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九章 回家过年,韩莎的迷魂汤

    “诶对……你说,以最快速度从我们这里出发,绕一圈,再回来,需要多少时间?”韩莎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说完,就自己估计了一下,说道:“从北纬三十度左右直接到北极,以你现在的速度,最快需要半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是九个半小时,算上一些冗余,五个小时,就能一个来回……”她轻盈的,像是雨燕一般旋转,面对着风尘,漂亮的眼眸满含欣赏:“这速度,简直绝了!”

    “这么一说,还真是……”甜筒的纸杯上,粘着的冰激凌被一下子震起来,然后祂便轻吸气,便将冰激凌吸到了口中。剩下的空杯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残留。再一团,一丢,就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中。

    一气呵成……

    “啧啧……”韩莎的甜筒才吃了一半,“啧啧”一声,又吃了一口,说道:“人家坐高铁从京城到上海、苏州至少也要六个小时。而你最快速度掠过九个地球,却只需要五个小时左右。而作为第一个踏足异界的人,宝宝你是否应该给其它的八个地球来一个正式的命名呢?”她眨眨眼,看着风尘,满含期待。

    风尘问:“起名字?”又说:“起名字倒是不急,韩莎我这里有一个计划,你看着怎么样……”风尘便讲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将第二世界和本世界之间,构建一条通道,将两个世界联通起来。本世界的人可以过去,第二世界的人也可以过来。

    “到时候,两个世界就联通在一起了。通过沟通两界的列车,可以将我们世界的科研、探险人员送过去,也可以将愿意旅游,见识异界神奇的人送过去。甚至我们可以通过领先一个时代的军事力量,将那里变成我们的领土。那里的所有资源,都可以为我所用,不再受到本世界国际环境的制约。不过,有形的通道是不行的,等到超武真正进了千家万户,那个时候才是时机!”

    没有力量,是守不住这样的通道的。于是,还是保持现在这种看不见的状态比较好。

    “真超武了,这通道还有意义吗?”

    韩莎问了一个问题。

    风尘:……

    好吧,也是。真要是人们掌握了阵的妙用,所谓的通道也就没意义了。大家都能按照那一个曲线,完美的飞行,一下子就到了另一边了,哪儿需要坐车呢?

    韩莎“嘻嘻”的笑,说道:“我一下子想到一个笑话……有一家做包装的厂子为了解决空箱的检测、筛出问题,找了华清的大学教授,结果这个团队花了几千万的资金,都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然后一个工人用一台大功率的电风扇给解决了——空箱子轻,一股风就吹跑了。喂,华清教授!”

    风尘双手捂脸,叫道:“你认错人了。我是风莎燕,不是风尘。我不是教授,你可以称呼我为……叫兽,咩咩……”

    韩莎笑了好一阵子,才说道:“好无耻,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了!”

    ……

    二人转了又转,又在上海逗留了最后一个夜晚。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便和俞钱儿说了一声,回了京城。在商场里买了一些中老年人合适的衣物之后,便马不停蹄的直接朝着风尘父母的家中去。二人在隐蔽处显出了身形,出示了一下证件,过了哨卡,挽着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楼。

    果是如风尘预料的一样——风母一开门,见了风尘、韩莎二人,对风尘是视而不见,就如同空气一样,却一拉韩莎的手,进去了。

    风母拉着韩莎一阵嘘寒问暖,“外面天这么冷,穿这么少冻着了怎么办?过来这儿坐,我给你倒杯水。”

    “妈妈你别忙!”韩莎递给了风尘一个眼色,“让祂来做。”风尘便去倒了水出来,一人跟前放了一杯,又照着韩莎芯片里的吩咐,将各种新买的衣服、食材都拿了出来。食材放进了厨房,衣服则是直接展开,韩莎便和风母一起,一阵在身上比当……练习十八作使得风母的身材姣好,如衣服架子一般,什么样的衣服穿在身上,也都是合适的。故而新买的这些衣服,却是怎么穿,怎么好看。韩莎左一句“妈妈”右一句“妈妈”的亲热,迷魂汤灌的风母一阵晕乎,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风尘则是被打发进了厨房里,开始做饭。韩莎和风母说:“宝宝做饭可好吃了呢,您还没吃过几次呢吧?这些日子饭就让祂做……”

