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给她一个家

    时下女娲一族不过千三百余人,夭生功不过七层,虽掌阵之玄妙,可截获、屏蔽电磁脉冲信号、可驾雾腾云,飞于九天之上,但生活之状态却很“原始的田园牧歌”。这夭生功七层的层次,若以苏阮所在之世界比较,却正是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时,所发展、达到的一种最高的层次——局限于数学、物理学、经络藏象学的发展水平,停滞于此,不得寸进。这一地的女娲至于第七层,非是借助于人类文明之发展,而是自我之努力,只是人口基数微少,闭门造车,虽是出门合辙,但要有一番成果,却太难了……

    这第七层,已算得上是殚精竭智,分外的不易!这一个“第七层”和前面的“第四层”一样,一层又一层,都是这一撮人“独立自主”的研发、开发出来的。

    纵然因为人少,有一些“英雄气短”的问题,但不能否认这些看似温婉的女人骨子里那种才情——

    她们是困于浅滩的蛟龙!

    韩莎说的半分不错。

    她们是蛟龙,受限于人口的数量,困于这深深的地下,由于资源不足,难以发展、壮大。又因为对人类心有芥蒂,不愿意走出去,不愿意进行接触……可她们一旦走出去,一旦见识了现代的科学理论、现代数学,系统的学习之后以为己用。就凭借她们的才情、才智,足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夭生功演化到一个极高的层次——也许那冥冥中,隧穿而来的信息会让她们一下子就达到夭生功的第十六层!

    一遇风云,即刻就要化为龙,遨游九天十地。

    “阿姆……走出去吧。那种武器,威胁不了你们。一个人可以坐着铁壳子飞和一个人本身就可以飞,这是不一样的。第一,即便真的有人使用了那种武器,你们的防范措施又何止一种?就像是莎莎说的,直接哪儿来的就丢回哪儿去可以,改变轨迹送入太空也可以……但实际上,他们连把武器发射出来的资格都没有!”风尘的语气有些不屑——这些武器对于人类而言或许是一种大杀器。

    但,对于风尘、韩莎,对于这里的女娲一族而言,这种“大杀器”其实就是一个笑话。一旦有人产生了动用足够威胁他们的手段,用来针对他们,那在那人动念的同时,他们就可以同步知道——

    这便是至诚之道!至诚之道,可以同知……这一种“同知”便是事实上的“前知”!

    不知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有些人认为足够的大杀器对于他们而言,实际上只是一种可有可无,人畜无害的泡沫。

    而一旦察觉了危险,或者遇险而避,或者直接将危险的根源干掉——和核武器正面刚或者有风险,但剁掉持着核武器的那只手,弄死相关的人,却又容易的很。别说是神族亲自出动了,就算是雇佣一个杀手,之用一把刀,都有百分之三十的概率去完成刺杀!

    所以——

    “你们低估了自己的力量啊……”

    风尘如是感慨。

    祂的态度,无比真挚,道:“你们掌握的东西,无论是阵还是夭生功,掌握到了极致,这个天下大可以去得。我不想看着你们在这里,一步步的衰落、毁灭,更不想看有可能有一天一群探险队发现了这里的女儿国,然后把你们当成珍稀物种……女娲啊,你们是女娲啊,所以我不想你们这样!”

    女娲——是人母。即便是将这一个范围缩小、再缩小,那也是华夏之母,汉人之母,她的族群有资格在这一片土地上自由生活,甚至于有资格享受一些不是很过分的特权!

    女娲创造了人类。

    这就是资格。

    而作为一名曾经的人类,风尘无法代表其他人,但他自己认为自己是应该感恩的!对待这一族女娲,是应该尽量的帮衬,让她们走出地下,好好生活的——女娲创造了人类,女娲的后人却不应该被人类弄得躲藏在地下,苟延残喘。

    阿彩问阿姆:“阿姆……”

    阿姆道:“也许你说的对,我们应该走出去。再这样下去,我们的族群迟早是要消亡的。但我们要商量一下,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这个做阿姆的,也不能代替他们。就像……”她的手,指点风尘:“你,只是代表了你自己一样!”她唏嘘一声,说:“能见到你,知道哪怕只有你一个人,还念着我们的先祖的功德,我很开心。你很好……”

    “阿姆,我有个事儿问您一下。”风尘略有些不好意思,便转而问了阿姆另外一个问题,“我还有一个身体,亦是练的夭生功,若是有朝一日我变化为人首蛇身的形态,你们会不会有意见啊?”

