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 业火滔滔荡世浊

    天雷不再蛰伏,绵延不知几万里……白炽、湛蓝、亮紫三种颜色如鳞片一般交替、变幻,大片的天空,似一条大而无当的蛟龙翻云覆雨,但却既没有悠,也没有雨,就只有雷!广邈的不见边际,覆盖了几乎三分之一的亚欧大陆,使天空为雷泽替代!与之相对的大地,却蒸腾起黑气、暗红色的火焰……那火焰,遍地燃烧,但却不伤害植物,也不伤害天地间的生灵,唯独只有处于期间的人——

    惨叫、哀嚎、死去!人的身上,莫名的就会被点燃,那火焰呈现出一种蓝色,覆盖在身体上,就像是一层膜。

    燃烧的过程中既不伤害人身体上的衣服,也不会点燃身边的各种易燃物。白袍、黑袍中的躯体消失,没有烟味、没有烟尘、没有烤肉的焦味,没有尸骨。一切就像是梦一场……唯有极为个别的,幸运的黑袍女人活了下来……但当她们为自己的幸运跪下祷告时,身体上忽而就冒气了蓝色的火焰。

    蓝色的火焰粘稠的覆盖了全身,只剩下身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衣服脱落在地上。

    天雷勾动地火!

    但执行这一“审判”的,却既不是天雷,也不是地火。天雷、地火只是一个引子,真正“审判”的,却是一个人的心和罪孽……虚空中,小白以阵为耳目,观这一庞大的区域,见证这一场末日的审判和毁灭。这一片雷泽竟然会覆盖亚欧大陆的三分之一,这是他不曾想到的——他只是施了阵,阵中第一次依照茅山术法中的祝由术、咒法、望气堪舆,点穴等一些手段,却不想竟会如此。

    阵的“动力”是人提供的,可以说,信仰邪神的人的多寡,这些信徒作恶的程度,决定了这一次审判的强度。

    他们自己给雷泽提供动力,然后雷泽将他们毁灭!

    “这阵,在整合了祝由术、咒法,利用了天地磁场、梳理之后,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这样的阵,无疑更加的玄妙。至于天雷地火笼罩之下的人……死了,便不会是无辜的。天雷地火并不会毁灭人,只有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恶行,才会引动那种人体自然的机制,让人体焚烧,什么都不留下。倒是小白身边服侍的玉莲心中生出了不忍——她是鬼,但此时此刻,却也感觉到一种森森的寒意,于心不忍。

    这样的灭绝,不是杀一个人,杀十个人,杀一百个人。而是将那么大的一片范围,将数亿人,甚至于是数十亿的人口,弹指间毁灭……

    玉莲小心翼翼的,唤道:“先生……”

    小白道:“求情的话,就不要说了。该死的,便要死。他们若是不在我眼跟前蹦跶,我可以当成看不过,可既然到我眼前找不痛快,那就没有必要存在了……”看见了,就不能不管——但如小白这样的境界,早已经不是凡俗,于是要管的时候,就不会只是惩治眼前的某一个人,某一小撮!

    圣人处事,行不言之教,制大道以为器!

    凡俗处事,只针对一人。就如遇到了小偷偷盗,他便只是针对这一个小偷。但圣人处事,却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他们不针对某一个小偷,而是会针对偷盗这一现象,杜绝这一现象。圣人不针对谁,但某一个小偷犯在了圣人手里,天下的小偷都要被灭绝——这就是圣人的行事手法。

    用一个更加直观的例子来说:

    有一窝马蜂,就在窗户底下。如果这一窝马蜂从来不蜇人,那这家人也不会去主动对付马蜂的,大家相安无事。即便马蜂在眼跟前儿飞,也不会有事。

    但倘若其中一只马蜂蜇人了……结果是没有人只会针对这一只马蜂,而是会直接将马蜂窝端掉。

    小白的这一看似夸张的无以复加的行为,实际上就是端掉了一个人类家门口的马蜂窝,因为这窝马蜂已经被小白看见蜇人了。

    天空的雷泽,地上涌起的地火,不知名的黑气窜起,暗红的诡异火焰燃烧,整个世界都为之沉默。

    这一片雷泽来的快,去的也快。当去了之后,人已经消失了,唯一存在过的痕迹就是地面上的衣服。本来和官军打的教匪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地的衣服、枪械。玉龙镇外,哑火的歪把子还散发着滚烫的、刺鼻的金属受热后发出来的干燥气味。诡异的沉默,然后一群从死亡线上活下来的人,忍不住大叫起来……更多的人则是跪在地上,一阵念叨!这一场浩瀚的天雷,不是上苍开眼,又是什么?

