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坐而论道,女娲之肠

    “算术”和“代数”是不同的——“算术”不过是加、减、乘、除的计算,顶多是再加上一个混合运算,也就是了;“代数”却是另一种东西,不怎么要求计算,但更强调逻辑、规则——所以,一个人的计算能力的高低,和能否学好数学,是完全不搭嘎的。王佳乐学的是最简单、也最基础的一个:

    一个数加另一个数,两个数位置交换,结果不变——这难吗?并不难!但要让王佳乐能够理顺这一关系,却又并不是很容易。

    但……这又是从具体的树,走到抽象的必要的一关。

    幸亏王佳乐的思维没有成为定式。

    所以,在举例子说明,又引导着想了又想之后,王佳乐终于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弄明白了这一个基础。半个小时,才弄明白这一个加法的关系,似乎很笨。但实则不然,风尘、韩莎要王佳乐彻底的懂,而不是囫囵吞枣的“记住”。要让一个孩子,从一个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逻辑角度来处理问题,是并没有那么容易的。但成功的开启了这一步之后,之后的事情,又是很容易的……韩莎轻柔的笑着,笑吟吟的摸着王佳乐的头,给王佳乐即兴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一个小笨蛋,他的名字叫小明。老师教了他算加法,背口诀,有一道题突然不会算了,是3+5等于几,他只学过5+3,没学过3+5啊,这怎么办?他不知道这两个答案实际上是一样的,但他却有自己的笨蛋办法,直接将两个数换了顺序……换成了3+5,一下子就知道最后是等于8了。”

    风尘忍俊不禁,说道:“所以数学家其实有很多都是笨蛋吗?就是因为没有别人的计算能力强,所以才找到了自己的傻瓜办法!”

    韩莎反问:“难道不就是为了简便运算吗?”

    王佳乐问:“可是,3+5和5+3不是一样吗?”

    “乐乐,你看,你哥哥、我,还有你,现在你坐在我们两人的中间,然后我换一下位置,我们把哥哥夹于了中间。现在的状态,和之前的状态一样吗?并不一样……只是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是不变的,祂是哥哥,我是姐姐,你是乐乐。我们不论怎么移动位置,也还是三个人,对不对?”

    王佳乐“哦”一声,点点头,虽然有些听不太懂。韩莎笑一下,也不继续这个话题——这个一下子真的不是很好懂,有些绕。

    而后,便继续就加法的简单问题进行了更进一步的深入,并又给王佳乐阐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负数。

    告诉王佳乐只是加法、负数,负数在后,省略加号……如此,将小小的一个人儿的脑袋搅合的昏昏沉沉,像是老牛拉破车一样。外面的声音也逐渐的静了,带着王佳乐一番洗漱,然后打发王佳乐去睡觉。风尘、韩莎二人也洗过澡,在《三国战纪》中各自练过,又行了一番入静的功夫,便也睡去。翌日则依旧是大早起来练功,王佳乐刚一起来,练功服还带着潮热和汗湿,一出门就被冷风吹的通透,冷的瑟缩。被韩莎低声呵斥了一句,这才强忍着和风尘、韩莎一起上了打谷场。

    然后,便开始练功!

    又是一番难以忍受的折磨,腰部、膝盖弯、脚踝等各处的韧带连接处都是疼的。但她的腰却更弯了一些,身体也压的更低,进步斐然。

    之后,便吃了一些米粥、蔬果。女娲一族的食物烹饪方式还较为原始,以煮为主,蔬菜多是生食。风尘、韩莎二人自不如何介意口中五味,王佳乐也是吃惯了苦的,能有一口吃的不饿,就觉着幸福。何况这女娲一族的粥煮的的确有特色——若非风尘、韩莎照看,韩莎又分外严格,控制了她的食量,说不得都会吃的撑坏。饭后,也未休息多久,便又要继续学习写字——而外面,则是一些女子的玩笑声传入耳中,让人的心痒痒的!

