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进步

    怎么一个“厉害”呢?一把规、一把尺(无刻度)——只是凭借这二工具,从简单到复杂,不涉数的运算、变化,各种规矩、制图,竟制作出了“女娲之肠”!其精巧之思维、逻辑,规画圆、矩方直,竟可以达到如此之程度……这,简直是“形”上的一种奇迹!这女娲一族的数学,竟是以规矩为本,不涉及数!

    这一个阵,从简单到复杂,一步一步的构建。听对方一点、一滴,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阐述思路,使祂、她清晰其中的每一步,每一个细节。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做,也知道由此可以出什么样的结果。风尘静默良久,说道:“我想试一试!”遂,便在虚空中定距、凝点,以神束线为规矩,在虚空中辗转出一道道的轨迹,或者直线,或者弧线,定位、凝点——祂每一个点,每一个步骤都一丝不苟——

    似比以往时候,任何一次成阵都要复杂——但,却也比以往任何一次成阵都要精确——是一种不存在误差的绝对精确。

    细而密的电火花交织成一张规则的网,网整体看上去,是规则的几何分形图案,形状却像是一只水中的水母,在空中轻轻的一跃,飘动,栩栩如生。一股空气被电离之后的刺鼻臭味弥漫开,水母幻化,成了长虫、蛟龙、海带、鸟儿……它就那么随意的变化,像是没有什么固定的形状,随心所欲。几位女娲一族的女子见之惊讶不已,道:“女娲之肠有神,一日有七十二变化……风尘,你竟然一次就做到了!”

    那不断变化,如同虚幻一般的网,须臾之间就散去了形状,消失的无影无踪。风尘咂摸一下,说道:“女娲之肠,几何形学至于此……你们为此,怕是付出良多!”

    若是将“数”和“形”进行结合——以数研究形,或者以形表达数,这其中的难度自然会小很多。但女娲一族,却单是以形,走到了这一步。相较于现如今的几何学,毫不夸张的说,女娲一族的几何学不仅仅没有落后于时代,反倒是领先于时代的。韩莎眼睛亮亮的,她比旁人更能看出这一次风尘的“进步”:

    女娲之肠让祂的阵,更多出了一些内在的东西,于是也便拥有了灵杏。尤为珍贵的,就是那种规矩的运用的严谨。

    数、形结合,固然是一种捷径,但却也少了一种纯粹。对于“阵”而言,无疑是难以精确的——因为缺少了相应的,精确的手段。现在,这一个短板没有了。韩莎恭喜祂:“恭喜你了,宝宝!”

    阿姆感慨道:“当真灵气十足。”

    又是一个“翌日”,“翌日”复“翌日”,“翌日”何其多?这地下的空间之中,生活安泰、祥和,就如桃花源一般,出了山谷,可以看到生长的茁壮的农田被这些女子弄成了各种奇怪的形状,从天空看下去,有的像是郁金香的简笔画,有的像是一只三足鸟,天空有句芒不时的巡视、飞掠,各种地面常见的老鼠、猫、狗这里也有。地面上没有的蝾螈、只有一尺大小的恐龙……这里还有。只是这“恐龙”头一次见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恐龙”,名字也不是恐龙,而是被称为“无翅鸟”——

    因为它有着和鸟一样的羽毛,身上也胖乎乎的,尾巴有着长长的尾羽,只是没有翅膀。后肢类猪,却非常的粗壮,前肢却是鸟爪子的形状,头是三角形,很长,牙齿锋利。

    若不是阿彩将之抓了,用热水烫后把掉毛,谁也认不出这是一只恐龙。

    风尘、韩莎也想不到竟然有这种口福:

    这可是恐龙啊。

    竟然成了盘中餐,肚中食……一边吃一边听阿彩介绍,二人才知道原来这个小东西他们其实已经吃过了。就是粥中那些小肉丁。王佳乐这个小家伙儿倒是无知者无畏,吃的满嘴流油。阿彩告诉他们:“那种大嘎玛(蝾螈)是不能吃的。有毒。不过可以做成药,还能晒干了弄一些粉……”嗯,虽然不能吃,但药用是一方面,剩下的最大贡献应该就是美容养颜当化妆品了吧?风尘以芯片和韩莎吐槽:“我觉着,幸亏女娲一族人少,不然太可怕了。这是蝾螈要绝种的节奏啊,也不知道中华鲟之类的……”

    韩莎表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绝对不是吹的。你想想看吧,一个可以创造人类的种族,即便是没落了,又能没落多少?”

