韩莎眨眨眼,问道:“你这是要抓着人家,行苟且之事吗?”她极力的做出一副认真的架势,却又忍不住想笑。

    风莎燕随后进来,说道:“怎么会,我们的快乐,怎么还会是那种原始的生物本能呢?”

    真正的快乐,当然是源于精神上的,玄之又玄的那种东西。

    曰:神交。

    只需要彼此在一起,彼此感受,并不需要去做什么。韩莎一把拽倒风莎燕,使风莎燕躺进自己的怀里,“左拥右抱,齐人之福也!”风尘笑一笑,搂住了韩莎……便这样的安静的,默默的,体味那种感觉……也很宁静,周围一片宁静。红烛的光影轻轻的动荡,似乎有风吹起了并不存在的轻纱曼笼。

    第二天的时候,完成了婚礼的二人便早早的起来,换下了身上穿了一日夜的盛装,练完功后,就一起去见了一下父母——

    现代社会并无这样的“晨醒”的规矩,但韩莎却乐意这样。她和风尘说:“咱们要出去好好玩儿一段日子,就留下二老了。还不兴这时候让爸爸妈妈多高兴高兴!”

    大清早的媳妇来问安,自然是高兴的……这一种高兴酥麻到了骨子里,风尘的父母对儿媳的满意程度显然超过了儿子。

    侍弄了一些早饭吃过之后,风尘、韩莎就被梅雪抓了,一起通过生物芯片的群开始和剧组的各路角色会面……

    剧组只有两个角色,一个是导演徐狐狸,剩下的就是各个主要角色、配角的演员了。

    “跟我来!”

    徐狐狸直接将人带入了布景之中。

    整个布景由徐狐狸一手操刀,生物芯片的方便、快捷,不需要什么手段,以徐狐狸的美术功底和想象力,构建出一个完整、瑰丽的山川、大千并不困难。徐狐狸带着演员们参观了自己布置出来的黑木崖、华山等场景。一边让演员熟悉布景,一边给演员们讲戏……“江湖是朝堂的一角,江湖的争锋,本质上就是政治博弈的时候,荡漾出水面的那一点小浪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刀头舔血,浪迹江湖,本就是为了一口饭吃——那么,这一口饭谁给?日月神教的饭,是陛下给的,所以他们效命于皇权。五岳剑派是地方豪强支持的,所以就要给地方豪强卖命。这在原本的笑傲江湖中并没有体现出来……咱们这场戏,自由一些。风尘,梅雪说你们表演很随杏,咱们试一下。我这里台词什么的,没有硬杏要求,你能够把东方不败表现出来,怎么演都行……”

    “动作、武功是你设计的?我想见识一下……”

    这徐狐狸很直接。

    风尘点点头,道:“好。”

    一张手,一柄剑便凭空出现。剑长三尺,青锋如电。

    “华山剑法,以华山为名,招数奇、诡,如华山之山势。出招以奇诡致胜……”风尘讲了一句之后,便随意演出一招剑法,剑芒如冷电一般,霎时间出,霎时间结束。

    韩莎道:“嵩山剑法,大气堂皇,以正击,行堂堂正正之法度!”一张手,便也是一柄三尺青锋剑,朝着风尘刺了一下。

    二人一人一招,徐狐狸一下子就体会到了二人剑法中那种内涵的精神意境,大声叫好。徐狐狸善于拍摄飘逸、凌厉的武侠片,本人对于日本剑道,中国的八极拳、剑法、枪法等也多少有些研究,这么一看,就喜欢上了风尘、韩莎二人的动作。

    一招分生死,迅猛、凌厉,却又有着比七武士中武士格斗的华丽、意境……这样的技法特色,很符合他的美学。

    “好……有贤伉俪鼎力支持,单这一部戏的动作,就是上乘之作!”

    一边游山玩水,一边讨论剧情,相互磨合。

    逐渐的,剧情梳理的清晰起来……

    局限于电影的时长,第一幕就是走马观花的介绍,将故事的背景说清楚。快速的动作、剧情,加上旁白:

    介绍了明朝建立之初,朱元璋改明教为日月二势力,以日为明,以月为暗,以防江湖宵小祸乱京师,威胁皇帝、百官之周全……至于明朝中后期,东林党人势力盘根错节,圈养扶植五岳剑派对日月神教进行试探,导致五岳剑派伤亡惨重,为首的华山派更是一蹶不振。二十年后,岳不群为华山派东奔西走,偷取辟邪剑谱,妄图再次主导五岳,却被朝廷之人分化瓦解,更惨遭身死。令狐冲等华山派弟子想要退出江湖……

    然后,却机缘巧合的被向问天利用,“救出”了任我行。

    相比小说——这一个令狐冲除了爱喝酒之外,并不渣,有着自己的责任和担当。里面明显有一些李连杰版的影子。

    东方不败却是全新的东方不败——没有儿女情长,有的却是大爱。他叫东方不败,是东厂的三巨头之一,却有着匡扶天下的志向和魄力。他是那一个黑暗的令人窝火的时代中的一缕火!

    任我行被“救出来”的根源,也和正邪无关,但披上了一层正邪的皮:东方不败率领下的日月神教不管武林之事,但其针对沿海倭寇的杀戮,却让江南豪强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从头到尾,令狐冲都是一个被人用正义的名义利用的倒霉蛋。被贴上魔头的标签的东方不败却有一个很凄惨的结局:

    被任我行等人,包括令狐冲、倭寇高手在内的人围攻而死……

    徐狐狸拍一拍风尘的肩膀,宽慰祂:“你演的是一个英雄。我读明朝的历史,最不忿的就是东林党的一段,所以这个剧本我很喜欢,咱们好好的合作一把!”

    风尘道:“这是我第一次演戏。”

    徐狐狸揪着自己下巴上的山羊胡,笑说:“但那葵花向阳,需先定故可无欲,定不生燥杏,气冲于霄汉,其气至刚、至大、至正、至烈,煌煌如日……我特意看了你写的《葵花宝典》,这或许不是天人化生,但以功喻人,我以为你能够演好东方不败。因为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葵花宝典。”

    “这么说我真不知道应该荣幸还是应该……”无语,要说别的也就罢了。可比别人了解《葵花宝典》这也太那啥了。

    韩莎问:“那咱们什么时候试拍?”

    “又不用胶卷,直接拍……以前那些办法现在也都没什么了。咱们走一走剧情,好了直接过,不行的地方后面再补。”

    拍摄方法是要根据实际而做出改变的。

    徐狐狸很适应这种改变。

    就比如这个光有导演、演员的剧组,但是徐狐狸却特别的适应一样。

    第二天,风尘便直接开了第一幕戏。是东方不败夺去日月神教教主之位,迅速整合叛逆,袭杀倭寇的场面……那腥风血雨,残荧断壁,鲜血和死亡都直接被构建了出来,并不需要后期进行特效的合成。这一部分风尘完成的极其顺利,二十多年的戏就浓缩在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完成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