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白衣女子

    好句芒,黄铜一般色泽的弯钩之喙一张,啼鸣竟是如杜鹃一般,背后一双翅张开,羽翼宽阔如雕,竟张开了丈许。上面一根一根青绿之色的羽毛片片摊开,一层青黄色的嫩色的小片羽毛就显露出来,其身上羽毛包被,厚实轻灵,手、足鸟爪作势,位于足部脚腕的位置竟然有两条不同于羽毛的长须,如马尾一般飘动,一缕一缕的呈波浪形,竟是如两条小小的青龙,被压在足下。句芒双眸的内眼睑打开,显出了红色的水晶一般透亮、骇人的眼眸——它这样作势,却不攻来,显是以恐吓、威胁为主,要让风尘、韩莎和王佳乐三人退去。

    它无杀心,只是驱逐这三个“无关的外人”罢了。

    “句芒……却和《山海经》的记载,有不小的区别。”风尘将之和《山海经》中的“人首鸟身,足乘双龙”对比一下,不难发现真实的句芒和传说中的的一丁点儿区别——人首鸟身也好,鸟首人身也罢,都说的过去。

    句芒之外形,其首乍一看,的确像是人脸,但却长着老鹰一样的鸟嘴,并且眼睛还有内眼睑存在;其身虽是人形,但鸡胸鸟足,周身被羽……若是远远的看一眼,也的确是像鸟多过于像人。

    倒是那“足乘双龙”这一特征,描述的蛮形象的。

    风尘心说:“或许真的和一些网友猜测的一样,写《山海经》的那个人,实际上眼睛有点儿毛病?”

    风尘道:“勿要如此。我夫妇二人来此并无恶意。”祂的态度和善,声音也分外和缓,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来意:“我夫妇来此,一为验证本界确有神族存在,并和另一世界有着冥冥之中的联系;二是为了一位朋友。她乃是当年女娲一族流落在外的后人,身有女娲一族的血脉……”

    “啼!”

    句芒又叫了一声,态度却不如刚才那么决绝。韩莎以芯片传音,道:“这句芒挺顾家的。应该是等人来呢吧?”

    风尘应道:“应该是吧。主人家不出来,它肯定不会让咱们进去的。”

    “那就等等吧……”

    句芒扎着翅膀,拦在洞穴之外,平静的空间中便被它的翅膀卷起了两道风出来,翅膀扇动之间,还“呼他”“呼他”的发出声音。韩莎看它这警惕的模样,不由好笑,说道:“你不用这样,我们等你主人来。别装了,我们知道你能听懂……啧啧,好歹也是句芒木春之神呢,至于么?”说完,却是忍俊不禁,轻笑起来。说来这神族之中,什么句芒、金毛吼之类的也都够够的……真的是当看家犬养啊。看着句芒,她就莫名的想到了苏阮家的那条金毛吼,怎么想怎么感觉欢乐。

    王佳乐则是有些害怕——虽然句芒并不丑。但四条腿的鸟儿她可没见过啊,翅膀扇起来和大雕似的,太吓人了。

    韩莎握着她的手,轻声用芯片安慰:“妮子别怕。这个呢,是春神句芒……你想一想,在过年的时候,应该是在一些年画儿里面见过的吧?”

    王佳乐这才大了一些胆子,去看句芒。从眼前围巾错开的,可怜的缝隙中去看句芒的样子……

    威武的感觉像是一只大公鸡!

    王佳乐脑海里一下子想到的就是每天打鸣儿,耀武扬威,踱着四方步的大公鸡。大公鸡生气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张开翅膀,全身的羽毛都炸起来,什么都不怕,威风凛凛的,厉害极了。

    “句芒!”

    洞穴中,突然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能听出女子是在呼喊“句芒”这两个字,但女子的发音方式却极为短促,以后舌音、平舌音为主,声调简单。

    本是扎翅膀的句芒一下子收拢了自己的翅膀,落在地上。不过眼睛却依然不忘记盯着风尘、韩莎和王佳乐三人。

    一白衣女子从句芒出来的洞穴中走出来,一头乌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的披散开,皮肤白皙如凝脂,身上的白衣熠熠生辉,看着分外光洁,应是某种缠丝制品。女子双足赤在外面,脚下却是纤尘不沾……走到了句芒身后,女子方问风尘、韩莎:“你们是什么人?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女子的发音虽然单调、怪异,但却并不难懂!这是一种和北方的黄河流域广大地区同一基础的发音,声音靠后、平实,不如江南水乡的温婉动人,却自然有一种独特的韵味,让人能够感受到一种宽容、宽厚。

    “我是风尘,这是我妻韩莎。我二人来此,便是为了神族,为了女娲一族而来。”风尘直言不讳。

    白衣女子神色一变,问道:“那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我曾有一同学,因为一场意外身死。而后,我发现他的灵魂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风尘沉吟一下,讲道:“于是,他的父母、亲朋,都不再记得他,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了他的记忆。但我不一样……当时我已是先天真人,自然要记忆的比旁人久一些,我不断的记忆、再记忆,竟然让我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被我牵扯出了一些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我的那个同学,她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女娲!”

