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一无所获,剧本

    店内的头巾花色鲜艳,有几何图案的,亦有花卉、鸟虫云纹图案的,亦有单纯的以大小不同的色块组成的、单色的,价格便宜的几十,贵的数百。风尘便从中挑了一些手感绵柔、厚实的,颜色、花色不局,一共买了十二条,直接扫了码。店主人将头巾叠好,放进了一个厚实的购物袋中,交给了风尘。随后,风尘便径直回去……“叮!欢迎回来,手机拿来!”一回到旅店客房,韩莎便拦在门口,自带“叮”的音效,没收了手机。

    风尘撇嘴,不满道:“人家手还没有捂热乎呢。”走进了门,顺手将门一关,韩莎则接过了他手里的购物袋:“买回来了?我看看。”

    便将购物袋里的丝巾一条、一条的取出来,一一观摩。手轻轻的在每一条丝巾的表面抚摸过去,满意道:“宝宝你太棒了。手感都很好呢……而且这些头巾的染料用的也好,一点儿都不呛人。”这“一文价钱一文货”却不是一句空话!

    价格在那里。

    无论是纺织工艺,还是所用染料、手法,也都值那个价钱。

    欣赏了一番……韩莎便收起来,重新塞入购物袋。说:“咱们还是先吃饭吧。吃了早饭之后,就收拾收拾,然后出发!”拨打了一下订餐电话,不多时早餐就就位了,是很合口味的皮蛋瘦肉粥,还有一人两个鸡肉卷。分量不大,但味道极好。吃完了早餐,漱口之后,韩莎便让风尘给王佳乐蒙丝巾。

    韩莎这一方面的手艺,是绝不如拷贝了苏阮的记忆的风尘的。于是,就在一旁安静的做了一个大美女。

    她就欣赏欣赏,不说话……

    王佳乐也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任由风尘动作。大块的丝巾由前而后,不松不紧的裹住了面部,自后包了扁圆的发髻后,由细细的缎带系紧,复又向前,裹住口鼻、额头,再复向后,剩余的部分便在脑后收拢,在风尘的小心侍弄下,变成了一朵盛放的花儿。看起来分外的明艳、动人。风尘点点头,拉着王佳乐的手起来,走到窗前,指着外面的雪地,问:“你往那里看,晃眼吗?”

    王佳乐隔了一层头巾,只感觉目光所见一片朦胧,看不清晰,但却还有一些晃眼。就点点头,说道:“还有一点!”

    “那,要不再戴一层?”风尘问韩莎。

    “挺透气的,就再戴一层吧。”

    风尘便又展开一块头巾,给王佳乐裹了一下,极有艺术杏的在脖颈前留出了一朵蝴蝶结的形状。

    韩莎继续指挥风尘:“给我也弄一个,刚刚那个真漂亮。”“你又不晃眼。”风尘嘀咕了一句,手却很诚实。小心翼翼的照着刚才的方法给韩莎盘好了头发,将丝巾蒙在脸上,而后在后面做出一朵花儿出来。韩莎犹不满意,由让风尘给她装点了满头的各色头饰,现实出一种雍容、华贵,这才是罢休。韩莎起身来,对着风尘,问:“是不是有一种特神秘的美感?”

    风尘道:“美感没看出来,倒是特神秘。”

    韩莎:……

    只能利用阵法摄形,自我读取一下,欣赏一番。韩莎感慨道:“多美的美人儿啊,简直我见犹怜。铲屎官还是蛮靠谱的!”

    “那,是不是该出发了?”

    “嗯,出发……”

    韩莎三两下给王佳乐穿好了羽绒服,戴上帽子、手套,围好了围巾,然后就出发了。走到了无人的僻静处之后,三人就进了大山深处,开始按照一些传说中的各种传言进行寻找。王佳乐只觉眼前一片茫然,迎着光的状态下,包裹丝巾和围巾不留缝也差不了多少——只有背着阳光的时候,周围的景色才终于能够“显示”几分。韩莎却没有这样“看不清”的烦恼,视野直接和风尘共享,本身也有利用磁场读取环境的能力。三人整整寻找了一天的时间,结果是毫无所获!