    厨房中一阵洗菜、摘菜的声响。水流声“哗哗”的。

    虽然是和儿子闹别扭,但风母还是忍不住去厨房门口看了一眼,风尘系着围裙,左手握着一个已经将皮去的干干净净,圆丢丢的土豆,右手拿着刀,就直接在手里一阵飞。菜刀片出了雪白的虚影,刀在手里的土豆上快速的起落,只是须臾功夫,就见刀一停,手一握一松,改了一下土豆的角度,再次切了起来。薄薄的土豆片一下子就变成了土豆丝,进了手下放的一个水盆中,就一下子散开了,成了一条一条的。

    风母心下惊讶……这手艺,是什么时候有的?风尘那一手娴熟的厨艺显然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

    下锅烧油、翻炒。土豆丝足够的细,只是在滚油中过了一下,就已经熟透了。

    装盘……然后下一道菜。

    风尘的速度奇快,做出来的菜闻着很香,色泽也分明,只是一会儿工夫,等着风父回家的时候,已经足足做好了八道菜,三个汤。

    这一餐可谓丰盛,韩莎软语给二老介绍,说:“这南瓜汤、翡翠汤,这个是鸡汤。宝宝煨汤可是一绝呢,您二老多尝尝……”

    风父、风母便动了筷子,风母一直绷着,只是一边吃一边给风父、韩莎说话,继续把风尘当空气。风尘不时的给三人铲米饭,一小碗一小碗的递送……小碗吃味儿,大碗吃量,碗小了,味儿自然也就足了。吃完饭后,韩莎便指使着风尘去收拾碗筷,将厨房收拾一下,韩莎则是继续给二老灌迷魂汤。

    虽然风尘一直在厨房忙,处于食物链的底端。但风父、风母却被韩莎灌的晕乎,只感觉这个儿媳是分外的完美的,无可挑剔。

    说起了风母、风尘之前的别扭,韩莎也很轻易的就将彼此之间的矛盾展开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第二天,韩莎便亲手做了午饭。像是指使风尘做饭、干活儿,有一次两次就好了。要是每天都一副理所当然,说不得风父、风母就会生出什么想法来。还不如这样有来有往,见儿媳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并不是那种不接地气的娇贵,也不会不讲理的使唤人,只会更加的满意。二老吃了韩莎的手艺,虽然比起风尘稍微差了一些,但这一点差距他们是吃不出来的——那需要一张好嘴和足够发达的味蕾。那手艺,那麻利劲儿,让风父、风母一阵点头,尤其是对比了熟悉的几家之后,就更满意了:

    那些儿媳妇,简直是姑奶奶。而自己家的就是不一样,不仅仅相貌、身材、气质在那里,而且干活儿、家务一点儿也不怯,不仅仅会做,还能做好。

    这一比较……凡事就怕比。

    于是,风父吃饭的时候,就直接警告风尘:“你可别欺负莎莎,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莎莎了,饶不了你!”

    当然,这话有一大半是说给韩莎听的。韩莎给了风尘一个“你懂得”的眼神,风尘无语,心说:“我还欺负她。不被欺负就好了。”祂说:“我们早就约定好了,以后家里大事儿我说了算,小事儿她说了算,没有否决权……只要地球不爆炸,就不算是大事儿。嘿嘿……我哪儿敢欺负她啊……现在,以后更不敢了!”

    “爸爸、妈妈,还有一件事要和你们说呢。我们俩决定今年三月三办事情。等过了年之后,您二老就跟我们过去住一段吧。”韩莎说。

    风母道:“我们过去做什么?不耽搁你们工作?”风父也道:“这儿就挺好的,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再过去。”

    “不耽搁、不耽搁……爸爸,妈妈,你们听我说。”韩莎说道:“我们那里虽然偏僻了一些,但足够的宽敞。您二老到时候要是住不惯,也随时可以回来。宝宝祂还有另外一个身体,即便宝宝外出了,另一个身体也在,都一样,说一声就好了。我们就是想着,一家人住在一块儿,也舒服一些……”她笑的像是一只小狐狸,说道:“我和宝宝做饭好吃吧我们那里,您二老就天天能吃到了……”

    风父、风母……

    不管是去不去,二人的主观感受里,是满意度再次的翻了好几番。看看咱家这媳妇……人家是弄过老人去干活儿的,这却是拉过去伺候的。如果跟老伙计吹一下,估计能把一群公公婆婆羡慕死。

    “去吧去吧!”韩莎做出一副可怜相。风父、风母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实在是不好拒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