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昆仑之眼,句芒现

    巍巍昆仑,大哉昆仑。奇雄怪伟之山势延绵,如一条卧地的长龙,趴在大地之上。眼之所处或平缓、或陡峻,皆被冰雪,被阳光照的一片耀白。山体之上,时有风雪掠空,扬起丝丝缕缕的雪雾,从天空看去,那形状就和日珥、香烛的青烟一般,有一种附着和粘稠,看着分外的缠绵、养眼——

    但那缠绵之中,被低温冻结的结实的冰晶却比针还锐利,比铁还坚硬,若是吹在人的身上,也一定不会是和青烟一般袅袅的。

    而是像刀子、砂纸一样狠狠的掠过去,那一种强劲超乎人的想象——就是这样的风,将山上厚实的雪盖冰川磨的秃噜皮,露出了小块、小块的黑土、以及一些狰狞的山石,在一片或明或暗的耀眼、刺目的白中,形成了一点一点的斑点。稀稀疏疏、错落有致,却在这山上留下了一些精致和随意的雀斑。

    那白皑皑的雪,更白了。

    银装素裹。

    这雪、这白对风尘、韩莎二人来说,是无所谓的。但王佳乐却受不了,由此也能看出韩莎之前给她只是露出一条缝,看外面的景致的正确杏——这刺目的白光王佳乐连一眼都受不了,就算是一条缝,看了一会儿,也都两眼被刺的流泪。风尘、韩莎二人自是一直注意着她,见此,韩莎便将那一条缝隙也给她“关闭”了。说:“这里光线太刺眼了,你不能多看,不然会雪盲的!”

    王佳乐便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看到厚实的围巾透进来的一些微光,将眼前的围巾照透,呈一种深红色。

    轻轻的抚摸王佳乐的头顶,一手拉着王佳乐的小手,韩莎柔声说道:“别怕,姐姐会拉着你的手的……来,跟姐姐一起念诗。咱们就念《白雪送武判官归京》……北风卷地白草折……”

    她起了一个头,王佳乐就跟着念起来。青涩的声音,在风中化开,诗念的磕磕绊绊。不过在韩莎的提示下,一首诗还是顺顺利利的顺了下来……

    “真好……咱们再来一遍。不过,从这一次开始,不许‘嗯’‘嗯’的了,不能打磕绊儿。”

    那种突然卡主,“嗯”“嗯”的习惯,在韩莎看来并不是一种好习惯。背书的时候,一口气像是机枪一样的背,也不是一种好习惯;抑扬顿挫,表情夸张,摇头晃脑,同样不是一种好习惯(至少她看到有孩子这么说话,是很厌恶的。尤其是故意拖长声音,语气、声调夸张,更受不了)。念、诵、背、读——皆因如说。

    说话怎么说,背就要怎么背……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王佳乐一句一句的念,可以停,可以顿,却不可以拖声,不可以“嗯”半天,越往后,倒是越发的顺溜。

    韩莎一手放在王佳乐的肩头,轻轻的拍打着拍子,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脚下的山却在快速的移动。

    一片一片的山被甩到了身后,移如风云动一般,看似缓慢,实则一眨眼一个样,是似慢实快的!

    终于……周遭的景色和“记忆”中的形象重合。苏阮有着从天空鸟瞰昆仑的经历,这也让风尘寻找的难度降低了一大半。目标的位置为一大片的云雾笼罩,遮天蔽日,但这云雾能够骗得过旁人,却骗不过风尘——这里本不应该形成这样一团不散的浓雾,而且这浓雾也不该有隔绝电磁波的功能!风尘指了指云雾,说:“莎莎你看!”这里的“不寻常”风尘能看出来,韩莎又如何看不出来?韩莎道:“若非你我二人在阵法上的造诣,换个人,还真看不出这里的不寻常……我们直接进去?”韩莎看风尘,语气玩味!

    “进是要进的,不过先把这个阵法抬高一些位置。人家弄这个阵法,最大的目的不就是不希望被世俗打搅吗?”

    言外之意便很清楚了……这个阵法是下面的人为了不让人打搅,弄得一个屏蔽阵法。只是风尘、韩莎二人也不会盲目的进入阵法之中:谁知道阵法中是不是还有一些“小惊喜”?他二人的话,那还好一些,可现在身边还带着一个王佳乐……万一这孩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二人便成了作恶了。本来,人家孩子跟着大伯,虽然可能吃苦受累,但好歹杏命无忧,但跟着他俩却出了人命,那就……所以,最好的、最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将阵法抬高!

