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一揽玄妙,开始建筑

    茅山一系之法门,兼容并蓄,包罗万象,既有古之巫者降神、祝由、祈福、侦卜、星象、医药、化合致用之学,又有符箓、道法、内丹、外丹、阵法、堪舆、点穴、轻身、驱邪、捉鬼之能,堪称一个“博”字……数百的茅山仙家,各有所长,所讲同出,却是大同而小异,至于十多人时,所讲便也更为高深,说起了阳神运转变化之功——这一界中,因万象因子的存在,阴神、阳神、鬼怪、灵体生存的环境可谓是“得天独厚”!

    若是将地球和这一界比较一下,做一个比喻,这一界就算得上是鸟语花香、四季如春;地球却是寒流侵袭,生机灭绝的极地气候,只能看到裸露出的土层和冰冻的结实的雪白,看不到鲜活,也容不下鲜活……

    对于这一类“生衍物”而言,地球和靠近太阳的水星、金星没有任何的区别。那是生命的禁区。

    故……阳神运转、变化之功,阴神畅游、入梦之能,鬼仙之道,山灵水灵自然之道,却发展、繁衍的不错……

    “阳神运转变化之功,重塑经、穴流注。以为仙身。以气为穴、以气为流,遂成脉络,宛然若生人。这一法,可使阳神凝聚,倒是不错……”小白听着众人讲法,便发现了对方在阳神,或者说是“生衍物”一道上,最为独特的一点东西——穴道、经络流注的奇妙运用,仙体、神体的凝聚。

    这穴道、经络流注是运行的、变化的,是一种分形的阵法,若是用神束线解剖,是根本不能发现的。不是今日听这些仙家将,小白根本就不会知道原来他们的身体中,竟然还蕴含了如此的奥秘……

    但今日一听,却就像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让他心头冒出了一些灵光……

    是了……或许这样,倒是可以凭空“制造”出一个阳神出来!

    这对小白而言,难吗?

    不难!

    只是之前,他从不曾往这个方向想过罢了。

    这一界、这一想法的来源,却是人的肉身、经络,源于一种习惯。但却奇妙的拥有了这样的一种方法,很是阴差阳错。小白暗道:“飞剑千里取人头,若是以神合天夭戮阴刀,成就至强之法,那真……啧啧!”神合天夭戮阴刀——那纯粹就是一个充满了暴虐、残酷、灭绝生机的神明啊。以纯粹之神,合于剑器,无外乎就是一颗剑丸吞入腹,剑成有形无形之物,杀人千里,但合天夭戮阴刀,那就……一刀下去,却不是取人头,而是灭绝一个星球的大半生灵了。

    他又想:“如此想来,倒是可以多做几个。既可以有伽马射线,就可以有X射线,按照光谱弄个风尘七侠?”

    神话传说有“老子一气化三清”,他如果来一个“风尘一念化七侠”也不错。

    这一讲,一直持续到了将近天明。茅山的群仙尽散,延迟了一个小时又四十三分之后的信息无时无刻的进行传递,天鬼、风莎燕、风尘同步的接收到了信息。以高屋建瓴,提纲挈领之姿,众仙家所讲一身之修行,从人的阶段,到仙的阶段,包罗万象的内容,却是一眼而明,一念即透。天鬼不需要睡觉,所以彻夜分析,风莎燕早上一起来,便收拾了一下自己,洗漱一番,穿上了一条露出大片的锁骨、肩膀的青灰色连衣裙,光着脚丫,去了七魄那里。

    韩莎不在,这教导七魄的工作,就只能落在她手里了……

    “都起来没有?”

