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自己的国王

    这里的昼、夜变化和地表一样,阴晴变化,也是一样。穹顶的投影是月朗星稀,谷中的小楼亮起了一根一根的火把,跃动的火焰色泽橘红,照的周围一片通明,一明一暗的色彩抖动。吃过了晚饭之后,家家户户的大人、孩子便都出来,载歌载舞,弄琴吹笙,白衣飘飘,在火光中,变成了一种暖暖的黄色。阿彩和阿彩的阿姨一起,带着风尘、韩莎和王佳乐一起参与进去,或唱或跳。

    “每天晚上我们都会活动一下……”阿彩一只手拉着王佳乐,一边跳,一边给三人介绍了一下自己村子的习俗。

    王佳乐本就衣服穿得多,又闷又热,整个人的精神都是蔫的,像是一株晒过了日头的草一样,不过被带着跳了一会儿,却硬生生的有了些精神。王佳乐的另一只手在韩莎的手里,跟着节奏、歌声跳。说是歌声,实际上都是一些“嘿”“哟哟”的节奏。

    韩莎道:“挺好的……”

    她一边跳,一边跟着一起呼喝节奏。

    这一活动一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才是结束。而后大家就彼此散了,回去洗一下身上的汗,开始睡觉。

    照顾着王佳乐洗澡、换衣,睡下之后。风尘、韩莎二人也洗过澡,便一如既往的开始了入静驻脉的功夫。

    睡前静一个时辰,已经是一种习惯。

    翌日,三人便大早起来。

    木楼之内走动起来,稍微动作重一些,就会“咯吱”作响,并不适合练功。于是风尘、韩莎二人便轻手轻脚的,带着刚才起床的王佳乐出了木楼,去那一片打谷场练功。王佳乐一边走,一边瑟缩,清晨的清冷无视了她身上的那一层紧身的练功服,直接落在身上,竟是有些冻人,身上又冷又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此时,却正是一日当中阴阳交替之时,同样也是天气最冷的时候……

    这里四季如春,但春的清晨,是很冷的。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别哆嗦……放开一些,身子别蜷……”

    韩莎见她冷的佝偻身体,还有些抖,就又命令了一句——明明很冷,却不允许蜷缩、发抖,这似乎有些强人所难。

    但——这就是要求!

    “姐、姐姐……”

    王佳乐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冻的说不利索。

    走到了打谷场的边缘,韩莎一转身,说道:“不记得规矩了吗话的时候不能着急、不能托声音,更不能学结巴。记住,没有下一次了……张嘴,咬着!”韩莎一边说话,就一边将一块方便旅行使用的小毛巾团起来,让王佳乐张嘴,用力塞进去。而后便道:“咱们就开始练功吧……你先自己开始练!”

    王佳乐不敢怠慢,便很小心的照着之前教的简单动作练习。第一个动作很顺利,第二个动作,却是怎么都无法做到!

    韩莎、风尘关注了片刻,见她虽然无法完成第二个动作,但在尽力做的过程中,却没有动作走板,很是标准,便各自开始练功。

    东方的穹顶边缘,逐渐投影出了日头将出的红霞,而后一轮冰冷的太阳就升了起来。各家各户也相继出来,开始练功。她们练功的地点很是随意,有的来到打谷场,有的就随意在家门口,还有于房顶上的。同样是夭生功三十六个动作,只是比较而言,却是和韩莎习练的大同小异。其中,最大的不同,应该就是出在孩子的身上——那些孩子,是一上来就练习三十六个动作的夭生功的。韩莎、风尘结束了自己的动作,便欣赏了一下这里人的夭生功,韩莎道:“难怪了,她们根本不知道要将夭生功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拆解开。只是一次杏就上了全套。”

    “这一个经验,苏阮的那个世界也是花了极大的精力的。”

    风尘说了一句。

    之后,二人就专注于王佳乐。

    韩莎继续昨天的动作,给王佳乐拉伸韧带:

    苏阮学习这一个开始的类似动作,是比较轻松的。因为苏阮在很小的时候,她的小姨就有意识的在玩耍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做完了相关的准备工作——人家的韧带是有意识的被拉伸过的,何况人家的小学堂里,类似翻跟斗、倒立、下腰、劈叉之类的动作,也都算得上是游戏之一……可即便如此,练习这一个动作的时候,也并不那么轻松。同样有气息不足,感觉下不去的痛苦!

    王佳乐却没有被有意识的锻炼过,甚至于短暂的学校学习更是和这些不相干……

    她们的基础不一样,起跑线更不一样。

    所以……这一步,是注定了要吃苦的!

