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终结与开始

    笑啐了韩莎一句,梅雪才又继续正题。“我和天野进行过了解,现在拥有芯片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亿,即便是限于产能,最多十年,就会达到人手一芯……传统的电影、电视、游戏等娱乐产业,将会彻底进入一个新时代。所以,我有一个想法,也要征求一下你们俩的意见。咱们自己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梅雪先讲了一下“生物芯”的大势,然后就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电影按之前风尘的提议,一应拍摄都在虚拟空间中进行。

    一个版本为“全息版”——观众将会以一种身临其境的全新体验,去观赏这一部电影。其效果,就相当于是《三国战纪》的开场动画时候一样,人在其中,却被锁住,不能动弹。但呛人的硝烟、烈火炽面,箭矢掠空,那种感觉却都是“真实”的。这一版本,按照梅雪的意思,将会在生物芯的世界中,上架播放!

    这一个“全息版”意味着新时代的开始。

    梅雪喜欢科学、喜欢各种奇怪的东西,所以对这种科幻感十足,并且算得上是一种“开创”的创举,很有兴趣。

    另一个版本则是“影院版”——顾名思义,就是让没有芯片的观众去电影院看的版本。至于是3D还是二哥,梅雪并不怎么在乎。

    这是旧时代的终结。

    梅雪挑着眉,神采飞扬,说道:“旧的时代,由我终结!新的时代,由我创造!风尘你知道吗?这一部电影的导演,我打算请最仙气的那一位……要说笑傲江湖,要说刀枪剑影,要说那种武侠世界的气质,我想,除了徐狐狸,再找不出第二个……还有,武功方面。我知道你有心推广武学、道法,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葵花宝典》《吸星大法》《独孤九剑》《紫霞神功》你都设计一下,弄一些高配版的。现在网上销售的低配版,怎么也配不上这一部电影不是?”

    风尘复述了一句“《吸星大法》?”摇摇头,说道:“雪姐你这是为难人啊。就算以我现在的本事,这《吸星大法》也无能为力……”

    梅雪问:“这个很难吗?”

    风尘幽怨道:“你是我亲姐。你要让我弄出一个御剑飞行、腾云驾雾之类的,什么神剑御雷真诀的都小意思。但这吸星……吸取对方的真气,为我所用。这别说吸这一步我就做不到了,为我所用的一步也做不到啊。”

    这需要解决一个“怎么吸”一个“排异”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怎么吸”,如果对手是泥胎木雕,一动不动,那吸还有可能。

    但,对手是泥胎木雕吗?

    不是。

    如小说中所写的一按对手穴道,和对手穴道接触,然后丹田中空如竹,利用压差来吸收内功的手段,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就和左脚踩右脚不会实现一样。想要吸收对方的内气,首先一点,是必须要让双方的毛细血管驳接在一起的,做到了这一步,才可以让对方的内气通过压差、循环流过来,不接在一起,是不可能进行内力的抽取的!这一点,风尘本人可以做到……祂是可以通过瞬间的接触,让自己的毛细血管刺入对方体内的,就和生物芯片和人一接触的那种状态一样。

    一下子刺入对方体内,就和原本就长在一起的一样。

    但——这不是什么功法可以做到的,而是一种境界。一需漏尽己身,二需静至无上,其三队身体之状态……

    毛细血管刺入、驳接,吸收对方之中气、营卫、呼吸之气……弄得这么麻烦,要求这么高,不仅仅不够安全,效率也不够高:还不如一顿饭吃个肚子滚圆来的实惠。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武功,那风尘只能说:“傻子才练!”

    至于解决排异……既然都没有必要,如此的事倍功半还危险,那为什么还要考虑解决排异的问题呢?

    而且,貌似“排异”这个问题,对于风尘来说,也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生物芯片和人生长在一起会排异吗?