    听别人玩耍,自己却要在房间里学习的感觉自然不怎么好……还听见了句芒的叫声,她忍不住瞥了一眼,就见窗外的句芒在存在上空转圈,鲜艳翠绿的羽毛和天空的色彩融合在一起,分外的漂亮……

    “专心习字!”韩莎抬手打了她一下,韩莎的动作很轻柔,打在王佳乐的后脑勺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但却并不疼。

    王佳乐委屈的“哦”了一声,继续用手指在地板上面写大字。戴着手套的手早已经被汗湿透,摩擦在地板上,能留下浅浅的痕迹。只是一笔写完,那痕迹也就消失了……一直学习到了快要中午的时候,才又是得以休息,韩莎道:“今天就学到这里吧。”王佳乐终于松了一口气——手套的食指都快磨出洞了。

    午后,一村之人便汇于打谷场上。阿姆前来邀了风尘,同去打谷场。一千三百多莺莺燕燕,都是一般无二,相差无几的白衣。地上铺了一层编织的精细的席子,每一个席子上正好坐一个人,阿姆带着风尘、韩莎和王佳乐走到一个席子上,邀人坐下来,阿姆说道:“咱们这便开始吧。风尘,你来讲吧!”

    风尘点点头,说道:“要说修行,我便这么来讲吧,一层一层的来说,一点一点的来推进……”

    “第一个问题,我们为何要修行呢?因为不生病、更强壮的身体、更卓绝的智慧、更长的寿命,这是生命的一种追求……这是我们本就有的追求。于是,我们再次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应如何修行?”

    “如何修行”这个问题问完之后,风尘便不着急说,而是空出了一些时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一想,韩莎隔着口罩捏了一下王佳乐的鼻子,小声问:“乐乐,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修行呢?”

    乐乐当然不懂得如何修行,于是摇头——“不知道。”

    阿姆亦问:“那,又当如何修行?”

    风尘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何修行,亦在于此。在我们知道了为什么要修行之后,就开始思考如何修行。于是,我们应去观察、发现、总结——我们总结人的一生,发现人在婴儿的时候,总有许多奇异之能,你比如一只苍蝇飞过去,孩子一伸手,就很神奇的抓住了,但一个大人,却如何也做不到。你比如,孩子会长大,发生极大的变化,但这个变化在成年之后,就会停止。这是生命的出生、成长、衰老、死亡的一种变化——从中,我们又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思考呢?”

    “当在奔跑,达到极限之后,为何又会一下子变得轻松许多,持续获得力量呢?又为什么女人在孩子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这些,都值得我们进行思考……”

    于是——便能够明白:如何修行?

    要如赤子、如婴儿、要寻求那种静、那种奔跑达到极限时候大脑的一片空白,要那种女人在孩子遇到危险之后,那种突然之间的一片空白……

    是什么?为什么?怎样做?

    这些出于风尘之口,却并无任何的“玄之又玄”。

    风尘说:“让自身的状态,可以如婴儿一样,生生不绝。让蕴含于我们身体中的能量,不再被锁住。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当这些能量无限度的对我们进行供应的时候,我们是否是一个合格的使用者?它是一种应急的东西,是我们在危险的时候救命的东西,我们能否控制得住自己?”风尘不断的提出问题,又提出应如何分析这些问题,针对这些问题,然后解决这些问题。

    祂没有说具体的修行方法,没有讲什么修行第一步应该如何修行,第二步是什么境界,第三步又是什么——

    那些东西女娲一族缺乏吗?并不缺乏。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风尘此时所讲的内容,却要比什么具体的方法更加珍贵!

    祂阐述的是一种极为根本的东西!

    夕阳落下,打谷场亮起了篝火,讨论的依然热烈。但这些高深的内容对于王佳乐而言,却太过于煎熬了。只是摄于韩莎的胤威,不敢乱动,连扭一下屁股都不敢,就那么枯坐了一个下午……一个下午,没人离去,也没有人乱动。整个现场,就只有风尘的声音,一直到了晚上的八点多钟,这才结束。同样的第二天下午,女娲一族则是和风尘调换了一下角色,女娲一族中几位杰出的女子,便给风尘、韩莎讲述女娲之肠——起先讲到的,竟然是规和距,并在地面上,以圆规、直尺一边作图、一边深入……

    地面上的图案逐渐复杂,出现了三角函数,然后以勾股弦为基础,再行拓展……以一种几何的方式,做出一个极为复杂的图形结构,形状就像是一节肠子——

    女娲之肠。

    风尘全神贯注,一直到女娲之肠出现,这才豁然醒过神来。祂心中暗道:“女娲之肠,原来这就是女娲之肠……”这——分明就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数学手段,是一种糅合了许多现代的高等数学的几何表达方式——而它的最终表达,就是“阵”!这女娲一族的数学……简直了。

    风尘深吸一口气,道:“厉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