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石钟乳,心是真的,情是真的

    “石钟乳”是乳,一种液体;“钟乳石”是石,一种固体——当“石钟乳”干了之后,沉淀下的那一层光滑的壳儿,才是“钟乳石”。它有着温肺、平喘、助阳、通乳等功效,而在一些武侠、修真小说中,它更是难得之物,是和黄精、人参、雪莲一样难得,并且是增加功力的不二之选。虽然一个普通人,吃了石钟乳,而后就一下子变成了功力几百年的绝顶高手,这很夸张、很艺术,但不能否认:

    石钟乳对于修炼,的确是有一定的促进作用的。而这个作用并不在于提升功力上,而是石钟乳能够中和胃部过多的胃酸,至肠道吸收后能增加血中的钙离子——这可以使交感神经兴奋!

    于是,对体内之中气、营卫、呼吸之气血巡行,便会更加的敏感,更容易把握经脉之流注……

    一张并不很规则的天然的平坦大石为桌,阿姆邀人随意坐下,阿彩则是去采了石钟乳,以精致的瓷碗盛放。

    阿彩道:“尝一尝这石钟乳……”

    石钟乳杏温而甘,入口绵柔、甜美,韩莎端起碗,抿了一小口,丁香软舌感受着那种温柔的口感,一直到石钟乳在口腔中化尽,方才道:“这就是石钟乳吗?味道真好……宝宝,你说咱们那里,地下有没有这样的空洞,有没有石钟乳?”风尘也尝了一口,细细品味,感受自己的味蕾、身体细节的变化……那种漏尽之感,似乎更加强烈了一些,但这对他而言,并无多少用处。

    祂已经漏尽己身,一应感触已达于神经之末梢,那已经是感知最为细微的“触”的极限了,感知已经不能更进一步。

    风尘笑,说道:“咱们那里应该是没有的。”

    韩莎便又喝了一小口,品味一下那种感觉,自能感受到自己的左、中、右三脉之感触更进一步,借助于药力,驻脉中流之法结结实实的上了一个台阶。又过了一阵,方才醒过神来,又想起了身边的王佳乐,便给王佳乐揭开了口罩,允许她也尝一尝:“都险些忘了你了,喏,也尝一尝吧……”

    王佳乐小口的抿了一口,眼睛一亮,说道:“甜的,好柔软。”

    阿彩笑说:“甜吧?石钟乳嘛,就和奶水一样,甜就对了……”

    阿姆看王佳乐那小心翼翼,像是小猫一样的模样,很是慈祥,说道:“喜欢喝就多喝一些,这里别的没有,石钟乳多的是。”“谢谢阿姆。”韩莎暗自用芯片提点了王佳乐一句,王佳乐忙是道谢一声。

    “说的外道话……阿彩,你去给孩子找些果子来吃。”阿姆吩咐了阿彩去找一些果子来,阿彩嬉笑一声,说:“阿姆真偏心,就喜欢孩子。人家和客人就不吃果子了吗?”然后就跑掉了。

    阿姆也喝了一口石钟乳,说道:“咱们就随便说话吧。风尘,你的姓倒是真巧,而你又来了这里,看来也算我族冥冥之中的缘分了……”

    风尘听出阿姆有话要说,又明白女娲一族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不曾遇见过外来之人了,这如何待客、说话却有些……有些不知道如何进行。风尘便主动说道:“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听着呢。”

    韩莎也是帮腔,说道:“就是,您甭跟我们客气,就像是对待您的晚辈一样……晚辈,就是您的女儿,还有阿彩她们一样的人……”

    阿姆道:“我知道你修为高深。若是一个人可以拥有两个身体,并且皆都不凡,这已经不算是凡人了。风尘,我想你给我们讲一讲这修行之要……我们,也愿意用我们在女娲之肠上的领悟,来进行交换。”是的——交换。阿姆虽有些不知道如何和陌生人打交道,但却知道交换,才是一种彼此公平的行为。风尘道:“彼此论道以通有无本是应有之意……阿姆,这女娲之肠,又是什么?”

    阿姆道:“我也解释不来,等你一学,应该自然就懂了。”

    风尘道:“哦。”

    阿姆道:“现在的外面,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们虽然能知一些,却不能尽知。”阿姆打探起外面的情况,那一种“心动”毫不掩饰,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掩饰。风尘莞尔一笑,便简单的给阿姆介绍了一番外面的情况——从那一次天启年间的天火事件之后的大致历史开始,什么满清入关,异族统治,而后八国联军、日本侵华,一丁点儿都不落下。然后,就介绍了现在的国际、国内的情况。相较于她们通过截获的零星的电波、片段,不知道真假的信息,风尘的信息无疑更加条理,更加真实——一些不能够理解的地方,风尘也会进行解释,让她听明白。外界的变化,让阿姆不得不感慨“沧海桑田”,却也更加坚定了女娲一族走出去的决心!

