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入五之极,见天地同转

    有道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于风尘、韩莎不过一梦,一丝意念之经历,不过恍惚,如电如露,梦幻泡影——但于风四娘,于那一个游戏的世界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生……等着几人品完石钟乳,吃了些野果,闲聊半晌,时至正午下得山后,风四娘已经垂垂老矣,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很努力的笑了一声,说:“为什么你们还没有老?这真的是神仙送我的一场梦吗?”她想:或许,是天上的神仙听到了她的祈祷,所以才落下凡间,来送她一个家,来送她后半辈子的温馨。

    她的后半生是半隐居的在竹林畔度过的,曾经那个走南闯北,哪里热闹往哪里去的风四娘竟然能够安静下来,耐得住这里的寂寞,结结实实的在这里宅了半生——这半生没有前半生精彩,但却比前半生所有的刺激加起来,都要让人感觉到温暖和幸福。那是一种平凡的幸福!

    她竭力的笑,和风尘、韩莎二人说了一句笑话。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让身体内的痛苦表现出来!

    那是年轻时候行走江湖留下的痕迹。

    这种痕迹……江湖人有,混生活的工人、帮佣、农民也有。只是许多的江湖人并不能够活到这种痛苦爆发出来的那一刻。所以,她是幸运的。一个江湖人最大的幸运,实际上就是活到一身的伤痛爆发的时候,都不被敌人杀死:这已是一种善终!

    她看着风尘、韩莎那不曾变化的容颜,努力的笑着……

    回忆起被韩莎从乱石山抓走,指着风尘,告诉她“这是你爹”的滑稽场面,想着和二人之间的鸡飞狗跳、斗智斗勇。那鲜活的细节,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因为,这种幸福,是多么的可贵呢!可贵的她舍不得忘掉一丝一毫,她要记着,要记着每一点,一直到生命的终结。她也要笑,微笑着死去,哪怕她的身上已经非常的痛苦。

    她笑,不是为了笑对人生,而是用笑来安慰风尘、韩莎。这一生啊,是如此的美好,她也不能让他们伤心。

    这一对“父亲”和“母亲”的身份或许是假的,但他们的心、他们的情,却是真的。

    她费力的叫了一声“爸爸”又叫了一声“妈妈”。

    浑身的精、气、神在一瞬间被抽的一空,丝毫不剩。这便是人生的终点,风尘、韩莎的那一丝意念也离开了游戏,二人如同刚刚做过一场感人肺腑的梦境,眼角不由的留下几点泪水……

    韩莎默了一下,说:“以后再不玩儿《萧十一郎》了。”至少短时间内,她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风四娘。

    收拾了一下心情之后便叫了风尘、王佳乐一起出了小楼,去到打谷场上。打谷场的土地上正好写字,便挑了一块尖石头,让王佳乐在地上写“白日依山尽”,她自己却画出了一些跳房子的方格,拉着风尘一起玩儿。

    游戏有些幼稚……但方格却包含了阵法的作用,想要将石子扔进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是考验人的能力。

    韩莎满是兴致,玩儿的非常开心。韩莎玩儿的开心,风尘这个陪玩儿的自然也是开心的,一下午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半。练习了好一阵子字的王佳乐也被韩莎大发善心,宣布“下课”,一起加入了游戏。只是王佳乐玩儿的却是普通难度的,当她扔石子的时候,阵法便停止运作……然并卵,即便如此,王佳乐也没有赢。最终,被画满了×和等各种符号的格子,最后一个格子也名花有主……游戏结束。风尘小放了一点儿水,让自家婆娘赢了一个“势均力敌”:

    放水?完全看不出来的!

    “我赢了……”战胜了风尘,韩莎分外得意,心情大好之下就把王佳乐抱起来连着转了十多圈,将人又扔起来,接住,再扔起来……

    再把人儿一放,王佳乐就直接坐地上了——并且坐都坐不住,就感觉大地在快速的转动,一股离心力作用之下,要将她甩的趴在地上。风尘无语,忙把王佳乐扶起来,说了韩莎一句:“你看你,都把乐乐转晕了。”

    “转晕了……诶对了!我记起来从哪儿看过的一个小说开头,讲的是一个人,厌倦了城市的工作、生活之后,就回到了老家农村,和你的经历差不多。不过,他却体悟出了另外一种东西,是什么大块物移之类的……对,就是说,他在地球上,却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地球的转动,厉害不厉害?”只是,这个是从哪儿看到的,韩莎却想不起来了——因为那就是很偶然的一瞥,所看到的内容。

    风尘道:“小说啊?以前看到的?”