    阿彩和一个看起来只是比王佳乐大上三岁左右的小姑娘阿欢一起,领着风尘、韩莎和王佳乐这“一家子”满洞窟的玩儿。从地上玩儿到天上,那飞天遁地之能,就如同是本能一般,分外的遛。等到了将傍晚的时候,所有人都闲下了后,便一起在打谷场热闹一下,请教、讨论一番数学、阵法、修行,却是让人有种不知道时日流逝的感觉……这一日早晨,王佳乐终于有些艰辛的,勉强被韩莎用力的连按带压,忍着痛苦,完成了那一个从腰部将自己折叠下去的动作!

    她被压着,又疼、又喘不过气。就感觉自己像是一条被抛弃了之后,留在沙滩上的鱼,只能尽量的把嘴一张一合,努力的呼吸,却又那么的徒劳。

    那一层厚实的棉布口罩遮住了口鼻,又被汗湿了,使得呼吸越发的不通畅。纵然是努力,却依旧感觉到一阵窒息。

    “终于做到了……”完成了这一个动作,韩莎比她还高兴——王佳乐虽然也高兴,但是这会儿却高兴不起来。被韩莎用力的压着,动弹不得,撕裂一般的痛苦更是苦不堪言,泪水忍不住的“吧嗒”“吧嗒”的落,一些浸润了口罩,一些滴落在地上,成了一片潮湿。韩莎压着她,告诫道:“不许哭,再哭今天睡觉也不许摘口罩了。”又让她多坚持一会儿,却又分外小心的感受王佳乐的状态……

    足足以这一种“折叠”的姿势保持了十分钟左右,感觉着王佳乐的呼吸似乎变得若有若无,似要昏厥,肌肉、韧带也不能再受,这才让她慢慢起来。一点一点的,按照标准的动作,一丝不苟的起来——韩莎威胁,如果动作不标准,那一会儿就再重新来一次。吓得王佳乐小心翼翼,却怎么也不想再体验那种感觉了。终于站直了身体,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汗淋淋的。

    用一块丝巾轻轻的给王佳乐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和泪,韩莎也不再继续吓唬她,而是很温柔的说:“记住这些汗……这是你的付出。”

    王佳乐小心翼翼的呼吸,竭力的压抑着,不让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那样子看起来是分外的可怜。

    “能完成这一个动作了,那咱们就再加一个功课吧。咱们先少一些,从这里跑出山谷,跑到外面的农田旁边,然后再跑回来……”

    韩莎指了一下山谷外隐隐约约的青苗,从这里到农田的距离大概有六百米左右,一来一回,就是一千二百多米。“跟着我,跟紧了……”韩莎冲风尘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也不给王佳乐更多的恢复、休息时间,就直接让她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跑一趟。王佳乐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注意观察我的动作,不要胡思乱想,要专心……你要是掉队了,我要你好看。姐姐我折磨起人来,可是很厉害的!”

    风尘看二人跑出去,摇摇头,却没有跟上。就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奔跑着,韩莎的动作优雅、慵懒而雍容,就像是一只懒洋洋的猫儿,但她的速度却很快,每一个动作都很考究、轻松……

    臀部画出顺时针、逆时针的圆弧,每一处关节、每一寸肌肉、每一个细节都是完美的,呼吸和动作结合,如同一幅美妙的图画。

    韩莎的动作时快时慢,卡着王佳乐的极限。王佳乐跟的踉踉跄跄,明显是有一些跟不上节奏。

    “别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注意我的动作、节奏……”

    韩莎不为所动,并没有去迁就王佳乐的意思。

    跑到了农田旁,王佳乐已经摇摇晃晃的,再跑回来,王佳乐还是掉队了。但却依旧是跑了回来,正要软的坐在地上,却被风尘拉住,温和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刚刚跑完不要坐下来,走一走。”

    乐乐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上一阵发冷,偏偏嗓子眼像是着火了一样。脸上的口罩一张一合,显示着她此刻的状态。

    她从未感受过一层棉布口罩竟然会如同铜墙铁壁一样让她窒息。

    但韩莎、风尘二人却都没有让她摘下口罩,畅快的呼吸的意思。风尘领着她走了一圈,那种窒息感也褪去了几分,风尘才道:“乐乐,知道为什么刚刚你跑的会那么累吗?记住了,跑的时候,小脑瓜子里一定要什么都不想。不然力气都花在脑瓜子里了,怎么能不累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韩莎却没忘了惩罚:“但还是掉队了。这惩罚可跑不了!”

    王佳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