    王佳乐咬着毛巾,疼的眼泪直流,口中发出沉闷的闷哼。韩莎压着她的身体,去更进一步的接近目标,口中鼓励,也是命令:“不要叫。把那种痛憋回去……不要去想这种痛苦,让你的精神、意志,独立于肉体之外……”

    “热的时候,不会因此而精神萎靡。冷的时候,也不会身体瑟缩、发抖……用你的精神,去主宰你的身体。”

    “你,是自己的国王……”

    这些话,她现在或许不懂,但未来却终究会懂得。

    阳光的暖意落在身上,王佳乐还在坚持,鼻孔中喷出两道湍热的气流,“乐乐,你一定可以的。咱们再来一次……”

    这一个动作并非一日之功,韩莎也没有想过要让王佳乐一下子就学会。但该有的努力和态度却必须有。

    “有个叫‘暖暖’的小姐姐可是更努力呢。她为了体内不出现杂质,可以更好的学习夭生功,早日达到那种精密的程度。每天都是要戴着头套的,可要比你闷热、难受的多了。尤其是她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可不止是夭生功。还要学习衣服的搭配,让自己的衣着得体,为了得体,为了和衣服搭配,还要给头套戴一层外套,就和穿衣服一样……”韩莎摸一下王佳乐的头。

    头发都被汗水湿透了,一抹一手的汗。她讲了一句“暖暖”的事,便取下了王佳乐口中的毛巾。

    王佳乐大口、大口的喘气……

    韩莎吓唬道:“注意仪态……真那么缺气吗?刚才也没见这么大口大口的喘。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慢慢呼吸,要养成好习惯。”更威胁,“若是还有下次,姐姐就买一个口塞,一整天的给你戴上。什么时候改了这个毛病,咱们什么时候算完……”

    王佳乐连忙放慢了呼吸,然后才道:“姐姐,我不敢了。我以后一定注意的,不会再这么大喘气了。”

    “乖……听话的孩子有糖吃。只是呢,姐姐身上也没带,等咱们回去的时候,一定给你买糖!”

    打一棒子给个枣子,这一手韩莎很熟。

    之后,便带着王佳乐回去换好了衣服。只是才穿好衣服,王佳乐就被热出了一身的汗,戴上了口罩,却没有戴帽子。而后就让王佳乐在身边坐着,她就开始教王佳乐写字了……学习的是“白日依山尽”这五个字。

    这五个字,韩莎却是要她一笔一划的写,写一个字,念一个字,不许有丝毫的差错。只是没有纸笔,王佳乐只能用手指在木质地板上写大字。

    韩莎则是和风尘用芯片商量关于王佳乐的教育问题——“宝宝,等着回去之后,你就照着暖暖的那些装备准备准备。”

    风尘道:“头套这些估计买不上,需要你自己做。这样固然有助于练功,到了脏腑这一关算是如虎添翼,事半功倍。可也太遭罪了一些。”

    “不吃苦中苦,怎么能成人上人呢?你看那任红梅,抛开了苏家的那几位,怎么也算得上是天下第一高手了吧?若不是她小时候吃的那些苦,能有以后的成就?这事儿就我定了,你听着就行……”定下了这些,韩莎就问王佳乐:“这五个字学会了吗?”王佳乐点头,说道:“姐姐,我已经会写了。”

    “哇,这么厉害?不过,光是感觉会了可不行。这些字呢,你要在我一说之后,立马想都不用想,就写出来才可以,行么?”

    “行……”

    “那姐姐考考你!”

    “……”

    “哟,教孩子习字呢?”门“吱呀”一声开了,阿彩和阿姆一起站在门口。阿彩推开门,说了一句,却并不进来。这样直接的推门,却已是这小村中的一种习惯。只有推门不开之后,才会选择叫门——但这却并不是一种不礼貌。在推开门后,却是要征求了主人家同意后,才会进屋的。

    “嗯,是呢。阿彩、阿姆你们进来……”韩莎让二人进来,二人才是进来。

    二人走到风尘、韩莎的对面坐下,又看看王佳乐,阿姆说道:“我昨天的时候,见这孩子一身厚衣服,偏偏是今天早晨,却又穿的太过单薄……这其中有何道理?我是真的好奇,又想着有许多其他的问题,便忍耐不住,过来了。”

    风尘、韩莎对视一眼。韩莎解释道:“要细究这一切,无外乎‘心杏’二字罢了。早上穿的单薄也好,现在穿的厚重,热出了一身的汗,难以忍受也罢。实际上都是在锤炼心杏——心不为外物左右,能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像是昨天一样,她能够穿成那样而不因闷热,心神萎靡。也不会像是今早一样,冷的哆嗦。精神可以独立而自主于身体之上……这,便是目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