    不会。

    排异,对风尘而言,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问题。

    解决一下都不带动脑筋的。

    ……

    “不过,一些类似的效果,还是可以做出来的。比如通过引导对手的攻击来激发自己的潜能,让自己的速度、力量、爆发力突然大增,瞬间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化掉了对手的力量,自己本身的力量又增加了,这算不算是《吸星大法》呢?”既然按照小说中的描述来弄是不可能的,那风尘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吸收内力不行,那就弄一个效果类似的。一个可以看得出骨骼、肌肉、脏腑、经络、腺体,并且通过不同的颜色进行标识的人体模型就出现在聊天的空间之中,以一种超脱了三维的状态呈现——无论是肌肉、骨骼、血管这些系统,都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分明的,但却又是综合的。

    熟悉生物芯聊天的梅雪,自然也已经熟悉了这种显示方式。她一边看,一边听风尘讲自己的想法——

    这一种功夫,就是通过身体受到攻击之后,以训练之后的应激反应引导力量,刺激自己的身体分泌激素,从而获得强大的爆发。

    这是一种货真价实的魔道功法,配得上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身份、地位,它很强,并且有着极大的副作用。频繁的,过量的激素分泌,同样也意味着一个人体内的阴阳失衡。会导致一些极为严重的后果,譬如说出现幻听、幻觉,杏格变得暴躁、亢奋、残忍等等……这些副作用,从功法的运行方式、作用机理,就可以推导出来。韩莎道:“这种邪门儿功夫你也能弄出来,真厉害!”

    至于看电影的观众要是突然脑子一抽,想要去找来学一学,会引发什么不良的后果她却并不在意。

    且也不一定会引发后果。

    只要静功跟得上,一应内魔外魔,都可以轻松降服。

    梅雪道:“厉害,就这么一会儿,你就给我弄出个吸星大法出来。虽然和原著不一样,不过也无所谓了。姐可不会强人锁男!”

    韩莎“嘿嘿”一笑,说道:“强人锁男这种事,还是交给我这个最为亲近的人吧,吼吼哈哈……”

    “这都三月三了,你俩准备的怎么样了?”

    梅雪又问起二人的婚事。

    风尘、韩莎:“……”

    得知二人现在还没来之后,梅雪呵呵哒,问:“我服了。有分身就是任杏!”梅雪还能说什么呢?已经无言以对了好伐!

    许多人上小学的时候幻想过的,自己拥有一个分身,让分身去学习写作业,自己想怎么玩儿怎么玩儿的幻想,在风尘这里就是“事实”——更加残酷的事实,是人家不仅仅分身专心于研究,就连本体也都那么努力。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一个人比你天才,而是比你天才的还比你努力……那简直没法儿混了。

    所以,果断的还是这样“任杏”一下,才正常一些。梅雪感慨一句,就问起了二人的“收获”——

    昆仑一行有收获否?

    风尘默了一下,说:“我不能说。”

    “哦。”

    既是“不能说”,梅雪也不再问。

    她知道“不能说”就是“不能说”,而“不能说”三个字本身,就已经表达出了足够多的东西——

    “不能说”的本身就代表了风尘、韩莎这一行是发现了什么,并且也因此,应下了“不能说”的承诺!

    发现了什么“不能说”?当然便是女娲一族!

    为什么“不能说”,梅雪也可以猜出来!

    梅雪不疑风尘言语中有假。

    真人不妄语!

    荡胸生层云,一览众山小。

    飘渺的云雾在左右弥漫,人在空中随风而动,凛冽的寒风被力场所消融,然后就变得惠风和畅。风尘、韩莎二人一边以意念通过芯片和梅雪交流,一边和王佳乐说话。王佳乐戴着丝巾,将头部包裹,目之所见一片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些模糊的形状和暗淡的色彩,小心翼翼的靠着韩莎。

    韩莎柔声的教她唱歌,唱的是《又见炊烟》,曲调悠扬、温和。王佳乐自然是韩莎教什么,她学什么,没有挑拣的余地。

    但念诗、唱歌……她也都挺喜欢的。数学也很有趣——如果让她死记硬背乘法表,小家伙儿是肯定不会感觉到有趣的。

    “死记硬背”从来都是一件让人讨厌的事情,没有人会喜欢。绝大部分人讨厌政治、历史,讨厌诗词,实际上都是因为被多次的、一次一次的强制要求背诵屿成的——学习一篇散文,要背诵其中的某一部分“优美的”段落——实际上,那一点儿都不优美好不好?每一个人的喜好都不一样,你认为美的,别人也会以为美吗?也许,会以为虚伪到恶心,恶心到想吐吧?

