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二章 元宵晚会

    国之大事,在戎在祀。于初一太阳跃出地平线、初生的那一刻,起立、奏国歌,便有了自己的意义……这便是一场祭祀!只是祭祀的对象,不是逝去的长辈,而是国家。整个虚拟的现场,都沉浸出一种说不出的肃穆!肃穆之下,是燃烧、沸腾的山火,潜藏于心胸,汹涌而澎湃……有的人放声的唱,有的人轻喃,有的人唱歌走板,各种各样的声音,四千多万个声音,便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洪流。

    那洪流,如湍急的壶口瀑布,河水如怒,涛声鼎沸。这一个结束不“难忘今宵”但却很春节。

    春节祭祖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重视的大事。初一的时候,往往会拿着香烛贡品去拜祭先祖;于是,以日出升旗、奏国歌为一国祭祀,也正合了这样的古老习俗,传承了传统。这是一年的新生!

    “各位观众朋友们……整整一夜的风行春晚,到底结束了。最后,让我们再合唱一首歌,然后该干嘛干嘛……”

    这最后的一首歌是《歌唱祖国》,气势饱满、浑厚。

    那“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的歌声,被四千万人一起唱,铺天盖地乌压压的一片,便是钱塘江水连海平,亦难及这万一之气势。观众一片、一片的减去,张天野感受着自己一夜造出来的动静,分外满意:“这是一场成功的晚会,一场胜利的晚会。春节,就应该这样热闹,不仅仅有热闹,而且还要有它本身的传承、意义。我相信……参加过的人,都不会后悔这一次风行的晚会。”

    当然,个别的“不满意”还是有的,他们吐槽风行的春晚没有语言类节目,舞蹈的节目更是少得可怜,大合唱这种节目太多等等……

    但在整体的评价上,这无疑是这么多年来,极为成功的一次“春晚”。电视台的晚会是全面扑街了,“风行”和“春晚”这两个字结合在一起,成为了热搜的话题。对于节目的内容,以及别开生面的开始和终结,各有看法。但绝大部分的人,却都一致的认为,这一场风行公司举办的“三无产品”春晚,让人感受到了年节的气氛!

    那种热闹、那种喜庆、那种发自于心的热乎乎的东西,中老年人是久违了,年轻人却从未在春节的时候感受到过。

    风行的春晚,可谓好评如潮。“春节晚会吧”被爆的渣都不剩,一个属于“风行春晚吧”的贴吧建立,然后排名迅速上升。

    贴吧之中,有人评价这一场春晚简直就像是在家里,一家人大联欢一样。不需要多少技巧,却有一种其乐融融,那种得劲儿的感觉,就像是喝了一瓶二锅头之后,在KTV里整整狼嚎一宿,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火,爽的不要不要的。频繁的合唱,不仅仅不是这一场晚会的缺点,反而是优点。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就想要这样的一种舒服……总而言之一句话,晚会是办到了大家的心里了。

    说的非常好——如果忽略了这个帖子的发帖人是张天野的小号儿的话。这小子很无耻的吹嘘着自己的作品。

    春晚……

    也只能说一说“专业”的事儿了。

    张天野有闲心在网上兴风作浪的时候,张父、张母就已经开启了忙碌模式,脚不着地的到处慰问,给人们带去新年的问候。这是每年都例行的工作,今年也不例外——不过过了今年就好了,只要一换届,肯定都要换。换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岗位,二人也都会轻松起来。而风尘这里则是应了父母的要求,构建了一个虚拟空间,将已经拥有了生物芯片的亲朋都邀请了进来,组了一个局。一一见过,又介绍了一下韩莎——风父、风母的主要目的也就是显摆一下儿媳妇,足不出户,一通在虚拟空间中热闹。二老那叫一个“红光满面”,说起话来的时候,都分外的底气十足!

    从初一到十五,几乎每天都是这么过的。生物芯片打破了空间上的束缚,让人远隔千里如咫尺,都可以在虚拟空间中坐在一起。

    生物芯片的一些私人群落、论坛之中,许多人表示生物芯片不仅仅让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亲戚之间更加亲近了,更是让他们省了老鼻子钱了……还有人逗趣,说再也不用担心亲戚家的熊孩子玩儿自己的手机!

