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不愿意,末日审判

    吃过晚饭,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已是晚上的八点来钟……但对“第二世界”的这个东方古国的大部分地区而言,这已经是“就寝”的时间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是因为这样的生活更加符合天道、自然,而是因为那烛火燃烧的是煤油、是蜡烛。而煤油、蜡烛对于这个时代而言,都不便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是因为一个字:

    穷。

    镇子上只有教师家的灯,是亮到很晚的。便是学生,也很少有将自己的作业留到夜里,往往是要衬着天亮,赶紧做完。一点一点的随着太阳的余晖散尽,天色朦胧,结束掉自己的作业!若是做不完,就只能掌灯,但掌灯,也往往就是用于扫尾。

    浪费灯油、蜡烛,是每一户人家都不能容忍的……

    这,就是这个时代。

    这,就是这个世界。

    小白一展腰,便将背在椅子的后背上一靠,玉莲飘在他的背后,轻轻的给他揉捏肩膀。桌子上的,由他自制的汽灯绽放出明媚的光焰——那亮度分外的惊人,是什么蜡烛和煤油灯都比不上的,菜油的灯光,更不能比拟。它的亮度超过了一般人家的点灯,将宿舍内的一切都照的秋毫必现。小白默了很久,说道:“我想了一段时间……玉莲!”

    “先生……”玉莲回应了一声。

    小白道:“这算一个条件,你若要留在我身边。每日需学一句话,这句话的意思要明白,这句话里的每个字都要会写。”

    玉莲不明所以——但学什么的,她是不想的。只是小白的身份摆在那里,虽然称呼上改成了“先生”,实际上却是连诸天神佛都要畏惧的“上尊”。所以,这并不是“想”或者“不想”的问题,她不能够拒绝。

    小白没有看她,但却能知道她的心思,暗想:“强迫就强迫吧,总归一天一句学了,这些话,就会像是标语、口号儿一样,在人心中抽出痕迹,一鞭一条痕!”他不由的就想起了鲁迅,和鲁迅的原配——鲁迅被母亲用病危骗回家结婚,对象是极为普通的,和玉莲一样的女人。鲁迅打心底里不喜欢她:

    不喜欢那种谨小慎微、不喜欢她的小脚、不喜欢她的逆来顺受、不喜欢她身上那种令人窒息的一切。

    那种感觉是可怖的:一个人看鬼片的时候,都会感觉浑身发冷,惊悚不已。那么倘若一个人生活在鬼片里,身边就是一具行尸走肉,睡觉也要和僵尸睡在一起,那种感觉,简直冷到了骨子里。在本应天地一片大和谐的那一晚,鲁迅哭了……但他还是准备接受的,于是就和夫人提出了两个要求,一个要求是放脚,一个要求是学习文化。理所当然的,鲁迅没有小白上尊的威势,所以原配夫人告诉他:

    放脚,那是不能的;学习文化,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鲁迅……

    实际上,对于鲁迅来说,放脚这一点是可以拒绝的,但学习文化这一点,是绝对的不能拒绝的。

    因为脚可能已经定型,放了会出问题。但拒绝学习,就意味着……这个女人真的已经没救了。

    小白的思维回转,语气温暖,就像是春天的风。“我知道你不喜欢,但若想要留在我身边,就必须要会学。而首先一点,你需要学会的,是做人——不要抬杠。做人,你从一出生,到现在,都没学会做人。你只是学会了做一种工具,这不行。人……男人、女人,首先都是人,只有于人的基础上,才会分男人、女人。二者并无高下,谁也不能左右谁,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庸,男人也不是女人的主宰。所以,我们今天来学第一句话:人之初,杏本真。你,要试着找回人杏……”

    玉莲瞥眉,却想不明白什么是“人杏”,她虽然答应了要学习,但实际上心底还是拒绝的——口头上答应,只是因为不可以,也不敢拒绝。

    这样的主动、被动的区别很大。于是玉莲就像是一块朽木一般难以雕琢。对此小白也没有好办法,这就像是一个学生不想学习,即便是他看似认真的听讲,实际上却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讲了的,记住了,学不会。颇有一种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意思。

    小白讲了一些,摇摇头,说道:“你不理解,就先记住吧。这教化育人,我却是比不上莎莎啊……”

    若是将玉莲交给韩莎,一定不会教的这么艰难吧?

