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一章 血在烧,激情在燃烧

    如山呼,如海啸,潮水一般的声浪有一些是张天野的安排,有一些,则是观众们的自发,汇成洪流,但见风尘一起身,纵身便是一道光影,人若惊鸿。其形无灵动、轻盈之变化,唯速度快如闪电,其取在直,不以曲求。这一下简单的动作,却正是《葵花宝典》之中,“葵花向阳”之真意,进、退取直,至刚至猛,如惶惶之大日。没有任何的鬼魅、阴森,但给人的感觉,偏偏又是阴森森的……

    当人面对这样快速、不可阻挡的攻击,连习练《葵花宝典》之人的身影都看不清楚的时候,那便是阴气森森的。

    不见其人,不见其形,不是鬼魅,又是什么?

    风尘掠出一条直线,直投前方的一个王座,一停,一转身,张开了双臂,发出“哈哈”大笑之声,随即道:“好、好……我日月神教,有此神威,何愁不能荡平天下!值此新春佳节,本座普天同庆,开始!”这一个“开始”,正是这一场晚会的正式开始,张天野拉着安落的手,从一身大红的东方教主旁边出来,截取了一段《开门红》,唱:

    开门红呀么红四方,欢喜幸福扑打着你的胸膛。

    开门红呀么大风光,漫天喜气蒸腾出更多梦想。

    开门红呀么红四方,好好运道紧握在你的手上。

    张天野唱前半句,安落跟后半句。

    一共三局歌。

    喜气。

    吉祥。

    充满了浓郁的年味。

    “应邀前来的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张天野怎么说也是先天真人,并不怯场,声音洪亮、顺畅,“风行公司的新年晚会,没有专业明星,没有专业导演,没有专业主持……我很自豪的告诉大家,我们就是一个三无产品。既没有从半年前就开始排练,也没有排练,在大家到来之前,我们都没有想过要弄一场晚会。这真的是猝不及防,突如其来,让人有点儿反应不及。但东方教主一句话,我们教众跑断腿……”张天野一边主持,还一边不忘了甩锅。

    安落拉一下他的手,问:“这不是你的主意吗?”

    张天野道:“都三无产品了,怎么能说是我的主意呢?反正教主都是大魔头了,也不在乎多一个骂名。”

    安落叹一口气,道:“哎,好吧,我是救不了你了。”

    张天野“哈哈”的猖狂大笑,“我和教主可是哥们儿,这种小事他怎么会计较?来来来,咱们就不搞什么压轴了,一上来就要放大的……让我们有请东方教主,《辛弃疾》……”张天野一个字,一个字的,报出了《辛弃疾》这一个作品名。这是一首歌,张天野听风尘唱过一次,感觉非常的燃,有一种黯淡了刀光剑影的感觉……

    风尘浅笑,摇摇头,漫步从自己的王座上走下来,一边走,就一边开嗓,短促、锐利的如同剑锋一般的声音,就喷薄了出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由辛弃疾的词改编而来的曲,曾让B面的苏阮以阮的艺名一曲燃烧了整个现场,死寂的如同灰烬。

    辛弃疾是一个猛士,故此诗词之中,自有一种硬朗,刀剑争鸣。寥寥一首持,让人听之惊坐,手欲按剑。血沸腾,心却冷静、锐利……风尘很自然的在歌声中投入了感情,祂于《三国战纪》之中身经百战后的那种锐利,薄薄的如同刀锋一般的精神,和歌声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歌声之后……整个“现场”都是一阵寂灭的。

    四千万观众,竟然不知道风尘何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但听风尘道:“国之大事,在戎在祀。故,佳节无刀兵不祥,不见血不祥,故应有杀伐气,方可去其秽,故应有牺牲,方可告慰吾等先祖。儿郎们,且操演一番……”

    虚空中,一道鬼门关打开,一道道黑黢黢的,只能够看出是人形,看见轮廓,但衣着面容都无法看到的人下饺子一样涌动出来。

    纷纷落下后,落在了一个长方形的校场当中。

    毫无疑问,这一个节目也是临时加的。一起过来观看节目的人里面,无常的人自然在其中,李铁等人和风尘私信,有心要上场操演一番,风尘自然没有意见。而且保密、隐藏的措施做的很好,也看不出是什么人——就那黑乎乎的一团,也只能看出是一群人罢了……风尘看着已经下场,排成了队列的一群人,说道:“咱们还是老规矩,谁最后站着,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然后,这群黑影就开打了。看起来就像是一大群的火柴人在打群架,场面显得乱糟糟的……

    观众们是懵逼的:这算是什么节目?