    该屏蔽的,继续屏蔽。但露出了下面的口子,也方便三人出入而没有危险……风尘注视周围,凝眸寄神。

    定点、动点、旋点形成一个复杂的系统,彼此纠结,变化,在天空中张开。下面的云气被纠结、吸引,一连的上百根云刺朝天,朝着风尘构建的阵法输送过去。云刺是云受到了力量纠结,形成的一种景象,风尘的阵,也被云雾填充,逐渐形成了一个混元的华盖一般的形状。

    云刺变成了云柱……很快,云柱又变成了下面小、上面大,等到云柱变成了向下的云刺之后,下面的云雾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大片、大片的黝黑的泥土裸露出来,形成了一个斑驳的,直径超过了千米的大漩涡。

    周围斑驳的沟壑,则形成了眼睛的形状。

    一些经由人工雕琢的玉石、水晶分散周围,散落的如同漫天星辰。韩莎看到这么多的玉石、水晶,不由惊讶:“他们是用玉石和水晶来布置阵法的?还是说,这些顶多是看起来像是玉石、水晶,实际上是和你繁衍的虫子一样的东西,内有乾坤?”二人说着话,就落下去,脚踏实地。风尘并未去动那些玉石、水晶,只是看了看,说道:“也许玉石对他们而言并不值钱吧。古话说得好,玉出昆冈。”

    韩莎给王佳乐解释了一句:“玉出昆冈,意思就是说玉石是从昆仑山这里出来的……都忘了给你开眼了。”

    便用一根手指挑了一下,将围巾重新掀开一条缝隙,让王佳乐看了看周围。重新见了光明,让王佳乐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她问:“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还是昆仑山上吗?”

    “嗯,这里雪不多,不伤眼睛的。等下咱们就去下面,看看下面有没有人……”说完,就和风尘示意了一下。

    “走吧……”

    风尘、韩莎带着王佳乐一跃而下。他们一人抓了王佳乐的一只手,时刻注意着王佳乐的身体情况。

    这是要下地底的,普通人的身体会因为压力等变化,导致身体出现一些不适的症状,甚至于是产生不可逆的伤病。二人也有计较——若是可以,自然是要尽量带着孩子一起下去看看的,若是发现孩子身体状况不对,也可以由韩莎带着孩子上去等着,由风尘自己来完成这一次的探寻——下入了洞口之内,很自然的就生出了一种“闷”的感觉。头顶上巨大的裂口也一点点的变小,最后成为了碗口大小。整个洞窟内都是黑黢黢的,没有风,极为安静。风尘第一次下到这里,却显得“轻车熟路”!

    那一份苏阮的“记忆”让祂对周围的环境莫名的熟悉,简直就和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终于,三人无声无息的,落在了石台之上,周围也出现了一个个利用荧光物质作为照明的洞穴……

    “女娲一族就住在最大的那个洞窟里。里面的环境极为极端,时而极寒,时而又极热,地面上还可以看到岩浆喷泉作为装饰,热的时候足有一百五十度左右,冷的时候,则是零下的一百多度……神族一直都想要超脱地球的束缚,驰骋于宇宙。所以,这种极限的气候,是他们特意制作的。就是为了某一天,可以身体不惧宇宙的严酷,无论是高温还是酷寒,无论是……这里的神族,只怕不会选择这样的环境!”风尘说完,便不再言语,祂的目光从大大小小的洞窟一一扫过,犹豫着要进哪一个!

    韩莎也四下打量,问:“要进哪一个?要不,就先从最大的开始?”王佳乐拉一下韩莎的手,弱弱道:“仙女姐姐,我好闷,喘不过气……”

    “乖宝贝儿,忍一忍,没事儿的。有姐姐和哥哥呢!”安抚了一下王佳乐,韩莎便看风尘。

    “我们不用考虑要进哪一个洞了!”风尘已经听到了风声,在这寂静的环境中,祂能够听见的范围自然更加的远,能够分辨的声音也更加的丰富。风尘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小一号的洞口——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那声音,是某种禽类震动翅膀发出的声音,但从风阻的回馈看,似乎体型较大,不是一般的鸟儿。但当真那一个“鸟儿”出来之后,风尘、韩莎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只鸟,而是一个人——

    鸟人!

    这是一个形状奇异的鸟人。不,更确切的说,应该称呼它为“句芒”——长着人身、鸟头,手、脚都是鸟爪的形状。背后的羽翼是绿鹦鹉一样的颜色,扩大有力,但身高却如同是一个侏儒一般:实际上高了,翅膀也就没有能力带它飞起来了。它长着鸟嘴,头顶上是一撮红色的羽毛,眼睛长着内眼睑,闭合起来像是白眼一样。

    “啼!”

    句芒一声凄厉的长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