    “另一个世界?女娲?”白衣女子有些难以置信。她的语速变得快了一些,却让人听的含糊,一下子没怎么听懂。

    然后,她放慢了语速,又问了一遍。

    风尘点头,说道:“不错,正是那一个世界的女娲。她有一个姥姥,就住在昆仑之眼通往的地下世界,也就是这里。她居住在最大的洞穴中,那里的环境被改变的分外极端,以岩浆为喷泉,热时草木皆燃,冷时滴水成冰……”风尘讲述时,并未说多少度、多少度的,却是为了避免对方听不懂的尴尬——但冷、热、草、木这种处于同一种语言体系,早已经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说辞,却并不妨碍对方听明白。虽然,白衣女子听的也有几分困难——大概就是一种中国人读日本汉字的感觉。

    连蒙带猜,能知道个大概意思,但那种别扭劲儿肯定是会有的。

    但相比中国人读日本汉字,却读音差的太多,语法更不是一个体系来说,和白衣女子之间的交流障碍却小得多——顶多就是冀、豫方言和川普之间的差别,比让一个北方人听懂粤语要简单了数万倍。

    听风尘讲那一个世界中,女娲之下,五族之中除了质族之外,皆是辉煌,人口数亿,更有苏倚、苏婉这样的天才存在,将夭生功生生拔高到了第十六层,女子眼中异彩连连,又有一些难以置信。

    她忙问:“夭生功第十六层,又是什么?”

    “罡煞运化,虚实之妙,存乎一心。你且看……”风尘蹲下来,从地上取了一颗小石子,在手里抛了抛,伸出手去,示意女子:“你可以示意下拿起它!”白衣女子走上前,试着用手去抓,却抓了一个空。那石头看着明明在风尘的手里,但却是虚无的,能看见摸不到。韩莎坏笑,说:“你将意念贯穿,营卫集中于手上,精气神合,再试一次!”风尘不等女子试,就将石头握住。

    韩莎这分明就是拆台——若是精、气、神合,这一块石子一定会被白衣女子抓住,没有为什么,这是被韩莎试验过的。

    白衣女子问:“这就是夭生功的第十六层境界?”

    风尘道:“这是夭生功的第十六层的表现,但我所习,却并非夭生功。”白衣女子“哦”了一声,和句芒说道:“你去玩儿吧。我领着客人进去……”句芒又叫了两声,便展翅飞走,白衣女子和风尘、韩莎以及王佳乐说道:“你说的那个最大的洞窟是没人的,里面环境太过于恶劣,还有火毒绵延……异世界那个神族真厉害!”

    是的——异世界的女娲一族可以生活在那里,以为圣地。但是她们却不行……进入了洞窟之中,洞窟中是幽冷的蓝色光芒,像是置身于电影大片中的宇宙飞船之上一样。走出了有三里左右的样子,眼前就豁然一亮——穹顶之上,利用投影制作出来的天空白云朵朵,脚下则是绿草青青,有地下河从这里流淌过,草木丰茂。这里并没有所谓的道路,白衣女子脚下轻点,人如纸鸢一般,动作随意而灵动。

    她看似慵懒的动作,实际上却极为迅速。每一步都是以一种极为省力的方式运动,一颦一笑,都非一日之功。

    这一巨大的地下空洞中,是洞中藏山,女子引风尘、韩莎和王佳乐进了山谷。然后,一个村庄就出现在风尘、韩莎和王佳乐的面前。

    木质的房屋多有两层,第一层住着一些牲畜,第二层则是人的居所。白衣女子指着那一百多栋依山而建的木楼,说道:“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们的人不多,这就是不同的命运!他们昌盛,我们落魄。”

    看着那些精致的小楼,韩莎赞道:“山清水秀,依山傍水。这里却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世外桃源了。”

    “是啊,这里很美。但再美的景色看多了,也会让人心生烦感。”

    白衣女子叹息一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