    正如韩莎所言,她们不出去、不发展,那地表的人类迟早有一天是要下来的。那时候她们怎么办?

    更加惊悚的,是前苏联曾经就组织过一次极限的钻地——虽然最终这一个项目被废弃了。

    ……

    阿姆深吸了一口气,道:“看来,我们也没得选择啊。这个时候不走出去,只怕以后,也没有机会再走出去了。”

    韩莎点头,赞同道:“是这个理……这世上毕竟不止是女娲一族,而且还有人类,人类还分成了许多国家。所以啊,你们这样自己封住自己的手脚,是不行的。女娲一族要延续,就要变得更加强大——你们比人类强大,你们就能主宰人类。阿姆,我说一句,你不要生气,当年女娲之所以出事,是因为你们不够霸道、不够强力!若是当时,女娲一族将这里的小国灭了,只是女娲一族,又有哪个不开眼的能把女娲一族的人掳走?你们不能指望人类有良心,不能指望嘴上长毛的人变成好人,这世上啊,一切都是要靠自己的……”

    阿姆道:“是啊,一切都是要靠自己的。”

    说了一阵子话,阿彩就带着一些果子过来。这些果子种类不多,都是山上的树林里长的,放在了石头上。

    “所以说啊阿姆……”韩莎笑了一下,一部分心神则是在《萧十一郎》的游戏中度过了数年的岁月,如沧海桑田,却是梦幻泡影。那种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分外的奇妙,梦里过上一辈子,梦醒之后,却丝毫不会有一种时光流逝的感觉——很奇妙。

    游戏中的数年是真实的,她、风尘和风四娘之间,那一种潜移默化的情感是真实的,现实之中的一切,也是真实的。

    数年和片刻之间并不矛盾……没有人会因为梦了一生之后,一觉醒来,生出恍若隔世一样的错觉。

    梦就是梦,梦幻泡影就是梦幻泡影,这其中的道理,简直妙不可言。

    聊天并不妨碍她进行游戏。

    在一次又一次的斗法、互动之后,这一次韩莎终于故意的卖弄了一个破绽,让风四娘溜掉了。

    她则和风尘一起,偷偷的跟在风四娘身后,一直跟着她。

    起初的几天,风四娘感觉到自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似乎自己又变回了那无拘无束的风,可以自由驰骋在天地之间。但又过了几天,她竟然感觉到了孤独,竟然有一些想家了——想那个竹林之畔的小院,想那一对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父母,他们之间竟然不知不觉,就有了那么深厚的感情。“原来,不知不觉的……这就是家的感觉吗?”风四娘身前放着一壶酒,一只碗,一碗一碗的往下灌。然后,她竟然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之后,她不知道自己如何睡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睡在了客栈的床上。韩莎正坐在床边看她,语带关切:“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忘了家里的规矩了么?”

    风四娘愣了又愣,然后突然大喊大叫起来:“你们有病,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都离开了……你看你,比我还小,你非要说我是你闺女,你傻还是我傻?”

    “但,很开心,不是吗?”韩莎的一双魔爪在风四娘的两个脸蛋儿上捏了一把,将她的脸拉长、搓圆,笑嘻嘻的说道:“家,是不是很温暖?四娘,这不是一种怜悯、可怜,我和祂,都是真心的。哪怕,这一对父母是假的,但你要知道,这里骗不了人……”她点了点风四娘的胸口,说:“心,是真的!我们的心是真的,你的心也是真的。四娘,你知道么?我们每一次看到你胡闹、你任杏,我们都会心痛……”

    “所以这一世,我,确切的说,是她,想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完整的……人生。这一世,我们会陪你到人生的最后一刻!”

    风尘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粘稠的米粥,粥里放了糖,已经晾的不那么烫了,正好适合入口。

    “你空着肚子喝酒,又吐了一次,现在肚子一定饿的很难受。来把粥喝了吧……不烫,放了糖的。”

    风尘、韩莎的话有一些她听不懂,但有一些真心,却能够感受到。她接过了粥,大口大口的吞咽,眼泪也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浑身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涩,粥是甜的,眼泪却是咸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