    就像是郭沫若的诗,那真是看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到反胃,背一遍都能吐好几次,背上几次,也就都没兴趣了。

    妥妥的是一种“自杀式袭击”!

    所以,韩莎教王佳乐的时候从来不会要求王佳乐去背,只是领着王佳乐念……事实上,王佳乐喜欢的诗,基本上念上两三遍就背会了,不需要特别去背。而王佳乐不喜欢的诗,韩莎也不会硬要求王佳乐去喜欢——不喜欢,咱们就换一首。那么多的诗词歌赋,总有一款适合你。不喜欢全诗,那也总有一两句适合你。当念一首诗的时候,能心有触动,产生共鸣,感受美好,这便是诗词的意义……

    它的意义不是背了以后去装逼,不是有人说的看了风景,没背过诗的就一句真美啊,背过的一句夕阳无限好之类的。

    读诗也好,读书也好,就如观景。看这一片景不在于如何描述它,真美啊和夕阳无限好是一样的,辞藻如何并不影响景色。而当时,看到这一片风景的时候,心是怎么想的,才是重点。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的只有你……”

    “又见炊烟升起,勾起我回忆,愿你变作彩霞,飞到我梦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的只有你……”

    少女的嗓音透着一些稚嫩,却干净的如同天空。简简单单的歌词,简简单单的旋律,只是教了一遍,就能唱的很好。韩莎轻轻的打着节拍,轻轻的“啪”“啪”的声音,和歌声一起交融……

    少女响起了炊烟升起时候的暮色,那时候她一个小小的人儿要赶着羊回去,夕阳下的黄土承迂着她的生活,那时候她并不觉美丽,只是夕阳,却代表着她终于可以回去了。虽然会挨骂、吃不上一口好饭,但终究,肚子不会再那么饿——那算是美好吗?她不知道,但唱着唱着,眼泪就湿润了丝巾,晕染出了一大块深沉。

    韩莎轻轻的把她搂进了怀里,温柔的问:“怎么一下子哭了?”

    王佳乐就说想起了以前放羊,太阳落山的时候就可以回家,就可以让肚子不那么饿,唱着夕阳,就想起了夕阳。

    “跟我走吧!”韩莎起身来,一拉王佳乐的手,把王佳乐拉的站起来。唱了一句陈明的《快乐老家》,后面的歌词却随意的魔改了:“现在就出发。苦已经过去,甜已经来了,有一种味道,那是爱的表达,它近在心灵,却远在天涯……”

    拉着王佳乐一边唱,一边跳,于是什么夕阳、什么炊烟,就都被王佳乐抛在了脑后,只顾着跟韩莎《快乐老家》了。

    “一起来……一起来……”魔改版换成了正版——风尘被拉着一起跳、一起唱,通过芯片和韩莎意念交流,说:“我第一次听这首歌,还是在老家。那一年刚刚拉了电线,西营终于有电了。爸爸和妈妈把一台十二寸的旧黑白电视弄回老家。我还记得,那是我在一个下午的时候听的……”

    “那你还记得窗外一起跟着看的小莎莎吗?”韩莎很是幽怨的问了一句祂这个死没良心的!

    巴掌大个电视剧祂一个人都占满了。当时她是在窗外偷偷看的,结果就看到这厮的背影,至于电视……也只能听一听过瘾!

    心说,幸好咱是十里八村的大仙爷,看电视的地方多的是,而且人家还是大彩电,不是小黑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