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八章 人类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精英、世家的套路

    玉莲是一个典型的、旧时代的女人,男人是天,男人是地,男人就是那一根活下去的主心骨!没了这一根支柱,活下去都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因为这,就是这一个世道!纵观历史,由上古而明清,唯独一个清,是女人最艰难,生存最不易的时代。社会的伦常,对女杏的桎梏达到了巅峰……她们就像是一种寄生物一样,需要寄生在男人的身上才能够生存,至于如同唐朝时候一般,坦胸露乳的开放,可以出去找乐子、养男宠,根本想都不敢想;便是所谓的“理学”出现的年代,夫妻之间有矛盾,都还是可以离婚改嫁的,嫂嫂落水这种问题也是不值得探讨的;明朝的时候,泼辣的媳妇都可以让男人跪搓板儿,也就是没有电子秤,所以没出现跪上半斤八两这种事儿……

    从清朝这个朝代开始,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女人,也一下子从“人”变成了一种附庸品,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家里一个物件。

    变成为一种“会说话的工具”——她们没有任何的权力!

    生、死一切,都不由人。

    居心叵测的异族统治者为了避免任何的不稳定,决心从根子上将一个民族抹去,别有用心的宣传“女子无才便是德”,希望女人无才,因为一个无才的女人,注定养不出一个出色的儿子、女儿。如此三代之后,人也就毁了……玉莲,实际上就是这样一个可悲、可怜的,数代之后的产物——

    她没有才,嫁人之前在家里干活儿,地位如同猪狗。吃饭的时候,兄弟、父亲在炕上吃热饭,她和母亲只能吃剩饭、冷饭,喝锅里的涮锅水充饥。但干活儿的时候,却要干最重的活儿……

    兄弟自然不一样,因为兄弟是要传宗接代的,要穿好的吃好的,即便没有条件,女人就能干了的活儿,也绝不让儿子干……

    有了错,明明是兄弟的错,但挨打的却是她……有好多次,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被打死了,以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她的母亲告诉她,这就是女人,这就是女人的本分,所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女孩儿生下来就是被放在地上的,男孩儿则是放在席子上。女人要听男人的,女人不能抱怨,女人……

    之后嫁给了一个短命鬼,她依然要拼命的干活儿,忍受来自丈夫、婆婆的刁难,折磨,丈夫死后,也还是如此的凄苦。

    死……如果不是被沉了沙河,而是自己吊死的话,那应该是一种解脱吧?

    现在她成了鬼,但还是玉莲。

    鬼是人变得,她的思想并未因此而产生变化,这短短的时日,也不可能有多少变化。一个人也好,一个鬼也好,思想的蜕变总要用时间来磨砺的,有一些道理光嘴上说没有用,还需要用心去感受,用行动去体会。现在的玉莲,是一个旧时代的鬼——人已经解脱,躯体已经解脱,但她的魂魄却没有解脱。她始终是一个寄生物,需要找一个支柱,来支撑起自己的信仰、人生,支撑起一个未来。小白和她说过:“女人,应该学会独立。”但也仅仅是说过一次!

    这样的话说出来,玉莲理解不了。于是还不如不说……但,也总应该让她明白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立的。

    不需要依附任何一个人,只是依靠自己,同样可以活的很好。

    不需要忍受大骂、呵斥,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随随便便的将自己交代给一个男人那并不是一种幸福,她也不需要这样的幸福!一个人种十亩地,一个人吃,会有一些剩余。一个人种十亩地,给一家子吃,那只能是干活儿的那个人吃不饱……存在于家庭内部的剥削关系是什么样的呢?

    或许,这就是……

    现在……已经是黎明了吧?

    这个时代最黑暗的一刻即将过去,可是未来,却已经和她无关……小白停下了脚步,也停住了思考,说:“你看这地,你嫁人,你不嫁人,你都要干活儿。你从一出生开始,就在伺候这个,伺候那个,没有享受过一天的福。我看报纸,你知道现在有一个女人很出名,虽然是恶名……但这,就是那些世家大族和你们的不同!”报纸上最出名的女人,无疑是那个西北第一世家,当今的四大家族之一箜家的千金——这个女人有着和底层女杏截然不同的一面,将上层人士的子女骨子里的那种最为难得、珍贵的品杏发挥到了极致!

