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八章 教与学

    王佳乐之基因和女娲无关,亦和女娲点化而为人的鸡、犬、羊、牛、马、猪无关,却是有鼠、猴、虎三者自化为人之痕迹。风尘双手十指交叉、外翻,用力上举,踮起脚来,将身体尽力的拉伸,动作的时候,努力吸气,而后屏息用力。“看好这一个动作,十指交叉,上举的时候要吸气、用力,尽量将身体伸展,然后……”

    风尘又做了一个动作——祂的脊背不躬不鼓,脊柱保持着形状,只是令腰、臀弯折,上身下压,双腿并拢,一路弯折,竟是将自己的躯干对折、贴在了自己的腿上,双臂张开、环抱小腿,然后就这么贴着蠕动,蹲下身,又站起来。

    再讲了一下动作要领,便说:“刚开始,就从这两个动作学习起来吧。举的时候要吸气,折的时候要呼气,不可以乱了……”

    韩莎站在王佳乐的身后,双手放在王佳乐的肩膀上。王佳乐刚刚被韩莎摆弄了一个好像立正一样的姿势,不让她乱动——

    生活,是需要一定的仪式感的。听讲的时候,便要保持一个好的仪态。

    韩莎问她:“两个动作,记住了吗?”

    王佳乐道:“记住了……”

    韩莎道:“记住了就好。别愣着了,去墙角开始练吧……别看我们,脸冲着墙!”韩莎的态度颇是严厉,王佳乐便按照要求对着墙,开始练习这两个动作。这两个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并不简单——尤其是第二个动作,简直难到突破天际!这两个动作,看似简单,实则对于柔韧杏的要求极高,更要配合呼吸,难度就更高了。小小的人儿,一吸气根本就不足以完成举的这一个动作!一连试了好几次,都不能成功。韩莎安慰一句:“别着急,慢慢来……平心静气,心不要有佑念。再乱想,姐姐可要打人了……动作要标准……”一边监督、纠正,一边以芯片和风尘交流……

    “乐乐的基因怎么样?适合怎么教?”

    “没有女娲的基因,不过基因中包含了鼠、猴、虎三属。虽然学习夭生功会慢一些,但身为女杏,学习夭生功,又是最合适的……配合静功,假如境界上来了,也慢不了多少。咱们慢慢教导就是……”

    “你先练你的吧,我再看看……”

    风尘便去练自己的——道生功之四十五个动作一起,人便更见晦暗,飘渺、孑然如仙,却又如勾人欲火、虚幻的天魔女,一抹茁壮的生机,也同样出现了同样截然不同的矛盾感:既是给人一种极为遥远,孑然独立,却让人无法接近的真实,却又给人一种近在咫尺,但却如梦幻泡影一般的虚幻,咫尺天涯。

    近在咫尺,咫尺天涯——远与近、真与幻、清寡孑然和欲火中烧,混作一体。玄妙的让普通人不能看,也不敢看。

    “啪——”

    韩莎重重的一巴掌抽在王佳乐的屁股上,很疼。

    “不要乱想,你的心乱了……动作要标准,腿伸直——疼?疼忍着……”

    “双腿并拢,脚——”

    “……”

    韩莎语言纠正了一下,见效果并不明显,便走到王佳乐的身后,用手在王佳乐的身上一捋,左右两只脚分别一扫,将王佳乐的双脚并拢,将右腿向前探出,夹住了并拢在一起,夹的紧紧的双腿,双手由腰部向上一提,便连同躯干也直了。“别动,保持这个姿势!”然后又放下腿,打开了王佳乐的胳膊,一下子捋顺到了那双小手的手指尖。“站着,等一下!”左右扫了几眼,寻了一张放在屋里的薄薄的卡牌,塞进了王佳乐两腿之间!“夹紧了,不许掉……腿不能弯……来,双手十指交叉,向前用力,吸气,然后举……”

    手心冲外,奋力前探。做这一个动作的时候,是要拉伸脊背,将背鞠成一个圆润的圆弧的,之后上举,却要将被举直了——然后,脊背就不可以再圆了。

    “再来……用力,好……一点一点的往上,别躬腰,这里要往前,好……往上举,不错。看着自己的手……腿并紧了,别掉……”

    就像是一个提线的木偶一样,王佳乐被韩莎带着,将第一个动作做了一次又一次,掌握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尝试第二个动作。

    韩莎一手按着王佳乐的腰,一手扶着王佳乐的胸,让她用力弯腰,并在同时挺胸。同时也用力帮她压一下,“啊——”这一下,疼的王佳乐直接哭了出来。韩莎便在屁股上给了她一巴掌,“哭什么?不许哭!”但这种韧带被拉伸的辛苦、疼痛,却怎么能够忍得了?第二次压,便又忍不住叫了一声。韩莎道:“既忍不了……”便进了一趟浴室,将一条一次杏的小毛巾拿出来,团起,让王佳乐张嘴,然后塞了进去……

    然后,继续学习这第二个动作!

