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河畔斗法,僵尸和祖师

    沙河的滔滔怒流卷起细浪,有疾风压来,河面上的阴气、戾气凝而不散,蒸腾起的如漆黑的火焰一般的黑气,丝丝缕缕,已达到了一种凡人可以感触的程度。天地间的万象因子,或者说是灵气汇聚,和那深沉的怨气、戾气相结合。河畔的石头上,小白盘膝而坐,双手自然垂下,置于腿上。整个人犹似和那磐石融为一体,成为了一座高山,巍峨厚重。丑陋的脸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一缕由远而近,极为轻且细的震颤,从地面传导,纳入到了小白的警觉之中!

    那……不是人走路的声音,而是一种重物跳跃的声音,就像是有人用重锤一下、一下规律的锤击地面。

    “咚”“咚”的声音,渐渐可闻。从震颤的强度、声音的变化中,小白敏锐的感觉出这一种东西是一下锤击地面,彼此的间隔是三米左右的距离,并且这个距离很规律……随着接近,那声音也让他对这个距离把握的更加精确。狂野寂静,只有风吹起沙河水发出来的猎猎之声!

    小白不急不缓的从石头上站起身来,转过身去……他没有猜测那是什么,因为一回头就可以看到!

    于是,他就看到了。

    也闻到了。

    黑暗中,两道魁梧的,身上穿着一层盔甲,犹如古代将军一般的僵尸正跳跃、接近,一跳就是三米又十三厘米,前伸的手臂僵硬,浑身散发出青黑色,指甲也是青黑色的。一双眼睛已经腐烂,嘴唇也腐烂了,口腔的肌肉溃烂之后,将两只僵尸的后槽牙都露了出来,看着就像是某一种野兽。在僵尸之后出现的,是人——其中之一是林道士,以及林道士的两个徒弟锅盖头和汉奸头;另外一个,则是一身青布道袍,戴着圆框的近视眼镜,年约四十左右的道人,一手镇魂铃,一手招魂幡。

    小白饶有兴致的,在两只僵尸身上流连了一下,曼声道:“我倒是什么,原来是两只僵尸……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可你以为,凭借两只僵尸,就能困住我,让你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么?天真……”

    “小先生,你知道你这么做,多少无辜之人会横死?如今那厉鬼已经戾气深重,你看看河面上,戾气普通人都能看见了。若是再发展下去,谁人能治?”

    林师傅打算进行最后的规劝。

    小白不理他,反倒是问那戴着眼镜的道士:“不知这位道长怎么称呼?”

    眼镜道人说:“贫道天星子!”

    “天星子道长……这里面的因果,你可尽知?”小白问。

    天星子点头,说道:“尽知!”

    小白问:“那你还要管这里面的事?”

    天星子道:“师兄的事,我不能不管,得罪了!”他猛然将铃铛一荡,黄铜那种特有的音质散开,两只僵尸便朝着小白合围过去。同时,大喊一声:“快,乘着我缠住他,你们快点儿请祖师!”

    这一下来的突然,但对小白而言,却一点儿也不突然。铃声一响,僵尸一动,在那天星子回头喊话,刚才说完“快,乘着我”的“我”字的时候,小白竟是瞬息之间如大鹏鸟一般扶摇而起,张开猿臂,一双蒲扇般的大手就一左一右,如同抓小鸡崽子一样掐吧住了僵尸的后颈肉。原本凶狠、威猛、可谓是铜头铁臂、力大无穷的僵尸一下子比小花猫还要乖巧,浑身的肌肉都被小白控制住了。

    天星子因为扭头喊话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林师傅和两个徒弟却看见了,却是看的目瞪口呆,一股冷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

    这、这……这还是人吗?

    僵尸的威力,他们再清楚不过。除了用符纸、桃木剑、天雷和火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应对!

    但这一观念一下子就被生生的颠覆了。两个僵尸现在就在小白手里,比什么小花猫、小狗崽都要乖顺。

    师徒三人目瞪口呆!

    天星子叫了一声:“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然后,一回头,看到的一幕直接吓得他连手里的招魂幡、摄魂铃都扔了……这、这、这……这还是人吗白带着僵尸,朝着四人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这就是僵尸?我倒是什么神奇的东西,不过就是死后怨气不散,尸体又是在一种特殊环境中,保证了腐朽缓慢的特殊的鬼罢了。倒是有趣……若是你们没有什么其他的手段,就请回吧。这一次,我放过你们!”但四个人却没有注意小白的话,而是惊骇的看着两只僵尸——

    本应四肢僵硬的僵尸,竟然是迈着步子,犹如活人一样的走过来。本来平伸的手臂,也可以打弯,活动,就如活着一般。

    “你做了什么?”林师傅惊骇欲绝!

