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人道;大道;天道!

    人道;大道;天道——此三者,是一种递进的、无关于自然界的概念,并非因为“天道”中涵盖了一个“天”字,它就和天空有关,更不是如一些洪荒流派的小说中,所写的一样,是“大道>天道”的,在实际的情况中,二者恰好相反。是“天道>大道”的!此三者之关系,乃是一种老虎、棒子、鸡的关系,三者彼此制衡、制约,形成了一种闭环。

    人因“生”“安”之念,聚集成群落,这其中“生”“安”之念,便是天道,天道即人心,我心即天心,这是一种最为根本的需求。

    人聚则生非,故定于一……人,得一为“大”,此为“大道”。是人类集群之后,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一种规则,圣人制大道以为器,此器即为规矩。这一规矩,是人为的,是人为的朝着天道靠拢,但却并非天道。天道至公,故无私,无私又为大私,至私也是无私,一阴一阳,归于一也。以无私之天道可生至私之人道;以至私之人道可生无私之天道——这就像是两个人类的群体,其中一个群体,其规则无私,却最能保护每一个人的私;另外一个群人,其人至私,去一毛而利天下,吾不为也,却能够诞生最为无私的规则!

    大道则不然——大道之行,始于足下。它是一条通往天道的路,却并不是天道的终点。

    人道、天道始恒,唯大道以为权,不断权衡、变化。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

    是谓:大同!

    大道趋天道而近,大道废故有仁义。大道归于天道故废也。

    “这业火,是发于天、生于人、起于内、熄于己。与其说是火,不如说是一种人体自我瓦解的外部现象……天道以为此人已不当存,便会开启人内部的一种机制,从而使人自然瓦解,在这一化学过程中,会放出一种粘稠的蓝色的焰色,但其温度却极低,不能使各种的易燃物产生燃烧的现象……这种火的温度……”这种人体自燃生出的火焰,温度低的就比一个人的正常体温稍高一些,还不如猫儿的体温高!

    而这火,也不过就是一种无关紧要的现象。小白的语气很平和,将人道、大道、天道和所谓的业火,都讲了一遍。

    然后起身来,和林师父说道:“以后呢,做生意注意一些,多多打听。天道至公,不要以大道之念行天道之事。天道贵生而恶死,天道无私,视芸芸众生为刍狗,男、女、老、少无有高下,女人不比男人贱,小孩不比老人贵。你做生意,打听清楚,绳墨以天道……不接恶的生意,慢慢运道也就会好了。万不可再犯错,这世上坏人可恶,但帮着坏人的人,却比坏人更可恶,言至于此,你少了一条胳膊,好好休息吧……”小白站起来,对玉莲说:“把凳子放回去,我们走!”

    玉莲将马扎放回屋里,小白点点头,就带着女鬼走了。

    以往咋咋呼呼的锅盖头、汉奸头却始终一言不发,沉默以对。林师傅同样在沉默,过了许久许久,才终于回过神来,问:“我真的错了吗?”

    之前的“认错”是嘴上认错,但这一次,他却是真的开始了自我怀疑,从内心深处问自己——我真的错了吗?

    称心如意不回答,因为他们不懂。

    伴随师父伴生一直浑浑噩噩,现在虽有震撼,却依然还是浑浑噩噩的。

    玉莲飘在小白的身后,远离了林师傅所在的义庄,才小声问:“先生,你明明可以阻止那业火的,为什么还要看着他丢一条胳膊呢?”

    小白说道:“能救他一命已是慈悲。他身上冤孽之重,一点就着。若不能让他惊醒,我这又算是救人呢,还是害人呢?一条胳膊,算是一个教训。这可是从天道手底下抢人啊……若非是我为了……又岂会救他?”

    他含糊了一句,却并未告诉玉莲:他救林师傅的目的!

    目的一是想看一看自己是否能够和天道掰手腕儿,虽然阵是自己起的,但后面的行为,却是天道的手笔——故而能否从天道手里抢人,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事实还好,林师傅并不算天道关照的一个人,这一次天道针对的是邪神!

