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有温情亦有规矩

    脚下的城市一点一点的缩小,渐显轮廓,周遭之山川落入眼中,渐铺满了一层淡淡的白雾。王佳乐新奇的低着头,看脚下那苍茫大地,小小的人儿一点儿都不感觉恐高,被韩莎轻轻的搂着腰,抱在怀里,脸上洋溢着一些难得的童真。等攀升到了对流层、平流层相交的高度,韩莎便说:“刚刚的下面,是对流层。从这里往上呢,是平流层……再让上走,就是电离层和外层了……那里是沙漠,到处都是黄沙,就和海一样。所以呢,古时候的人们称之为‘瀚海’。乐乐……”

    “嗯,姐姐。”王佳乐很乖,很懂事。韩莎柔声说:“姐姐教你一首和‘瀚海’有关的诗,我念一句,你念一句。北风卷地白草折(舌音),胡天八月即飞雪。”

    王佳乐便跟着念“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韩莎也不强要她去背诵。只是念着这一句的时候,一边念,还一边用手给她指地上的枯草,以及被西北风吹的如同浪一样,发乎呼啸之声的地面。指着一堆、一堆的雪盖,像是给地面盖上的白帽子。顿了一会儿,才又接着下一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哎,乐乐,你见过梨花没有?”王佳乐跟着念了一遍,才说:“见过,可漂亮了。”

    “嗯,是啊……乐乐真棒。要知道,城里头那些孩子可没见过梨花。”夸奖了一句之后,便继续念诗——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瀚海’这就来了……瀚海阑干百丈冰,秋云惨淡万里凝。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这一首诗全篇的描写质朴、直接、利落。几乎是白描一般的写出了轮台的那种冷——连旗帜都冻住了,不得招展。

    尤有一些难得的是这小妮子竟然能懂得其中大部分的意思,知道“辕门”是什么,惹得韩莎爱怜的在她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以意念通过芯片和风尘说:“这么可爱、懂事的孩子,他们竟然忍心!”

    风尘应道:“再可爱,也不是自己的。有的人心里,就是这么的不公道。”这种“不公道”和穷富无关——没什么穷**计,富长良心,该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就像是风尘听祂妈妈说的那一对兄弟——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还是家无余财?不至于,别说是多一张嘴了……所以,这和“穷”或者“富”没多少关系。把自己的母亲关猪圈里跟猪抢食、冻死,这简直是……无法形容!韩莎道:“这一点,我感觉人还不如动物。你看狼,见到了孩子,也会尽力养……要不狼孩儿怎么来的呢?或许,人可以批判这是一种动物杏,是一种动物的本能,不是理杏的行为,也不是一种爱。但至少不会有这孩子这样的……”风尘抬杠:“谁说的?一胎的都还欺负呢。狮子群里面母狮子喂奶也要先挑自己家的孩子,公狮子杀掉了对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小狮子咬死……不是自己的崽子,是绝对不要的。”

    韩莎:“……”

    好吧,当真无力反驳。

    于是“唰唰”的送给风尘两道犀利的眼镖,便不理会祂了。便和王佳乐一起念刚刚教的诗句。

    诗是念的,不是背的……韩莎主要复杂打辅助,在王佳乐卡壳或者是记不住的地方顺着提示一下,一首诗没怎么磕绊,就念诵了下来。“旁边那个,一起来一起来呀!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念了一遍又一遍,王佳乐也一点一点的熟悉了诗句,韩莎问她:“这首诗好听不好听?美不美?”

    王佳乐说:“好听,美……”

    “是吧!来,咱们坐好。姐姐不抱你了。把腿并起来……屁股虚压在脚跟上,放松……乖乖的不许动啊。来,眼睛合上,把毛核桃遮起来。不要全闭上,对,用余光去看,呼吸……脊背挺直,不许动了啊。要不然姐姐可打人了……来,跟着我的声音,呼、吸……不要去想,安静下来……吸、呼……”韩莎使王佳乐坐好,以为引导。王佳乐便按照要求跪坐,呼吸,一双戴了手套的小手放在大腿上,保持不动。须臾功夫,整个小人儿就安静了下来——静功,对于孩子而言,却要比大人容易的多。

    他们的心灵更加清澈、干净,没有那么多的心猿意马。韩莎则是在引导完毕之后,就观察着她。

    眼睛是不可以闭起来的,必须要睁开一分,闭合九分。全部闭合了,又怎么能照见灵台?