    一个僵尸变得不僵——这简直就太可怕了。那岂非已经是一种超脱于常规僵尸的境界,已经可以称之为“魔”了吗?

    他害怕、紧张,但却又有一种情绪支撑着他不退。他抽出桃木剑,似乎要用吼声来消去自己的恐惧:“妖孽,受死!”

    小白无语,诡异的看他一眼,说道:“就凭一把木头剑,你还想上天呢?”小白一手掐吧着一只僵尸,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因为他很好奇,对方“请祖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一个凡人,请了祖师之后,又能够发挥出多少的力量?那些所谓的神佛本身,又有多少的力量呢?他并不隐蔽自己的意图,说道:“请你们的祖师来吧,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请的祖师……”

    锅盖头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亮出了里面穿的,满是鬼画符的红肚兜。身上也用红色的朱砂画出了一些纹理。

    这一幕看着有些可笑,小白更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些朱砂画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刨开一些没有用的笔划,实际上不过是一种带有纠结、兼容杏质的阵。所谓的“请祖师”也变得毫无神秘可言。

    锅盖头师徒合力,终于念完了冗长的咒语,然后跪拜、恭请祖师上身。位于天庭的一个阳神分出了一缕,突然降入锅盖头的身体。

    只是,这位祖师上身之后,表现的让林道士和天星子大跌眼镜。他不仅仅没有正气凛然的降妖除魔,跟这个丑汉刚正面,反倒是跪在地上,一路膝行到了风尘身前三米外,“砰”“砰”“砰”的就是三个响头,磕的锅盖头的额头都红肿了一大块,声音更是恭敬:“上尊容禀,是我后辈弟子不懂事……茅衷代为赔过。”那一句句,可谓是情真意切,实在是眼前这一位是真的“惹不起”!

    刚才还未附体成功的时候就被神束线近距离的切了几遍,他哪儿还能够不知道这位是谁呢?

    上一次切片,天庭有一个算一个,每一个跑的了的。甭管你什么身份,都被切了一个心惊胆寒!

    由不得他不低头、不小心……

    何况这种事情,他一附身,就尽数知道了因果。要说过错,也只能是自己后辈弟子太过于教条,这种“固执”的弟子亏的不多,这位真君自个儿心里一阵的无语,心说就这固执的品杏,是怎么修出这一身不俗的法力来的?这不是扯淡吗?茅衷扭头,去呵斥后辈:“我茅山派历代替天行道,惩恶除弊,降妖除魔,怎出了你这么一个方方正正的榆木脑袋?你这一身法力,又是如何修来的?”

    “弟子……弟子……”林师傅却不知如何说,他毕竟尊师重道,被祖师呵斥,更不能够反驳。

    “既然不打,你们就都回去吧。还有四日……今日我手下留情,若是之后的四日,你们依旧不依不饶,来这里寻晦气,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至于这两个东西……”小白说完,众人就听的“咔嚓”声响,小白浑身翻起漆黑的铁色,身如钢铁,一双手更是膨胀,上面每一寸肌肉都如同钢筋一般抱起来,两个僵尸的头颅就像是烂西瓜一样被捏的四分五裂,腥臭的脑浆四溅!

    人死之后化为僵尸,一口怨气不散,吸收万象因子,就会形成尸气,使得生命以另外一种形态延续。

    喜尸气的厌氧细胞、细菌会代替身体的原有组织,新陈代谢,变成一种新的形态。但这一过程无疑是漫长的。

    并且人也好,僵尸也好,头部始终都是中枢。

    头没了。

    也就只能死了。

    “茅衷……你等一下再走。我对你们的各种法门有兴趣,你去天庭之后,和众神佛说一下,一个也别拉下,各家典籍一字不落的给我抄录一份。阳神、阴神之妙,可以言无未尽之意……若是准备好了,便前来我身边,宣讲一番……东方的、西方的,阴曹的各路人,都别拉下。若是事情办得好,我赐你三兄弟一场造化,也赐你茅山派一场造化……”小白一松手,两具尸体就倒在地上。

    尸气消散。

    养这两只僵尸花费了十多年功夫的戴眼镜道士一阵肉疼——他的僵尸,就这么一下子,被人咔吧一下,就没了。十年苦功成流水,徒呼奈何……

    “茅衷恭送上尊……”

    林师傅:……

    心说:“祖师,这画风不对。往常请你下来,也不是这样的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