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活捉风四娘一只

    风尘、韩莎二人便不再出声。韩莎将自己的背钻进了风尘的怀里,听着王佳乐那略微显得急促的心跳、呼吸,就知道王佳乐没有睡着……但多上一会儿,肯定就会睡着了。韩莎的呼吸轻缓温柔,分出了一分心神,和风尘的一分心神一起,进入了芯片构建的虚幻之中。风尘展开了游戏的开场画面……江面之上,赤壁的熊熊烈火燃烧,祂和韩莎并排站在追击的船舷之上,头顶箭如飞蝗,密密麻麻。燃烧的火箭、木船的烟和江面的雾交织在一起,发酵出一种呛人的味道。风尘道:“天天是这个,都有些腻歪了。今日,就用我的天魔双斩!”风尘的双手之中,两个泥金色的骨质短刃就出现在手中。

    这一个游戏正如风尘所言,已经有些“腻歪”了——但它对于风尘而言,却并不局限于一个游戏,更是一个极为合适的练功场。

    在这一游戏中,祂的对手比祂更快、更强,拥有和祂一般的境界——这三点,在现实中是找不到的,即便能够找得到,风尘也不会冒险。现实之中,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游戏中,却可以一次又一次,有无数次。祂在这游戏中,既可以赤手空拳,又可以练习器械,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刃,皆是随意练习,想怎么玩儿怎么玩儿。

    这样一场又一场的杀伐、生死对决——

    现实中存在吗?

    不存在!

    韩莎给祂加油:“风婠婠,你加油。咱们还是老规矩,过一幕,整理一幕?”风尘笑,说道:“不错,过一幕,整理一幕。你做好记录……”

    船一接舷,二人不由自主的就自动跳了出去。“呀”的一声之后,游戏便正式开始了。迎面三处突然开火,与此同时,风尘、韩莎同时移动。韩莎由地上一滚,藏进了角落之中;风尘的动作却轻柔、飘渺,如同弱柳扶风一般,脚下轻盈的移动,错开了所有的子弹,直接冲了过去,腰肢一扭,两道匕首吞吐如蛇,只是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交叉的火力就同时哑火了……

    这一整套动作,都透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玄乎”,躲闪的动作“玄乎”,断掉火力点的速度也“玄乎”。

    之后,刀盾兵、枪兵相继出场。

    纵然是结队而来,成了阵势,但却无一是风尘一合之敌。一双匕首每一次出击都是如毒蛇吐信,划、斩的动作皆向外而发,以刺为主,配合了手臂、腰肢的动作,匕首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抛物线,快速而凌厉。

    那一双匕首看似千变万化,实则只循一理,只遵一法,一吞一吐之间,便见敌人或者咽喉、或者心肺、或者脑门、太阳穴、颈动脉飚出一抹鲜血……

    须臾之后,便见孙姬。

    亦不过一招,错开了长鞭,一刀窝进了心口,身形一旋的瞬间,另外一刀便顺势将孙姬脖颈处的动脉、咽喉全部切断。若不是匕首太短,光是这一下,就能将孙姬的头斩落下来——但风尘已经尽量的深了。

    “越发的凌厉了……”韩莎看着风尘,目光盈盈。随后,便将这一关的过关的过程呈现出来。

    风尘道:“只是彼此更为了解罢了。我天天和他们打交道,又我一身之协调,混如金丹,动静之变,存乎一心,十二工学之能,果是利杀伐!”

    看完回放,便继续第二关、第三关……一直到了最后一关。

    曹操捂住自己冒血的咽喉,不甘的倒下。

    二人便出了游戏。

    韩莎问:“换个游戏放松一下吧。”

    风尘没意见。

    于是,二人就出现在了《萧十一郎》中。一出现就是乱石山,几个拦路的小毛贼被风尘随手抹去——刚才一番《三国战纪》的通关,此时手还热乎,这些小毛贼根本就不够看的。韩莎拉着风尘的手,就上了山,然后找到了唯一的一家客栈,自然而然,也就找到了风四娘——正在洗澡的风四娘。

    开在乱石山上的客栈当然是一家黑店,风四娘躺在热乎乎的水中,舒服的泡着……那一种慵懒、享受,让外面的偷窥者直流口水。

    韩莎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七八个人趴在门外、窗户旁,一个劲儿的偷窥。但里面的风四娘却视若不见。

    因为这些都是死人,被活人看了或许是被占了便宜,但被死人看,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活人是不会跟死人计较的。

