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人性之恶竟至于斯

    一道道“深可见骨”的沟壑,一簇一簇的,稀疏、干枯了的沙棘、小片的林带宛如一幕老人的脸,在大地上铺展开。能看见整洁、干净的窑洞,也能看到落后、贫瘠的村落,小白点一样的羊群,还有牧羊的汉子、姑娘、孩子。若不是风力的发电机、输电线塔、电杆、信号塔的存在,几让人以为这里是一片原始的蛮荒!

    那是一种无声的“荒凉”,但这里的人却一根筋的执拗坚守着,不愿意离开,不愿意出去……在这里的人,他们打娘胎出来的时候,就是生在黄土上的!他们身上的血,也是用土洗干净的。一睁眼,就是这片天,一辈子,就是这片地。他们的杏格,就和那晾的凉了的发面饼一样——又干又硬,偏偏里面还劲道,和胶鞋的底子一样!雪原上,背了风沙,就变成了一鳞一鳞的黑色,远看像是鱼鳞,又像是水面的细小波纹。一片沙棘附近,一个牧羊的小姑娘引起了韩莎、风尘的注意——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儿,面容周正,但却乌七八糟的脏,一双小手更是黑乎乎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手上还有一些冻出来的皲裂。

    有一些裂口,用粗线缝了起来,看着就像是一条狰狞的蜈蚣爬在手上。

    还有一处则是贴了医用胶布。

    那胶布已经看不出颜色了,和手一样的黑。

    女孩儿的身上穿着一件棉腰子,外面套着一件破花棉袄。花棉袄原本的颜色应该是紫色的,但现在已经黑的发亮,尤其是袖口的地方,更是被“盘”的油亮油亮的。乱糟糟的一头头发,上面还沾着一些草……脚上,却是一双单鞋,一截脚脖子也是一样的黑色。韩莎轻声道:“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她说完,就从天空飘飘悠悠的落了下去,她也不隐藏自己是从天上下来的,就直接落在了女孩儿的面前。

    风尘紧随其后,降落下来……

    韩莎脱下了自己身上的棉衣,一展,便从女孩儿的头顶兜过去,给女孩儿围在身上。然后将衣服的扣子扣好,将女孩儿一双冻得皲裂的手含在自己温暖的手心中,拉着她,温柔的问:“这么小,怎么就一个人出来放羊了?家人呢?”那一种温柔,却听得女孩儿怔怔的愣了好一会儿,眼泪忍不住的留下来。大颗大颗的泪珠子落下,韩莎忙给她擦了擦,安慰道:“这孩子,怎么哭了?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女孩儿怯生生的,带着哭腔,说道:“仙女姐姐,我叫王春凤。”

    王春凤——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这是一个较为古朴的名字,透着一些土气。韩莎对风尘道:“你看着羊,我跟孩子说话!”

    风尘点点头。

    韩莎则是一边温柔的安慰,一边问话,也弄清楚了女孩儿的身世。王春凤的父母三年前外出打工,因为一场交通意外死了。然后,原本刚刚上了一年级的王春凤就挫学了……王春凤的父亲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这一个大伯一个姑姑争了一番抚养权,姑姑终归没有争过大伯——但这个大伯和伯母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是正儿八经的穷山恶水中的刁民。他们之所以愿意抚养王春凤,无非是看着她现在可以干活儿,未来还能嫁人(不,是卖出一个好价钱)。因为村里作保,法院也判了,姑姑没有任何办法。却也因为大伯的做法,两家人算是老死不相往来!

    上学,是不可能上学的。饭,也不可能是什么可口的饭菜,也只是让这个小小的人儿饿不死,冻不死,维持了一个基本的生存。至于挨打、挨饿之类的,更是家常便饭。如果有一天不挨骂,那是阿弥陀佛了。

    可怜……却让人想不到,原来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有如此恶毒之人,如此恶毒之事。风尘唏嘘一声,道:“莎莎。”

    以前的时候,风尘听自己的老娘讲过,说是一个村里的兄弟俩,哥哥看老娘能干活儿的时候,就把老娘接走了,说是照顾,实际上是让老人给家里干活儿,当劳工的使唤。后来老人动不了了,就扔给了弟弟,直接放院子里走人。弟弟把老人扔进了猪圈里,根本不让进门,数九寒冬的,在猪圈里关着,和猪抢食……终究还是死了。以前祂以为这不过就是人们以讹传讹的谣言,现在的社会,不缺吃,不缺喝,怎么还能缺了这一口——但现在见了这一幕,祂终于明白:或许人杏的恶,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恶毒。

    亲儿子都这样,那何况并不怎么亲的大伯呢?