    善恶到头终有报!若说是有一个比较“无辜”的,那也就是林师傅了。他住的地方距离玉龙镇有一段距离,是义庄,存放死人的地方。

    教匪攻打玉龙镇,也有一些人朝这里过来,只是天空的天雷来的快,眼见地上升起地狱一般的火焰,天空雷霆滚滚,人在眨眼之间就燃烧殆尽……林师傅情急之下,有心想要救人,谁知道他本身就是冤孽缠身,一接触之下,那本来不能对普通人燃烧的火焰,竟然一下子窜上了林师傅的身体。

    若不是锅盖头反应够快,吆喝了一声汉奸头,拉开闸刀让汉奸头帮忙,将林师傅烧起火的那一条胳膊塞进去,咔嚓一下来了个断根,林师傅命都没了。

    那根掉在地上的胳膊,分分钟就化为灰烬……

    “这是什么火,怎么、怎么这么的……”

    这火——不烧木头不烧碳,烧火的胳膊掉地上,烧完了,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而远处烧死的教匪身下,草却一点儿也不受影响,苍蝇蚊子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怪诞的无法形容。林师傅丢了一条胳膊,疼的额头上青筋直跳,一边由徒弟包扎、止血,一边忍不住的想:这是什么火?为什么这火这么厉害?可既然是火,为什么又不烧木头?这样想着,分散了注意力,伤口倒是没有那么疼了。

    忽而,林师傅一愣。他的眼前多出了一双大脚,脚上是一双布鞋,这一双脚比一般人的脚大了好几圈。

    再一抬头,他就看到了一个人,是小白……

    小白身后是女鬼玉莲。

    普通人看不见玉莲,但林师傅却能够看见。

    小白走近了一步,蒲扇大的手掌却灵活的惊人,犹如绽放的兰花一般在林师傅的断臂处点过。犹如针扎、通电一般的酸麻,痛楚减少了,血也不流了,只是那种麻,却让人忍不住的难受。小白的声音冷淡,说道:“只是丢了一条胳膊,命没丢,不错了……”又看了一眼锅盖头,唏嘘一声:“你这徒弟毛病不少,但待你也是真心,还算是不错。你也是胆子大,什么人都想救,什么东西都敢沾……”

    林师傅道:“刚刚,那是……”

    小白说道:“那火,不会伤人。你较为例外,冤孽缠身。本来只是针对于那群邪教,只是你接触了那火,就烧起来了……”

    “那火是……”

    小白从玉莲点点头,玉莲就去拿了一个马扎出来,让小白坐。小白坐下来,说道:“这个火也没什么名字,如果非要取一个名字的话,那就叫业火吧!身上有业力的人,一沾染这火,就会烧的点滴不剩。身上没有业力的,你也看到了,那些苍蝇蚊子,地上的野草,生灵,都一点儿事情也没有……”林师傅听着,脸上露出了一些痛处的神情,说道:“看来,我身上的业力不少。”

    业力——对于修士而言,无疑是一个衡量善恶的重要标准!这对自诩正义、刚直的林师傅而言,打击太大了。

    小白道:“我早些就和你说过了。这一次若非我过来,就凭你弟子那些包扎手法,你定然是活不下去的。你躲过了业火,但躲不过冥冥中的天道……如果你修为高一点,天道给你穿小鞋,让你喝凉水也塞牙,都不是大事。但你修为不足,又加上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你的伤口感染,发炎,一定都会是最坏的情况……如果我们将天道比喻为人体,那你,实际上就是天道之中的毒瘤、病菌。你在要天道的命,天道自然不会容你!”小白说的“天道”并不是天地之道,而是社会的群体意识。

    林师傅默然,过了许久,才问了小白一个问题:“小先生,你能告诉我,什么是天道么?我现在越琢磨,就感觉越发的糊涂……”

    小白道:“这天道啊,就像是一个村子的人集合在一起,一个村子整体的想法一样。不过这个天道更大,天道也至简。因为要兼顾更多、更大的范围、更多数的人,所以它也是更加的本质的……这一点呢,就是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人,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再一点呢,就是人,聚集在一起,形成天道。所以,一个人伤害另一个人,就是有违天道的,于是也就产生了因果……业火,实际上就是天道之火。这火,是由人的身体内部而生,一直将人燃烧殆尽之前,是不可熄灭的。”

    这是“业火”的特杏……生于人体之内,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熄灭。林师傅的幸运,在于这火,不是他身上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