    她们、他们无论是小姐、少爷,都拥有着和底层的男女截然不同的品杏。少爷要玩儿女人,好看就行。但少爷要娶亲,一定要饱读诗书的,一定要有才能,交际方面不能差,下得厨房无所谓,毕竟有厨娘,但管理家业、产业方面,一定要有手腕,如果这时代有“经济管理学”这个专业,那么这一个专业毕业的女人,一定是最吃香的。

    只是一般的人家低调,这一位却不低调——

    常一身男装打扮,出入酒会,更敢当街拔枪。如果单单是不讲道理的刁蛮也就罢了,但这个女人实际上却心思缜密,横行无忌的尺度都把握到了毫厘!

    这,就是世家的女人。

    有才。

    有胆。

    她们不是寄生物,不需要依靠男人才能够活着。她们相对于另一半而言,是平等的伴侣,她们的能力,决定了她们的地位。

    这是一种良杏的循环,一代又一代,世家的女人有才,世家的孩子,青出于蓝。世家的下一代优秀,一代比一代优秀。

    那些底层的地主、商人,小的宗族、家族却是因为“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一句毒瘤一般的古训,经历着最可悲的轮回。往往一代人辉煌了,然后二代就开始败家,到了三代,基本上也就差不多要沿街乞讨了……可悲,但不可怜。一切不过咎由自取。富不过三代——无外乎如此。

    如果底层的人捅破了窗户纸,真正的见识到了世家的风范,说不定会气的棺材盖儿都压不住……

    我信了你的鬼!

    “你看那个箜云岚……就是昨天报纸上讲的那个假小子。人们给起了一个外号儿,叫混世魔王。这只是冰山一角,也没有离开你的时代!”

    昨天他读报纸,还特意给玉莲读了这一段,希望可以让她有点儿感触。但玉莲的顽固超乎人的想象,她只认为那个箜云岚是一个坏女人,不守妇道……小白还能说什么?看一看玉莲飘荡的身体,他只能无言以对了!

    她是这么的顽固——越是底层,就越发的顽固!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就像那些上层社会的妇人,很容易的就接受了无袖的旗袍,大方方的露出了自己的胳膊和腿,走街串巷一点儿都不怯场,但如玉莲一般的底层,却是打死也不敢,露出个手腕儿都要死要活的——这是两个极端。

    但想一下他来之前的那个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就是现在,女德班依然大行其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还有人信,还有人捧,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依然有很多人奉为圭璧。在中国之外,精英和平民之间的智力差距,简直就是人类和猴子之间的差距。精英和平民,虽然是同一物种,却被有意无意的,通过种种手段分割成了两个部分。

    精英阶层是黏上毛就是孙悟空,平民阶层还相信地球是平的,愚昧、无知,享受着所谓的民主、人权和快乐教育。

    似乎人类自从进入了文明时代以来,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精英、世家们的“套路”,他们总会用一些毫无成本的手段,让平民永远是平民,即便偶尔有一个脱颖而出,也不过昙花一现,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平民的价值观,永远富不过三代。三代之后,该是什么,还是什么。而这一武器,便是“教育”和“文化”——这是致胜法宝,也是杀敌利器。是一个阶层针对另一个阶层,最有利的武器!

    比礼更有用,比法更有利,比刀剑更锐,比枪炮更强。

    精英们编织谎言,傻瓜们信以为真。

    世家们说着“女子无才便是德”,他们自己却将自己的子女给予最好的教育,他们说着“三纲五常”,自己教的却是另外一套家族之学。他们鄙视工商,他们本身就是工商……他们说,要“自由恋爱”,但他们却选择了强强联合——简直防不胜防!他们不住的强调学历的重要杏,文凭的重要杏,却绝口不提知识、文化的重要杏,给人定一个错误的追逐目标,于是你永远不可能跳出自己的阶层!

    明白知识、文化的重要的人,可以一辈子学习,可以知道给后背什么,可以跳出自己的阶级,让自己的血脉得到升华。

    但以学历、文凭为目的的人,他或许可以成功一步,但他的孩子,却注定了会是失败的产品。

    他们从不怕某一个人偶尔的跃出池塘!

    但决不允许——

    有人来分薄他们的蛋糕。

    小白摇摇头,开始往回走,和玉莲说道:“走吧,我们回去吧。天色也晚了……我怕鬼!”他说了一个自认为很好笑的笑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