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这是上天了

    王佳乐那瞬间“垮掉”的表情,分外的有趣,惹得韩莎又在她脸上一阵揉捏,喜欢的不得了。连口罩带脸,搓扁了揉圆,弄得王佳乐分外没脾气。风尘抱着胳膊,笑吟吟的和声给她讲一些跑步的诀窍:其一要注意韩莎跑步的动作,尽量模仿;其二要体会那种节奏;其三要注意气息,控制呼吸,其四要心无旁骛,少思少虑,无意而为……“窝鸡多了。”王佳乐被继续揉捏中,声音走板,含糊不清。

    言语不清,再揉——韩莎找了一个借口,继续蹂躏王佳乐的脸蛋儿。王佳乐的脸蛋儿软软的、QQ的,手感极好。被揉了一阵子之后,更是烫呼呼的多出了一些劲道,那手感……啧啧,根本就停不下来。

    风尘“嗯”了一声,继续道:“这跑步虽然苦了一些、难受一些,却对你极有好处。一来可以协调身体之动作,理顺体内气血阴阳,初步让你把握到有序的一些味道;二来让你能有机会多次的,去接近那种婴儿一样的状态……”祂笑的和蔼,予韩莎道:“你再揉,孩子脸都成熟透了的西红柿了。”是的,是熟透了的西红柿,又软又绵,稍一用力,都能被捏出水来——王佳乐口罩下的脸就已经熟透了。

    “哼哼,不让我揉她,我揉你!”韩莎手一停,转身、扭腰,便张开胳膊、腿,朝着风尘身上“啪”的一下贴上去,就像是一只八爪鱼一样用自己的腿盘住了风尘的腰,很是凶恶的捧起风尘的脸一阵揉……

    耸耸肩,给了王佳乐一个“同病相怜”的表情,改换了芯片给王佳乐讲述“婴儿”的那种状态,又要如何达到那种状态。

    跑步的那种“极限”是一种临时的婴儿状态;人在遭遇危险之后,突然大脑一片空白,做出狗急跳墙的事情,爆发出寻常时候无法拥有的力量、速度,那也是一种婴儿状态;人在发呆、出神的时候,也是一种婴儿状态——所以,人在发呆、出神之后,才会感觉到身心特别的愉悦、舒坦。这一种状态,接触的多了,自然而然,这一种状态距离接触者也就更加的近,更加的亲切了。有了这样的基础,再加上王佳乐本身就是一个孩子,其思维、阅历本就是出于童真之年,便是经历了苦难、沧桑,但孩子……始终就是一个孩子。所以她距离那婴儿,本身便比成年人更加的近,也更容易返还回去。一招逆反回婴孩儿,那便已是先天真人的境界!

    此时再学夭生功更不会如这些日子这般痛苦了。

    本身就未到青年,不曾成年,身体内掌控生生的那一把锁并未锁住,再有先天真人之境界,堪称是如虎添翼。而先天真人之境,身体的柔韧杏能、寒暑不侵之类的能力,简直堪称是神通。

    话里的东西,王佳乐能听懂一些,也有一些不明白。但她却知道风尘、韩莎二人乃是真心待她,都是为了她好,故而哪怕是吃苦受累、受罚,也是甘之若素——吃苦,是为了自己吃的,而不是去为了二人谋一些利,受累也是为了自己受的,受罚也是自己的表现不够好。但风尘、韩莎二人却将练功、学习、生活分的很开。严厉也只是在练功、学习这一过程中严厉一些,平时却对她极好,温柔到了骨子里。她甚至好多次忍不住想:“那些泡在蜜罐里的孩子也就是这样了吧?”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泡在蜜罐子里的孩子”,但她发自心底的那种甜蜜,却又切实的说明,自己就在蜜罐子里。

    “不揉了!”

    韩莎停手,很是泄气——风尘的脸没变色也没变热,刚刚是什么样,揉了一会儿还是什么样,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

    不过,却依然是盘着风尘的腰不下来,双手搂住了风尘的脖子,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盯着风尘一个劲儿的看,她说:“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风尘问:“什么问题?”