    她走进了洞,七魄听见了动静才是醒来。尸狗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声音懒懒的:“姐姐,早啊……”

    “姐姐……就起来了……”

    七个人一一醒来,纷纷回应。风尘、风莎燕是同一个人,但她们叫风尘哥哥,但却称呼风莎燕姐姐,很是奇怪!但这又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七人身上穿着一样的白色的紧身裙作为睡衣,裙子是长袖的。一个个站起来,光着脚站在温和的肉质地面上,站成了一排。

    风莎燕一一的看过,检查了一下,见七人的裙子整齐,没有因为睡觉而变形,盘起的头发也保持了整洁,没有乱糟糟的发丝……说道:“很不错呢。看来睡觉的时候没有乱动。这个合格了,先洗漱、换衣服吧。然后咱们开始今天的功课……”风莎燕便使七人去洗漱,换上了白日穿的衣服。而后,便开始教学——

    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风尘、韩莎二人相隔了两丈,各自舞蹈。红色的冰冷日光照过来的时候,二人便结束了动作。风尘便又练习十二工学,熟了一遍。再便和韩莎说起了昨夜难得的收获,戏言“一气化七侠”,韩莎掩口失笑,说道:“风幻月还停留在幻想中呢,你就要弄这个了?不过,这两个倒是不一样……可以试一试。”风尘道:“先记着,咱们来对练一下!”对练的意义对于风尘而言,并不大——祂是对手难求。

    也只有于游戏中,才能够全力发挥,才具有挑战杏。这样的对练,主要是为了韩莎可以更好的掌握自己的境界、力量。

    “接招……”

    韩莎悠忽靠近,无形的立场相互接触,彼此的交界处生出湛蓝色、白色、黄色、红色、绿色各种颜色电火花,朝着周围蔓延开。立场之运用,罡煞之变化,存乎一心,看着不起眼的动静,实际上却蕴含了极为强横的能量,体现出了韩莎卓绝的控制之力——诡异、灵动、敏感、精准。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和浪费。二人再一分,韩莎说道:“就这样吧,跟你练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风尘笑,夸赞道:“真不错,一天一个样儿。我的攻势,都被你挡下来了。我可要乘着能打过,好好的欺负欺负才行。要不然以后就只能望妻空悲切了……”

    韩莎道:“滚,人家才没那么野蛮呢!”

    “这么早?”

    梅雪踢着腿从里面出来,和二人打招呼。

    “早睡早起身体好……”

    风尘说了一句。

    梅雪也开始练功,三十六个动作神、形、气契合一处,自然有一种形容不出的美感。练完功后,就开始带着风尘、韩莎在院子里进行了一次“实地考察”——房子要建在什么位置,要建设成什么形状的,都需要根据实际的情况,一点点的考虑。风尘左右看了看,说:“一会儿买一些遮挡,咱们就开工吧。没有遮挡,外人看见了会吓到……”那种成千上万的昆虫一起干工程的场面足以让密集恐惧症心肌梗死。

    “OK,交给我……”

    吃过早饭之后,梅雪就去购买了遮挡,然后用铁架子围了一圈,外面只能看到一层编织袋一样的材料包裹。

    其中的“工程则已经开始了。一只白色的如同米粒一般的卵落在地上,然后就快速的孵化出来一只只的昆虫,这些昆虫在出生之后,就按照功能的不同开始变化,有的个头大有的个头小,分工合作。

    无数的昆虫大小不同,却彼此来回穿梭,竟然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秩序。而贝壳形状的房屋的主要龙骨,则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被搭建出来……

    由昆虫的分泌物形成的龙骨坚硬、轻便,分泌物一遇到空气之后,就立刻变成了坚硬的固体物质。

    龙骨很是粗大,足足的有一尺宽,形状却像是人的脊柱一样,形成了翅膀形状的截面。龙骨的左右,则是一根根的“肋骨”生成,一层一层的变化。作为老革命的张丙辰、陈璧君夫妇却是不怕这些虫子的——只是对风尘这种“高科技”表示新奇。老两口一人端着一杯茶水,竟然是呆在格挡里面,一看就是一上午,看着结构恢弘,层层叠叠的龙骨布置完成,这才从里面出来。“神乎其技,建筑的过程中没有扬尘、没有污染,全程都没有人工……这就是全部的自动化吧?”