    他本就不怎么会教人。

    人无完人……

    “睡吧……”小白起身来,朝着床铺去。床上的被褥已经铺好,正是夏末的时候,天气暖和,躺进去也很舒服,不冷不热。玉莲去熄灭了灯,宿舍里便成了一片黑暗。身处异界的小白并不修行,他不过是一只白熊变异、夺舍出来的躯壳,可以随时舍弃,没有必要去追逐那种强大。一觉醒来,洗漱一番,吃了早饭,小白便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到了晚上的时候,便又教玉莲一句……

    不求理解,只要记住。

    记住了,记牢了,终究有理解的那一天。

    第三天的时候,一群土黄色衣服的兵驻在了镇上,拥有操场、教室的学校被征用,不过几个住校的教职人员却并未被赶出去。只是出入都有哨卡,很不方便,小白也没有去打听,但因为有玉莲这一个强力的女鬼在身边,所以不怎么打听,也知道了消息……要打仗了,西边的教匪闹事,波及的范围极广,这一行人马就是来这里驻防,阻挡教匪的。而小白本人过人的耳力也能听见临时指挥所内,小白脸营长粗矿的骂声:“***,这群狗娘养的,养不熟的白眼狼,国难当头搞事情……”

    学校成了临时的军营,课自然也就停了。学校里的几个住校的老师也被军队征调,分配了一些工作。

    这事儿小白也没拒绝,左右是一些抄抄写写算算的工作……而且他也想看一看这个时代的人是如何打仗的。

    战争……终于在三天之后打响了。

    一股教匪移动过来。

    小白脸营长就在玉龙镇外构筑了防御工事,齐腰高的沙袋一层又一层,还拉起了铁丝网。战斗打响的一刻,双方尽显“乌合之众”的本色——无论是官兵还是教匪,都是乌合之众。一开打,小白就失去了杏质。官兵是乱糟糟的,教匪也是乱糟糟的,但教匪却胜在悍不畏死,竟然几度冲破了防御杀上来,要不是那小白脸营长着实够猛,身先士卒悍不畏死,带着自己的亲卫冲杀,将敌人杀退,战线就要崩溃了。

    “顶住,都顶住……”

    小白隐去了身形,飞上了半空。从天空看下去。两方的人马就像是礁石和海水,彼此不断的冲突,枪声不绝。

    小白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下面的态势。无声的雷电隐藏在虚无之中,隐隐发作,却无人觉察。

    那群教匪已经是一群野兽,而不是人。他们身上的罪孽简直罄竹难书,唯魂飞魄散,才能消除因果——每一个人,都带着罪孽、因果。小白抬起头,冷笑一声。神束线以为桥梁,一道一念从另一头传达:“邪神当诛,绝其祭祀!”

    与这八个字一起的,则是源自于那些教匪身上无穷的罪孽,直接冲到了天庭、阴曹、西方极乐等所有可以冲突的地方。

    “邪神”是哪一个,不言而喻。

    这是“第二世界”的事,本不是小白的事,所以他要看一看第二世界中人的作为。但下面……

    教匪伤亡惨重,武器装备上的劣势是硬伤,是精神意志不能克服的。但,官军的防御也岌岌可危,不能够坚持了。

    潜藏的惊雷蛰伏、变化,和那教匪身上流露出来的某些气息产生了玄妙的联系、纠结。小白说的“绝其祭祀”并不是一个玩笑。当这一道雷霆真正的降临的时候,那就是所有的,信这一邪神,并且做出了恶事的人的末日!而且,这惊雷,越是积蓄,就越发的强大……末日……

    他们说,末日的时候,只有虔诚的信徒才会上天堂,剩下的人会全部审判,进入地狱中,永世煎熬。

    但,小白的末日审判会告诉他们——

    或许,其他的人会在地狱中煎熬,但邪神,以及邪神信仰之众,却会魂飞魄散,彻彻底底的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连下油锅、下地狱苟延残喘的那一线生机也没有。而这一次“审判”的决定者,就是下面的官军:官军能够胜利,就意味着不需要他来进行审判,因为官军可以完成这一次审判;如果官军失败,那么,就意味着需要他来进行这一次审判……

    力所能及的时候,他们能够完成自我的救赎,自然是最好的。或许会有妥协,或许会不够彻底,但那已经不需要小白了。

    审判……只是最后的手段!他终究还是希望他们自己可以将问题解决掉的。但,防线终究还是破了。

    于是,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庞大的雷暴,整个天空向着西方蔓延,尽数亮起了闪电,明暗吞吐,如神龙潜藏其中。

    那闪电,便是龙的只鳞片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