    目的二是要看一看天道之业火的感染……所以,丢一条手臂是必然的。

    至于林师傅的死活……小白没有放在心上。

    目的三……看着救下林师傅的称心如意身上的冤孽更重了一层,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了。这些冤孽,会如跗骨之蛆一样伴随着他们,一直到死也不能摆脱。这冤孽小白并未沾染上,这也是小白等待林师傅手臂掉了之后,才给他止血的原因。

    历经战火、硝烟的小镇,已经不复平和……

    官兵岗哨密布。

    士兵们认识小白,他那高大的身材很有威慑力,丑脸也异常醒目,见了之后就直接放行了。街上不见行人,只有士兵,小白直接回到了学校的宿舍里。一天后,士兵就开始拔营,走的一个不剩。这一场“审判”之后的动荡,也才逐渐的发酵,然后形成了滔天巨浪,为当今的国际局势带来了一场巨大的变数。小白所处的这一古老的国家,也终于得到了那么一丝喘息之机!

    已经死干净了的世界,一片无主的土地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世人眼中。列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里,召开了一次“瓜分中西亚”的大会。

    以俄国、英法德三国共四个国家为主体,将大片的地区瓜分,为了其中的资源打的头破血流。

    俄国的皇帝陛下直接赤膊上阵,和英国的苏格兰猪进行了一次友好的切磋,英国佬顶着两个黑眼圈咬牙切齿,却寸步不让。

    闻着腥味儿的美利坚拉了一群小国,嚷嚷着共同开发,就连此时的中国政府也被一起拉了过去,参与瓜分这一次的“果实”——这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不能由着这几个国家独占,美国人很清楚,自己漂洋过海去占领这地方不现实,费力不讨好。但让英法德俄占了,却是最糟糕的,自己连一口汤都喝不上。所以干脆把你们的盘子砸了,分个屁,大家共同开发,利益均沾才是王道!

    它拉着一群小国和一个弱国去,说是共同开发,利益均沾,但这些小国又哪儿有本事去开发?利益更是不用想了。

    就算是中国有能力搀和一脚,那机器设备是不是应该买它这个老大哥的?中美友好,哥哥带你发财,你不能得了好处,就一脚把哥哥踹了不是?就你这样两面三刀,以后谁还和你玩儿呢?

    咱们要讲感情,要感恩……

    如果英国是搅屎棍,那么美利坚就是一坨屎,越搅合越浑。纷纷扰扰的局势下,国内的报导更是五花八门。

    有说要分一杯羹的,有所礼仪之邦,不能出去做这种霸权的事儿的,有说美国信不过的,有大谈国仇的……

    小白足不出户,依靠着报纸很容易的就能看出当前的国际形势。他历来的习惯就是单独的看事件本身,什么无关痛痒的评论,主观倾向的形容词,都会被无视掉。于是,剩下的就是这一场利益分配——中国参与当然比不参与好,这毫无疑问。哪怕占着茅坑不拉屎,现在没有能力去拉上一泡,但终究有一天会人有三急不是?现在不占位置,等到以后真的有能力了,也占不上了。学校里的谈论则是充满了书生意气,复课之后,学生们、教师们也日日探讨新闻。

    小白和他们有根本的分歧,于是干脆就不和他们辩论争吵,该怎么上课就怎么上课,只等待一切尘埃落定。

    这一天夜里夜半时分,一声若有若无的喇叭声由远而近,一阵哀乐像是真实的,又像是虚幻的,传入了小白的心头,小白敏锐的五感却能够感觉出来,这一个声音并非源自于空气传播的声音,而是直接出现在人的心头的。小白听到了唢呐声,玉莲自然也听到了,但玉莲却分不清楚这个声音是怎么来的……声音似乎在风中飘忽,时高时低!

    小白从床上坐起来,披上了衣服,说道:“这声音有一些古怪,咱们出去看看!”

    一人一鬼出了宿舍。

    人如纸鸢一般飞天掠去,鬼轻飘飘的跟上……

    黑暗中,极目而远,阴森森的林荫路上,就看见了一群纸人正抬着轿子,分成了两排一边吹打,一边行走,怪诞至极。

    玉莲是鬼,但却依然被这怪诞的景象吓到了。她有些害怕的躲在了小白的身后,问:“先生,怎么回去吧。这是什么?”

    小白凝视着那群纸人,以及那一顶纸做的轿子,轿子的形状就像是一个恢弘的宫殿,里面满是亭台楼阁,还有仙山妙境。他不需要看,就能够感知到里面竟然是独立的洞天空间,极为庞大——那里面的山,是真的山,水是真的水。只是,那里面却容不下活人的存在……这……很有意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