    “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体?是女的?也是女娲?”阿彩的关住重点果断跑偏,声东击西的一问差点儿闪了风尘的腰。

    阿姆听的一愣,旋即才喜道:“不会、不会……若你能化成人首蛇身,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说:“这可是好事呢。等着你要真的成了女娲之身,我这个阿姆便送你来做。这么说来,你也有女娲的血脉了?”

    “这个……我也说不好是有,还是没有……”风尘说:“之前我就介绍过,我的一个同学的灵魂隧穿到了那一个世界,成了女娲家里的孩子。我是得到了她的记忆……我不知,那记忆算不算是血脉传承的一种……不过,记忆信息,是包含了基因的相关内容的,所以……大概、也许……”

    “哦……不是也无妨,若是先祖知道自己创造的人中,有你这样的人物,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对她而言,你们便是她的孩子。”

    风尘笑,那笑容清冽的如山泉水一般,打趣道:“我这也算是认祖归宗了。”韩莎的声音绵绵糯糯的,嬉笑道:“那妾身就恭喜夫君了。”风尘意念一动,玄之又玄,以芯片沟通韩莎,道:“啧啧,看咱这媳妇,娶一送多,一会儿本宫一会儿朕,是皇后女帝傲娇总裁小萝莉清纯系御姐系一应俱全。”

    韩莎回应道:“那是,本宫可是全能的!”风尘的脑海中,韩莎化身千万,又一代天骄的女帝,有凤冠霞帔的皇后,有一脸纯真的公主,有上的厨房的厨娘,有职场上的霸道女总裁,有穿着职业套装的小秘,有……学生、萝莉,各种各样!

    风尘给跪,韩莎的脑海中直接就出现了风尘的“失意体前屈”,拜服的五体投地,一抬头还弄了两个蚊香圈。

    “我已经在人身的道路上迷失了……要不,今晚?”风尘意犹未尽,但芯片的奇妙却一下子让韩莎明白了风尘的想法。

    却是风尘想要和她“教师play”,还是黑框眼镜,黑丝短裙那种。

    “去死吧!”

    韩莎直接送给祂一个暴走的表情包,对面的人儿瞬间化身暴力版春野樱,膨胀的比天还高比海更辽阔,硕大的拳头从天而降,直接将一个“失意体前屈”砸的毛儿都不剩。风尘换了一个委屈的小兔子的表情……“我做了什么?天啊,太凶残了!”

    韩莎晃一晃自己的拳头,巨人一样的身形,音浪滚滚,震得风尘都有一种脑仁儿疼的错觉——

    “老娘没空。谁乐意跟你玩儿教师play啊,龌蹉、无耻、下流、变态……人家还要继续感化风四娘啊……”

    风尘:……

    心说:“风四娘都快让你感动的哭了!”

    能把《萧十一郎》这一个武侠类游戏,玩儿成《我家有女初长成》或者是《家有儿女》也没谁了——在韩莎这里,这不是一个武侠游戏,这是一个养成游戏,是一个生活休闲类游戏。风四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韩莎玩儿坏了多少次——韩莎就喜欢风四娘那种杏子,喜欢跟她斗智斗勇。这一次当妈更上瘾,和风四娘斗来斗去,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竟然还玩儿出感情来了。

    俨然的风四娘成了韩莎的一只小萌宠——就和风尘上学那会儿有同学玩儿的电子宠物一样。

    “昨天又调教了一轮,我感觉四娘已经对我产生了依恋,这说明,她是真的开始享受跟在父母身边,那种温馨和乐趣了……”

    风尘默然,过了一会儿,意念传信,说:“你这么可着四娘一个人坑好么?”

    韩莎道:“才没有呢。虽然那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四娘真的很可怜,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浪迹江湖,一颗心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躯壳。每一次八月十五,人家都是阖家欢乐,就她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个人流泪……她的疯,是真疯吗?都是装出来的,因为她太寂寞,太孤独了,所以总想着热闹些。她越闹,实际上内心却越发的孤独,越发的苦……咱们虽然一开始用强了,但现在,你看她是不是嘴上说不要不要的,整天和我斗法,实际上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并且已经享受这一个过程了呢?”韩莎说的很认真,说:“第一次游戏,我们给了天下正义,第二次游戏,第三次游戏……这一次,应该给四娘一点东西了。哪怕只是一次游戏,也给她一次家的温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