    韩莎一只手抓住了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年轻人,一只手抓住了一个五短身材,如同武大郎一样的矬子,然后两只手往一起一碰。这看似轻飘飘的动作,却一下子撞塌了两个脑门儿,“砰”的一声,人就死了。剩下的人听到声音,立刻也就没了看美女洗澡的兴致了……一股寒意爬上脑门儿,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兵器,将韩莎、风尘包围在了中间。“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韩莎往风尘怀里一躲,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他们好吓人。”

    风尘道:“没事儿,他们吓不了人了。”

    风尘笑,看那几个小贼,说道:“别管他们了,抓了风四娘,咱们马上就撤……”说完,就直接往里面走。韩莎看看几个人,便随着风尘一起进去——本来风四娘是要这些人死的,死了她才能不在意。但假如这些人不仅仅活着,而且还没瞎,偏偏风四娘的全身上下的每一寸都被看光了,啧啧……

    貌似看着风四娘不痛快,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二人进来的时候,风四娘还在浴桶里面,水面上露出了一截白皙的如同天鹅一般的脖颈。

    风四娘看过来,虽然表面上很放松,但她却已经绷紧了全身的筋肉。在那放松的皮肉之下,是一只随时准备暴起伤人的雌豹。

    她这样的容颜、表现,自然是极具迷惑杏的——换上其他的江湖客,也一定会上当。即便是逍遥侯来了,也说不得会阴沟里翻船,被这女人突然一下弄死!正是这一份能力,让她在江湖上如鱼得水,成为了人人头疼的女妖怪,却无可奈何。只是她这一次遇到的人却并不那么好对付:

    她不认识这两个不属于这里的人。但这两个人刷她却刷了不止一遍,简直都快要盘出浆来了。

    风尘还好一些,韩莎却特别喜欢捉弄风四娘,对风四娘各种的玩弄。此时,韩莎已经上去了,还说着风四娘听不懂的话:“四娘啊,为娘终于找到你了……可怜我的大宝贝儿诶,受了那么多的苦……”

    风四娘:……

    “这是你爹!”

    风尘:……

    不管风四娘同意不同意,她现在都是风尘、韩莎的闺女了。被光溜溜的从浴桶里拎出来,身上所有的暗器、迷药全部搜出来,被裹进了一条被子里的风四娘只能默认了……风尘是他爹,没毛病。不是因为风尘姓风,而是作为一个混江湖的小能手,风四娘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配合。

    万一这两位一高兴,就把她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呢?至于说是去撩拨两人的关系……风四娘没想过。

    命很宝贵,一个人只有一条。

    可谁想到这两位竟然是真的找她玩儿过家家呢?横跨了大半个中迎,到了川蜀地区,在一片竹林下建了茅屋,于是就开始了一家人没羞没臊的生活……她那位便宜“老娘”更是每天变着花样的玩儿她,不对,是“盘她”——专业名词同样来自于便宜老娘!什么“淑女的二十一条戒律”“淑女应掌握的七种知识”等等,简直将人弄的欲仙欲死,偏偏对方还乐此不疲……

    天啦……让生杏跳脱、活泼,大大咧咧的风四娘去做淑女,一整天一整天的笑不露齿,还让不让人活了?

    如果不是这一对便宜父母太厉害,让她跑跑不了,想死都死不了,她一定找一颗歪脖树自挂东南枝。

    至于什么割鹿刀啊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已经不想了。在这一派“悠然见南山”的隐士一般的生活中混过了一年多,黄花菜都凉了。她现在只是坐在竹子做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想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风尘、韩莎二人却暂停了游戏,离开了《萧十一郎》。然后入静练功、睡觉去了。第二天的一早,二人起床之后,就见王佳乐还在睡觉。王佳乐的脸上,犹带着一些笑,脸蛋儿热的红扑扑的,透着一股潮气。韩莎轻轻在她脸上拍一下,将人拍醒来,说道:“天亮了,该起床了。”

    王佳乐还有一些迷糊,认不清人,韩莎便把人从被褥中拉出来。王佳乐身上的训练服已经是被汗水湿润的厉害。白色的裤袜更是透出了一些湿透后的深白半透。

    王佳乐这才彻底清醒……道:“仙女姐姐。”

    韩莎道:“起床了,先叠被子。你来叠,姐姐教你……”便指点着王佳乐独自将被子叠起来,尽量叠的方正。

    不要求有棱有角,但至少看起来是美观、整洁的。叠好了被褥,韩莎满意的点点头,夸了一句,“真好。真乖……把你的基因序列发给哥哥看一下。”这些有了芯片之后,是自然而然就会的,女孩儿将基因序列发了过去。风尘便看了一下,做出了分析。然后说道:“咱们开始练功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