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六章 外星文明的问候

    “喝点儿什么?”又逛上了一层楼,就是游戏、餐饮区。俞钱儿引二人走到了一家奶茶店,在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从这里往外看,刚好可以看到一圈小轨道和一辆小火车,玻璃隔绝了声音,所以并不喧嚣。窗内,是风格温馨、灯光柔和的犹如奶茶一般的“家”,窗外,是属于童话的世界,倒是有一种奇妙,酝酿在心中,无法形容。

    但这一种“奇妙”却是很美的,韩莎绵声道:“上奶茶店,当然是喝奶茶了。俞钱儿你随便点,我哪种都喜欢……都可以随便的,你说的,我都愿意去,小火车摆动的旋律……”她看着窗外,哼唱了一句。

    这首《暖暖》是一首老歌,但此时哼着,却很有感觉。

    “细腻的喜欢,毛毯般的……”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歌声袅袅。她在桌下牵着风尘的手,随着歌声轻轻的动,轻轻的摩挲。

    服务员端着托盘送上了三杯奶茶……

    三人一边喝着奶茶,一边闲聊。在奶茶店里坐了有二十多分钟,休息的差不多了,然后就出去玩儿。将赛车、跳舞机、切水果等各种的游戏都体验了一遍,然后就又换了另外一家店,去吃小烧烤。烤肠、面筋、烤韭菜、烤黄瓜之类的,叫了一大堆……俞钱儿偏爱烤韭菜、烤黄瓜之类的素菜;风尘、韩莎则是肉食杏动物,撸了半天的串!再后,俞钱儿便带着二人出了商场,去距离俱乐部不远的商务宾馆。宾馆的前台照了一下风尘、韩莎二人的身份证明和脸,就给了二人房卡!

    是一间豪华双人间,有独立的卫浴、客厅,窗外就是街景。

    俞钱儿问:“怎么样?满意不满意?”

    “挺好的……”风尘表示满意。俞钱儿点头,说道:“那就好,还真怕招待不周你这个大科学家呢……那个,你们休息吧,我先走了。等着上课之前,我通知你们!”俞钱儿也不多耽搁,给二人当电灯泡,摆摆手就告辞了。

    门“咔哒”一声闭合!

    韩莎轻盈的一跃,身体腾空、扭腰,肆意的张开自己的身体,摔在了大床上,送给风尘一个妩媚的眼神儿,唱:“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时光……”声音中满是诱惑,听的人浑身都痒痒的,风尘凑上去,也张开了双臂,严丝合缝的将韩莎压在下面,躯干压着躯干、腿压着腿、胳膊压着胳膊,重叠成为一体。轻轻的在韩莎的唇上点了一下,问:“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韩莎挣扎一下,揭短道:“我就看着你怎么造作,连作案工具都没有,哼哼……”

    “不是还可以用手吗?”

    “妇女之友?**之指?”

    “污,瞎想什么呢?”

    “你起来……去放点儿水,咱们泡个澡先……”韩莎用力将风尘从身上错开,风尘“嘿嘿”一笑,就爬起来,去浴室中放水。陶瓷浴缸之中灌入了三分之二的烫热的水流,浴盐、香精之类的东西,也都倒了一些,使得水变成了一种迷离的蓝紫色,表面还漂浮了一些泡沫、花瓣,看着很是漂亮。浓郁的水气便带着馨香,弥散开来。韩莎抽一下鼻子,有些不乐意,问:“你家浴盐、香精干什么?”

    “这样不是更有情调嘛……来,爱妃,咱们一起洗个鸳鸯浴!”风尘一手背后,一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看着很是绅士风度。

    韩莎从床上起来,动作轻柔的脱掉了自己的紧身棉衣,仿肉的厚裤袜,只是剩下了风尘为她编织的胸衣和内裤,光着脚,轻盈的走到风尘跟前,打量着风尘……风尘还穿着衣服,戴着手套,一件也没有脱下来。“奴家为大王宽衣!”她帮着风尘摘掉了粉色的兔子造型的帽子,又将貂裘、手套、衬衫一一脱去,只剩下了风尘包裹住躯干的那一件“天衣”——天衣无缝,衣服上的任意一点,都是中心点,仿佛纹理都是从这一中心点扩散出去的,简直奇妙到不可思议。

