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买椟还珠,明珠暗投

    But……“看电视”和“看我家有电视”是不一样的!别说是“十里八村”了,当时的“全国上下”也都是差不多的:如果你买的是一台小一些的、便宜一些的电视机,那基本上就是“看电视”了;如果你买的是一台很大、很贵的电视机,不论是彩色的亦或者黑白的,那就只能是“看我家有电视”系列了——当电视机一进家之后,就会被女主人以“大布袋里三层外三层封印之术”封印!

    并且种下真言咒印:家里无论男主人、孩子还是阿猫阿狗,谁都不许碰一下。电视君被封印在黑暗中暗自抹泪,更加极端一些的,电视机还没用,就因为长期搁置不通电,然后坏掉了……

    当然,女主人们是不会承认这问题是自己造成的!

    绝对是生产厂家和商家的锅。

    古之所谓“明珠投暗”“买椟还珠”的现代版,无外如是。当读课本中“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熏以桂椒,缀以金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的时候,无人不觉其中“郑人”之愚蠢,只是看着家里被“封印”的大彩电,却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所以,去那些有彩电,有大电视的人家,那也就是看看人家家里有电视,还要隔着一层布套子看——

    画上数千元买一个“装饰品”,还要用布套子套住,实话说还不如里面支撑个架子,外面直接套上套子。视觉效果是一样的,但却能省下一两千……这和一个漂亮的女生花费好几个小时精心化妆,然后却用口罩、围巾、帽子把自己包起来不给人看一样,简直愚蠢到突破天际!

    当时这却很普遍……

    那“窗外一起跟着看的小莎莎”也只能选择这个真看电视的——由此可见,二人之间的缘分却是不浅。

    只是当时专心于电视的风尘没有注意过韩莎就是了……

    窗外的“小莎莎”祂怎么知道?

    “额,你什么时候跑我窗外了?”这事儿风尘是真的不知道,一点儿印象都没有。韩莎端住风尘的下巴,故作生气的在祂脸上扇巴掌,凶道:“好啊你,竟然连咱们俩的初恋都忘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记起来没?记起来没?”那巴掌呼的风尘无语无语的,眨眨眼,泪腺开闸、放水,水汪汪的看韩莎:“你欺负人。”

    韩莎:“……”

    “哦宝宝不哭,是不是屁屁被打疼了?”韩莎坏笑,像是轰一个婴儿一样,“来,吃耐耐,哦哦,不哭了……”

    说着话,还把风尘的头一按,一挺胸,风尘的脸就被按在了韩莎的右胸上,风尘眼泪婆娑:“我那是脸,是脸!”

    心说:“有你这样的吗?明明是被打脸,你说屁屁疼,合着我的脸是屁屁……”

    “哦,哈哈……那你再哭一个试试。老娘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韩莎霸气侧漏,威胁的挥一挥手——随时准备继续糊脸。风尘迅速收了神通,也不动弹,直接牙齿隔着衣服咬住了胸衣下的葡萄,奶声奶气:“不要,人家很乖的。你看……不哭了。”“乖啊!”韩莎忍俊不禁,笑摸风尘之头。便给风尘科普了一下二人的“初恋”,也让王佳乐听一听两个人的“往昔岁月稠”。

    “那是人家修成婴儿,逆反先天的第二年,那时候人家五岁。你呢,当时也还没上学,也是五岁……”

    那时候的风尘喜欢《动物世界》喜欢《百变小樱》《花仙子》《美少女战士》……用韩莎的话说,那是相当的“早熟”。

    在其他的孩子停留在大头儿子、小糊涂仙之类的动画片的时候。风尘已经提前进化为老司机一枚,专职美少女动画,月野兔变身一集不落……“本大爷老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一个色胚,还是提前早熟的那种。哎,岁月是一把杀猪刀,谁知道你这娃竟然是早熟晚育,一直到经过本大爷调教,这才知道了好。”韩莎手指点着风尘的额头,说的甜蜜,数落中也是一种喜欢。

    风尘讶然道:“这么说,咱俩竟然还是同岁?”

    “对啊,要不怎么叫天造地设呢?”