    总之,生物芯片带来的改变,一直到了春节这一段,才让人们有了最直观的感受。不再是那么的潜移默化,而是非常的突然。

    “最初的时候,目的是分诊仪,可之后制作、设计芯片,也因为我个人的突破,一下子弄出了生物芯片。于是,分诊仪没有了,一切也都变得不一样了……计划没有变化来的快,但这个变化,却是让人喜闻乐见的……”风尘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祂没有生物芯片,也不需要特定的生物芯片,却可以和任何一个拥有生物芯片的人进行联络、交流。腿上穿着一条紧腿小脚裤,踢着一双粉色的棉拖鞋,上身则是一件黑色的丝绸衬衫,在光照下反射出亮光,头发则是扎成了一个一把抓,看着很随意、慵懒。韩莎随意的穿着一件简约风格的连衣裙,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肌肤,靠着祂,说道:“是呢,歪打正着。今天十五,你说天野会怎么弄晚会?”

    屋子里暖意十足,又是站在窗前,韩莎很是惬意。

    “猜不出来……我又不是蛔虫!”

    “那是什么?”

    “铲屎的……连官儿都混不上。”风尘咬了一下韩莎的耳朵,声音便痒痒的传进了耳朵里。

    风父、风母二人则是在看电视,彼此之间互不干扰。对于风尘、韩莎的打情骂俏就当没听见——实际上两人的耳朵都要竖到天花板了,经过锻炼、调理之后的二老那听力是没的说,耳不聋眼不花,对风尘、韩莎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也是风尘、韩莎二人不在意,若是换上一对脸皮薄的……啧啧!

    不过,两个小的越腻歪,他们俩也就越开心。将晚的时候,风尘、韩莎就出门去不远的超市买菜,准备做晚餐。

    韩莎只是在连衣裙外套上了貂裘衣,之前的时候风父、风母还害怕她冷,不过几日下来解释的多了,也就明白了:

    自家的儿媳妇是神仙中人,早已经寒暑不侵,这一点儿冷是没什么的。至于儿子,就更不用在乎了。

    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荤素各自买了一些,数量却不算很多,只是恰好够晚上的一顿饭。风尘主厨,韩莎打下手,一会儿工夫就是一桌子饭菜新鲜出炉。一起坐下来不一会儿,张天野就发过来邀请,一家人同意之后,就进入到了元宵晚会的现场……虚拟的晚会现场有平静的河流,河流上点着蜡烛的船型小灯随波逐流,有的形状是莲花,有的形状是龙。天空中飘着孔明灯,道路两旁是各种的花灯。因为是虚拟的现场的原因,看似是一个三维的空间,实际上却是超越了维度的:

    这一次晚会的规模足足比春晚还要大了三倍,人数过亿。街上并不显得如何拥挤,却也人来人往。

    正月十五逛花灯,各种的灯谜层出不穷,晚会的开场是以一首《正月十五挂红灯》开始的。

    歌者就在身边,巧妙的多维重叠,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唱歌的歌手就在自己的身边经过,走上石桥,站在一个花灯的摊位前,唱一首歌。

    一个“奇妙”难以尽道……

    张天野一身古时才子的打扮,手里摇着折扇,一边走一边装逼:“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啊,好词!好词啊……”

    风尘道:“你这是玩儿的哪一出?才子佳人?”二人随意行走,正走到一个灯谜摊位前,一群年轻男女正在那里绞尽脑汁,二人一看,灯谜却是四个字:日本投降。对视一眼之后,不禁相顾无言——这一个灯谜堪称是“古老”,不过时下的年轻人知道的不多。而且这个灯谜的答案也并不是唯一的,打的是一个古时候的名人。只要说出道理来,能说通,都算。节目的表演,则是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歌手走过去,下一个歌手上来,相比上一场,这一场更多了一些特殊的味道。

    如《女驸马》之类的,一些脍炙人口的黄梅调时不时的唱起来。花好圆月的经典老歌,闹哄哄的大张伟流的洗脑口水歌,广场舞、舞狮子,众多的节目行悠流水。

    不过这一场晚会却远不如春晚长,只是持续到了一点钟左右……

    翌日,十六。

    风父、风母就和风尘、韩莎一起出门,前往风尘的基地。出了小区,到了无人的僻静处之后,隐藏了身形,风父、风母就见自己一下子飞起来,地面越来越远,除此之外,竟然没有任何的不适感。只是风母有些恐高,脸色微微发白,见此,风尘动念之间,四人的脚下就投影出了实质一般的地面,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一如是在地面上一般……风母的脸色一下子好看了起来。韩莎则是掐了风尘一下,低声道:“妈妈恐高你都不知道啊?”这个风尘还真不知道——

    又没去过高处,谁能未卜先知自己的母亲恐高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