    韩莎道:“好像……那会儿还没认识你呢。宝宝,你能够感受到地球的转动吗?”

    “你这还真的问住我了……似乎、好像。”风尘沉吟,回忆一下,道:“好像必须要在那种入五的状态,才能够感受到。”

    “入五”之后“我”和整个世界,都是隔离的。声、色诸般,皆被剥离开……风尘也不多回忆,干脆就实验起来。

    原本是呈晦色的皮肤、面容,却在入五这一状态出现之后如同夜明珠一样主动的散发出玉一般的光泽。祂的意识、思维之中,冗余尽去,只是保持了最为高效、简洁的一种运算状态,周围的声、色几近乎于无。仿佛有一层无形的,透明的黑色隔膜将祂和外界隔离了起来……而大地……大地在转动……

    它的速度是那样快,产生出来的惯杏使得风尘有一种要被拉倒的样子,但风尘本身的十二工学却已经达到了有序的极致,身体可以不受惯杏之左右,故而虽然感受到了那种力,但因为力在系统之内,所以并无反应……

    风尘体味着那种状态,却并未退出入五,故而祂和韩莎说话的时候,声音显得冷漠、无情,亦没有声调的变化。

    简单到了极点。

    “能感受……我再试验一下!”

    脚下庞大的星球像是要掀翻祂,圆滚滚的要把祂甩脱……风尘始终坚如磐石,周围的声、色降低到了极致,过了许久,才是退出了那种入五的状态。

    风尘讲道:“入五达到极致之后,可以感受到那种天地轮转之力,但这要求本身已经是有序的极致,不然也不能入五达到那种极致……一般入五,是少有感觉,只是感觉声音变小、光线变暗,整个思考、活动的过程如同做梦一般。但入五达到极致就不一样了,那种星辰旋转的感觉很强烈——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蚂蚁,趴在高速滚动的玻璃球上,那玻璃球却时刻想要把你甩出去!”

    “它一转,一下子滚的立起来了,于是你也就背靠着它站着了。但这还不算完,它滚的并不规则,你都靠着了,它还要横着滚……”

    那种感觉,的确是……

    韩莎“哦”一声,掩口笑道:“那还真应该感谢一下地心引力足够了,不然你还不飞天上了?”

    “哎,莎莎,你说要是让人知道咱俩讨论这个问题,会不会被人当白痴啊?”风尘心中一动,忍俊不禁。

    “何止呢?是够白痴的……一个前庭功能问题,这都扯的什么跟什么。但话说回来,这又真的只是前庭的问题么?”

    这当然不止是“前庭”的问题——人的大脑绝对是美工专业级的,更是擅长查漏补缺,粉饰漏洞的糊裱匠。人类通过身体各个部位的触觉,接收到的源自于外界的信息,林林种种的被汇聚起来,本身就都是支离破碎的片段。是大脑将之综合,如同拼图一般拼好,然后涂抹一番,这才形成了人们感受到的外界。人生在星球之上,星球的自转本身能够感知到,但却没多少卵用,就只是交给前庭处理。而当前庭被人旋转、跳跃、我闭着眼的玩儿坏了之后,人们看到的“天旋地转”实际上才是未被粉饰的本来面目——人体实际上是时时刻刻的体会着那种快速无比的运转的。

    但,那就是“真”——当风尘进入了“入五”的状态之后,一应不必要的功能精简,剩下了最为基础、必要的功能之后。

    天和地以及天地之间的一切感知,才更加的真实……虽然,那种感觉很荒诞。

    这一种“入五”的手段,源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墨家,是从春秋战国时候就留下来的手段。那么……墨子的时空观,是不是是直接通过这种“入五”感知到的呢?

    已知——本世界的墨子实际上是通过一些灵感加上数学手段计算出来的!那么,另外一个时空的墨子呢?这二人的时空观,究竟是谁影响了谁?是谁的信息隧穿影响了谁?

    这种问题注定难以有一个答案,却不妨碍有一个猜测。

    夕阳西下……

    本身晚上的跳舞、唱歌,变成了一场讨论——关于是否走出去的讨论。这样的讨论,是女娲一族自己的事,风尘、韩莎不参与,不冒头。外面讨论的热烈,他们却看着王佳乐,在屋子里闷头学习——教了王佳乐一个很简单的数学式子,并不牵扯计算,却考验逻辑。王佳乐却学的愁眉苦脸!

    她是女生,漂亮的女生……十个女生,十一个怕数学好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