    韩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风尘的脸,分外的肯定:“你更晦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新的卫气,做了更多的工作,你的脏腑器官中,那些网络要么更多了,要么更粗了,总之是更进一步了。”

    风尘是更“晦”了却不是更“黑”了——那并非是一种肤色的变化,而是一种亮度上的变化。

    “多倒是没有,不过更进一步,很可能是在我觉察不到的尺度上更粗大了吧?”风尘说了一句,然后就将此时此刻,脏腑之中,新的卫气构成的组织的状态勾勒出来——祂不能漏尽这一新生的,遍布于五脏六腑之中的网格状包络,但这并不代表祂对这个玩意儿是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至少,祂可以漏尽旧有的卫气形成的脏腑——于是,一部分是可以漏尽的,剩下的一部分是不能漏尽的。

    于是,剩下的一部分就是那网络结构了。

    将漏尽的一部分剔除。

    一个单独由一条条纤细的几乎不可见的包络构成的,网格状态的脏腑、躯干就出现了。这种间接的观察,就和倒模一样,是可以观察那么一部分新生的卫气的状态的——说到底办法总比困难多。

    因为只有遇到了困难才会去想办法,但针对于一个困难想出来的解决之法却不止是一种,而是N套。

    一个许久之前就保存起来的新卫生成的脏腑图案被风尘动念之间打开,然后两相对比,一丁点儿微不足道的“差异”后显示了出来——相较于现在,之前形成的网格是更加的单薄、规则的,就像是经线和纬线一样,横平竖直。但现在,这些线,却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扭曲”,在原有的基础上产生了偏转。那一种偏转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因为幅度很小,所以看不出更多的东西——但毫无疑问,这种“偏转”或者说是“扭曲”应该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但偏转之后,似乎更好看了一些?

    风尘将对比图给了韩莎,让韩莎看看。“韩莎你看,这是现在和过去的对比,原来较为平直的形状,发生了一些扭曲。”

    “扭曲……这个给欧拉他们,看看能不能计算出什么。咱们自己有时间也算一算……”找到这种“扭曲”的规律,计算最终扭曲之后的那种状态——这无疑很重要!如果计算出了这种扭曲的最终状态,岂非代表着风尘的修行可以变得更加容易、更加轻松,不需要经历这样的扭曲,就能一步到位了吗?

    数学——是可以让人少走弯路的。即便不那么直,多走出来的弯路也不会那么冗长。风尘刮一下韩莎的鼻子,说道:“已经在算了。不过他们也忙着帮特斯拉,所以这件事不需要那么着急的,来日方长。”

    韩莎道:“可人家就想尽早的看你更进一步,然后呢,也带着人家更进一步。然后我们一起去遨游宇宙,见识见识宇宙的神奇。”

    “哎呀这还不够快?”风尘做出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说道:“这要是照着一些修真小说里面的时间对比。就这点儿时间,我估计就连炼气期都达不到圆满。即便是天才人物,估摸着也就是练气五六层顶天了。But,咱们不是吹,就算他们什么要飞升的修士来了,也一口气把他吹的灰飞烟灭!”风尘将手一挥,很是霸气。韩莎“咯咯”的笑,好容易才忍住了,说:“吹牛……你看,牛在飞!”

    韩莎一指天,便以投影之法投影了一头飞在天上的牛,嘲讽满满。风尘却一挑眉,想到了一个好玩儿的,对韩莎说:“咱们上天玩玩儿怎么样?乐乐过来,咱们一起!”

    召了王佳乐过来,拉住王佳乐的手,三人便冲天而起。衣袂生风,若是穿上一身古意盎然的衣裙,简直飘然若仙。升至于穹顶之上,三人便陡然翻转了一百八十度,变成了头下脚上,原本的“飞天”也变成了“降落”。阵法的作用之下,使得三人这一动作毫无违和感,只是周围的景色有些违和——头顶一片倒立的土地,还能看到下面的人、村庄,那种怪诞的感觉就别提了。

    穿过了那一层投影,三人就“脚踏实地”,洞窟的穹顶生满了青苔。又因为环境的原因,显得特别潮湿。

    王佳乐好奇的抬头看地面,天变成了地,地变成了天,那一种新奇的景象太过于瑰丽和不可思议。韩莎手搭凉棚,夸张的左右晃动一下,做出观察的样子,说:“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这样……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住我的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的意!我要这诸天神佛,都烟消云散!”她大声的喊完,问风尘:“怎么样?是不是很带感?”

    风尘“嘿嘿”一笑,说:“要这天再遮不住你的眼,那便要突破光速的壁垒,让你的眼不再以光为触,而寻找到一种超脱于光速的新媒介!你要这地,不能埋住你的心,那便要不再依赖大气、食物,进入太空之中,长存不灭!你要众生都明白你的意……那冥顽不灵的众生啊,我感觉不理他们,才是正道。你要这漫天的神佛都烟消云散,这个倒是可以……哪个神佛敢跟你咋刺耳,我便教他烟消云散……”

    这是一句情话吗?前面的几句或者是抬杠,但最后一句,却让韩莎翘起了嘴角,莫名的开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