    老爷子啧啧称奇,感慨了一句。风尘把玩着手里一柄刃如猛兽之牙,刃长四寸的整体式骨刀,解释道:“这个是事先设计好的图纸,这些昆虫会精确的按照图纸进行施工,比起传统的施工方式来,无疑是更加的精致,也更加的快速的。这就和蜜蜂建巢穴一样……在建筑上,昆虫,拥有着天然的优势……”

    骨刀很锋利,呈现出一种泥金色,表面上布满了颗粒状的小点。手柄却有一种柔软的,肉一般的感觉。

    那小点看着不起眼,但却很不一般,摸上去也不显得涩,但风尘摸了一次就知道,若是普通人摸上一下,估计就要被削去一层皮……

    这匕首是韩莎提议让祂做的。反正工作昆虫也在建筑,不差那一两只。除了这一短匕首之外,还有一柄长刀——最完美的,类似于鱼刺一般的流线形,坚固耐用。匕首两柄,这长刀却是一柄。

    韩莎双手窝长刀,随意的劈砍比划了两下,说道:“未来,是属于生物、生命的时代。要知道人与自然,是相生的关系。”

    刀,分外的趁手……

    “机械科技、工业文明,本质上就是在破坏生物系统。这一个圈子是有你有我,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关系。少了这样的环境,人就会变得脆弱无比。而生物科技则不然——生物科技的目的是做大生物圈,让这个系统变得更加强大、稳定……人,作为生物系统中的一员,自然也就是受益者。”

    说完,就又和风尘说:“这把刀以后就叫斩风了……它终有一天,会名副实归的!”说完,就“咯咯”的笑。

    风尘无语,说:“你这也太居心不良了,这会儿就想着谋害亲夫了?”

    韩莎白祂一眼:“自作多情!”

    张丙辰“哈哈”大笑,看着有趣,努努嘴说:“你们年轻人聊,我继续去瞅瞅……这可真神奇。”

    梅雪问韩莎:“那两柄匕首打算叫什么?”

    “天魔双匕……”

    囧!

    “那你还应该再給祂配上一条天魔丝带,还有……以后一身白衣,最好别穿鞋……”梅雪似笑非笑的在风尘身上扫了一下。

    照她说的打扮一下,妥妥的就是阴癸派魔女婠婠了。

    “那不行……我的怎么能让人随便看?”韩莎将刀在地上一插,就像是插进了豆腐一样,轻微的一声摩擦,就入土三分之二,然后叉腰道:“雪姐你想要占我便宜,门儿都没有!看什么看?脚收回去,手收回去,都是我的,不许给别人看……”嚣张的一通“呵斥”,风尘无语无语的,说:“你太过分了啊,那下次出门见人是不是应该全包起来!”

    “这个好啊……现在本人宣布,风尘身上的一切部位都为本人所有,不经允许,不得外露……”

    梅雪送给韩莎一个大拇指……

    霸气。

    “要不,你俩今儿再呆上一天?下午就别走了!”梅雪走过去,将刀抽出来,比划了一下。似乎有一种血脉相连的错觉,那刀就和活的一样,拥有生命,轻的如同无物,但偏偏却切割空气无声无息……梅雪笑,说:“别说姐不帮你,这把刀我没收了……莎莎呀,我可不能让你欺负我家小弟!”韩莎问:“那你就欺负你家弟妹啊?”“人俞钱儿都把住处找好了,下一次肯定多住几天……”

    梅雪笑说一句:“你还想多住几天?我这个主人家都多住不了几天……算了,等我走的时候再去看你。”

    吃过了午饭之后,风尘、韩莎便告辞。

    二人也不隐瞒,直接于院中化作斑驳的光影消散,人却直上万米高空,朝着东方一折,仅仅是须臾功夫,就在龙腾俱乐部不远的一处顶楼降落。顶楼无人,自然也就无人发现,二人下了楼后,就朝着俱乐部过去。

    这时正是俱乐部人少的时候,俞钱儿穿着一身紧身的七分运动裤,黑色的小背心,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正戴着拳套和一位师弟对打。

    那位师弟却是毫无招架之功,被三拳两脚打倒在地。俞钱儿郁闷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儿?今天中午没吃饭啊?”

    师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