    白嫩的手指轻轻的在风尘的天衣上掠过,触感滑腻、细致,就和抚摸在皮肤上的感觉相差无几,但暗中光滑却是皮肤所不具备的。

    韩莎道:“这天衣每次看,都看不够。其中有着说不出的迷人魅力,就好像是可以将人催眠一样……”

    二人的衣服就被韩莎随意的扔在了床上,走进了浴缸,惬意的张开身体,彼此依靠着躺了进去。

    水烫热的舒服……

    洗完澡、入静驻脉一番习惯杏的功夫后,二人便躺下来,一觉无梦。第二天依然是起的一个大早,外面的天色还是带着麻点,只有东方的一小片变成了灰白色。空气清冷而无风,城市安静而无声——出了宾馆的前门,整个街上都不见人,二人就在步行街上开始练功。韩莎练习夭生功三十六个动作,风尘练习道生功四十五个动作、十二工学,练习完毕之后,二人便进行简单的对练:

    无形的力场散开,地面上的浮尘升起。韩莎的步伐飘忽,动作之间有一种出尘如仙,飘渺如云的美感。

    不时的一道电光无声无息的出现、消弭,唯有空气中残留的那一种颇为刺鼻的臭味证明了雷电曾经存在的痕迹。

    但那刺鼻的臭味却很快的消散无形了……

    二人的力场接触、挤压、消弭,二人的手法、腿法变化,浑身上下无一不是武器,无一处不可进行攻击。风尘给韩莎喂招,使韩莎一身的能力尽数发挥,显得酣畅淋漓。风尘本人的动作之间,却更加的游刃有余——祂只要韩莎尽力,有所收获就好。过了好一阵子,韩莎就罢工了。

    “不打了、不打了……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这根本就不是同一级别的战斗。

    “那咱们去吃早餐吧!”风尘提议去吃早餐,韩莎忙是点头。二人便离开了步行街,用鼻子找到了一个早餐点。卖的是豆腐脑、油条,大清早的已经排了长长的一串队。二人就多买了一些油条,统共一碗豆浆,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早餐。

    之后,便回了宾馆,才待了一会儿功夫。俞钱儿就通知二人去准备上课。到了俱乐部,换上了紧身的训练服,风尘在俱乐部教学的第一课,就开始了。

    前来学习的都是VIP级别的会员,其中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俞钱儿很好的控制了人数和规模,一节课定在了十个人左右,剩下的陪学的,则是俱乐部的教练以及俞钱儿的七个师弟。

    “之前呢,因为一些事情太忙,所以一直抽不出时间过来给大家上课。我呢,也想教大家一些真正实用的东西……”

    “所以,一开始,咱们就忘掉你们以前学过的。从最根本的地方人手——第一,什么是拳击?”

    风尘自问自答:

    “拳击,就是一种依靠拳头进行防御、打击的技术手段。因为对于人而言,他最灵活的部位就是手,就是拳头。通过一些身体变化,步法变化,我们的拳头几乎可以保护或者攻击我们的每一个部位——所以,拳击,是一种极为实用的格斗技术!拳击的格斗技法,既是简单的,也是困难的。它的简单,在于其技巧无外乎是左右勾拳,上勾拳,直拳和刺拳的一种组合。但它的困难,则在于……如何去运用!”

    “第二,我们要说的,是如何进行拳击……”

    拳击是什么?如何进行拳击?

    风尘的第一讲,便由此开始。

    技巧的训练、力量的训练或许重要,但技巧也好、力量也好,不过就是如同《九阴真经》里面的摧心掌、九阴白骨爪、摄心术之类的部分。但现在祂讲的这些是什么、怎么做,却才是更加本质的东西,是总纲,万变不离其宗。

    祂说:“人的身体结构,决定了人的技巧,任何一种违背这种结构的技巧,你们都可以把他当成是一种假的东西。你过来,做一下示范!”