    韩莎得意仰头。

    “是……这不一直在等你吗?是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缘分。”风尘呲牙,用舌头在葡萄上顶了一下,轻轻一绕。用力的抬起头,看韩莎一眼,带着一些笑意。韩莎低头看了一下,道:“你快起开,咱们这就到家了。”风尘“嗯”了一声,也不见动作,便开始改变了轨迹,斜落下去。

    自万米高空,无声无息而落,天空中似乎有一道无形的轨迹。三人便沿着这一道轨迹滑行,落于山谷……

    足尖轻盈的在大片的阔叶上一点,阔叶便荡漾起涟漪,人却已经落在了地上。

    二人一人拉着王佳乐一只手,给王佳乐介绍:“这里是咱们以后住的地方了。咱们进去吧……”

    王佳乐的视觉模糊,只能大略的看到周围的光色,进了洞窟之后便是亦步亦趋,一直进了风尘、韩莎所住的洞窟之中。韩莎道:“这是我和哥哥的房间,一会儿给你单独的安排住的地方……先带你参观一下!”留下了风尘,让风尘做饭,韩莎便带着王佳乐一个洞、一个洞的转了一下,分别见了见现实中的七魄、三魂,又去见了风父风母,二位老人也同样喜欢孩子,便拉着王佳乐一阵亲热,也问清楚了身世,只觉孩子可怜。“这都弄的什么!”风母将王佳乐头上包裹的丝巾解开。

    打量一下王佳乐的脸蛋儿,风母道:“真俊。”

    “爸爸,妈妈,我让宝宝做饭去了,一会儿你们带着乐乐一起过去吃。”韩莎说了一句,便转身要走,王佳乐则是巴巴的看韩莎。

    风母一笑,摇摇头,说道:“咱们一起过去吧。乐乐舍不得跟你分开。”同时却在芯片中问韩莎——王佳乐的教育怎么办?

    孩子总要上学的。这户口、学区之类的都是事儿……

    韩莎告知二老:“这孩子很有天赋,送到学校就毁了。咱们这里也不孤单,有七魄她们还有三魂,就由我们亲自教。再说了,爸爸妈妈,咱们这儿负责研究的那些人,随随便便拿出去一个都能让科学界抖三抖,便是我和宝宝没时间,他们也可以教的。这么多人,哪个老师能比得上?只是,我们教乐乐她们的时候,您二老别横插一杠子添乱就行。”

    “说的什么话,我们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吗?”风母没好气的嗔了韩莎一句。这个儿媳妇她是怎么看怎么顺眼的。

    韩莎笑,说道:“哪儿能呢。这不是您心软嘛……教孩子,哪有不罚不打的,万一您老一个心疼,我这里教训着呢,您就说算了,还反过来把我教训一顿。这么弄上一次,以后孩子就没法儿管了。”

    风母也是一笑,说:“说的也是。你婆婆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惯儿如杀儿,咱们明白着呢。”

    “您老英明……妈妈,我呢,管孩子也不是乱管的。你要说学习不好之类的,其实并不如何重要。主要是养成一些习惯、规矩。就像不说谎,不说脏话,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吃饭的时候要专心这些……这规矩养好了,未来才能长的好。乐乐,来给背首诗!”王佳乐便仰着脸,“当当当”的背了一首诗。正是那首《白雪送武判官归京》,不卡不顿,抑扬顿挫,分外的好。路上的时候,又让王佳乐把刚学会的歌唱了一下……一通才艺表演,让风母打心底里乐开了花!

    至于数学……这个没法儿表现。风母也只是通过韩莎的介绍,知道王佳乐的数学已经很厉害了,外面的许多高中生都比不上。

    回到一号洞窟的时候,风尘已弄好了饭菜。风莎燕也一起帮忙,弄了一大桌。韩莎笑吟吟的指着风莎燕告诉王佳乐:“这个也是哥哥,不过要叫姐姐。”王佳乐看看风尘,又看看风莎燕,有些蒙圈——这太考验她幼小的理解能力了。别说是王佳乐了,就算是风尘的父母适应这一现象,也花费了许多的功夫。适应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了:左右其实都是风尘,只不过类似于左手和右手的关系罢了。

    一家人阖家团圆,一起吃了一顿饭。王佳乐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根本就停不下来。

    七魄是在另一个墩子上吃。

    小蓝、小红和小火则是和句芒一桌,已经种了生物芯片的句芒和三只山鸡聊起来毫无违和感,第一次见到陌生物种的彼此充满了好奇。三只山鸡热情的邀请句芒尝了尝高价的鸡饲料,然后句芒就连聊天也忘了——它一头扎进碗里,不愿意出来。三只山鸡一个劲儿的热情介绍,炫耀自己三个很快就要化为人形,然后还能得到新的名字,成为三魂。还问句芒是否如同《山海经》里记载的那样,拥有神通。

    春神一出,万物复苏,草木生长。

    But……

    句芒没有能够让万物复苏、草木生长的神通。但句芒却有类似于《封神演义》中的雷震子、羽翼仙一样的神通。

    一双翅膀可生风雷。

    因风雷惊蛰。

    故为春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