    回到旅店休整一番,第二天换了一个方位继续寻找……

    第三天……

    又是一个可疑的大裂谷,三人直接从大缝隙跳下去。少了阳光之后,王佳乐反倒是看到了周围的冰墙雪壁,一直到了最下面,视野就变成了漆黑一片。只能由风尘、韩莎拉着,亦步亦趋。

    轻如鸿毛一般飘落到了冰缝的最深处,山石泥土便裸露出来,气温也变得温柔起来。既没有风,也没有冷,周围竟然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在裂缝之下搜寻一番,进了一个深达一里许的洞窟,一路往前,却一路窄小,最后只能让人趴着过去。

    风尘只是以神束线探入深处,就知道了此地的地形。前途无路,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必要,三人就重新回到了上面。

    第四天继续探索,依然一无所获……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魔鬼之语可能存在的地下洞窟、冰川裂谷都探查了一个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回到了旅店,风尘泄气道:“看来魔鬼之语是和咱们无缘了……上一次人们发现魔鬼之语,还是六十年代左右,距离如今已经半个世纪了。”

    说不定昔日的冰川裂谷,早已经不知道是因为雪崩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消失不见了吧?

    他们一路按照传说、传闻搜索。排查的范围并不大,裂谷也就那几条。但传闻中的那一个裂谷,却并没有找到。

    韩莎道:“也没什么好沮丧的,此时找不到,不代表未来也找不到。终究有一天,魔鬼之语这种虫子,会被我们拿在手里。只要,它是存在的!”

    风尘“嗯”了一声,说道:“今天最后一天了,把店住满了。咱们就回去。”在这小县城的旅店中,住完了最后一天,二人便带着王佳乐回去。王佳乐裹着头巾,外面还围着围巾,将整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由风尘、韩莎带着,飞在万米高空。沙漠上的雪和冰已经被风吹的没了影儿……那风,裹着干燥的沙土,飞在天上。即便是万米之上,亦能够闻到一股子的土腥气。一直到出了沙漠,那种味道才是散开……终于,成片成片的农田、楼宇开始出现,从脚下掠过。

    在一座城市的一个小广场上空,风尘、韩莎不由得停住了飞行,一阵驻足观看——那是一群老人,一人一柄健身用的宝剑,在那里随着音乐声,整齐划一的舞动。

    吸引风尘、韩莎的,是他们所练的“武功”——那是由风尘创造,放在淘宝上面销售的剑法之一:全真剑法。

    全套剑法意取于小说虚幻,招却并不尽数附和于小说,而是简简单单的十二招,分别应对一人之十二正经,动作之间舒展、大方,配合了呼吸、气息,全然是一种中正平和的味道,最适合练养,舒筋活络。

    剑法练了一遍又一遍,华灯初上,一群人却依然没有散开的意思。看着广场舞大军练习自己的武功,还练的貌似不错,那种感觉是很奇妙的。

    不过,风尘却想到了一个问题:“韩莎,你说这广场舞的大爷大妈都成了武林高手了,以后小年轻想要,嘿嘿……”

    韩莎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说道:“要是打架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是一个糟老头子的对手,那就太丢人了。”

    “咱们下去玩玩儿?”韩莎便直接一拉风尘,三人一起降落到了公园的隐蔽处,然后显示出身体。便一起朝着广场舞大军那里过去,韩莎道:“如此盛景,我总感觉你应该留下点儿什么。”

    “高手都是以树枝代剑的!”韩莎劈手一折,就折下来一根树枝递给了风尘。风尘不由一笑……留下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风尘便走到了广场上,和韩莎点点头,而后便随着音乐一起舞剑。手中的树枝动作之间,无声无息,冲淡平和,毫无凡尘间的烟火气。那一个一个的动作,一招一式之间,缥缈谦和,如云如雾,不知不觉就吸引了一众人的视线……所有人都在看风尘用一根树枝演练剑法,呼吸、动作、神态,无一不妙。