    一旦王佳乐忍不住,要闭合眼睛的时候,她便提醒一句,且不许她动弹……

    初次学习静功。一个时辰的功课,分成了四个部分,一个部分半小时,拖拖拉拉的完成了之后,韩莎才允许王佳乐起来,活动一下手脚。但这一个活动手脚,却也不是随意的活动,亦是要求了动作规范,不能让人一看,就感觉是一个疯丫头。总之,动作看起来是要像是一个小淑女的。

    王佳乐的一言、一行,身上的点点滴滴,都会被规范、教育。这一方面本无人管束的孩子,经历了这么一个下午,就感觉着累了。身上的衣服穿得又厚实,戴着帽子、口罩,整个人都有些困乏,韩莎却不许她睡,反倒是要她站好,要站的直直的,并且打起精神来,让自己精神饱满。并说:“还不到睡觉的时间呢,精神一些。既然坐着不精神,就多站一会儿吧……”脚下大片、大片的沙海已经过去,前方已经看见了雪、看见了被干枯的植被覆盖的土地,厚厚的积雪之间,还有水在流。

    两大一小三人从天空降落下来,王佳乐一只手拉着韩莎,一只手拉着风尘,武装的严严实实,寒风吹来,根本就吹不进去。三人踩着积雪,走上了一条雪上碾压出来的路,然后进了城——

    说是城,实际上还不如内地的一个镇大。不过麻雀虽小,该有的旅店还是有的,条件虽然差了一些,价格虽然也贵了一些,却是可以理解的。

    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见了三人,旅店的老板倒是热情,开好了房间进入之后,房间内是过火的地暖,墙上也是火墙,整个室内都是热乎乎的。地面铺着地毯,一个床垫就立在一旁,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放下来。坐下不久,老板就送来了一些奶茶热饮,还有一些饼子、羊肉。让两大一小三人慢用,老板就离开了。

    “热了吧?”韩莎蹲下来摘掉了王佳乐的帽子、口罩,又脱掉了厚实的羽绒服,露出里面的衣服来,“这就好了。手套戴着,不要脱。坐姐姐身边来!”

    王佳乐便过去坐下来,按照吩咐,将腿放在一侧,折成了一个倒V字,韩莎给她到了一倍热腾腾的奶茶:“先喝这个,暖一暖胃。然后再吃东西……姐姐教你吃东西的口诀还记得吧?”

    王佳乐点头,复述道:“嗯,坐要正,动作要轻,细嚼慢咽不能急,咀嚼要充分……”

    “不错呢……擦擦汗!”

    韩莎帮她擦了一下汗。这室内的温度实在是高,便是脱掉了羽绒服外套,王佳乐也热的一身油汗。可韩莎却不许她脱更多的衣服了,热也只能忍着。再喝一杯奶茶之后,王佳乐的两个脸蛋儿更是变得红润、红润的,散发出一种潮乎乎的潮热。喝了奶茶,吃了饭,等老板将东西撤下去之后,看着王佳乐热的有些精神状态不佳,韩莎便拉着风尘一起和王佳乐玩儿拍手游戏。

    你拍一,我拍一的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拍手,发出一串脆生生的噼啪声。这么一闹,小家伙儿倒是被强行变得精神起来。

    玩儿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来,终于是夜了。韩莎也是心疼小丫头,算算时间,也已经是八点半左右了。便又给脸蛋儿红扑扑的小丫头擦了一下汗,皮肤上的热气热的厉害,“走吧,咱们洗个澡,就可以睡觉了。”便带着小丫头进去洗澡,终于算是可以将身上一件一件已经汗湿的不像样的内衣、外套给脱下来了。洗完澡之后,则是换上了一身干爽、结实的儿童练体练功服——白色的棉质弹杏面料的连裤袜,红色的连体衣,穿着很是精干,线条分明。

    这件衣服本是买来准备以后让王佳乐练功时候穿着,方便练功的。现在却被韩莎当成了睡衣,让王佳乐穿。

    刚刚烘干的头发则是盘成了扁圆形的发髻,紧紧的盘在脑后。

    韩莎裹着浴巾走出来,将床垫放下来,铺开被褥,让王佳乐躺好、睡下。嘱咐:“晚上睡觉不要乱动,睡吧。”雪白的被子盖严实,轻轻捏了一下王佳乐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就从王佳乐的眼皮从上往下一合:“闭上眼睛,不可以睁眼了。记得了,不等到明天是不可以睁眼的……晚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