    观赏杏,那是没有的。

    但为什么看着这群人打群架,手却痒痒的不行呢?怎么就感觉自己的心跳一个劲儿的加速、再加速,都有一种要超速的感觉了呢?

    “教主,大过年的群殴,你有意思吗?”张天野都无语了,你这是来拆台的吗?下面这群货是哪儿来的?他本人几乎囤了风尘所有的武功秘籍,虽然算不上是样样精通,可这群人所用的功夫,他却分明没见过。尤其是格斗之间,动作精简,杀伐之气甚重,普通人看不出来,但张天野却能看出来……这群人很厉害!风尘扮演着东方不败,说道:“无妨,你看这些儿郎们,可是堪用?”

    胜负已分,最后一个人黑乎乎的挥动自己的胳膊,“嗷嗷”叫。

    然后,天空中的鬼门关再次张开大口。

    一个个黑影被吞噬!

    当黑影被吞噬殆尽之后,一阵音乐的前奏由无声处起来,桌子之间的空隙被拓展、拉伸,一个四方的梯形高台层层长高,却见是韩莎一身的凤冠霞帔,极为华丽。

    一阵难以言喻的压力从她的身上扩散开,让人的心都变得沉重了几分,呼吸似乎都有一些抑制。

    “你从天而降的你落在我的马背上,如玉的模样,清水般的目光,一丝浅笑让我心发烫……”

    这是一首《你》,被韩莎唱来,丝毫没有气势、气息不足的现象。她一边唱,一边就飞掠到了风尘身前,食指勾起了风尘的下巴,媚眼如丝,调戏道:“唱的可好?”

    风尘道:“好……”

    “哈哈哈哈……你在那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荣光。看不见你的眼睛是否会藏着泪光,我没有那种力量……”

    “想忘也总不能忘……”

    以一首《笑红尘》热场,以气吞山河,镇压各种不服的东方不败开局,三局《开门红》大气磅礴,喜气洋洋;一首《辛弃疾》显杀伐、铁血,之后的一场群架更是拳拳到肉,少了一些华丽,却多了一些硝烟的气息……再一首《你》,更是和往常历届的春晚背道而驰——但却让人心跳加速,感受到了那种一年到头都难以感受到的热血奔流。到了韩莎这里,一首《你》,更是让气氛更加的高涨!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大气,有强汉盛唐之气象。而风行的员工们则是还分出了一些心思去关注正经的《春晚》。

    《春晚》已经被片的毛都不剩下一根了。目前电脑上收看风行公司的春晚直播的用户,各个平台加起来,足足有七亿人左右——这样的数量,何止是庞大呢?

    从舞台布局,到服装道具,再到节目的安排……所谓的“三无产品”却是十足的硬核儿,从江湖到庙堂,豪情、豪气,尽显汉唐之雄风。

    那一种硬朗、大气的台风,让人血为之热,心为之激荡的节目,和《春晚》的一团花团锦簇,光亮的就像是佛像身上的金箔一样的风格截然不同。紧接着又是一个大合唱的节目,唱的就是《黄河在咆哮》。歌者不是专业的歌手,没有那么多的花活儿耍,只是一嗓子到底,输出全靠吼,底气则是心中那种热血。生物芯片很容易的组织了这一次来自于全国的天南海北的大合唱!

    在之后的节目里,诸如《团结就是力量》《我为祖国献石油》之类的合唱更是众多,褪去了技巧之后,那种内在的争执,令人在这一个严冬里感受到了如火山喷发一样的热量!

    老一辈的人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年轻了好几十岁,曾经的青春岁月一下子就回来了。那种激情燃烧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已经有些冷掉的热血被唤醒,年轻的人被那种激情感染,就像是瘟疫一样扩散。年轻一辈的人理解不来这种激情,是因为缺少了这种激情的环境,但这会儿,他们能够感受到。

    合唱……这是这一场晚会的另一个大特点。

    这是货真价实的全民大联欢。

    《红色娘子军》《国际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激情在不断的被推高、再推高,让人毫无睡意。大年的夜里被跨过去,一直到天色将要黎明,而这个时候,距离风行公司的晚会结束也只是一步之遥。但晚会的结束,却不是由《难忘今宵》结束!

    “请大家暂放下手中的东西……起立!”

    “升国旗,奏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七亿人中有三亿人起立,未曾起立的,也跟着唱起来……多少年都不曾认真的唱过这首歌,但这一刻,又是什么,湿润了我的眼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