    一套剑法十二招,手足三阳三阴一一通畅。祂明明是在舞剑,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静默……

    那一种静默如同亘古之存,动静之间,动也是静,静也是动。剑法之中所蕴含的神意如高空,如苍穹。

    一剑舞罢,人已逝,唯留下一截树枝,刚才的一切就如梦幻泡影。

    风尘、韩莎就近选择了一家旅店,又住了一夜,第二天才又出发。半途中就收到了梅雪发来的剧本初定版,让风尘、韩莎这两个主演看一看,是否有什么意见。这一个版本的《东方不败》讲述的是明朝中叶,被称为“魔教”的日月神教和华山为首的五岳剑派的一场恩怨纠葛:

    “魔教”是武林中的称呼,暗中域是效命于朝廷,肩负着拱卫京师,防备武林豪强的重任。

    原日月神教隶属锦衣卫,教主任我行。后因任我行轻启战端,寻衅江湖,引出了一场腥风血雨,引得当朝不满。遂更在东厂名下,教主也换成了号称“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东方不败,于是态势转为收缩,不再在江湖上搞疯搞雨,而是专心护卫京师安全。五岳幕后之人,为了不可告人之目的,扶植五岳,针对日月神教。一场腥风血雨,也由此展开……这一个剧本很颠覆,但看起来,又是理所当然的。

    原著之中的黑木崖所在,乃是冀省。其势力范围正好涵盖了京津冀,将京师宫位于中心处,使江湖人不能轻易在这一范围内活动。

    这,在极大程度上保证了京师的安全。

    假如……假如魔教并不是朝廷安排的,那么朝廷是否能够容忍这样一个势力存在呢?是否能够允许一把刀时时刻刻的顶在自己的咽喉上,如鲠在喉?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不可能,所以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日月神教是朝廷的人。即便听起来再不可思议,但细细的一缕,还就是这样。再说五岳,则被安排成为世家豪族、东林党人、各路地方势力,朝廷大员的代表。

    这一版的《笑傲江湖》一点儿都不江湖!

    它将朝廷的皇权和党争、地方豪族、商人的争斗,宦官的东厂和锦衣卫之间的权力斗争都浓缩在了一场由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弟子令狐冲和魔教任我行、东方不败,五毒教蓝凤凰等江湖人身上展开的江湖恩怨之上。

    这一个构思,堪称精巧。

    只是用了须臾时间,风尘就看完了梅雪的这一个剧本。梅雪问风尘:“剧本感觉怎么样?我可花了不少的功夫。”

    风尘道:“剧本不错。在原著的基础上,对背景进行了更加合理的演化,将朝堂、江湖进行了有机的结合。任我行是前教主,同时也是锦衣卫中的千户;东方不败是现任教主,同样也是东厂的三巨头之一,直接对皇帝负责。武林门派服从于当地的豪强势力,充当打手和试探,这也解释了武林门派的经济基础是什么……名门正派不是绿林豪强,总不能到处劫富济贫收保护费。不过,这样一改编,或许会挨骂……”

    骂人的人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看你不爽就可以了。这和是否合理无关!只是因为你不符合他的心意。

    “你这么说,那就没问题了。观众怎么想管我什么事,我只要做好我自己就行了……”梅雪浑不在意,说道:“我又不是没有跟人打过网战的人!钱知道吗?有钱就是正义,键盘侠牛逼能打几个钉子?水军恁死他!嘿嘿……霸气不霸气?”

    “霸气!”

    风尘送给梅雪一个顶天立地的大拇指。

    韩莎也加入进来,问梅雪:“为什么我的角色是蓝凤凰?为什么东方不败没有小诗?没有爱情和女人的东方不败是不完整的……”

    风尘:“……”

    梅雪:“……”

    韩莎继续:“我强烈要求让我演东方不败的女人——我毛遂自荐,携主角以自重,雪姐你看着办吧。哼哼……”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

    不过这剧本,却是真的不错。

    梅雪翻了一个白眼:“那你赶紧把你家的宝贝带走,我不拍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