    那种疼,痛彻心扉……

    但她的双腿却必须并拢,必须打直,不能有一丁点儿的弯曲。就连弯曲的趋势都不能有。每次忍不住双腿颤抖,纸卡掉下去,或者背部弯曲不能挺直,韩莎都会打她。即便是韩莎打的不重,只是疼,可一次又一次下来,王佳乐的屁股也变得如同火烧一样,碰着就疼……但韩莎下手却真的有分寸,除了红一些外,竟然连一点儿都没有肿起来……一番努力之后,第二个动作依然不能做到,但却有一些细微的进步。王佳乐的脸上,泪和汗混合在一起,已经分不出彼此。

    风尘练了一遍道生功,便继续十二工学。

    韩莎停手,抽出王佳乐口中的毛巾,用干处擦擦王佳乐脸上的汗和泪,柔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看这小脸儿,都成了小花猫了。不哭了哦……跟姐姐去洗漱,然后换衣服……”

    韩莎拉着王佳乐去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然后脱下了练功服,换了日间穿的内衣、保暖衣和外套。

    再一出来的时候,风尘就已经完事儿了。风尘问韩莎:“你不练功了?”韩莎道:“练啊,又不急于一时。”

    说是这么说,却直接练起来。练完一遍夭生功后,便才叫了早餐。有稀粥、饼子和一些肉汤,风尘、韩莎吃的不多,王佳乐的那一份早餐却是分量十足——顶的上风尘、韩莎两个人的分量。只是,王佳乐被韩莎操练了一番,膝盖、大腿、腰部、肩膀的韧带都是疼的,却是没什么胃口。韩莎却告诉她:“不可以不吃!而且必须要全部吃完,一点儿都不能剩下来!”这个量看起来大,但对于王佳乐而言,却是刚刚好的。

    王佳乐只能在韩莎的注视下,一口、一口的,很努力的吃完了早饭。韩莎的脸上这才散去了阴沉,重新温柔起来:“这就对了。吃完饭了,先休息一下肚子,不要运动,也不要胡思乱想……来,姐姐抱一抱,给你讲个故事啊……”

    风尘笑,说:“我也听听。”就挨着韩莎坐下来,靠在韩莎的肩膀上。

    韩莎道:“这呀,是一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说是在一个小镇里,住着一群鸭子,小鸭子里有一只鸭子灰不溜秋的,特别丑……”她的声音很好听,语气温柔的醉人。风尘闭上了眼睛,祂不是听故事,只是单纯的喜欢听韩莎的声音。王佳乐则是第一次听这么新奇、有趣的故事,渐渐的沉浸到了故事里。

    讲完了故事后,韩莎便又领着王佳乐念了一首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明显的要比昨天那什么“瀚海阑干百丈冰”简单、容易的多。

    一个上午的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中午吃了午饭之后。就给王佳乐穿上了厚实的羽绒服,口罩、帽子的捂个严实,然后三人就出发了——风尘按照苏阮“记忆”中的方位直飞过去,看看能不能够找到“入口”,也不知道本世界中,是不是同样存在这样的一个“入口”——如果“入口”存在,那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神族,又是否存在呢?

    “穿的严严实实的,可冷呢……”出了门,转到无人处,飞上了半空之后,韩莎就又给王佳乐收拾了一下。

    将口罩边缘提高了一些,帽子压低一些,外面裹着的围巾也多缠绕了几圈。王佳乐被一层层包裹的有些气喘,视野也受到了压制,口罩上沿顶着眼睛,有些不是很舒服。外面的围巾更是将视野变成了窄窄的一条……虽然这样一来,冷风是吹不到眼睛,不会有那种扎扎的、冰冷如刀的感觉了,但看东西也看不清晰。

    “姐姐,看不到了。”王佳乐的声音闷闷的,听着很是可怜。风尘却是忍俊不禁,道:“莎莎,不用这样吧。你把孩子包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韩莎道:“怎么会,我留了缝的。好了好了,那就这样吧……”

    下方白雪皑皑,山川是白的……夏日的时候,还能见到青山苍茫,但冬天,却只有白色,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一切。

    只有白,巍峨陡峻……冬日的昆仑,寒风凛冽。

    吹过去,大块的风,声如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