    风尘叫了一个俞钱儿的师弟过去做示范,动手将之摆出了一个右勾拳的动作,左拳则是进行收缩。

    “你们看这一个姿势,人体的整体是联动的,拳击的力量要周身发力,如果单纯的手臂的力量,实际上并不大。所以当面对这样的攻击的时候,要做出一些正确的反应,那么这个正确的反应,其实就是唯一的。当对方的手臂被牵引、拖拽的时候,脚下就会动,人的四肢,并非孤立,是牵一发动全身的……”

    风尘在那位师弟的身上指点,所讲的内容并不多,但就是根据人体的公式,结合了物理学的一些计算,告诉了他们应该如何防御,如何反击。

    之后的更多教学,则要在训练中进行……

    韩莎则是找了俞钱儿,逛街去也!她对这些人学的拳击,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太过于简单、基础了一些。

    俞钱儿作为地主,自然是要尽地主之谊的……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风尘便每日上午教学,韩莎则是拉着俞钱儿逛街,不时的就买一些衣服,或者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下午的时候,二人就随意走走看看,日子过的无比的惬意、舒坦。苏州梅雪姥爷家院子里的新房只是三天功夫就全部“竣工”,梅雪还特意发过来了竣工后的效果图,内部图——

    梅雪本人非常满意,姥姥、姥爷二人也很满意,还进去住过一下。然后,就直接放弃了老房子,住进了新居。

    另一界中,小白守护之下,一连七日,玉莲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蜕变,一日之内便屠尽了婆婆一家,以及曾经对她曾经心怀恶意之人。

    玉龙镇的棺材铺算是发了一笔小财,而死人之后的丧事原本应该是可以看到林师傅的踪迹的,但林师傅却没有出现。镇子上虽然给钱,甚至于加倍给钱,但林师傅却都推脱了……玉龙镇处于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人死的突然,无声无息,有人说是“冤魂索命”,是人的恶事做多了,是报应,也有人选择了离开。

    小白在学校的教学生活显得波澜不惊,每日便是讲课,夜里却还会有不同的神仙中人来到身边,宣讲自身修行之道。

    这一点,无人敢于怠慢……

    ……

    虚空中高速飞行的帝江沐浴着离子风,朝着月球进发。它不需要如同人类登月一般复杂,需要不断的变换轨道,需要漫长的时间。

    月球,已经近在咫尺。

    这一路的飞行足用了一周的时间——不是因为帝江不能够更快,而是为了足够的安全。帝江无声无息的降落,月球表面的尘埃都不曾浮起——根本就没有空气可以让尘埃飘荡,所以也没有风。但对帝江来说,月球表面是有风的,风无处不在。它落地之后,就开始才重新飞起,在离子风中飘荡,探测波不断的发出、回馈,月球的土壤成分各种各样的信息,都进入了风尘的记忆之中……七魄每天都会在风莎燕的组织下,一起参与月球的探查,信息分析的工作,在这一“工作”中,风莎燕引导着七魄进行学习,主动的学习、研究。七魄对宇宙、星空充满了一种本能的好奇,这一种好奇是与生俱来的!她们每一天都会关注新传回的消息,关注帝江发现了什么,关注一下帝江有没有找到嫦娥、吴刚之类的……

    空旷、寂寥的一片死寂的月球上,是否又有生命呢?

    这一日……帝江失联了二十七个小时,然后传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在月球地壳内部的一个洞穴中,帝江发现了植物和菌类的存在。

    也是同一天,《环球报》终于姗姗来迟,发布了一则新闻:源自于外星文明的问候!文章记述了十多日之前,某一卫星接收到神秘信号,短暂瘫痪,然后经过科学工作人员夜以继日的破解、判断,终于搞清楚了这是来自于外星人的问候的意思……只是,新闻中并没有透露:外星人竟然说中文!

    但……中国科学家知道啊。于是,国内报纸也大幅报道!原来是想着保密的,可国外报纸都刊登了,他们还保密,那简直就是羞辱人的智商……人民群众不容愚弄。于是,那一句问候,一下子就火了——

    大家好,你是谁,说话。

    只是“大家伙”变成了“大家好”。

    似有一些玩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