    “春凤……看这小可怜儿。跟姐姐走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你这个年纪,不应该受这样的苦。你那大伯……”韩莎柔声道:“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你能活到现在,始终是承了一份情谊的。他可以不讲兄弟之亲情,但孩子啊,我们不能学你大伯和伯母……走吧,以后不会再吃这样的苦了!”她扭头,对风尘点点头,风尘走过去,拿过了女孩儿手里的鞭子,问了一句:“你大伯和你大伯母,就是用这个鞭子打你的吧?”

    女孩儿点头……

    风尘“哦”了一声,说:“那咱们走吧。先回一趟长安?”

    远处的村庄之中,突然响起了“砰”的一声,如同变压器爆炸的声响。然后,便是一阵惊慌失措之声。

    有一股浓烟在那里升起,如柱,又被风吹的散开了。

    韩莎教王春凤要感恩,不要去记恨她的那个大伯和大伯母,但却不代表她的意思就是放过这二人。她刚才扭过头,对风尘点点头,便是这个意思。于是风尘就取过了女孩儿的大伯、大伯母都接触过的鞭子。

    于是,冥冥之中的一道天雷,就循着这一神秘的联系,直接作用在了那一对恶毒夫妇的身上。

    千里之外取人头的不一定要飞剑,天雷、地火、业火都可以。对于风尘而言,一应攻击手段可以随意转化,只需要有对方接触过的东西,有对方身上的气息,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对方置于死地。

    那一道天雷足以让人死无葬身之地!

    风尘、韩莎带着小姑娘,重新回到了长安城。“宝宝,你去给孩子买一些合适的衣服。我领着孩子去开个房间,好好的洗漱一下……”韩莎直接吩咐风尘去买衣服,自己则是领着王春凤去宾馆开房。二人分头行动,风尘便去了附近的商场,挑选女孩儿合适的衣服买了好几套,等到去了韩莎所在的宾馆,女孩儿就已经洗干净了。见风尘将大包、小包的衣服提回来,韩莎就又给了风尘一个工作:

    “你给她治一治伤,孩子背上有一些鞭子打的,我做不来……”韩莎说着,都是一阵心疼。

    风尘“嗯”一声,拉着小女孩儿的手,说:“别怕,我看看。不疼的……”说话之间,便将一枚生物芯片点在了女孩儿的胸前锁骨处。

    稍微一下刺痛之后,芯片就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风尘问韩莎:“你领着孩子吃饭了没有?”

    韩莎道:“还没呢。总要弄干净才好。刚那样子去吃饭,老板也不会乐意的。”

    风尘点头,说道:“孩子身体有点儿亏,小孩子也没什么虚不受补的。等下换了衣服就去好好的吃一顿吧。伤还是自己好,我如果帮她催发,对身体不好……春凤啊,过去的该忘了,就忘掉吧。以后叫你凤凰儿怎么样?”

    韩莎送给风尘一个眼镖:“凤凰儿,亏你想得出来。难不难听?以后呢,依我看不如就叫……”她想了想,说:“叫乐乐吧,快快乐乐的。”

    “也行……”

    女孩儿本身也对自己的名字没什么坚持,于是就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乐乐”,大名也改成了王佳乐!

    旧的名字、衣服和一身污秽一起丢掉,韩莎的衣服也洗了一下,自己烘干,穿在了身上。新的名字、新的服装,算是一个新的开始。贴身的内衣、保暖衣、精致的外罩一层一层的穿在王佳乐的身上,又戴上了手套、口罩,将头发梳成了两个“8”字形的辫子,装饰了毛茸茸的头花,三人便退房、出门。前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刚才那个脏兮兮的,像是乞丐一样的孩子?

    简直“判若两人”。

    二人带着王佳乐进了一家店中,一如之前一样,要了一碗羊杂汤,然后要了刚出炉的,烫呼呼的馍。

    二人不饿,只是看着女孩儿吃。韩莎则是不住的轻声纠正女孩儿的一些行为。让她坐的直一些,要挺胸收腹,双腿并拢,不要左顾右盼。要吃的细一些,不要着急,不可以特别大口的吃等等……虽然要求繁琐了一些,不很尽兴,但却有一种奇异的温馨。等着女孩儿吃完了,韩莎便取来面巾纸,给她擦拭了一下嘴角,揉揉她的头,说:“要注意礼仪的。热出一些汗,没事的……咱们戴好口罩、帽子就好了。”

    戴好口罩、帽子,遮蔽的严严实实,三人便出了小店,走到了无人的僻静处。然后,三个人就冲天而起,飞到了天空之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